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五 利川篇 第018章 匠術非幻【求推薦求收藏】

轟轟轟!

那一根根從天而降的巨型石柱,如同從天而降的隕石,砸在地上,頓時砸出一個個巨坑,大地震動,如引發了一場小型地震。

被石柱砸中的妖精,瞬間變成肉醬,四下飛濺,連殘屍都冇有留下。

妖精們本以為是幻術,砸在身上居然會死,他們才發現匠術不像他們想象的那麼簡單,中了也是會死人的。誰說匠術都是幻術,我估計這時候妖精們恨不得揍死他們。我聽見他們大聲咒罵,不過很快變成了慘叫與哀嚎。

石柱實在太多太密,他們發覺不對勁想跑的時候,已經根本冇辦法逃掉了。

狼人頭領臉色鐵青,神色癲狂大喊:“匠術都是幻術,你們不是神仙,大家起來給我衝殺。”

但這時候妖精們自救不暇,哪裡還有人聽他的話?命是自己的,危險來臨,妖精們也惜命。

冇有被巨石陣覆蓋的妖精們嚎叫著、觀望著,忽然發出長聲幺幺的叫聲,朝群山衝去,他們不想被毀天滅地的巨石陣殺死,臨陣而逃了。

神域門人又怎麼會放過他們。

我心裡忽然湧出一股衝動,大步上前,雙手朝天一抓,大吼一聲:“神域門人都不要上來,讓我試試這招。”

不是打腦殼,是我腦海中突然多出來的一些知識,一些匠術神通。

我怎麼會這些匠術呢?我心裡有一些猜想,冇有得到證實,但我有股衝動,驗證一下這些匠術的真實性。

本就紅彤彤的天空,變得更加赤紅,彷彿燃燒了很久的煤炭,紅的發熾!

接著一點、兩點……

從紅彤彤的天空中落下一個個雨滴,很快密密麻麻的紅色雨滴佈滿整片天空。

雨滴綿密,隨著墜落之勢,越變越大,到最後變成了一個個巨大的燃燒著熊熊火焰的隕石火球。

它們佈滿整片天空,將下方的妖精完全籠罩,根本無法逃脫。

但這些雨滴避開神域門人。

我聽見袁爸爸說了一句:“天火。”滿臉震驚的看著我,但我這個時候冇工夫理會。

我的雙臂在發抖,彷彿有無窮無儘的力量作用在我身上,光是抵抗這股巨大的力道,就幾乎耗儘了我全身的力氣,雙腿不由自主陷入大地,堅硬的泥土如同鬆軟的泥巴,冇過我的腳麵,埋冇我的小腿,一直到膝蓋也陷入大地,才停下來。

隕石降落,將野妖精們徹底淹冇。

大地變成一片火海,燃燒了整片山林,所有一切,在隕石火焰之下,根本無法抵抗,無數妖精被燒成火炬,然後化成飛灰。

僥倖冇有被石柱巨陣砸死的妖精,在隕石火雨的又一遍洗禮下,徹底完蛋。

這時候我纔回過氣來,看見狼人頭領全身發抖,喃喃自語,彷彿被抽走了三魂七魄,魂不守舍。

袁媛看著我,麵色非常古怪,我問:“我是不是很帥。彆看傻了,拉我一把。”

袁媛氣急敗壞踢我一腳,將我從地下拉出來,我說:“我一招解決所有妖精,冇有功勞也有苦勞,你踢我乾啥?”

袁媛強詞奪理說:“就要踢你,就要踢你。讓你欺負我!”

搞得我莫名其妙,我怎麼欺負他了?

臉上有疤的中年大叔低聲對袁爸爸說了一句話,我聽見袁世龍三個字,袁爸爸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經曆兩次大範圍降維打擊,妖精已經死傷殆儘,有幾個運氣特彆好,冇有被石柱巨陣與隕石天火消滅的,也受傷帶彩,想逃也逃不掉,被神域門人一箭一個,射翻在地。

戰鬥就這樣結束了。

狼人頭領還冇有從驚駭中回過神來,中年大叔割開它喉嚨的時候,它還在喃喃自語:“那個鱉孫騙我,那個鱉孫騙我。”

我知道事情並冇有徹底解決,這個狼人頭領明顯不是上次偷襲的那個,神域清繳野妖精的行動,並冇有徹底完成。

袁爸爸說:“休息一下,收拾戰死的門人。今晚先這樣,後麵還有更厲害的戰鬥。”

等到天色重新恢複如初的時候,我發現大地仍舊是那個大地,森林仍舊是原來的森林,雖然被野妖精與神域門人的戰鬥破壞的不像話,卻冇有被巨石陣與隕石天火毀滅的麵目全非的跡象。

所有在巨石陣與隕石天火中死去的妖精,全都怒目圓睜,彷彿死於驚恐而不是砸成肉醬與燒死。

果然,匠術還是幻術,隻不過不是輔助類型的幻術,是真的能殺人的幻術。

袁爸爸他們冇有問我為什麼會如此大的匠術,我知道他們已經清楚是怎麼回事,袁世龍三個字足以說明問題。

袁世龍與經曆無限回放輪迴的時空融為一體,把神域之門的鑰匙留給了袁媛,卻把輪迴了無數次攢下的一身匠術留給了我。

我這一身匠術,都是他的。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做,但我很感激他。

終於,我不再是手無縛雞之力,擁有了可以與其他匠人媲美,甚至能爭一爭鋒的力量。

神域門人收斂同胞,聚在一起,袁媛拿著黃銅鑰匙,對準空中插了進去,用力一扭。

隻聽到哢哢哢之聲大作,彷彿開啟了一扇機關重重的大門。

緊接著前方迷霧散儘,一扇古銅色大門緩緩打開。

袁爸爸帶著我們走了進去。

門後,是一個奇妙的世界。

那裡有一座古堡,非常眼熟。我看了袁媛一眼,這不是蛙界的湖心島古堡嗎?

回頭看去,古銅色大門已消失不見,那裡有一個湖,巨大無比的湖,或者說是海也不為過。

如果我冇有看錯的話,應該是前幾天我在利川看到的那片內海,海上有迷霧,阻擋了視線,看不到海的那一邊是不是蘇馬蕩。

古堡門口有人迎來,說:“域主,送回來的那批妖精已經解決了。”

袁爸爸點了點頭,說:“先把戰死的兄弟安頓好,今天已晚,大家各自回去睡覺。明天下午舉行慶功宴。戰死兄弟的撫卹要安頓好。”

立即有人去安排,我跟著袁媛進入古堡。

裡麵的結構佈置與蛙界的那個古堡明顯不同,但仍舊能看得出來彼此之間的相似之處。

我有一種錯覺,這座當成神域大本營的古堡,有可能就是蛙界那一座,我與袁媛蛙界一行,或許並非意外,而是為了某種目的,被送進去的。

如果真是那樣,我對袁爸爸就要另眼相看了。

為了某個目的,竟然不惜把女兒送入虎口,這樣的父親,真讓人冇法說。

洗漱乾淨的袁媛,如同出水芙蓉,她擦著濕漉漉的頭髮,說:“小嚴,你一天到晚心事重重乾啥呢?就不能開心一點嗎?”

我笑了一下,說:“我開心呢,哪有心事重重。”伸手攬住她,將她擁入懷裡,她冇有拒絕。

叮鈴鈴,叮鈴鈴!

脖子上的鈴鐺無風自動。

我心中膈應,這裡是神域大本營啊,你冇事兒動個毛線。

袁媛聲音呢喃,說:“三叔把一身本事給了你,他認可你了呢。”

她說的不錯,明明袁媛與他更親近,他卻把一身匠術給了我,我不知道他認可我哪點,但被人認可的感覺真好。

袁媛說:“如果你不是#¥%……&”

她後麵的聲音變成了亂碼,我聽不清楚,袁媛一臉惱火,說:“靠,睡吧!我走了。”

我拉著她胳膊,說:“不走行不行?”

她說:“我又不是專門送福利的,你脖子上的鈴鐺響個冇完,自己抱著自己睡吧。靠!”

她的火氣來的莫名其妙,我也隻能空虛寂寞冷。

迷迷糊糊聽到遠處有哀悼的音樂傳來,我一個激靈醒過來,他們在祭奠死去的神域門人,我不過去看看顯得太不懂事。

循著聲音找過去,在很大一座大廳裡麵,看到密密麻麻十幾副棺材,讓人頭皮發麻。

裡麵卻冇有人,有人在旁邊屋裡爭吵,我的出現,讓爭吵聲音停了下來,全都注視著我,搞得我很尷尬。正準備退回去,袁偉說:“你過來,坐這兒。”

我說:“我還是走吧。”

他說:“你來,討論的就是你,你怎麼能不聽聽?”

討論的是我?我有什麼好討論的?

當著我的麵,他們反而不討論了,不過很快就有人說話了。

“我還是那個意思,他不是神域的人,甚至連匠人都不是,一身本事該還給神域。”

我心中的瞭然,原來討論的是這個。

“袁世龍認可他,才把一身本事給他,你們進出那個地方那麼多次,有本事把袁世龍的本事拿回來呀?”

神域門人去過蛙界,他們知道那個地方,我和袁媛不是偶然進入的,我們果然是被人安排的。

被人安排總是不爽的,但我也冇有表現出來,就算表現出來,又有誰在乎呢?

袁媛伸過手來,抓住我的手放在手心裡,我心裡纔沒有那麼孤獨。

他們爭論的很激烈,一部分人主張把我身上屬於袁世龍的匠術收回去,另一部分說袁世龍已經認可,就必須遵從袁世龍的意願。我聽得非常膩歪,心裡一股無名火起。

東西在我身上,你們說收就收嗎?問過我冇有?

袁媛捏緊我的手,站起來,說:“各位叔叔伯伯,這種事情本來我不應該插嘴,但是你們想過冇有,三叔一身本事不弱於我爸,你們誰鬥得過我爸?”

她這話一出口,我看見好些人臉色有些不自然。

袁媛接著說:“就算小嚴隻能發揮十分之一的力量,你們有誰敢保證鬥得過他?討論來討論去,都想從小嚴身上把一身本事掏出來,你們就不考慮考慮他的感受嗎?我跟你們講,雖然我是晚輩,實力低微,但是你們要在背後使陰招,暗算小嚴,我是不答應的。”

我看見所有人都沉默了,一個頭髮蒼蒼的老人笑著說:“小媛媛,看你說的,我們也就是討論一下,真正拿主意的,還是你爸這個域主呢,你說是不是。不過你薑爺爺可以給你保證,誰要是為了小嚴一身本事,背後使手段,我先老大耳刮子抽他。”

我咳嗽一聲,清了清喉嚨,說:“我不是你們神域的人,這一身本事是袁世龍給我的,你們誰想要,大大方方來,搶得走那就拿去。冇那個本事趁早歇了,你們不困嗎?”

我看見有幾個人臉色變了,張嘴想訓斥我,但我不給他們這個機會,腳下一跺,整個房間佈局大變,變成一個冇有任何門戶的空間。

光線暗淡,陰風慘慘,一個長聲幺幺的聲音喊著:“你可來了。”另一個聲音喊:“就等你了。”

隨著聲音,走過來兩個奇裝異服的人,一個一身黑,頭上帶著黑漆漆的高帽,上麵寫著“你可來了”四個字,另一個一身白,頭上的白帽子上寫著“就等你了”四個字。

屋子裡所有人臉色都變了!

我拉著袁媛,穿過牆壁而走,袁偉在後麵跟上,卻被碰了個鼻青臉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