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08章 布鞋納布鞋

詭秘筆記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08章 布鞋納布鞋

作者:玉千琢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8 12:41:05

林吉吉說:“我冇猜錯的的話,彭老頭救你的時候,放了三雙布鞋在地下,並且是呈正三角形排列的。”

我說:“黑漆麻烏的,我冇看清是不是正三角形。不過的確是放了三雙布鞋的。”

林吉吉說:“那就對咯。”

我問:“啥子對咯?”

林吉吉說:“三角形是最穩定的,你讀書多,這冇疑問吧。”

我點頭,林吉吉接著說:“你中的那個局,叫做顛倒乾坤局。說白了,就是完全迷惑你五感,讓你搞不清點兒方向,你看到的明明是出去的路,走到陰陽零界點,陰陽一顛倒,就變成你的回頭路了。你說你走是不走?”

我說:“不對啊,我明明閉上眼睛試過,如果隻是迷惑我的五感,不應該走不出去。”

林吉吉說:“喊你龜兒哈唄兒,還真冇喊錯。隻要你任何感官還起作用,那就走不出這個局。你以為你閉上眼睛,塞住耳朵,堵上鼻子就行老?我告訴你,門兒都冇得。要破這個局,除了外力,就隻有完全蔽塞五感,但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怎麼可能把五感給徹底閉塞老?你喊你閉上眼睛走,啷個探路的?”

我說:“我用木棍探的路。”

林吉吉說:“那不就對咯?那是不是感官?除非你是植物人,冇任何知覺,一門心思往前闖,那就過去了。不過我覺得植物人也不見得闖得過去,我們都認為植物人是冇得知覺的,其實我估計還是有知覺的,隻是那個知覺不足以引起他神經的反應,也就是任何刺激,對他而言,都微乎其微,但確確實實能感覺到刺激。當然了,這隻是我個人的理解,醫學上冇得證據,你當我瞎說就成。”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解釋,無論是電視還是網絡上,都講植物人是冇任何知覺的。但哪個曉得呢,機體的確冇得反應,可是有微弱的生物電流反應麼?我不知道,也不關心。

我說:“要迷惑我的五感,怎麼做到的。”

林吉吉罵我:“我日你個仙人闆闆,我啷個曉得。我又不是專家。”

彭老頭從外頭走進來:“那是風水先生的手段。擺的是個陰陽魚的局勢,具體我不曉得啷個擺,也不曉得啷個去發動。但我曉得,隻要你走到陽儘陰生的臨界,陰陽魚就會調個方向,陰陽顛倒。我們是陽間人,走的是陽間路,陽間路走完了,自然要去走陰間路了。如果陰陽魚不調頭,你就踏進鬼門關,去陰間報道咯。”

他接著咕噥了一句,我冇聽清。我知道他不是危言聳聽嚇人,說:“陰陽魚調頭,又有啥子用處?”

彭老頭說:“你想一哈子,陽間路走完了,再往前走,肯定是走陰間路了撒。但是陰陽魚調頭,陰間擺在你後頭,陽間路在你前麵,你往前走,是不是就走回頭路了?”

我說:“那也不對啊,我也試過馬上轉身,啷個還是走回頭路?”

彭老頭說:“你在局中,哪點曉得哪是陽哪是陰?你麵對的,都是陽,要不然你就是個死人咯。”

我沉思著想他講的話,忽然想到一個漏洞:“照你們這種理論,我從零界點麵朝陽間路走,一直沿著陰陽魚的陽麵邊緣走,走到局的邊緣,那不就走出去咯?”

彭老頭嘿嘿冷笑,說:“你一個麼來頭的人,還想走到陽間路的起點,癡心妄想。”

這是我第二次聽他講他麼來頭。我問:“麼子叫我麼來頭?”

彭老頭嘿嘿直笑,我見他避而不答,也就不再多問。

林吉吉說:“彭老頭布的那個局,叫三雙布鞋定陰陽,三角形是最穩定的,他在顛倒陰陽局的陣眼上用三角形給定住,顛倒局就顛倒不了咯,所以你才走的出來。”

冇想到那三雙布鞋有那麼大的作用,我問:“為啥子要用布鞋布三角形?”

林吉吉說:“那三雙布鞋也有講究的,對於他們鞋匠而言,一隻腳踏在陽間,一隻腳在陰間,腳分左右,鞋有陰陽,孤陰不生,孤陽不長。三雙陰陽鞋,以正三角形狀,形成最穩定的鐵三角,這才定得住陰陽顛倒的局勢。”

我不明覺厲。

彭老頭插話說:“這個局,雖然聽起來厲害,也隻困得住你這種人。”

我疑惑不解:“我這種人?我有啥子不同?”

彭老頭又不說話了。

我很討厭講話講半頭的了,但總不能扯他的嘴,逼著他講。

彭老頭燒了一鍋玉米糊糊,我們將就著吃了點。

彭老頭家隻有一張床,我和林吉吉在火坑屋打地鋪,將就睡一晚。

睡到後半夜,我迷迷糊糊醒過來,聽到堂屋有窸窸窣窣的聲音,以為是老鼠,吼了兩聲,那聲音不僅冇停,反而更加響亮。

我心想,彭老頭已經夠奇怪了,他家的老鼠居然更加奇怪,連人都不怕。

我在牆角摸了根響告(竹子一頭劈成幾塊,在地上怕打發出聲音,嚇唬動物的東西),推開門,在地上敲了幾聲。

不過馬上,我就嚇的全身一緊,再不敢敲響告發出聲音。

神龕上點著一盞高腳油燈,昏黃燈光下,隻見地上密密麻麻的布鞋排成一圈。

在這些布鞋麵前的空中,懸空著一雙雙冇成型的布鞋。

穿線的鋼針,自動在冇成型的布鞋上,針腳細密的納到起。有的鋼針紮了一下之後,還提起來從前往後摸了下,有一種嫌棄鋼針不滑,抹點頭油的意思。

這種情形要多詭異有多詭異,就好像一圈我看不到的人,坐成一圈,邊日白(聊天)邊紮孩底子。(在農村待過的人應該有印象,雨後初晴或者雪天初晴的時候,農村婦女圍在一起紮鞋底的情形。和這會兒很像,不過把農村婦女換成空氣,地上留一圈布鞋。)

布鞋納布鞋。

我算得上是見多識廣了,見到這幅場麵,還是頭皮一緊。悄悄眯眯回灰坑屋,把林吉吉推醒,指了指堂屋:“外麵有鬼,你去看哈。”

林吉吉迷迷糊糊爬到門口,望了一眼:“陰人納陰鞋,有啥子奇怪的。”

我說:“陰人納陰鞋?”

林吉吉哈欠連天,說:“你龜兒大半夜不睡覺,鬨錘子鬨。彭老頭是鞋匠,納布鞋不是很正常?”

我張大嘴巴,這種情況還正常?他一個大男人納布鞋,最多有點不和諧,現在可是布鞋在納布鞋啊,這要是正常,那我就真的不正常老。

林吉吉說:“陽人納陽鞋,陰人納陰鞋,各司其職嘛。”

他看我一副懵逼的樣子,說:“你不會真以為陰鞋也是陽間人納的吧?”

我使勁點頭,我就是這麼想的。

林吉吉冇好氣說:“匠人雖然免不了跟鬼神打交道,沾染了太多的陰間氣息,那是要遭天譴的。你想啊,他們平時穿的都是一陰一陽,一隻腳在陰間走,沾染陰間氣息夠多了。再要天天抱著陰鞋在那搞,那真把自己一大半搞到陰間去了。早晚惹得陰間注意,遲早橫死。但他們鞋匠,又離不開陰鞋,啷個辦呢?”

我迷惑搖頭。

林吉吉罵我:“找小工啊。你龜兒啷個不蠢死”。

我被他雷的裡焦外嫩:“小工,你喊那些空氣是小工?”

林吉吉一副很無奈的樣子,在我肩膀上拍了下。

我認得那個手勢,昨晚上他爺爺在視頻裡教的就是這個手勢。

然後我眼前一亮,看見那些布鞋上麵,一個個人影,捏著鋼針,齜牙咧嘴納鞋底。布鞋就穿在這些人影的腳上。

林吉吉說:“陰人納陰鞋,你好好看,他們都是從腳後跟納起的,並且紮針走勢,手法勁道都有講究。這是他們鞋匠的秘密,莫多看。他說完在我肩頭拍了下,我就看不到那些人影了。”

我說:“從腳後跟納起又有什麼講究?”

林吉吉說:“陰陽陰陽,陽在上,陰在下。對於一雙布鞋而言,前麵為陽,後麵為陰。從前往後納,陽壓過陰,適合陽間道;從腳後跟往前納,那是陰壓過陽,自然適合陰間路了。”

我半信半疑問:“是不是真的哦?我讀書少,你莫騙我。”

林吉吉說:“我曉得個錘子。你龜兒大半夜不睡覺,扯雞`吧卵淡,再東問西問,信不信我孩底板抽你龜兒?”

我被他講的興起,哪曉得他說翻臉就翻臉,悻悻然關了門,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林吉吉倒是心大的很,外麵那麼多納孩底的小鬼,他說睡就睡,好快。

我睡不著,乾脆轉動腦殼想事情。

彭老頭是個鞋匠,會納陰陽鞋,昨晚頂天立地局中,同事們腳上穿的布鞋,是不是他納的?如果是他,他和頂天立地局有冇得關係?如果不是,又是哪個?

再說了,頂天立地那麼大一個局,最後搞個小鬼拉棺,目的就是把我裝進棺材?那又是為了啥子?我這個人脆弱得很,要殺我,根本用不著搞那麼多名堂,給我一刀我就掛了。背後肯定有更深層次的目的。

林吉吉講彭老頭是鞋匠,那設局的那個人是麼子匠?什麼人設置的?有啥子目的?林吉吉本事不弱,他又是啥子匠?顛倒陰陽局啷個隻能困住我這種人?我是麼子人?

越來越多的謎團讓他困惑,越想腦袋裡越像漿糊。

林吉吉明顯是知道些事情滴,但他就是不講。看他睡得像豬,我狠狠踢了他一腳,然後趕緊翻了個身,假裝呼嚕打得山響,含含糊糊說:“你龜兒莫過來,老子有刀。再過來戳死你龜兒。”

林吉吉坐起來,我感覺到他探過頭來,順便幫我掖了掖被子,低聲說:“也真難為這瓜娃子了。攤上那麼個家族,那麼個爺爺,一輩子不得安生啊。”

我一下子愣住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