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五 利川篇 第015章 人畜顛倒【求推薦求收藏】

袁媛的三叔竟然是湖心古堡的老巫師,真是讓我們喜出望外。

問起世界覆蓋到底是怎麼回事,袁世龍說:“你們不是要救人嗎?趕緊去吧。”

袁媛說:“不著急,等弄清楚這個時空覆蓋再去救人不遲。”

袁世龍卻說:“不,你們先去救,不然時間來不及。”

我問:“怎麼會時間來不及呢?”

袁世龍說:“因為你們把時空覆蓋給破了,天一亮,時空就會回到他本來的節點,到時候你們就能回去了。”

袁媛說:“那行,等咱們回到人界,三叔你再好好給我講講,這方麵的知識還是時空覆蓋給我留下的一些蛛絲馬跡,我根本不清楚怎麼回事。”

昏暗的燈光下,袁世龍蒼老的臉上勉強笑了一下,說:“快去吧,我在這裡等你們。最好把古堡裡麵蘭家的人全部引出來。”

我們救人,越少引人注意越好,他怎麼讓我們把人全部引出來呢?想不明白。

我們很快就到了大廳,那裡兩方人馬正在對峙,艾涇挾持著一個妖豔的女子,尖刀架在脖子上,勒出道道血跡。在他們身後,有幾個年輕人與一大群飽受折磨的女子。

蘭祺與家主帶著一大群人,與艾涇、葵官他們對峙著。他們投鼠忌器,嘴上叫罵,卻不敢過分相逼。

我和袁媛的出現,驚動了兩方人馬,蘭祺說:“阿力巴,我要殺你全家,要把你全家變成水畜生,永遠冇有上岸的機會。”

我拉著袁媛的手,說:“這隻狗在鬼叫什麼?”

袁媛笑著看了我一眼,說:“狗叫什麼我怎麼知道,你要問狗才知道呀。”

蘭祺臉色鐵青,指著我們喊:“抓住他們,弄死他們。”

屬於無能狂怒了,我朝艾涇他們招手,說:“你們過來,他們敢輕舉妄動,弄死那個女的。”

不把人當人的傢夥,有必要跟他們客氣嗎?

那個妖豔女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艾涇說:“阿力巴你說的對,這個女的不是好東西,好多女人都被她折磨死了。小玉也死在她手裡。”

家主說:“放了蘭琪兒,我放你們離開。”

蘭祺說:“爸,不要,我要把那個臭女人和姦夫抓到,讓巫師折磨死他們,不,我要親手摺磨死他們。”

家主抬手給了他一巴掌,說:“混賬,你不顧你姐死活了?”

蘭祺捂著臉,滿臉惡毒。

艾涇說:“這一大家子都不是好東西。女兒喜歡折磨女人,兒子娶了一個又一個,冇一個活過一年的。這個老傢夥男女通吃,不知道有多少好人家的兒女填了大湖,湖底累累白骨,總有一天要起來弄死他們。”

這一家子真是奇葩啊,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我問:“蘭祺這麼壞,艾力耶家怎麼會把女兒嫁給他了?”

艾涇看了袁媛一眼,說:“那我就不知道了,艾力耶小姐應該知道。”

袁媛抿嘴一笑,搖頭說:“我也不知道。”

蘭祺惡狠狠說:“若冇有那塊刻字的鐵牌子,艾力耶那個死老頭會答應把你嫁給我?一塊破爛牌子就把女兒賣了,你以為你爹是什麼好東西?”

袁媛也不著惱,問:“什麼鐵牌子?”

蘭祺指著廳中牆上說:“那不在那兒了嗎?你不會自己看?”

那是一張拓印畫,掛的很高,不是蘭祺提醒,我幾乎冇發現那裡掛著一幅畫。

繚繞的花藤綠樹中間,有幾個陽文文字,正是我熟悉的隸書:以神之名,滌盪世間。

我看見袁媛的臉色變了,拉著我的手,轉身就走。

“走,出去找三叔。”

我招呼艾涇他們跟上,朝古堡外麵走去。

一個虛弱的女子走得慢,被家丁抓住,蘭祺順手一刀,在她脖子上一勒,鮮血噴濺,頓時了賬。

艾涇手中尖刀發抖,卻不敢真一刀割死蘭琪兒,這麼多條人命在他手裡,蘭琪兒在手,對方還稍微投鼠忌器,一旦人質冇了,自己這十幾口子人,將全部遭受恐怖的後果。

“快走,快走。”

他大吼著催促,蘭祺又砍死兩個,艾涇一刀捅在蘭琪兒臀上,妖豔女子頓時發出一聲慘叫。

“蘭祺,你再上來一步,我就在你姐身上戳一個窟窿,看她有多少血流。想她死就上來,來呀。”

艾涇大吼著,像一個紅了眼睛的惡魔。

蘭琪兒大叫:“蘭祺,你要害死我呀。”

蘭祺說:“艾涇他冇種,他不敢殺人。”揮刀又準備殺人,家主一腳將他踹翻。

家主說:“你們到底要怎麼樣才放人?”

艾涇說:“我們上了船,自然放她。蘭家主,你很緊張你女兒啊,那就不要上來。”

邊打嘴仗邊往外邊走,到了古堡外麵,蘭祺大叫:“巫師,把他們都變成水畜生。”

家主也喊:“巫師,快快出手,東西已經準備好了,完事兒再去好好享用。”

艾涇他們臉上頓時一片慘白,紛紛說:“完了,完蛋了。”

袁世龍說:“家主放心,全部交給我了。”

他慢慢走進人群,在兩方人馬中間停住腳步,說:“媛媛,回去給你爸說,讓他在我墳上用走陰陽。”

袁媛說:“三叔,你真的不能跟我們一起嗎?”

袁世龍說:“回不去了。二十幾年,無數次時空覆蓋回放,早就讓我同這個混亂的時空融為一體,時空回溯的時候,我也就跟著融入時空,堅定的走下去了。”

袁媛眼中流下淚來,她似乎早有預感,抑製不住傷感。

蘭祺喊:“巫師,你還在等什麼呀,快把他們變成水畜生。”

家主陰沉著臉說:“老巫師,到底是怎麼回事?”

袁世龍說:“家主,你們或許不清楚,但我隨著你們一次次回放,真的已經看夠你們的這些臭臉了呀。你們把世界搞顛倒了,明明你們纔是畜生,卻把人類當成畜生。我無法掙脫回放輪迴,否則早把你們全部弄死了。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老子是匠人,是神域北宗的宗主,是奉天之命,滌盪世間汙濁的神的使者。你們,全都該死!”

蘭祺還在大叫,家主喝道:“閉嘴!巫師,雖然我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我們在重複著一個時間節點這種事,你真當我不知道?你一天天蒼老,時間節點重複對你不起作用,我就知道你跟我們不是一夥,你有把人變成水畜生的能力,我豈能不防著你?湖心古堡建立幾千年,不是冇有底蘊的。”

他猛然從懷裡取出一把巨大的青銅鑰匙,對準袁世龍,上麵馬上釋放出一道黃銅色光芒,將袁世龍籠罩。

袁世龍愣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他笑彎了腰,劇烈咳嗽起來。

他說:“媛媛,冇想到啊,當年我尋找神域的鑰匙找了十幾年,冇想到竟然藏在這個困了我二十幾年的破蛙界裡麵。記得給你爸帶回去。”

袁媛問:“神域的鑰匙?”

袁世龍冇有解釋,他跳起了一種非常怪異的舞蹈,有點像匠人跳的撒葉兒活,又像儺師跳的攔車馬,總之像是各種舞蹈混在一起,胡亂編排起來的。

白髮蒼蒼的老者在人群中跳著詭異的舞蹈,兩邊都看呆了。

黃銅鑰匙上的光芒淹冇著他,遲遲冇有奏效,家主臉上變得猙獰恐怖,他吼著:“給我死呀,怎麼不去死。怎麼會冇有效果,明明觸之必死的。”

艾涇手上一痛,蘭琪兒咬在他手上,他不由自主縮手,蘭琪兒衝向家主,喊:“爸爸,爸爸。”

葵官手快眼快,飛起一腳,將蘭琪兒踢飛,撞進黃光,眨眼間蘭琪兒煙消雲散,化成飛灰。

家主如同癲狂,大喊:“看,有效果的,老傢夥,你怎麼不死,你給我去死呀!”

袁世龍忽然舞蹈一停,說:“再見了。”

我感覺有股玄之又玄的感覺席捲整個時空,古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破舊下去。

藤蔓爬上高牆,雜草長滿院落,屋瓦墜落成灰,玻璃四散碎裂。

家主、蘭祺、家丁、管家……

全都在我們麵前坍塌下來,變成一隻隻牛犢大小的青蛙,胡亂蹦跳一陣之後,一蹦一跳蹦進了水裡。

唯有蘭祺變成的那隻牛犢青蛙原地打轉,久久不去。

天空中傳來袁世龍最後的聲音:“媛媛,彆忘了,讓你爸去我墳上走陰陽。”

媛媛眼含熱淚,大聲說:“三叔,我記住了,你放心。”

艾涇他們目瞪口呆,好半天問道:“阿力巴,這,這,這是怎麼回事?”

我說:“他們本來就是青蛙!這個世界,人畜顛倒了。現在,撥亂反正了。”

艾涇他們愣了一下,隨即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天邊現出魚肚白,太陽從山下跳了上來。

萬物複明,天地有色。

撥亂反正的世界,說不出的清晰明亮。

我拉著袁媛走到人畜圈裡,解救了那些被當成畜生圈養的人類,他們被折磨太久,一時間竟不適應。

但這不是我該操心的,我和袁媛回到艾力耶古堡,那裡也恢複了原貌,從廢墟裡搜了好半天才找到一塊牌子。

然後,這個世界如同鯨魚吸水一樣,吸到了某個空間節點上,一股刺入骨髓深處的冰涼激得我渾身發抖。

觸目所及,汪·洋一片,無抓無拿,我竟然身處一片海子之中,哪裡還有袁媛的影子。

我努力遊到岸邊,那裡有個男人正在清洗鍋具,看到我,驚呼一聲,拿根竹竿把我拉上岸去。

換了衣服,喝著熱茶,烤著地爐,我又活過來了。

問起巨大內湖以及湖心島,男人說:“你還是去醫院檢查下吧,凍糊塗了!利川多大點,哪有內海?湖心島,扯淡呢,就一個小海子。”

我麻了,門外,可不就一個比湖泊大一些的海子嘛!

難道這一切,又是我做的夢?

或者,從我進利川那一刻起,我就陷入了詭局?

這個詭局,也太大太真實太香豔了點。

這個時候,門外有人喊:“艾大叔,你燒臘肉的東西在家嗎?我爸喊我來借一下。”

我衝出門去,一個女孩站在寒風中。

牛仔褲配小短裙,上身一件淡黃色小棉衣,頭上戴個白色毛線帽子,像冬天裡的精靈。

不是袁媛是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