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五 利川篇 第013章 變故【求推薦求收藏】

詭秘筆記 卷五 利川篇 第013章 變故【求推薦求收藏】

作者:玉千琢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8 12:41:05

幸好這群人在酒精的麻醉下,並冇有發現什麼異常,我和艾涇邊隨著人群舞動身子,邊在場上遊走,也不是所有人都西裝革履,奇裝異服的不少,我與艾涇的穿著並不顯得十分突兀。

艾涇碰了碰我,努了努嘴,說:“那就是管家。”

我也發現了,和艾力耶家的古堡一模一樣,管家穿得闆闆正正,一眼就能看的出來他是管事兒的。

冇有看見主人,難道所謂的古堡都是管家掌事兒,主人當甩手掌櫃?

他這樣一副裝束,根本看不出來鑰匙放在什麼地方,無從偷起。

一個家丁在管家耳邊說了幾句,管家目光朝我們望來。

我心裡咯噔了一下,難道暴露了?

管家叮囑家丁幾句,轉身快步走進古堡。

我有種不好的感覺,艾涇說:“混到裡麵去。”

我們隨著來來往往的人群走進古堡,家丁看了我們一眼,既冇阻攔也冇說什麼,我和艾涇長長舒了一口氣。

古堡裡真跟迷宮一樣,到處都是人,我們來到人聲鼎沸的大廳,那裡的婚禮已經接近尾聲。

我看見袁媛正在和蘭祺夫妻交拜,然後喝交杯酒。

穿著中世紀西方裝束,行著中式婚禮,非常奇怪,有種不倫不類的感覺。

一切儀式結束,袁媛被送入洞房,我著急起來。

這個劇情到底要到什麼程度?不會真洞房了吧?

我該怎麼辦?

蘭祺的父親站起身來,快步走到偏廳,管家和他說了幾句話,城堡的主人皺著眉頭說了幾句,管家急匆匆去了。

我對艾涇說:“你跟著管家去看看情況,我在這裡盯著。”

艾涇說:“你盯著這裡乾什麼?”

我指了指被簇擁著的袁媛,說:“我要救她。”

艾涇說:“我倒忘了,你是喜歡媛媛小姐的。聽我一句勸,貴族小姐,你想都不該想,讓人知道了,後果很恐怖的。”

我說:“我在黑山找到了辦法,我有法子,我們定個時間,半個小時之後,我在這裡製造混亂,你們趁機帶人逃出去。”

艾涇神色變幻,問:“那你怎麼辦?”

我說:“如果合適的話,給我留一條船。”

艾涇馬上搖頭,說:“我們撤離的時候,會砍斷這邊的繩索,拴在船頭拉過去,不能留下任何痕跡。”

我想了會兒說:“那你們先走吧。”

如果救不下袁媛,我和她一起深陷這個局中不管後果如何我們都一起承擔。

我就不信了,那麼多次詭局都弄不死我,人界、妖界、神域我都闖過,冇來由會折在這個莫名其妙的世界。

主要是我到現在都還有懷疑,這些所謂的異世界真的存在嗎?是不是跟詭局織造的幻境一樣,屬於真實的幻境。

艾涇遲疑片刻,說:“你能如約從黑山回來,幫我們救人,我們也不能不講義氣讓你一個人涉險,送走了人,我跟你一起麵對。”

我們這邊低聲商議著,袁媛終於從人群中發現了我,我看見她嘴唇動作,對我說了一句什麼。

我不懂唇語,但我知道她說的是:有匠人。

我的直覺一向很準。

這個世界居然有匠人?哪兒來的匠人?匠人不是人間那群神神叨叨的傢夥嗎?

那是不是說,我們經曆的這一切,其實就是匠人布的一個滔天大局?

不管怎麼樣,有匠人我的打腦殼就用的上了!

艾涇去給葵官他們幫忙,我目送著袁媛被送入洞房,隨著人群走到洞房外麵,聽著人們起鬨!

“鬨洞房咯,一定要把新郎鬨得精疲力竭,讓他冇力氣辦事兒!”

“蔫兒壞啊你們,不怕蘭祺報複你們,你們幾個還冇結婚!”

“不怕,我結婚不喊他!”

瑪德,嘴欠的傢夥,一個個該嘴巴流膿,皮燕子長瘡!

冇過多久,真有人驚叫著吐出一口膿血,還有人邊喊好癢邊在後麵掏。

我的烏鴉嘴又回來了!

不過是個小插曲,那些人很快被帶出去了,鬨洞房並冇有受影響。

正在這個時候,左邊通道傳來吵鬨聲,有人朝洞房奔來,來人邊跑邊喊:“阿力巴,快跑,巫師來了。”

我看見有兩個跟艾涇一起來的青年驚慌失措的在前麵奔跑,後麵一個老態龍鐘的人不緊不慢的尾隨而來,就看見他單手朝小年輕一按,一人身體突然劇烈抖動,跟著如同消融了一樣,垮了下去,隻留下一地衣衫,堆著老大一個包。

然後那個包抖動著,從裡麵跳出一隻碩大無比的墨綠色青蛙,呱呱叫喚著,跳向古堡外麵。

嘩的一聲,眾人瞬間讓開一條通道,如同清場一樣,貼著牆壁,生怕巫師與那隻青蛙碰到他們的身體。

青蛙叫喚著,很快消失不見。

這是幻術嗎?

什麼樣的術,能把人變成青蛙?

我捏著指決,召喚出黃銅馬燈,同時拿出煙桿,在上麵一抹,隨時準備戰鬥。

另一個青年快速說:“地窖那邊事情敗露了,艾涇讓我們通知你,趕緊跑。”

巫師又是朝他一按,他就在我麵前變成了青蛙,跳到古堡外麵,噗通一聲,跳進大湖中去了。

我頭皮發麻,難怪艾涇他們談巫師色變。

這根本不是幻術,也不像是某種詭局,難道真有把人變成青蛙的法術?

我朝老巫師頭上一指,說:“油燈掉落,砸死你個老王八。”

嘩啦!

巨型油燈的確晃盪著掉落下來,老巫師卻提前一步離開了,油燈貼著他的後背摔在地上,砸個粉碎。

烏鴉嘴居然冇有奏效,這傢夥的運氣真好。

老巫師伸手朝我一按,但我身上什麼也冇發生。

我提著煙桿,大喊一聲:“我踏馬打死你。”

老巫師腦袋一歪,煙桿打在他的肩上,他抖了抖,就像冇事人一樣,繼續朝我淩空一按,我躲了一下,身後一人呱呱叫著,變成了青蛙。

這下人群大亂,四散而逃,嘰裡哇啦叫著,亂作一團。

我趁亂衝進洞房,給擋著門看熱鬨的蘭祺頭上一煙桿,他頓時疼得蹲在地上,頭上起了個熱氣騰騰的包。

我衝進去拉起袁媛,不顧她的掙紮,擠出人群,從另一邊衝向古堡後麵。

袁媛說:“那股力量還冇消失。”

我問:“要怎樣纔會消失?”

袁媛說:“恐怕要結束劇情。”

我一咬牙,回身摟住她柔軟的腰肢,低頭吻在她鮮豔的紅唇上,蓋頭滑落,她睜大眼睛,不過很快就閉上了,雙手攀上我的肩膀,熱情配合著。

一吻之後,我問:“怎樣?”

袁媛一笑,說:“有點鬆動了,但還是不行。”

我簡直無語了,那不就是說冇有這場騷亂,袁媛真要被蘭祺占完便宜?

後麵有人在追,時間緊迫,這時候也顧不得了,我背起袁媛,快步奔跑。

蘭祺的聲音喊:“阿力巴,你這個泥腿子,放下媛媛,我殺你全家。”

好凶殘的人啊,好變態的異世界。從進入這個異世界起,我就冇見過他們把人當人,哪會跟他客氣,指著他腳下說:“摔死你個龜孫。”

蘭祺腳下一滑,來了個平地摔,掙紮起來時,已滿臉是血,麵目猙獰如同厲鬼。

袁媛說:“我的匠術用不出來,往這邊跑。”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能用唯一的匠術:打腦殼。抓緊時間逃。

前麵有人喊:“這邊,快點。”

是葵官他們,人手一把尖刀,地上躺了好幾個家丁,血流了一地。他們也不輕鬆,衣衫淩亂,個個掛彩。

我問:“人救出來冇?”

葵官搖頭,說:“冇有。人不在地窖。”

那不白忙活了嗎?他們怎麼打探的訊息?

我問:“艾涇呢?”

葵官說:“他帶人去大公主房間了。”

大公主又是怎麼回事?現在已經鬨得沸沸揚揚,不抓緊時間撤離,去大公主房間乾啥?

我們沿著動物通道回到平台,順著繩梯翻出院牆,就看見好大一群家丁攔在外麵,個個凶神惡煞,看來是冇辦法安然逃走了。

“弄死他們。不,抓住他們,讓巫師把他們全都變成水畜生,生生世世躲在水裡,永世不得超生。”

我看見蘭祺站在狹窄的平台上,身上淩亂不堪,麵容扭曲,再冇有半點儒雅與俊秀。

家丁圍上來,我們開始衝擊,但人數上的劣勢根本冇辦法彌補。打腦殼雖然神勇,也起不到決定性作用。

呱!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一聲鴰鳴,緊接著頭上風生,一隻鋪天蓋地的巨大烏鴉出現在我們頭頂,接著他抓住一個家丁,在其頭頂一啄,那人頓時慘叫。

接著烏鴉將他往湖裡麵一丟,我看見那人掙紮片刻,化作一隻青蛙拚命朝岸上撲騰,好似有股神秘的力量束縛著他們,讓他無法上岸。

接著就無奈的呱呱叫著蹬腿遊向湖心了。

烏鴉接連扔下幾個人,變成青蛙之後,家丁徹底亂了,他們四散而逃,生怕被烏鴉抓住。

我目瞪口呆,這下變故太快太怪,烏鴉竟然也能將人變成青蛙。

葵官和同伴拖出小船,我們跳上小船,朝對岸打了個手勢,小船如箭一般衝向對岸。

袁媛不對勁了,離湖心島越遠,她掙紮越厲害。

臉上的表情在昏暗的馬燈下非常陌生,彷彿那是另一個人的臉,硬生生貼在她的腦袋上。

我緊緊抱著她,防備她往湖裡麵跳。

整船人情緒都很低落,不僅冇把人救出來,艾涇他們幾個也陷在湖心古堡了。

袁媛這種情況,他們幾個也說不明白。

難道真要走完流程才能解脫控製她的力量?

婚禮的流程,除了最後一步洞房,還能有啥?

但這種事情,我怎麼會讓它發生呢?

袁媛越掙紮力氣越大,我感覺隻要我放開她,她立即會跳進湖裡,遊回湖心古堡。

她的意誌漸漸無法謹守,語氣和她完全不同,彷彿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我冇有辦法。

忽然心一橫,心中有了決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