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五 利川篇 第012章 艾力耶家的小公主【收藏推薦】

這麼多年來,麪包味女孩,隻有袁媛一人。這個小丫頭,怎麼也是麪包味的呢?

這時候容不得我多想,今晚這一幕太奇怪了,詭局不像詭局,幻境不像幻境,倒有點像穿越一樣。

但古堡明明荒廢幾十年了呀,怎麼又變成了煥然如新的樣子,而且人氣還這麼旺。

我不知道該從哪個方向去解釋,隻得走一步看一步。

小丫頭帶著我走一條很隱蔽的梯道螺旋盤旋而上,走了好長時間纔到一個平台上。

周圍的圍牆很高,上麵插滿尖刺,也不知道是防止外麵的人爬進來,還是防止裡麵的人爬出去。

那裡空無一人,小丫頭說:“你在這裡等著,我去通知小姐。”

我踩在牆邊雜物,探出腦袋朝外麵望去。

樓下熱鬨非凡,有人在草坪上起舞,有人端著食物、水果、酒類來來回回給客人分發,一副古堡酒會的模樣。

這個架勢,真的有人要成親嗎?

我心裡有個不好的預感,袁媛不會被逼著在這個異世界嫁人吧!

遠處火把與馬燈密密麻麻,熱鬨得很,似有成群結隊的人朝古堡而來。

他們邊走邊喊著什麼,太遠了,風一吹,便將聲音吹得稀碎,根本聽不清楚。

身後傳來袁媛的聲音:“你爬那麼高乾什麼?”

我回頭一看,不禁呆了。

藉著屋內昏暗的燈光,隻見袁媛身著白色婚紗,如同一個聖潔的仙子。

臉上畫著濃淡適宜的妝容,頭上戴著銀色珠飾,一舉一動中,發出清脆的聲音,非常悅耳。

她本就非常美麗,這副新娘裝束,讓她美得讓人心醉。

一時間,我看的癡了。

小丫頭咳嗽一聲,說:“小姐,注意時間,蘭家的人很快就到了,小心被管家發現了。”

袁媛皺眉說:“你去那邊放哨,來人了大聲通知。”

我問:“真要嫁人了啊?”

袁媛笑嘻嘻的說:“有冇有新娘嫁人了,新郎不是你的感覺?”

我一陣無語,昨晚纔對宋青宜說這句話,今天就被還回來了,當真是天理循環啊。

我問:“這到底是是怎麼回事?”

袁媛說:“我也不知道,我隻知道我現在叫艾力耶媛媛,是艾力耶家的小公主。”

我呸了一聲說:“一個破城堡,狗屁的公主!”

袁媛嗔道:“你敢說我不是公主?”

我趕緊求饒並岔開話題:“你是我的小公主,纔不是彆人家的。咱們趕緊走吧,詭局也好,幻境也罷,我都不要你嫁給彆人。”

袁媛白了我一眼,風情萬種流露,說:“你這麼緊張我,為什麼不早點追求我呢?”

我怎麼不想呢,我不敢呀。這話我冇有說出口。

袁媛說:“現在走不了。”

我問:“為什麼?”

袁媛說:“有股神秘的力量束縛著我,雖然心裡跟明鏡似的,但那股神秘力量驅使著我,一步步按照劇情朝前走。”

這個世界神神道道的力量很多,種類很雜,我連匠人的力量都冇摸到門檻呢。

我悶悶說:“隻能把劇情走完了?”

袁媛說:“估計隻能這樣了。”

我馬上說:“這不行,萬一真讓你結完婚送入洞房,那該怎麼辦?”

袁媛白了我一眼,說:“你不是在外麵嗎?你會讓我跟彆人洞房嗎?”

這種事情我自然是不願意的,彆說是異世界這群不知道是人是鬼的東西,即便是現世,在機會滿滿的情況下,我也絕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小丫頭又來提醒了,我和她長話短說,接著她快速進屋,扮演著房門。

來提親的是另一個水上城堡蘭家的人,叫做蘭祺,是蘭家的二公子。

據說蘭祺和艾力耶媛媛是在一場花會上第一次見麵的,那一天滿山的黃色菊花盛開,如進了一片金黃的海洋。

艾力耶媛媛如同花仙子,占據了他的眼,抓住了他的心。

然後,他便隔三差五來古堡,藉口各種事情,製造與艾力耶媛媛相處的機會。

一來二去,蘭祺帥氣俊雅的外表、優美風趣的談吐、橫溢的才發,征服了艾力耶家的小公主。

兩人陷入愛戀,他們在古堡山上對著夕陽寫生、在覽勝峽穀搭建花道、在綠生竹海吹塤奏琴,無論在貴族還是平民眼裡,他們都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今夜,是兩人瓜熟蒂落,花開結果的大好日子。

聽到這一切,我心裡還是非常嫉妒的,雖然袁媛不是艾力耶媛媛,但今夜她就是她!

迎親的隊伍到了,古堡熱情的招待,讓蘭家迎親的負責人很滿意,他們在下麵吃喝玩鬨一陣,蘭祺在古堡的帶領下,來到了艾力耶媛媛的閨房外麵。

我躲在門外,穿過兩道門,看見不知道從哪兒來的一群少女擋在門外,嘻嘻哈哈鬨騰著為難新郎。

袁媛坐在床上,看著門口的鬨騰,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那絕不是袁媛的表情,她絕不會一臉期待。

雖然知道是假的,我心裡也非常難受。真有種新娘嫁人了,新郎不是我的難受感。

心裡堵得慌,我想走,卻不敢走。生怕走了,袁媛在奇怪力量的束縛下,被姓蘭的小白臉占了便宜。

可是,這是結婚場景啊。即便被占了便宜,我又能怎麼辦呢?

打腦殼打不過這麼多人,烏鴉嘴也不靈光了,這時候我多麼希望黑霧出現,活死人騎士來幫忙呀。

我要是會匠人那些奇奇怪怪的能力,我一定把這群傢夥全部弄得從樓上跳下去。我從冇有像現在這樣渴望掌握匠人的力量。

少女們的鬨騰終於告一段落,蘭祺進入艾力耶媛媛的閨房,說:“媛媛,我來接你了。咱們結婚了。”

袁媛幸福的嗯了一聲,後麪人起鬨:“新姑爺站著乾什麼?跪下戴戒指,給新娘子穿鞋呀!”

蘭祺在眾人善意的鬨騰中,順勢單膝跪在袁媛麵前。

接下來的流程不用想也知道,我看的難受,乾脆不看了。

裡麵鬨騰了好一陣,蘭祺抱著袁媛下樓了。

我從這邊樓梯下去,等了好一會兒纔看到他們下來。

又是一陣出門的儀式,就在我等得不耐煩的時候,他們終於上車了。

幸好,蘭祺坐在車轅上親自駕車,麪包味小丫頭與另外兩個少女陪著袁媛坐在車裡,我心裡纔好受些。

瑪德,一個莫名其妙的劇情,搞得我心裡難受的要命。

我遠遠跟著,到了一處海子。

海子中間的城堡燈火通明,人們忙來忙去,人聲鼎沸,熱鬨非凡。

這個詭異的異世界,結婚都選在夜晚,也是冇誰了。

他們上了船,我卻不知道怎麼進去。

就在這個時候,黑暗中有人低聲說:“搞快點,小明你在這邊守著,接到暗號立即拉動繩索。”

另一人嗯了一聲,說:“你們小心些,接了人就撤,千萬不要節外生枝。”

有人說:“你放心好了,那個淫賊今晚又結婚,不會注意到我們的。”

叮囑的人說:“總之小心些,他們有巫師,一旦被髮現就完了。”

我趁黑摸了上去,正要開口,一人掀開手上馬燈的黑色罩布,在我臉上晃了一下,立即將黑布蒙上,重新恢複黑漆漆的夜幕。

“阿力巴,你不是去黑山了嗎?找到對付巫師的辦法冇有?”

我含含糊糊說:“找到了,保證把巫師弄死!”

他們很顯然不信,說:“阿力巴你彆吹牛逼了,能拖住他不讓他出現就謝天謝地了,弄死他你也敢想!”

我心說什麼狗屁巫師,有那麼可怕嗎?

不管怎樣,找到潛入的方法總是好的,大晚上的潛水過去很不講究了也不現實!

湖心古堡前麵很熱鬨,人們在古堡前的廣場上載歌載舞,樂隊即時演奏,冇有華麗的霓虹燈,冇有震耳欲聾的音響,他們依舊跳的激情四射、跳的酣暢淋漓!

我跟著那幾個人從古堡後麵潛入,避開巡邏的家丁,從一棵樹上翻過圍牆,順著一條繩梯,爬到狹窄的平台。

那裡有人接引,應該是提前潛入的。將繩梯收上去後,我聽到有人說:“小玉已經不行了,聽他們說三天前就被折磨死了,丟進大湖裡麵去了。其他人也都受了淩辱,身上全部有傷,關在地窖裡麵。地窖的鑰匙在胡圖管家身上。管家在前麵盯著賓客,一直冇找到機會下手。”

另一個人說:“我們帶了鋸子和銼刀。”

在一人說:“那就這麼分派,葵官你帶著他們去地窖救人,小萬和乾朝在這裡把風,我跟阿力巴去前麵設法偷鑰匙,同時盯著管家和巫師,萬一你們鋸不開地窖門鎖,我們偷了鑰匙來接應。不管什麼情況,千萬不要硬拚。行動,走呀,阿力巴,發什麼呆。”

我才反應過來這個叫艾涇的人說的是我,趕緊跟上去。

我們從一條明顯是貓狗動物走的地方貓腰潛入,很快前麵傳來刺鼻惡臭,那裡竟然是一個牲口圈,圈裡關的卻讓我目瞪口呆。

竟然是四五個隻在腰間圍著一塊破布的男男女女,他們脖子上拴著鐵鏈,如同關豬狗一樣關在圈裡。

他們眼神麻木,冇有絲毫生氣,看著我們從動物通道出來,也僅僅是看著,就跟真的牲口冇什麼兩樣。

這裡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竟然把人完全當成了牲口。

就在這個時候,外麵傳來腳步與哼哼聲,一股酒氣撲麵而來,我和艾涇急忙縮在豬圈的角落。

稀稀索索的聲音中,來人解開褲子,一股溫熱騷臭的水流從我們頭頂劃過,澆在那幾個渾身臟兮兮的男男女女身上。

他們躲也不躲,如同豬狗一樣哼哼兩聲,就那麼受著。

我心裡堵得像是填了一個巨大的鉛塊,捏緊手裡的煙桿,恨不得給他水管和秤砣上來一招打腦殼。這麼近的距離我有把握給他來個雞飛蛋打。但我不能衝動,在將袁媛從神秘力量操控下解救出來之前,不能暴露。

艾涇也壓抑著怒火,我感覺到他的身子在發抖,但他忍下來了。

那人放完水,我低聲咒罵一句,祝你出門跌進湖裡淹死。

那人走得遠了,我和艾涇才離開豬圈,貼著牆根走到前麵,遠遠聽到後麵傳來噗通一聲,有人跌進湖裡,隻傳來一聲短促的驚叫與呼救,很快就冇了動靜。

這個簡短的聲音,冇有引起大跳香豔熱舞的人們的注意。

我們趁機混入人群。

“掉糞坑了嗎?身上那麼臭?”有人掩著鼻子遠離。

我和艾涇才發現,我們實在太業餘了,竟然連最基本的變裝都冇考慮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