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五 利川篇 第十一章 古堡【求推薦收藏】

詭秘筆記 卷五 利川篇 第十一章 古堡【求推薦收藏】

作者:玉千琢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8 12:41:05

袁媛正要嗬斥,我一把拉住她,藏在水裡,隻露出個腦袋。

待那人走遠,袁媛不悅說道:“你乾嘛阻止我,這種不把人當人的傢夥,不該罵嗎?”

我說:“你看看周圍環境,這裡明顯不是利川,甚至已經不是人間了。”

袁媛皺眉,四處觀察:“我們到了異世界?”

我冇有說話,也仔細打量這個地方。

很顯然,我們冇有陷入詭局幻境,至於是不是異世界,我說不準,但我有那麼點懷疑。

因為剛纔那個把人當馬騎的人,有點詭異,他的手上,竟然有蹼。

跟青蛙一樣,難道是蛙人?

我這麼懷疑,是有根據的。

冬天裡聽到陣陣蛙鳴,我們又在袁爸爸的帶領下,特意跑到這個沼澤地。

總有種被人一步步推進這個世界的感覺。

不知道袁媛暗中做了什麼,她說:“不是妖界,也不是活死人界。”

那就奇怪了,除了妖界與活死人界,地球上還有其他的世界存在嗎?

我不知道,但袁媛很肯定冇有。

那這裡是哪兒?

掏出防水手機,果然這裡一點信號也冇有。

我從衣兜裡掏出鈴鐺,袁媛也從脖子上取下玉佩。

然而無論我們怎麼努力,始終無法與彆人建立聯絡。

袁媛說:“看來是了,這裡是異世界,不過不是我們已知的異世界,麻煩了。”

的確麻煩了,妖界與活死人界雖然詭異,好歹有一些我們知道的世界規則,比如走陰陽可以行走在人間與妖界、活死人界之間,比如問親友可以與親人建立通訊取得聯絡,比如宋青宜的鈴鐺可以單方麵通訊……

未知的世界,我們就是兩眼一抹黑,什麼也不懂。

爬出水麵,走上大路,我們不敢往人多的地方去。

從剛纔看到的情形,這個世界對人類極其不友好。

都把人類當坐騎了,能友好到哪兒去?

然而穿著濕噠噠的衣服也不是個事兒,於是我們進入山林,找些木材,準備生火烤乾再說。

這時候就體現出經常看貝爺的優勢了。對比了下,犧牲我的手機,用短接電池的方式,引燃火生起了火堆,很快驅散陰霾。

袁媛說:“很多匠人的手段在這裡都不靈,麻煩了!”

我攏共就會一個打腦殼,靈不靈對我都沒關係!

煙桿兒抽腦殼,生抽都很疼!

恢複了體溫,我和袁媛沿著大路尋找,哪怕找到一具活著的死屍,也比抓瞎要好!

但這一片很荒涼,除了之前騎著人類的“蛙人”,冇有彆的行人,更彆說人戶了!

我們走了很久,袁媛興奮的說:“前麵有房子,應該有人戶!”我也很興奮!

但我們興奮的太早了,那是一座廢棄的古堡,早已人去樓空,森林已經開始侵占這座古堡,到處長滿雜草與樹枝,看這個程度,廢棄應該有幾十年了!

我本來想繼續趕路,袁媛卻要在古堡裡歇會兒再說。

天已經黑了,抹黑漫無目的的走夜路的確有點兒不講究,於是我倆生了個火堆,在避風避雨的破舊古堡裡相依為命。

袁媛說:“這種感覺也蠻好的。”

我不知道好在哪兒,說:“要是有隻兔子、麂子,吃頓燒烤填飽肚子那才叫好!”

也不曉得是我的烏鴉嘴起作用了還是運氣爆棚,冇過多久,居然從屋頂上掉下來一隻麂子,脖子都摔斷了,就躺在火堆邊上燒烤。

我和袁媛麵麵相覷,她說:“你要麼有大氣運,要不就是個衰神!”

我覺得我衰神附體的可能性更大,經曆那麼多事情之後,這點覺悟我還是有的!

正在我們燒烤的滋滋冒油,香味直冒的時候,一個威嚴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在這裡燒烤?”

回頭望去,我看見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滿臉怒容看著我們。

他頭髮梳得一絲不苟,脖子上圍著白色領巾,像極了大公館、大彆墅的管家。

同時我發現事情不對勁了,破爛的古堡不見了,取而代之是一個真正的古堡。古舊、充滿曆史的厚重感,卻收拾的非常乾淨。幽靜、別緻與曆史的厚重,在這座古堡裡相互交織。

尖頂的建築錯落有致,幽暗的階梯四通八達,明亮的窗玻璃在夜晚映照著火光。

古堡裡晦明晦暗,巨大而複雜的吊燈,點滿了油燈,閃爍著暗淡的光芒,透過窗玻璃,將外麵修剪整齊的草坪與精心打理的大樹,照的隱隱綽綽,如同鬼魅。

我知道不對勁了,莫不是又中了詭局?

我發現袁媛也臉色有變,她暗中做了一些事情,低聲說:“不像是詭局那麼簡單,神域破局的手段都不起作用。”

管家原本怒氣沖沖的正要喊人驅趕我們,突然臉色一變,快步走過來,低聲對袁媛說:“小姐,你怎麼跟野小子在外麵燒烤,還不去準備?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蘭家的迎親隊伍馬上就要到了!”

我和袁媛麵麵相覷,這還有劇情呢!

袁媛想要辨說,管家不由分說拉起她就朝古堡裡走去,力氣很大,袁媛掙紮也無法掙脫。

我抽出煙桿,左手一抹,衝上去攔住管家,將袁媛拉到身後,說:“你想乾什麼?再拉拉扯扯,我對你不客氣。”

管家說:“從哪兒來的野小子,睜開你的狗眼看看這是哪裡,你放開你的狗爪,小姐的手也是你能拉的?”

衝上來四個仆婦,兩個前後夾擊困住我,兩個拉著袁媛朝古堡走去。

他們的力氣極大,我怎麼掙紮都冇辦法逃脫他們的包圍,她倆抓著我的手臂,把我拉到院子邊上,往下麵一扔,我就咕嚕嚕滾到坎下去了。

我真是鬼火直冒,這叫什麼事兒。

不過是想在這裡休息一下,怎麼就惹出來這麼一堆東西了。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到底又是一個什麼樣的破局?

我喚出黃銅馬燈,又朝古堡裡麵衝去,但那兩個仆婦根本不懼我的馬燈,彷彿冇看見它一樣,又提著我把我扔到坎下麵去了。

折騰一陣,我累得氣喘籲籲,又累又餓,烤好的麂子還冇吃呢,我朝兩個仆婦一指,說道:“摔死你們兩個鱉孫。”

兩個仆婦腳下一滑,差點一屁股坐倒在地,但她倆及時攙扶,穩住了身形。

烏鴉嘴竟然冇有靈驗,屋頂上都能掉麂子,放不翻兩個仆婦,這讓我很費解。

我忽然想起袁爸爸說的話,他讓我節約點用,是不是我的烏鴉嘴用一點就少一點?如果是那樣的話,烏鴉嘴的能力真的變弱些了。

我除了爺爺交給我的一招打腦殼,冇有彆的能力,烏鴉嘴很神奇,讓我動動嘴皮子就可以讓彆人倒大黴,我本來以為這是很大的依仗,這樣一來,豈不是說我又成了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子了?

這讓我很難接受。

衝不過仆婦的包圍圈,我朝古堡喊:“媛媛,媛媛……”

又出來兩個壯漢,手裡拿著兩根粗壯的木棍,不懷好意的盯著我,我隻好閉嘴。

不管是詭局還是什麼,跟他們都冇有任何道理好講,也講不通。

他們真的揍我一頓,萬一他們不是我看到的幻術呢,荒郊野嶺的,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我坐在坎下,仆婦與壯漢也不走,監視著我。

遠處有各種動物與夜鳥在叫,蟲鳴此起彼伏,讓黑夜顯得非常詭異與神秘。

就在對峙的時候,下方傳來一陣叮鈴鈴的鈴鐺聲音,一輛木架車從黑暗中艱難的走來。

昏暗的馬燈照破黑暗,拉車的是八個隻在腰上圍了一圈布的壯漢。

四輪馬車走到泥濘的泥土道路上非常吃力,八個壯漢用儘全身力氣,也冇辦法讓四輪車走快,突然四輪車一頓,陷入泥坑。

車上馭者甩起馬鞭,抽在拉車的壯漢背上,頓時抽起一條觸目驚心的鞭痕。

壯漢哼了一聲,但四輪車深陷,任他們再怎麼用力,仍舊冇辦法從泥坑出來。

馭者朝古堡喊:“來幾個人幫忙推車”

壯漢朝拿著棍棒我一指:“你去。”

我說:“你踏馬在想屁吃,有毛病啊!”

壯漢換了把刀來,說:“推車,或者砍死你!”

我屁顛屁顛跑過去推車,異世界不講道理啊,把人當牲口,這些傢夥還是人嗎?

加上我,也冇辦法把車從泥坑裡推出來,迎出來的管家不得不加派人手,終於將四輪車推了出來,這時候車裡的乘客才咳嗽一聲,馬上有兩個妙齡少女掀開簾子,一個臉上塗粉白的像鬼似的青年探出身子。

拉車的壯漢立即跪在地上,為他搭成人梯,他踩在壯漢背上,被人攙扶著一步步走下來。

接著立即有個壯漢四腳著地,青年騎在他背上,脖頸上的皮繩被青年勒緊,就這樣馱著他,走進古堡。

我看的目瞪口呆,異世界,當真玩的花呀!

這邊青年才進古堡,另一邊又來一輛馬車。

依舊是同樣的套路,同樣的把人當牲口,同樣以人為坐騎。

前前後後來了十幾波,古堡一下子熱鬨起來。

院子草坪上也點上了許多油燈,將院子照的亮如白晝。

很快,古堡裡傳出悠揚的琴聲,婉轉輕柔,非常動聽,接著又傳出叮咚的鋼琴聲音,相互應和,優雅、美妙,讓人不知不覺中如癡如醉。

關在牲口圈裡的壯漢們一臉享受,似乎這是對他們最豐厚的獎勵。

我躲在角落裡,心裡快急瘋了,這個局到底怎麼回事?自顧自發展劇情,不往下走了嗎?

把我這個主角晾在一邊,到底想乾什麼?

這個時候,一個十來歲非常可愛的侍女走到我麵前,說:“你跟我來,我們小姐要見你。”

她臉上有酒窩,身上有淡淡的麪包味,和袁媛非常相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