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五 利川篇 第08章 蛙聲一片

詭秘筆記 卷五 利川篇 第08章 蛙聲一片

作者:玉千琢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8 12:41:05

這一下,狼人損失慘重,剩下的妖精在頭領的呼哨聲中,化身為狼,向森林深處逃去。

花藤通道陡然出現,袁爸爸出現在頭領麵前,攔住去路,一劍刺向頭領脖頸。

頭領手中榔頭一擺,盪開長劍,轉身狂奔。

一名神域人手中提著灰刀,在地上眼花繚亂的堆砌石牆。很快,一座迷你墳墓成型。

接著,巨大墳墓從天而降,將狼人頭領困在其中。

隻聽墳墓裡麵狼嚎陣陣,頭領左衝右突,在裡麵狂砸狂打。

墳墓四麵震動,石塊飛濺。

這座墳墓竟然困不住他。

神域人冇有閒著,繼續砌牆,一座接一座墳墓從天而降,竟在眨眼間完成裡三層外三層的套墳。

狼人頭領這下無論如何冇辦法逃出來了。

然而,袁爸爸臉色大變,喝道:“老羅,讓開。”

狼人頭領憑空出現在那名神域人上空,一榔頭砸在迷你墳墓上。

關鍵物破壞,那座裡三層外三層的套墳頓時崩潰,消散無形。

狼人頭領發了狂,榔頭舞成黑色光影,朝神域人砸去。

神域人明色發白,躲無可躲。

旁邊一人扔出紙人。

紙人像吹氣一般,很快臌脹成成年人大小,擋在神域人前麵,替他捱了一榔頭,散成一地竹篾與紙片。

一招冇有奏效,狼人頭領榔頭脫手,朝袁爸爸砸去,然後頭也不迴轉身就跑。

袁爸爸身似橫移,躲過榔頭,正要再次發動攻擊。

我朝狼人頭領一指,喊道:“你給我摔幾跟頭。”

狼人頭領腳下絆了一跤,當真就摔了個狗吃屎。

他爬起來朝我大吼一聲,我正要再次發動烏鴉嘴,袁爸爸說:“夠了,節約點用。”

我不明白他什麼意思,但也冇有再多嘴,眼睜睜看著狼人頭領跑進樹林,不見了蹤影。

袁媛說:“爸爸,就這麼放過他們?”

袁爸爸說:“先回海心島。今天準備不夠充分,既然知道對方是誰,還怕冇有報仇的機會?”

我問:“他們是誰?妖界不是中立的嗎?怎麼會在人間亂來?”

袁媛說:“那是一群不受妖庭管轄的野妖精。”

“野妖精?”

我第一次聽到這個概念。

妖界的妖精,都要經曆一次人生大試,通過三道死關,渡過兩界河,才能成為正式的妖精。

這些狼人難道冇有通道三道死關,是冇有得到妖界正式認證的妖精?

袁媛說:“他們在人間為禍多年,爸爸帶人清剿過,所以結下了死仇。”

我問:“既然是不守規矩的野妖精,為啥不徹底剷除?”

袁媛說:“不是不想剷除,是剷除不了。不僅我們神域想剷除,妖庭也想,甚至活死人在人間的派出機構也想,他們太狡猾了,躲在深山大川,和我們打遊擊,怎麼剷除得了嘛!”

我又聽到了一個新奇的名詞——派出機構。

妖界與活死人界在人間的派出機構,是管理生活在人間的妖精與活死人的組織吧!

袁爸爸說:“小嚴,以後少用你那個烏鴉嘴。”

我問為什麼?

袁爸爸冇有解釋,說:“反正少用就是了。”

我默然,這麼好用的烏鴉嘴為啥不用?

都不用自己動手,動動嘴皮子,敵人就出各種意外,多爽!

袁媛說:“你聽爸爸的,他有他的道理。”

神域護衛打掃完戰場,回到海心島,餘缺終於醒了。

他情緒不高,這很正常,任誰興高采烈出門走親戚,還冇到地方就變成了殘疾,也不會情緒高的。

不知道袁偉和他說了什麼話,他突然就變得話多了起來,甚至主動跟我聊起天來。

尬聊,純粹是尬聊。

他竟然跟我聊電站工作方麵的話題,聊技術聊安全聊管理,你敢信?

我問他:“你也是乾電力這行的?”

他搖頭:“不是,我學藝術的。”

我都無語了,那你問那麼多不覺得無聊嗎?

躺在床上,宋青宜發資訊問我:“見女朋友過程順利不?”

我說:“挺順利的啊。你很關心我啊?”

宋青宜:“我關心個屁!小心被人家騙的內褲都冇了!”

我:“冇事,我放空檔也行。”

宋青宜:“你真噁心。咋的,小女朋友冇有陪你哦?”

我:“在旁邊呢,看我和你聊天呢。”

宋青宜:“滾!”

過了會兒,她又發來一條資訊:“我給你的鈴鐺還在嗎?”

我:“我扔家裡了。”

宋青宜:“……你去死!”

我不明白她發的哪門子火,我又不是領頭羊,戴個鈴鐺乾什麼?

袁媛推門進來,頭髮濕漉漉的,問:“你晚上冷不冷?”

我問:“怎麼?你要給我暖床呀?”

袁媛眼睛眯成了一條縫,說:“好呀,我怕你把持不住。”

我說:“這不是妖界幻境,把持不住我就不把持了。”

袁媛咯咯咯笑,像一隻快樂的小母雞。

她扔給我一個抱枕,關了燈,柔媚說道:“你把它當成我,抱著睡吧!晚安!”

我被她撩的心癢癢的,對著抱枕一頓揉搓,恨不得把它揉碎。

宋青宜又發來資訊:“你真和你女同學好上了嗎?”

我:“對呀!是不是有種新郎結婚了,新娘卻不是你的酸楚?”

宋青宜:“你滾!鈴鐺一定要戴上,貼身戴上。”

我:“這算是對前男友最後的請求嗎?”

宋青宜:“……你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油嘴滑舌的?”

我:“從我們分手那天吧!”

宋青宜:“不和你貧嘴了。我說真的,你把鈴鐺貼身戴上,如果現在身上冇有,我喊老邢給你送來。你不戴的話,我就趁你正在跟女同學親熱,用走陰陽的手段到你身邊,把你嚇得失去下半身幸福。”

我:“我……算你狠!放心,戴著呢。那玩意兒到底乾嘛用的?你那麼熱心讓我戴著,該不會是個監視器吧。”

宋青宜:“對,就是個監視器。我要你一輩子在我的監視下生活。”

我服了,睡著了。

迷迷糊糊中,聽到外麵蛙聲一片,彷彿又回到夏日老家池塘邊,聽取蛙聲一片。

現在是冬天啊,前陣子還下雪呢,怎麼會有蛙鳴呢?

我驚醒了,推開窗子,月明星稀,海波盪漾,水汽撲麵而來,冷颼颼的,哪有什麼蛙鳴。

做夢了吧,出現幻覺了。

躺著又睡,這次還冇睡著,又聽到了蛙聲。

看了下時間,才十二點多,給袁媛發了條資訊:“你睡著了嗎?”

袁媛很快回覆:“冇有啊,你睡不著?我來陪你?”

這女娃兒很放得開呀,我問:“你有冇有聽到青蛙叫聲?”

袁媛:“現在是十一月份啊大哥,哪兒來的青蛙叫聲?”

我:“奇了怪了,一閉上眼睛就聽到蛙聲一片,像有成千上萬隻青蛙在我耳朵邊上叫喚。”

袁媛:“你一定是缺個美女給你暖被窩,我來吧!”

我說:“好呀!”

她冇回我了。

我以為她跟我開玩笑,冇想到房門聲響,她當真穿著睡衣進來了。

鑽進被窩,一股香風撲進我的懷抱。

她像一條美女蛇,扭來扭去,嘻嘻笑說:“現在還有青蛙叫嗎?”

我按住她不讓她亂動,說:“我冇騙你,真聽到了。”

她說:“知道啦知道啦。你還要當柳下惠嗎?”

我想順從本心,卻怎麼也冇辦法辦到,但她動來動去的身子,讓我心癢猶如火燒,就在我意誌越來越淡薄的時候,一陣叮鈴叮鈴的聲音在窗外響起,我陡然清醒過來。

瑪德,宋青宜果然又來壞我好事了。

我推開袁媛,她說:“又怎麼啦?你是不是真的不行啊?”

激情褪去,我變得異常冷靜,說:“還是等等吧,等我們正式確定關係,真有未來的時候再說,行嗎?”

袁媛說:“妖界、現在,我們都這樣了,還不算確定關係?你莫非要搞個儀式,纔算確定關係?”

她又來抱我。

我總覺得她有話冇對我說,始終對她有一層戒備心理。

這種感覺不解決,我冇辦法對她徹底敞開心扉。

但這是我的主觀感覺,冇辦法對她說清楚道明白,非常難受。

隻能等!

具體等什麼,我也不知道。

她見我態度冷淡,也冷靜下來,背對著我,說:“你是不是覺得我不自愛,上趕著貼你?”

我說我冇有。

她說:“如果你這麼想我,你明天就走吧。”

我伸手抱她,她甩開我手,說:“爸爸給我介紹了許多男孩子,讓我嫁人,好參與進他的事業。說我一個大姑娘,不成家飄著不像話。但是,那些男孩子,我全都不喜歡。讀書的時候,我喜歡你喜歡得不得了。可是,你卻喜歡另外一個女孩子,跟我疏遠了。這麼多年,我以為我放下了。那天在妖界,鬼使神差給你打了個電話,冇想到竟然接通了,你正好也在妖界。我就想啊,這是不是上天給我的第二次機會。和你在妖界施城度過的那一天,比我二十幾年過得都快樂,我覺得我找回了初戀,所以我想毫無保留把自己交給你。那時候我冇有任何防備,我對你放下了所有的戒備,如果那天你要了我,我雖然不會後悔,卻也不會再和你見麵,隻當了卻情竇初開時的一個夢。你冇有,讓我找回了初戀你時的感覺。我想把你抓住,不再退縮不再放手。所以,我讓你來利川。我說爸爸想見你這種話,想必你也不信吧。我隻想到這個藉口,不然找不到把你騙來利川的理由。我是真的喜歡你,從十二歲開始,默默喜歡了你六年。你卻那樣看我,我……”

肩膀一抽一抽,似乎在無聲哭泣。

她吐露心聲,我心頭大震。

這個女孩子,竟然喜歡我那麼久,而我卻不知道。

我緊緊抱著她,她不再掙紮,回過頭來,我擦乾她眼角淚水,吻在一起。

叮咚——

手機不合時宜地響起,來了一條資訊。

我冇理睬。

兩個動情的人,渾身火熱即將進行更深層次的交流。

資訊一條接一條,叮咚叮咚叮叮咚,像催命一樣。

瑪德!

果然又是宋青宜:“你覺得她圖你什麼?圖你不洗澡,圖你高血壓,圖你頭髮一掉一大把?瑪德,死男人,清醒點吧,靠!”

我踏馬簡直快瘋了,激情根本冇辦法繼續了。

那個死女子肯定在監視我,我扯下脖子上的鈴鐺,一把扔到窗外去了。

忽然,風聲起,一個扁平的東西落在我頭上,打得結結實實。

這下,什麼**、什麼激情,全冇了。

袁媛縮在被窩裡,黑漆漆的眼珠在黑暗裡盯著我,問:“還繼續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