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五 利川篇 第07章 偷襲

詭秘筆記 卷五 利川篇 第07章 偷襲

作者:玉千琢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8 12:41:05

情況比我想象要嚴重得多,火車站不遠偏遠巷子裡,屍橫遍野,血流滿地,到處都是殘肢斷臂,仿如經曆一場慘烈的血腥屠殺。

時間緊迫,袁爸爸召喚出花藤綠樹通道,不到一分鐘,我們出現在慘案現場。官府早已拉起警戒線,封鎖了現場。

現場冇有留下活口,作案人手段殘忍,手法粗暴。我看見屍體被尖牙利齒撕咬或者大力撕扯成碎片,不像正常人類行得凶。

袁爸爸和手下眼神交流,袁媛說:“冇看見姑姑他們一家。”

袁爸爸打了個電話,說:“走,去南鶴小區。”

不知道他們查到了什麼蛛絲馬跡,去南鶴小區乾什麼,我反正跟著走就是了。

等會兒,南鶴小區不是杜俊居住的小區嗎?

怎麼跟那個小區扯上關係了?

我上午才離開,兜兜轉轉又回去了?

我給杜俊打了個電話,問他小區有冇有什麼異常?

他說小區樓下挺熱鬨的,來了不老少豪車。他們小區第一次有這麼多人,挺熱鬨。

事情不對勁,難道袁媛姑姑一家去了南鶴小區?

事實果真如我猜測,姑姑一家被物業公司救了,送到了南鶴小區。

物業公司的人是活死人呀,他們不是和神域不死不休嗎,怎麼會救神域的人?

我迷糊了。

物業負責人迎上來說:“袁域主,人在值班大廳,你們快進去吧。”

袁爸爸道了聲謝,快步進去。

袁媛姑姑一家是真的淒慘,渾身是傷,兒子餘缺更是少了條手臂。

物業人員已經為他們初步治療,餘缺昏睡不醒。

“大哥。”姑姑喊了一聲,袁爸爸按住她,說:“我都知道了。除了你們一家,還有冇有活口?”

姑姑搖頭,姑父說:“事發突然,對方至少有二十幾個好手,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能把袁芳和餘缺帶出來,已經是極限了。”

袁爸爸臉色陰沉的可怕,說:“你們跟我回海心島,好好養傷。這個仇我要他們血債血償。”

姑父問:“查到對方身份了嗎?”

袁爸爸點頭,回頭對手下使了個眼色,手下調來車輛,轉移傷員。

袁爸爸對物業負責人說:“多謝你們伸手搭救,這個情我袁定奎記住了。”

物業負責人說:“我們在人間生活,有義務維持一方平安。雖然理念不同,該伸手的時候我們不會袖手旁觀。可惜當時我們人手不夠,要不然能救出更多的人。”

袁爸爸說:“已經足夠了。”

正在這時,物業人員攙扶渾身是血的中年人進來,姑父驚呼:“餘偉,你也活下來了!”

中年人說:“神主,我被拖到野外差點咬死。要不是活死人界的幾位朋友施以援手,我就見不到你了。你和神後怎麼樣?餘缺公子他……他被扯掉了一條手臂?這個仇不屠他們一族過不去。”

姑父說:“你先養傷。在域主的地盤上,域主自有安排。”

我聽到了幾條有用的資訊。

拖、撕、咬,這些詞是用在野獸身上的。

襲擊他們的是野獸?

什麼樣的野獸能衝進城裡,全滅神通廣大的神域人?

我隻想到一種可能。

妖精。

我在妖界遇到的妖精都是很溫順很友好的,即使是言必多言少這種劍齒虎,也冇有亂殺亂咬的凶殘屬性。

人間承平已久,怎麼會有妖精為禍?

以前從冇聽說過!

物業負責人說:“袁域主,有用的上我們的地方,儘管開口。”

袁爸爸說:“多謝!如果有那些畜生的訊息,請穀先生及時通知我。血仇必須親手報,不然難消心頭之恨。”

我看他們相處蠻平和,這是怎麼回事?

車隊走到一半,一棵臉盆粗巨木從天而降,砸在山道上,攔住去路。

接著,兩側山坡嘩啦巨響,滾下千斤巨石,朝車隊砸來。

袁爸爸臉色鐵青,一腳踹開車門,提起袁媛一個大跳,就跳到五米開外,接著幾個閃現,出現巨石覆蓋範圍之外。

身手好的讓我咂舌。

我一個勁心裡安慰:砸不到我砸不到我。兩條短腿邁得像風車,瘋狂逃竄。

碎石飛屑,像子彈一樣從我耳邊呼嘯而過,卻真就冇有一個落到我身上。

我有驚無險跑到安全地帶。

神域那些人就冇那麼幸運了,除了幾個開啟花藤通道逃離的,大多身上帶了彩。

袁爸爸望著山上,陰沉罵道:“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還敢找上門來。”

黑漆漆的,我看不見山巔上麵的情形。夜色籠罩下,隻看見高大的影子站在山巔,密密麻麻猶如巨木。

山風吹來,帶來濃鬱的腥臭氣息。

妖精!

不用彆人解釋,我就猜到襲擊者的身份。

他們不是和平的種族,向來不參合神域與活死人界之間的紛爭嗎?

為什麼半路偷襲?

反倒是不死不休的活死人與神域,相處的還算平和。

今天的反轉有點多,讓我想不明白。

袁媛說:“小嚴,注意保護好自己。彆被這群畜生咬到了。”

我問:“是妖精吧?什麼種族?”

袁媛說:“是狼人!”

狼人?

我有點跳戲。

所以,這是狼人與吸血鬼的故事唄!

是威廉姆與德古拉不死不休的千年仇恨唄!

影視劇形象在我腦海根深蒂固,狼人恐怖的戰力與可怕的恢複能力,讓這場偷襲充滿了危險。

我說:“你彆往前衝哈,跟我身邊,我運氣超好的,能保護你。”

袁媛抿嘴一笑,旁邊的神域人哼了一聲,說:“靠運氣打什麼架,你躲後麵去吧。”

我說:“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信不信,分分鐘滾下來一個狼人,自己摔死信不信?”

那人切了一聲,說:“你以為你嘴巴開過光哦,還能言出法隨?”

話剛說完,就聽見一聲長聲幺幺的臥槽,接著傳來驚恐的狼嚎,巨大身影猶如滾石,從山上翻滾而下,在山石上摔了幾下,拋飛起來,朝人群中跌來。

神域人驚呼避讓。

高大狼人腦袋著地,像一個大西瓜,摔碎了,黃的、白色、紅色,灑了一地。

神域人不說話了,悄悄朝旁邊讓開幾步,離我遠遠地。

袁媛捂嘴偷笑,袁爸爸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喝道:“不留活口,給我殺。”

神域護衛不知道從哪兒摸出複合弩,人手一支,箭簇銳利,寒光閃閃,對準山巔。

山巔,狼人跳躍而下。

戰鬥打響了。

弩箭齊飛,衝在前麵的狼人中箭,慣性不停,像滾地皮球一般,朝人群衝來。

一輪齊射放完,後麪人立即上前頂上,再次釋放弩箭,前麵的人則退到後麵上弦裝箭。

如此交替輪換,形成三段式射擊。

竟將凶橫的狼人擋在五米開外。

狼人留下一地屍體,不得不放棄正麵硬攻,從兩側迂迴,攻擊側翼與後方。

神域人幾輪齊射,雖然威力不俗,終究敵人太多,更多的狼人衝了上來。弩箭有限,終於被狼人突破防線,衝進了人群。

白刃戰開始了。

這是我第一次現實中見到這種恐怖的殺戮戰鬥。

以前經曆的詭局雖然恐怖讓人害怕,與此刻戰鬥場麵終究不同。那是精神層麵的,這是生理與心裡雙重考驗。

原來,人外生物的戰鬥方式,除了設置各種關鍵物,佈置詭局,讓敵人陷入詭局幻陣,還有這種血肉揮灑、肢體亂飛的殘忍廝殺。

我兩腿發抖。

袁媛手裡拿著一把不知道從哪兒弄來的銀色短劍,躍躍欲試。

這是個好戰份子。

我拉住她手,把她帶到後麵。

她說:“你乾嘛?我要殺妖精。”

我說:“你殺什麼妖精,彆被他們咬了。還得打狂犬預苗。”

袁媛看著我,說:“你是不是怕了?”

我冇好氣說:“能不怕嗎?這是真刀真槍的戰鬥啊,又不是小孩子過家家打架鬥毆。”

躲過狼人丟過來的半截神域人屍體,熱血撒我一臉,我喉嚨一熱,差點吐出來。

袁媛看了我一眼,恨鐵不成鋼說:“那你就躲後麵吧。你爺爺把你保護的太好了。”

她掙開我手,提著短劍衝了上去。

一劍劈開小狼人半個腦袋,腦花灑她一身,她連眉頭都冇皺一下,衝向下一個目標。

這還是我認識的袁媛嗎?還是那個嬌滴滴、身上有麪包味的小個子女同學嗎?

我被她刺激到了,抽出煙桿,左手在煙桿上一抹,惡狠狠抽在正在撕咬神域人的狼人頭上。

嗷嗚一聲,那個狼人頭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起了個大包。

它拋棄被它撕開喉嚨的神域人屍體,朝我衝來。

老牛一樣的鼻息噴我臉上,我連連後退。

煙桿在它巨大的身體麵前還是太小了,我感覺他下一刻就衝到我麵前,會將我撕碎。

我退無可退,袁媛的眼神讓我很受傷,傷了我的自尊。

朝狼人腳下一指,說:“你踏馬噁心死了,連鞋都不穿,小心被刺穿。”

狼人忽然一聲痛呼,抱著腳丫子單腳跳,呼呼朝腳上吹氣。

我趁機一煙桿砸在它襠下。

狼人頓時麵容扭曲,夾臀縮腿,扭成內八字。

我正要給他臉上再來一煙桿,旁邊伸過來一把刀,在他脖子上輕輕一割。

下一刻,像殺豬一樣,血如箭一般噴射而出。

狼人捂住喉嚨,根本堵不住,血如噴泉,喉嚨裡發出赫赫的聲音,很快就倒地抽搐,死於非命。

那是真的死了,根本冇有西幻裡傷口癒合,重新爬起來的橋段。

由此可見,這不是西方的狼人。

補刀的神域人戲謔說道:“看,多簡單。出刀要快,下手要狠!”

話剛說完,背後狼人一巴掌把他腦袋拍進脖子裡去了。

我甚至聽見卡擦一聲,他脖子斷掉的聲音。

我麻了!真的麻了。

我感覺聲音都在發抖,大吼一聲:“所有狼人都踏馬給我去死。”

冥冥中,彷彿有種玄妙的東西向四麵八方擴散,甚至帶起一陣輕微的風聲。

然後,就聽見兵器砍進身體的聲音不絕於耳,此起彼伏。

所有的狼人都呆滯住了。

儘管隻持續兩秒鐘。

但這兩秒鐘,完全足夠神域人完成殺戮。

狼人,束手待宰!

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