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07章 三雙布鞋定陰陽

詭秘筆記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07章 三雙布鞋定陰陽

作者:玉千琢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8 12:41:05

這次我留了個心眼,選了顆很高的老樹做參照物,走幾步看一眼,的確是在遠離那顆老樹,心中鬆了口氣。隻要在往前走,冇有原地踏步或者轉圈,那就能走出去。

走了離那顆樹足足有上百米遠,忽然一愣,隻見前麵百多米的距離,也出現了一顆一模一樣的老樹,隨著我越走越遠,那棵樹也越來越近。

這是怎麼回事?我轉過身朝後看,後麵哪有什麼老樹,分明是剛纔一路走來,麵前的景物。

我前後左右仔細觀察,路還是那條路,隻是方向變了。也就是說,剛纔在我也冇發覺的情況下,轉了個身子,又沿著來路走了回去。

我找幾塊石頭做了個記號,然後朝著遠離老樹的方向走,每走幾步,就轉身看幾眼。然而等我走了一定路程之後,冇有任何征兆的,記號和老樹就出現在麵前,身後空蕩蕩的,又朝著老路走回去了。

這下我就不明白了。明明白白是在往前走,怎麼一瞬間就變成朝後走了呢。難不成走到一個零界點,這條小路忽然就顛倒過來了?以我二十幾年的人生閱曆,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做得到?

我繼續嘗試,用極小的步伐前進,邊走邊用石頭擺箭頭,指向前進的方向。果然,到了某個零界點後,小路冇有來由的調了個頭,變成往回走了。每次嘗試,零界點都是同一個位置。

也就是說,每次走到零界位置,就觸發了某種機關,導致道路調頭,或者我整個朝向調頭,然後就在這個一百多米的路段來來回回。

我自認為找到了問題的核心。

但是要怎麼解決呢?

我試著從草叢裡麵走,草叢下麵是齊膝深的泥漿,其臭無比,這個時候也顧不得了。然而等我從齊草叢中出來,看到眼前景物,頓時一臉懵逼,根本冇什麼卵用。

我知道陷入了某種玄妙的局中了,布這個局的人很厲害,我能想到的,佈局者自然也想得到,肯定不會這麼容易就讓我闖出去的。

我累的氣喘籲籲,坐在地上無計可施。過了一會兒,忽然想起爺爺說過的話,掐了下大腿,還能感覺到疼,證明並冇陷入幻覺。

於是折了根木棍當柺杖,朝著公路方向,閉上眼睛,學盲人走路。一百多米的路程,我閉著眼睛走了很久,估計有半個小時,期間被絆倒,被樹枝刷臉,被茅草割,都冇敢睜眼,生怕一睜眼又陷入鬼打牆的陷阱中。

感覺到差不多應該走完了,我睜開眼來,嘿,他媽了個錘子的,居然還在那棵老樹下麵。這下徹底無計可施了。心想難不成要在百把米的小路上,走過來走過去,折騰累死不成?

我希望有人能從這經過,看到轉圈的我,把我拉出去。但我知道,這純粹是癡心妄想,布這個局的人,不可能考慮不到這一點。

我拿出手機,看時間已經五點半,快要到下班時間。我猜林吉吉肯定已經等的不耐煩了。等不到,林吉吉不會一個人回電站的。

對啊,還有林吉吉啊,我怎麼把他給忘了。

我心中燃起希望,林吉吉是個有本事的人,從昨晚幾鞋底板把那個布頂天立地局的人打跑,就看得出來。把他喊過來,說不定能解決眼前的困境。

我撥打電話,響了很久卻無人接聽。我罵了一句,一到關鍵時候就不接電話,真他媽瓜娃子。

眼瞅著天色越來越晚,再遲疑下去,豈不是要在這荒山野嶺過夜?過夜並不可怕,要是天亮了還是走不出去,那就是困死的下場。我明明就坐在路當中,這會兒卻有與世隔絕的感覺。

就在天將擦黑,越來越煩躁的時候,我聽到一陣腳步聲,這會兒就算看到鬼也比無意義等到起強。

我站起身來,打開手機電筒,從頭走到尾,根本冇看到人。

我心頭開始有點發毛,難道真的遇到鬼了?都說人越嚇膽子越大,我也不例外。

這會兒麵前就算出現個鬼,我也隻會稍微害怕下表示敬意。然而並冇看到任何臟東西,我在小路上一寸寸尋找,過一會兒看到茅草叢動了一下,似乎有什麼東西從茅草叢裡走了出來。

我捏緊手裡的樹枝,提高了警惕,不管是啥子東西跳出來,先給他一樹枝子再說。憋了一肚子火,任誰在一條小路上轉來轉去轉一下午,都會火冒三丈的。

草叢動了下,並冇什麼東西出來。

過一會兒,聽到石頭聲響,我看見之前擺的石頭箭頭被什麼東西踢散了。

我壯著膽子跟上去。

接著前麵又有一對石頭散開,我知道前麵有東西,隻是看不到罷了。

也是病急亂投醫,反正走不出去,跟著那個隱形的東西走,也好過在這黑燈瞎火的等。過幾秒鐘,就有一堆石頭被弄散。

那個看不見的東西為啥子要一直踢亂石頭箭頭?是打亂標記,還是在提示,他所走的路徑?

我心裡更偏向於後者,因為一旦我停下來,不再跟上去的時候,前麵那個隱形的東西,就不再踢散石碓。一旦跟上去,接著就有石碓散開。我確信了自己的想法。

走到零界點的位置,零界點上的石碓並冇弄散,隱形的東西似乎在猶豫。

過了好一陣,一塊石頭從地上飛起來,然後落在地上,緊跟著更多的石頭飛出去。我看見那些石頭落下去的位置,圍繞著零界點上我擺的那堆石頭,圈成了一個形狀。

那是一個正三角形。

我感覺好像出現了幻覺,那個石頭擺成的正三角形,逆時針方向旋轉起來,等我擦亮眼睛看的時候,正三角形根本冇動。然後更多的石頭在零界點外麵,擺成箭頭形狀,一個接一個,朝著遠離公路的方向。

我心想,我就是在零界點上,調轉方向上了大當的,箭頭指的方向,不是原路返回麼?那不是麼子都冇改變?

更多的箭頭,指向後方。

我沿著箭頭所指,一路小跑纔跟得上速度。跑過百多米的時候,以為跟之前一樣,會出現調轉,哪知道一步踏出,頓時眼前一陣墨汁般的黑暗。

夜風呼呼吹刮,天上星子稀疏明亮。感受到透體刺骨的冷風,我知道已經從那個局中走了出來。

在那個局中,感覺不到風的流動,天上的星子好像有某種韻律,無論從哪個方向看,都是一模一樣的,使得我藉助星星定位的法子,根本無法奏效。

此時的天空,北鬥星高懸天北,其他的星子,也是稀稀落落,東南西北分的清清楚楚。

我扯起嗓子喊了一聲,旁邊一個人說:“大半夜喊魂呢,真是哈唄兒(傻子)。”

我這纔看到三米遠的地方,有個黑糊糊的影子,佝僂著身子,看得出來,正是彭老頭。

我問:“老人家,是您家把我救出來滴?”

彭老頭嘿嘿冷笑兩聲,說:“一個顛倒乾坤的局也能把你困到起,還好意思買布鞋。”

我說:“我買布鞋真的是為了穿滴。您家說這個是顛倒乾坤局?那是麼子東西?”

彭老頭說:“你姓張還是姓袁?”

我畢恭畢敬地說:“我姓張,叫張小嚴。”

彭老頭又問:“是巴東張家還是哪個張?”

我說:“巴東張家。”

彭老頭說:“張安能是你啥子人?”

我說:“是我爺爺。”

彭老頭哼了一聲,說:“我就說嘛。喊你是哈唄兒,哈真冇喊錯。你一個麼來頭(冇根據)的人,也敢買啥子孩子,還敢走夜路。”

我愕然不懂,問:“啥子麼來頭的人?”

彭老頭閉嘴不語了。從老樹邊上撿起來三雙布鞋子,拍了拍鞋底板上的土,說:“到我屋去,等天亮再回去。”

我說:“我同事還等著我呢,我喊他來接我。”

彭老頭說:“那你打電話,喊他一起來,晚上莫走夜路的好。”

我不懂他的話,給林吉吉打了個電話,林吉吉在電話裡麵吼:“你龜兒死哪兒去了,老子給你打了百十個電話,都不在服務區,你要上天不是?”

我說:“一言難儘,我在——”

我不曉得這裡的地名,彭老頭說:“你告訴那個哈唄兒,這裡喊作郭連溝,喊他過來。”

我告訴林吉吉,林吉吉罵罵咧咧:“你龜兒真是背時三(走黴運的傢夥),走哪兒哪兒倒黴。老子真揹你媽`批時,跟到你上麼子大壩。”

我聽到他在那邊和人商量,司機很不情願,不過最後還是答應過來。

彭老頭說:“我講莫走夜路的好,今兒黑噠(今晚)就在我屋頭將就哈。當然,你執意要走夜路,晚上睡墳包,莫怪我冇提醒。”

我說:“不睡您家屋頭,就睡墳包?”

彭老頭說:“不信試一哈嘛。”

我和彭老頭在公路邊上等林吉吉,把彭老頭的意思跟他說了,出乎意料的是,林吉吉冇任何遲疑,就答應在彭老頭屋頭歇一晚。

我喊司機去大壩歇一晚上,天亮了來接他們。司機嘀嘀咕咕,很不樂意,不過還是調頭回去了。

我把前因後果跟林吉吉講了,林吉吉倒吸一口,說:“顛倒陰陽局,三雙布鞋頂陰陽?彭老頭是個高人啊。”

我問:“怎麼講?”

林吉吉說:“彭老頭是個鞋匠。”

我翻了個白眼,心想:“納布鞋的不是鞋匠,難道是木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