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五 利川篇 第04章 撲朔迷離【求收藏求推薦】

4、撲朔迷離

這真是想不到啊。

難怪宋青宜和邢天富他們攪合在一起。

我進一步想,林吉吉是不是也是活死人?

我身邊究竟還有冇有活人?

袁玲和宋青宜打得不可開交,提著鈴鐺往對方頭上招呼,叮鈴鈴的聲音像魔音灌耳,形如噪聲攻擊。

袁傳樹要和我拳拳到肉對毆,那我能讓他得逞嗎?

按照爺爺教的手法,提起煙桿和他周旋。

加持了的煙桿雖然還是那根菸杆,打在身上就有不同了,似乎格外的疼。

袁傳樹捱了幾下,揉著胳膊怒吼:“有本事莫拿武器,我們好好打一架。”

我翻了個白眼,當我白癡哦。

你那麼大堆頭,不用武器,我能打過你纔怪。

爺爺的煙桿對神域的人也起作用,讓我喜出望外,我以為這玩意兒僅僅對臟東西有用呢。

袁傳樹的攻擊大部分被我躲過去了,不痛不癢的攻擊根本對我構不成威脅。

這種打架的方式讓我很舒坦,小時候我就以靈活出名。扔石頭都比彆人準。

袁傳樹跳出去,很憋屈講:“要不是你@#¥%%…………”

我隻聽到前半段,後麵就變成了亂碼。

又是禁言!

到底是誰設置了這麼大規模的禁言,人人都不能說出關鍵詞?

我很惱火,被所有人瞞著的感覺很難受。

“不打了,瑪德。”

宋青宜和袁玲也冇什麼實質性進展,雙方誰也奈何不了誰。

頭上都起了好幾個大包,小鈴鐺也有大威力。

林吉吉說:“袁家兄妹,把靈堂撤了吧。今天你們送不走。”

袁傳樹說:“有本事你們就把送葬隊攔下來。”

林吉吉說:“彆以為我們就來了這幾個人,這個地方既然是活死人界佈置的,安保力量不可能就這麼點。你們受命來搗亂,不是讓你們來剷除這個地方的。就你們兩個小輩,玩不轉這麼大型的任務,見好就收吧。”

袁玲哼了一聲,說:“你以為我們就來了這幾個?”

宋青宜說:“利川是你們大本營,來多少人都不稀奇。但是你們也不希望兩方現在就爆發戰爭吧。”

袁玲說:“戰爭爆不爆發不管,任務我們是一定要完成的。”

林吉吉嗬了一聲,黑暗飄飄渺渺的聲音傳來:“傳樹、小玲,東西已經拿到手了,撤了。”

老邢暴怒的聲音傳來:“姓阮的,把東西留下,你們退走,不然我和你冇完。”

阮老七說:“你一具屍體還能翻了天了?東西我拿走了,想要,讓張安能來蘇馬蕩找我拿。”

袁傳樹一跺腳,靈堂像龍吸水一般,瞬間退卻,將物業大廳本來麵目還了回來。

兩名物業值班人員躺在地上,不知生死。

杜俊一臉懵逼:“剛纔發生了什麼?”

他果然被排除在詭局之外。

這樣也好,少許多解釋。

腳步聲響,老邢走進大廳。

林吉吉在物業人員身上踢了兩腳,他倆喉嚨裡發出呃啊的聲音,甦醒過來。

四週一掃,爬起來什麼也冇說,回到崗位,繼續開展工作。

林吉吉問:“邢師,真被拿走了嗎?”

老邢擺擺手,說:“回去說。這裡的安保力量要加強了,老林你去給物業公司打個電話,讓他們多派幾個人來。”

林吉吉匆匆出門打電話去了,冇過多久,來了幾輛商務車,七八個全副武裝的安保人員入住,補強了這裡的安保力量。

杜俊抓著物業公司負責人,找他要說法。

負責人說:“咱們入住率那麼高的小區,你說全部停放著骨灰?你眼花了,還是在發夢天?”

杜俊說:“不信我們一起去看。”

他朝我招手:“張哥也是親眼目睹的。”

負責人眼睛一眯:“親眼目睹,你們破門了?私闖民宅,我可以報警抓你們。”

我看這架勢不對勁,趕緊把前因後果解釋一遍,負責人說:“也就是說你們隻看見2棟302屋裡有骨灰,其他都是猜的?”

杜俊一根筋,還在狡辯,我一拉他,他還冇懂我意思。

負責人說:“你們等會兒,我先報個警。”

杜俊說:“你報警乾啥,咱們一起去看一眼不就一清二楚了?”

負責人說:“你們有冇有私闖民宅,警察來了一查就清楚了。”

他當真報了警,警察很快來了。

連續檢視幾個房間,都冇有我看到的那些墓地佈置,我知道壞了。

搞不好我又中局了。

暗中招出黃銅馬燈,仍舊冇什麼變化,我陷入深深的懷疑。

難道我敲開房門,進入房間,看到屋內佈置如墓地,這整個過程,都是我中詭局後出現的幻覺?

而我一點印象也冇有。

警察冇有查出我們私闖民宅的證據,下了結論:我和杜俊出現幻覺了。

至於蘇錦他們家,的確是放了骨灰在屋裡,不過下午就全部搬走,事情解決了。

虛虛實實,真真假假,我已經冇辦法分清什麼是幻境,什麼是現實了。

我心想,搞不好從李友敦出事那天開始,後麵所經曆的一切,都是我的幻覺。

那我現在在哪兒?我又在乾什麼?

我把老邢拉到一邊,問他:“邢師,你老實告訴我,我是不是早就死了?我現在是不是和你一樣,也是活死人狀態?”

老邢皺眉說:“你聽誰說的?就你這樣,能是活死人?要不要去醫院檢查檢查,是死是活要相信科學。”

相信科學這句話,從老邢嘴裡說出來非常冇有說服力。

他本身就是最大的不遵守科學。

他這麼說我還是相信的,因為他和我爺爺明顯很熟,爺爺不會騙我,我相信他也不會。

我會去醫院檢查的。

宋青宜說:“小嚴,你到利川來乾什麼呀?是不是見女同學?”

我說:“你知道還問。”

她說:“小心被女生騙了,越是漂亮的女生越容易騙人。”

我問她:“那你騙我冇有?之前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她神秘一笑:“你猜!”

我猜你大爺。

我以為我解開了一部分謎題,哪知道陷入更大的謎團之中。

我到底是死是活?

杜俊的小區到底是不是墓地?

活死人守著這個小區到底要乾什麼?

阮老七從這裡拿走了什麼?

各種各樣的謎團,讓事情越來越撲朔迷離。

還有林吉吉說的戰爭?

是誰與誰之間的戰爭,活死人與神域嗎?

我和杜俊在大排檔吃燒烤喝酒,他到現在都冇有緩過來。

我建議他:“要不,你換個地方住吧。”

他很乾脆說:“冇錢。”

一分錢難倒英雄漢。

“那你找個工作,總比當自由職業者強得多。”

“冇人要,找了不下一百個工作,昨天還在網上填求職申請,和往常一樣,石沉大海,一點訊息也冇有。”

我勸他:“不要放棄,黴運是暫時的,總有時來運轉的一天。”

我倆像多年的老友,同樣倒黴的經曆讓我們有說不完的話,很快就喝醉了。

我盯著路邊懶洋洋的黑貓發呆,這麼重一個漢子,怎麼弄得回去。

幸好有個物業人員經過,我叫住他,和他一起努力才把杜俊抬回去。我也昏昏沉沉,不知道怎麼睡死過去的。

第二天一早,我頭疼欲裂醒來,伸手摸到一個人,嚇了我一跳。

轉頭一看,這踏馬不是杜俊嗎?

怎麼跟他睡一床了?

瑪德,晦氣!

我趕緊回到客房,躺下冇過多久,就聽到杜俊興奮的聲音喊:“張哥,張哥,我踏馬走運了啊。麵試電話來了,喊我馬上過去麵試,我不管你了哈。你自己招呼自己,我走了。”

他興奮地哼著歌離開了,我替他高興。

昨晚纔開導他,今天就轉運了,我這嘴也開了光吧?

不止他運氣好,我也時來運轉,冇過多久接到袁媛電話:“你到利川冇有?來蘇馬蕩,我在碼頭接你。”

袁媛在蘇馬蕩?

我在城裡轉來轉去,能找到她纔怪。

等等,蘇馬蕩?

阮老七說讓爺爺去蘇馬蕩找他拿東西,袁媛他們家也在蘇馬蕩,會不會有什麼關聯?

但來都來了,我冇有退縮的道理。

就算袁媛和神域有瓜葛,我也要走一趟,有很多事情我要當麵向她問清楚。

蘇馬蕩是個大湖。

其實說是大湖也不確切,這就相當於是個巨大的內海。

據載我去的出租車司機說,一到五月份,蘇馬蕩周邊山上的杜鵑花盛開,形成花的海洋,倒映在海子裡,與藍天白雲相融合,分不清哪裡是天哪裡是海。

那時候風景如畫,遊人如織,真是猶如人間仙境。

看得出來司機對利川蘇馬蕩是非常自豪的。

我問他知道袁家嗎?

他告訴我,袁家是蘇馬蕩最大的家族,周邊一大半旅遊開發是他們家做的。蘇馬蕩有今日成就,和他們家分不開。

難怪一畢業袁媛就銷聲匿跡,原來是家族產業。

遠遠看到一片大海橫亙天際,倒影藍天白雲,如天幕倒懸。

山上的枯枝與火紅的楓葉,將海子映得一片火紅。

繞海而行,一座小鎮在我眼前徐徐展開。

這就是蘇馬蕩了。

司機忽然急打方向,我一下子撞在車門上,腦瓜子嗡嗡的。

司機怒罵:“開那麼快,急著投胎嗎?”

一輛跑車呼嘯而去,留下帥氣的汽車尾燈。

我恨恨道:“瑪德,開那麼快,一會兒竄水裡去。”

我看到了袁媛,她在海邊碼頭上,牛仔褲配小短裙,上身一件淡黃色小棉衣,頭上戴個白色毛線帽子,像冬天裡的精靈。

她朝我招手,小跑過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