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五 利川篇 第02章 房間裡的骨灰盒【求收藏】

對麵屋怎麼會有線香的味道呢?

我看見房門外不知道什麼時候放了個升鬥(一種量具,一升穀子的升,我們那叫升鬥),裝了一升米,上麵插著幾根點燃的線香,味道就是從那裡傳來的。

我和杜俊臉都黑了。

這玩意兒點在這裡,很不吉利啊。

杜俊就住在這裡,更加生氣。

哐哐哐砸門,我替他捏了把冷汗。

對麵住的可是一個凶神惡煞的光頭,一看就不好說話的。

大半夜砸人家門,不打架纔怪。

真打起來,我們兩個加起來都乾不過人家,見勢不對先報警吧。

我做好準備,連110都撥好了。

然而無論杜俊怎麼砸門,光頭始終不開,連聲音都不發出絲毫。

我納了悶了,啥情況?光頭你怕了?

我陡然想起,所謂的光頭,是我中的那個局裡麵出現的形象。

難道並冇有這麼個人?是局陣造出來的這麼個角色?

越想越可能。

這麼說對麵可能根本冇住人,裡麵有發動局陣的關鍵物。我無意中做了什麼,觸發了局陣,從而導致那個屋裡出來個光頭形象的角色。

冇人應答,杜俊罵罵咧咧,一腳把升鬥和線香踢翻,撒得到處都是。

我想阻止,慢了半拍,心裡咯噔一下,彆又觸發詭局,被拉入幻境啊。

然而這次冇有觸發局陣,什麼也冇發生。

那不是觸發局陣的關鍵物,就是普通的燒香。

誰會大半夜在人家門口燒香呢?

犯忌諱好不好。

杜俊嘴裡罵罵咧咧,拉著我走進電梯,下到三樓,哭聲就是從這裡傳來的。

我暗道,不會重演一遍詭局裡的情節吧。

好在樓道轉角處冇有瘋姑娘唱跳rap,倒有個老太太蹲在瘋姑娘房間門口哭泣。

我們的腳步聲驚擾了老太太,她摸了一把臉上的眼淚鼻涕,朝我們這邊望來。

那雙眼睛渾濁無光,她看著我們,摸索著站起來,又摸索到房門把手上,想要拉門,但那扇門已經關閉,怎麼拉得開。

我知道老太太把我們當壞人了。

大半夜蹲在門外麵哭,也是個可憐的老人。

瘋姑娘竟然忍心把老人關在門外,心好狠。

杜俊問:“老人家,你冇帶鑰匙嗎?進不去了嗎?”

老太太說:“我有鑰匙的,你們是誰,也是來探親人的嗎?”

杜俊說:“不是,我就住這棟樓裡麵。”

老太太明顯愣了下,彷彿遇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從懷裡掏出鑰匙,焦急地開鎖,幾次都冇插進鑰匙孔,手抖得厲害。

杜俊看不下去,說:“我來幫你開吧。你家裡人呢?”

老太太說:“不用,我自己來。你們不要管我老婆子。”

杜俊說:“我幫你吧,你眼睛是不是不好?”

他從老太太手裡拿鑰匙,老太太反應非常大,用力一甩,打得杜俊啊一聲撞在牆上。

杜俊很惱火,做點好事怎麼那麼難。

我在旁邊看得無語,大半夜的,一個瞎眼的老太太不警惕纔怪。

老太太稀稀索索折騰半天,終於打開了房門,就是這麼一瞬間,我看清了房間裡的佈景。

那是一個佈置的很溫馨的小套間。

粉粉嫩嫩,一看就是女孩子的居所。

但是,卻冇有半點生活的氣息。

倒有點像新開樓盤的樣板間,佈置得很好,打掃得很乾淨,就是不像人居住的地方。

老太太迅速關門,我一把拽住把手,說:“老人家,彆忙著關門,你後麵有臟東西。”

老太太尖叫:“放手,你們到底是誰?想乾什麼?”

我說:“你彆著急,我們不是壞人。我們真是這棟樓的住戶。”

我這麼說,老太太更驚恐了,竟然長聲尖叫起來,那聲音像殺豬,在寂靜的夜空傳出去老遠。

我生怕引來其他住戶,那樣說啥都說不清了。但我真看見了,房間裡有一條淡淡影子,站在電視旁邊,似笑非笑看著我們。

冇有拍低火焰的情況下,我都能看見那個影子,由此可見那個臟東西多麼厲害。

它是故意讓我們看見的。

如果不加乾預,老太太必定會遭遇不測。

我聽林吉吉講過,隻有凶猛的鬼魂,纔會在人火焰高的情況下仍舊看得見。

那種臟東西,是非常危險的。

這隻凶鬼,盯上了老太太。

瘋姑娘呢?

那個人影忽然朝我笑了一下,青鬱鬱的臉上,非常詭異。

然後,它飄蕩著進了臥室。

我顧不上老太太會不會疑心,撐開房門,擠了進去。

“老人家,我們真不是壞人,你不信就打電話報警吧。”

在黃銅馬燈與煙桿的加持下,我幾步跑進臥室,卻哪有什麼鬼魂的影子。

倒是臥室裡的佈置,讓我嚇了一跳。

和客廳一樣,臥室也是一絲不苟,佈置的整整齊齊。

彷彿展廳,根本不像有人住過。

純白色的大床正中間,放著一個黑色的木匣子。

匣子正中間貼著一張黑白色照片。

照片上,一個姑娘麵朝正前方,笑得可甜可甜。

一瞬間,我頭皮發麻。

這玩意兒再冇見過的人也不會陌生,那分明是一個骨灰盒。

佈置這麼精緻的房間裡,竟然放著一隻骨灰盒。

這……

這真的是讓人萬萬想不到。

而且,骨灰盒上麵那張黑白照片,不正是那個瘋姑娘嘛!

我在詭局中見到的瘋姑娘,和照片上一模一樣。

她竟然早就已經死了。

我脊背發涼。

老太太尖叫:“滾出去,你們滾出去。”

她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找了根柺棍,像瘋狗一樣揮舞,驅趕我們。

我和杜俊退到客廳,明亮的燈光驅散不了我們身上的陰寒,我從杜俊臉上看到了害怕與恐懼。

我問:“老人家,這是怎麼回事?”

老太太:“你們給我滾出去,滾出去,滾出去啊啊啊啊……”

我們怎麼能走。

這棟樓裡,竟然有一套房子,放著死人的骨灰。

這誰受得了?

杜俊就在上麵十八樓住著,他怎麼能走!

老太太驅趕不走我們,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天搶地嚎啕大哭。

杜俊說:“你彆哭了,我已經給物業打電話了,他們馬上過來。這事兒不解決冇完。”

聽到物業要來,老太太反而不哭了。

她問:“你們真住這棟樓?”

杜俊冇好氣說:“那還有假?就住在十八樓。”

我問:“房間裡的,是你女兒嗎?”

老太太點頭:“既然你們已經看到了,我也不瞞你們了。就是我女兒,這套房子是她生前最喜歡的,住了八年。”

我問:“發生了什麼呢?生病了嗎?”

老太太咬牙切齒:“都是那個短命的小畜生……”

隨著老太太的講述,一個為情所困的大學女生慢慢走上末路的故事,在我們麵前徐徐展開。

蘇錦本來有個美好的前程。

有愛她的父母、交好的朋友、不錯的學校。

大學三年,能拿的獎學金全拿到了,能參加的社團全參加了,並且每個社團都做出了不錯的成績。

這簡直是德智體美勞全方位發展的三好學生。

這樣的學生是老師的寵兒,學校的驕傲,父母的寶貝。

進入社會,必定也不會差。

事實也正是如此,大三下學期,一家不錯的公司向她伸出橄欖枝,隻要最後一年仍舊保持這個平穩的勢頭,等她畢業,就可以進入大型企業上班,年薪豐厚。

那段時間,是他們蘇家最高光的時刻。

冇了後顧之憂的蘇錦,一方麵努力拿最後這一年的績點與成績,另一方麵享受最後的校園時光。

無所事事的女生,冇了就業壓力的少女,精神很放鬆。

一個男生就在這個時候闖入了她的生命。

乖乖女蘇錦大學三年忙於學習與提升,愛情與她絕緣。大學隻剩最後一年,她更冇有這方麵的想法。

然而,那個陽光帥氣的男生,通曉的手段堪稱恐怖,各種各樣戀愛招數層出不窮,一個未經世事的小女生怎麼抵擋得了熾熱愛情的瘋狂衝擊。

終於,蘇錦淪陷了。

墜入了那個男生的愛河。

然而,她卻不曉得,那個男生根本不是良善之輩。

大學三年,前後換了十幾個女朋友,欠了一屁股感情債。

他享受女生在他瘋狂追求下慢慢淪陷,一點點向他敞開心扉的那個過程,到手後反而索然無味,很快就抽身而退。

同學提醒過蘇錦,已經墜入愛河的蘇錦根本不信。或許不是不信,而是對自己盲目自信,認為自己的愛可以拴住這個男生。

誰都覺得自己是例外。

然而世上哪有那麼多例外!

他們的熱戀隻持續了兩個月,男生就激情冷卻,抽身退去。

蘇錦這樣的女生要麼不愛,一旦愛上,那種熱情猶如火山爆發,能把人燒成灰。

男生哪受得了這個,冷淡、疏遠、逃離、直到拉黑。

一腔熱戀餵了狗,蘇錦根本受不了這個打擊。

渾渾噩噩過了半年,拚命想挽回那個男生,卻連找都找不到他。

終於有一天,她撞見那個男生正在追求另外一個女生,同樣的手法、同樣的甜言蜜語、同樣的禮物,隻是追求的對象換了人。

蘇錦頓時心如死灰,過不了心裡那道坎,留下一封訣彆書,從大峽穀玻璃棧道一躍而下,將生命永遠定格在二十二歲。

我暗罵蘇錦愚蠢,這樣的男生值得她輕生?

她是被人情感PUA了啊。

蘇錦父母得知女兒死訊,一夜蒼老。

母親更是日夜以淚洗麵,哭瞎了眼睛。

他們不願將女兒骨灰埋入地底,怕女兒在地下一個人怕黑。

於是買下女兒生前租住的最喜歡的房子,佈置成她最喜歡的樣子,讓她永遠住下去。

杜俊咬牙切齒:“這種男人不配為人,就不該活在世上,死一個少一個纔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