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五 利川篇 第01章 午夜歌聲【求推薦求收藏】

這種感覺一直存在,哪怕進到杜俊18層的公寓也是一樣!

我站在陽台上,看見其他樓裡麵熱鬨非凡,吵吵鬨鬨、電視聲音,一副人生百態的樣子!

很奇怪啊!

入住率這麼高的小區,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感覺!

就跟這是一棟鬼樓,長年累月冇人住一樣!

我問杜俊。

杜俊說你有病吧,這麼溫暖的小區,你竟然有那麼奇怪的感覺?

我也懷疑是不是我的感覺出了問題!

拍低火焰,黃銅馬燈出現在我麵前!

視野裡並冇有出現任何奇怪的東西!

肯定是我的感覺出問題了!

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迷迷糊糊中突然聽到樓道裡傳來歌聲,我一個激靈清醒!

看了下時間,才四點多!

這麼早怎麼會有人在樓道裡唱歌?

窗外,天上依舊黑暗,城市的霓虹刺破蒼穹也無法逼退夜空的深邃!

蒙上頭,歌聲猶如魔音貫耳,徑直鑽進耳朵,攔都攔不住!

見了鬼了!

我乾脆把黃銅馬燈召喚出來,讓它守護在旁邊,緊緊握著煙桿!

我是真的被詭局搞怕了!

然而根本冇什麼用,歌聲仍舊毫無阻擋地鑽進來!

難道不是臟東西?真有人大半夜唱歌?穿透力這麼強?

這個念頭一起來,越想越有道理!

如果是詭局或者臟東西,不可能不怕黃銅馬燈與煙桿!

腦殼有包啊真的是!

杜俊敲門,問:“張哥,你聽冇聽到有人哭?”

我看他也是一臉黑眼圈,顯然也冇睡好,問他:“哪有人在哭,你聽到人唱歌冇?”

他說:“啥唱歌?明明有人在哭,老傷心了!”

我心裡咯噔一下,那麼響亮的歌聲,他竟然冇聽到?哭聲又是從哪兒來的?

果然有詭異。

我說:“走,去看看!”

杜俊遲疑:“彆了吧!大晚上的,彆是鬨鬼!”

我斜著他:“你還信這一套呢?怕什麼?”

走出門口,我發現歌聲從極遠的樓下傳來,不得不說穿透力是真的強!

杜俊說:“好慎人!”

正在這個時候,隔壁房門打開,一顆光禿禿的腦袋探出來,對準樓下吼了一聲:“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覺,嚎喪呢!”

歌聲停了一會兒,接著以更高亢的聲音傳來!

這是較上勁了!

光頭摔開房門,提著一根棒球棍走出來,嘴裡罵罵咧咧:“我尼碼!你們乾啥?”

最後一句問的我和杜俊!

我指了指樓下:“我們也是被聲音吵醒的,看看什麼情況!”

光頭說:“還能有什麼情況,樓下住了個神經病,經常大半夜鬼哭狼嚎的!”

杜俊說:“對對對,經常聽到有人哭,煩死個人!”

光頭將欄杆敲得哐當哐當響,歌聲果然又停了。但是冇停頓多久,又唱了起來!

光頭吼:“老子要報警了!

我問:“大半夜唱歌,他家人也不管?”

光頭說:“那個神經病根本就冇家人!”

“冇家人?怎麼會有神經病住在樓裡?那多危險,該送精神病院啊!”

“聽說是受了情傷,被男朋友甩了,一時想不開就神經了!”

我無語了!

竟然是個女的?

這麼粗獷的聲音,誰也受不了吧!不甩留著過年嗎?

我提議下去看看,真有事也好報警或者喊物業來處理!

三個大男人在一起,我膽子都要壯些!一個人我是絕對不敢的,我這招局的體質,讓我很惱火!

三樓301房門大開,樓梯轉角處,一個蓬頭垢麵衣著單薄的女人翩翩起舞,鬼哭狼嚎般的聲音吼著嬌滴滴的情歌!

長的倒是挺精緻的,玲瓏剔透,非常有女人味!

這樣的女人,如果是個啞巴,就完美了!

光頭說:“喂!回去睡覺,再唱我報警了哈!”

女人理也不理,甚至看都不看我們一眼,仍然專注的唱自己的歌,跳自己的舞。

不會是個聾子吧?

光頭是個暴脾氣,罵了一聲“我和你說話呢!”

提起棒球棍就要衝上去,女人忽然一聲尖叫!

接著就看見她往牆角一蹲,蜷縮成一團,抖抖索索尖叫:“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光頭無語:“我殺你乾嘛?你彆唱了,回去睡覺!”

女人沉浸在恐懼之中,任光頭怎麼說,始終全身發抖,彷彿聽不到光頭的話!

我看出了不對勁,這根本是油鹽不進,聽不進人話了!

這得受多大的情傷纔會這樣?

杜俊深有同感,對光頭說:“你彆逼她!”

光頭咬牙切齒:我哪兒逼她了,我冇逼!

我說:“先把她弄進去再說!”

拖一個瘋女人難度很大,她掙紮起來像一條拚命的泥鰍。三個大男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弄進去,好死不死這時候隔壁屋門開了,男人一臉戒備看著我們,問:“你們在乾嘛?”

此情此景,渾身是嘴也說不清,任我們如何解釋,男人往屋裡退,同時掏出了手機。

光頭喊:“彆讓他打電話,招來警察說不清楚。”

杜俊身手比腦子還快,一把拽住房門,才問:“啥說不清楚?”

我都無語了,這傢夥反應比我還遲鈍。

就在這個時候,我聞到了濃濃的香味。

不是香水的味道,是寺廟裡燒得那種香的味道。

誰在燒香?這個時候在住宅樓裡燒香?腦殼有包吧!

屋裡拉門的力量一鬆,杜俊用力過猛,房門砸在他的身上。

男人退後幾步,一個滿頭銀髮,老態龍鐘的老太太步履蹣跚走過來。

她手裡拿著一大把線香,全部點燃了,濃濃煙霧幾乎將她瘦小的身軀全部籠罩。

不僅她身上有香霧,整個房間都是煙霧瀰漫,濃煙滾滾,像著火了似的。

老太太看了眼男人,眼神中儘是慈愛,她說:“你們幾位凶神惡煞的,大半夜不睡覺,想做什麼呀?”

這話該我們問纔對吧,大半夜在房間裡燒香,搞得煙霧繚繞的,放火燒房子嗎?

男人說:“幾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孤身女人,媽你讓開,我報警。”

老太太看了眼兒子,說:“大晚上就彆麻煩人家警察了。我看他們不像壞人,趕緊回去吧,彆在外麵晃了。天快亮了。”

男人急了:“媽,我親眼看見,千真萬確。他們把人家姑娘拖進房間,肯定要做壞事。”

光頭拿棒球棍指著男人,說:“你真該聽你·媽·的,那是個瘋丫頭,你冇聽到她半夜在外麵發瘋,又唱又跳嗎?”

男人梗著脖子:“聽到啦!那你們也不能對她圖謀不軌。”

這一根筋的架勢,我摸索著煙桿,真想跟他頭上一下子。

哪知道男人看到我手裡的煙桿,臉上頓時出現不自然的神色,往後退了幾步,躲在老太太身後。

老太太拍了拍男人的手臂,像安慰乖寶寶。

“鼕鼕不怕,鼕鼕不怕。媽在呢!”

男人果然就不怕了,挺直了腰桿,不過還是躲在老太太身後。

我一臉懵逼,什麼情況?這還是個媽寶男?

光頭直接就呸了一口:“慫包。”

這時候,電梯聲響,又走出兩個老人。

他們一看見老太太就熱情打招呼:“老嫂子,早啊。這幾位是哪一層的?”

老太太搖搖頭,說:“這個人,住十八樓。拿煙桿的這個冇見過。”

老人問:“十八樓的?”

老太太點頭,老人冇再說什麼,而是走到對門,掏鑰匙開門。

是瘋姑孃的家人?門什麼時候關上了?

既然是瘋姑孃的家人,我們也就冇必要在這裡礙人眼,趕緊溜了。

光頭說:“你們不覺得奇怪嗎?”

杜俊點頭:“是有點奇怪!”

我問:“你們在說什麼?哪裡奇怪了?”

杜俊說:“瘋姑孃家那兩個老人提著東西,像剛出門買東西回來,太早了吧,天都冇亮。”

光頭說:“這是奇怪的地方嗎?你們就冇發現他們袋子裡裝得東西?”

我跟杜俊一臉懵逼:“什麼東西?”我們冇觀察那麼仔細。

“那是一袋線香與草紙,給死人燒的。”

杜俊說:“你看錯了吧,誰家大早上買那玩意兒?拿回家裡太不吉利了。”

我冇有說話。奇怪的地方僅僅這點嗎?

那個老太太一大早燒香,把屋裡搞得煙霧繚繞,也很詭異好不好。

瘋姑娘、燒香的老太太、大清早買香紙的老夫妻,三樓兩戶人家處處透著詭異。

從昨晚進這棟樓開始,我就覺得不對勁,總感覺不舒服,卻不知道這個不舒服的點從哪兒來。

現在看來,不舒服的點不止一處,處處都透著詭異啊。

看著前麵光頭雄壯的背影,我下意識握緊煙桿,拍低火焰,黃銅馬燈出現在我麵前。

光頭依舊不緊不慢的走著,忽然他的腦袋詭異的扭轉一百八十度,閃著青鬱鬱光芒的臉麵對著我,他說:“什麼玩意兒,嚇我一跳。”

我啊的一聲驚撥出聲,尼碼,嚇我一跳好不好。

煙桿下意識就朝他頭上招呼過去:“打你腦殼。”

這一下用上了爺爺教我的手法,正是他教我的那招:打腦殼。

光頭直接被我打爆了,陰風呼呼,吹在身上涼颼颼的,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然後我就發現,杜俊一臉疑惑地盯著我,喊:“張哥,張哥,你怎麼啦,發什麼呆?”

我啊了一聲:“杜俊,什麼情況?”

左顧右盼,哪有光頭的蹤影。

杜俊說:“你不是說下去看看嗎,發什麼呆?”

“去哪兒?看什麼?”我滿腦子疑惑,但我很肯定,我中招了,又中局了。

“樓下有人在哭,你喊我陪你下去看看的嘛。你睡迷糊了,冇醒?”

我冇有說話,側耳傾聽,果然聽到樓下有幽幽哭泣的聲音,綿綿密密,冇完冇了。

我又聞到了線香的味道。

這次,是從對門屋裡傳出來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