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四 新生殭屍篇 第08章 去而複返【求收藏求推薦】

我悵然若失。

心心念念想見到爺爺,希望再見他能解開全部的疑惑。

然而見到了,什麼疑惑也冇有解開,反而留下更多的疑惑。

老邢說:“事情解決了,我們也走了。老林、宋青宜,你們是跟我一起走還是和張小嚴一起。”

我問:“你們回哪兒?去活死人界嗎?”

老邢說:“當然是回家。”

我愕然。

你雖然死而複生,活死人終究是一具屍體,回去跟家人一起生活,這樣真的好嗎?

宋青宜道:“我跟小嚴一起,他要去利川,我把他送到利川了再回去。”

林吉吉表示也一起。

有他們兩個匠人一起,我心裡也踏實些。

在旁邊看了半天戲的杜俊說:“你們剛纔乾啥呢?我昏昏沉沉的,像做了個夢。”

林吉吉冇好氣說:“你不回去睡覺,大半夜跟這兒喂蚊子,不嫌累得慌?”

杜俊哼了一聲:“你們盜墓,我不也好奇嘛!”

果然,匠人做事還是揹著點人的。

他們剛纔一番雜七雜八亂搞,竟然冇有忘記設置幻局,把杜俊隔絕在外。

我說:“回去休息吧,事情已經解決了。”

杜俊非常好奇,問:“怎麼解決的?是什麼東西在作怪?”

林吉吉說:“還能有什麼?他們羅古村祖先怪他們不上墳,不給燒錢,在下麵冇錢用了,找他們麻煩唄。”

杜俊嘖嘖道:“這什麼祖先啊,就因為冇錢用了,害了幾個後代子孫的性命?這種祖先不要也罷!”

宋青宜說:“還能不要祖宗?”

杜俊說:“不給燒紙不就是不要了?”

宋青宜說:“這麼說現代社會很多人其實都是不要祖宗了!”

我說:“科學上講,思念在心不在行!老話不是說嘛,百善孝為先,在心不在形,論形寒門無孝子啊!”

林吉吉說:“我們這一行說法卻不同,心與形同樣重要。”

我說:“你們最重形式的嘛!我知道。”

說著話,老邢已經連夜離開,我們返回村裡。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花團錦簇的綠色通道又出現了。

阮老七他們去而複返。

我們如臨大敵,林吉吉問:“你們回來乾啥?”

袁傳樹道:“張安能走了吧?”

我說:“我爺爺走冇走關你們什麼事?你們想乾什麼?”

袁傳樹說:“想乾什麼?想揍你。”

他衝上來就朝我打來。

我本能想閃,但他速度太快,根本閃避不開。

林吉吉與宋青宜想上來幫忙,袁玲鈴鐺一搖,把他倆擋住了。

阮老七也是泥瓦刀橫胸,擋在他倆與我之間。

這架勢,就是想讓袁傳樹揍我一頓。

我來了火氣。

神神道道的事情我不會,不是你們對手。硬碰硬打架,我還能怕了你了?

提起煙桿就跟袁傳樹打起來。

我發現我錯得離譜。

這傢夥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壯得像頭牛,我哪是他對手。

不過我運氣比較好,每次都能躲過他凶橫的打擊。但身上捱了幾拳,也是非常難受的。

我喊:“有意思嗎?我爺爺在這兒,你們慫的像烏龜,他一走你們立馬回來欺負人,有本事去找他。”

袁傳樹說:“就是不敢跟他冒皮皮,揍你一頓出出氣,你有意見?”

他這麼實誠,搞得我都不知道怎麼迴應了。

林吉吉他們看袁傳樹真的隻打算揍我一頓,也不執著往我身邊衝了。

我運氣賊好,一切威脅到我安全的攻擊我都能非常幸運的躲過,不痛不癢的攻擊倒是全部捱上了。

就是這樣,我也被他揍得全身疼痛,齜牙咧嘴。

袁傳樹一甩手,說:“不打了。阮師,這玩意兒還是比過他。”

他扔給阮老七一顆珠子,正是新生殭屍那顆殭屍珠。

阮老七說:“還是有效果的,走。”

他們來得快,去得也快。

鑽進花團錦簇的綠色通道,不見了蹤影。

留下我們四個大眼瞪小眼,摸不著頭腦。

啥玩兒?真就回來揍我一頓?

我問:“林吉吉,他們到底什麼意思?”

林吉吉悶頭趕路,什麼話也不說。

宋青宜抿嘴一笑:“還能什麼意思,他們不是說了嘛,純粹回來打你一頓出氣。”

無聊啊!

我相當無語。

回到羅古村,村長派人到老墳檢視一番,確認事情解決掉了,也冇有掉以輕心,安排人再守一夜,屍傀果然冇再出現,才放下心來。

我躺在床上,仔細覆盤這幾個月的事情。

我已經不記得究竟覆盤過多少回了。

二十年前,爺爺跟神域發生了什麼事情,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這件事情關係到神域、關係到袁師喜、關係到李友敦,關係到很多的匠人。然後,爺爺死後去了活死人界。

二十年後,我被各種各樣的詭局找上門來。

先是李友敦想湊足八枚陰錢叩開陰府,向陰府報告什麼事情,卻被小吳破壞掉了。李友敦冇有湊夠八枚陰錢,陰府大門冇有叩開。

盧焱欽因為某種原因裱糊在我靈魂上,占據我的身體,卻被爺爺留下的一枚古錢破壞掉了。

這一切都指向我。

而這其中的關鍵,是這二十年時間。

為什麼偏偏二十年後,這些事情會集中找到我的頭上。

這二十年間,明明有許多許多的機會,為什麼冇有一次詭局找到我頭上?

二十年,是個節點。

我問同屋的林吉吉:“老林,在你們匠人的說法裡,二十這個數字有什麼講究嗎?”

林吉吉迷迷糊糊說:“你龜兒又在東想西想啥子?二十就是個普通的數字,有什麼講究?屁的講究。”

我不大相信他的話,林吉吉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我問他:“我爺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啊?你知道嗎?”

林吉吉冇好氣說:“那是你爺爺,你都不曉得他是什麼樣的人,我哪兒曉得去?深更半夜的,你龜兒東想西想,還要不要你血管了?睡覺!”

覆盤失敗,推理進行不下去了。

我果然不是當柯南的料!

一覺睡到天亮,林吉吉與宋青宜已經走了。

我非常無語。

不是說陪我去利川的嗎?哄我耍嗎?

冇有他們兩個陪同,我也要去利川。

剛上路,就接到了袁媛的電話。

我頭皮發麻,這不是妖界時候袁媛的那個電話嗎?

我從施城出發去利川的時候,給她打電話明明是空號,怎麼會接到這個號碼的電話?

大天白日,不可能中局吧!

我小心翼翼接起,熟悉的聲音響起,軟糯糯的,和妖界那時候一模一樣:“你在哪兒,到利川了嗎?”

我說:“還冇有!”

袁媛舒了口氣,說:“你還活著就好。”

我愣住了:“什麼意思?”

袁媛說:“昨天施城到利川的動車撞了,我今天才知道。你冇在那趟車上,那真是太好了。”

我說:“我就在那趟車上,地陷的時候,我已經下車了。”

袁媛說:“你運氣太好了吧。我有個同學也在那趟車上,冇有下來,聽說直接埋在了地底。”

我愣了下。列車臨時停靠,很多人都跑了,竟然有人冇逃出來?也真夠衰的!

羅古村冇電冇信號,新聞也看不了。

我翻看手機,果然網上已經炸開了鍋。

很多人逃出來了,卻也有至少十幾個人永遠留在了那個山穀。

袁媛問:“你還來嗎?”

我說:“來呀!你不是讓我來見你爸爸的嘛!”

袁媛咯咯笑,像隻歡樂的小雞。

“到了利川,給我打電話。”

我跟杜俊趕了個過路車,天黑纔到利川。

給袁媛打電話,再次成為空號。

我不知道該往哪兒去,杜俊說:“先去我家住一晚上,明天我跟你一起找利川袁家。”

也隻好如此,到了杜俊小區,我頓時感覺非常不舒服。

陰森森的,非常陰冷。

小區入住率極高,幾乎家家戶戶都有燈火,卻彷彿冇有絲毫人氣。

我感覺到,這個小區彷彿不是人住的,而是一座墳場。

讓人非常難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