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四 新生殭屍篇 第07章 孝子跪棺【球推薦求收藏】

我是一臉懵逼的,根本不知道該做什麼,隻能讓黃銅馬燈始終停在我的麵前,木呆呆的等著。

老邢他們也不告訴我該乾什麼,讓我很麻爪。

送葬隊已經到了橋上,我都替他們著急。

忍不住問:“邢師,怎麼弄嘛?”

老邢頭也不回,說:“等著!”

我是徹底無語了,過了橋追不回來是你們說的,人家上橋了乾看著啥都不做也是你們。

到底要鬨哪樣?

老邢舉起手,往下一揮:“老林,就是現在。”

林吉吉手裡兩隻布鞋忽然往中間一拍,發出啪的一聲。

接著,就看見已經走上橋的紙人送葬隊忽然停了下來,似乎被什麼東西遲滯了行動。

他們拚命掙紮著,卻無能為力。

然後就看見那些紙人拚命扭動,卻不受控製的抬著棺材,轉了個彎,在橋上掉個頭,走了回來。

黑暗中阮老師飄飄忽忽的聲音非常驚訝,他說:“攔車馬!你們竟然連儺師的手段也學了去。這點攔車馬的手段,就能攔住亡人上山?”

也不知道他們做了什麼,送葬隊伍中舉靈牌扮演孝子的紙人忽然往棺材前麵一跪,磕頭如搗蒜,引起風聲,嗚嗚咽咽,像孝子的哭喊聲音。

看到這種情形,我隻覺非常怪異。

棺材裡明明是一具殭屍,送葬的紙人假扮孝子,磕頭送上山,真的能成?

我聽爺爺講過故事,亡人留戀人世,不願上山,就會在送葬的時候各種搞鬼。

比如捆棺材的繩子莫名其妙斷裂。

比如十幾個小夥子抬不動,起不了棺。

……

總之,會出各種意外,遲滯亡人上山入土的時間。

往往這種時候,孝子和家人就會跪下,請求亡人安安靜靜上山,莫給後人惹麻煩。

當然少不了燒紙點香磕頭。

然後,各種莫名其妙的事情就會消失,送葬隊伍順利將亡人送到陰宅。

如果有些亡人實在不懂事,死犟著不上山,就到匠人出手了。

他們東搞搞西搞搞,搞些外人根本看不懂的門道,亡人也就乖乖上路了。

我冇有見過這種事情,爺爺給我講的時候我是當成鬼怪故事來聽的。

接觸他們匠人這攤子事情之後,我發現爺爺給我講的好多故事,都很有可能是曾經發生過的。

眼下這場景,是林吉吉所謂“攔車馬”搞的鬼,扮演孝子的紙人跪棺期得到作用嗎?

我曉得他們匠人最重形式,一切詭局都要靠各種各樣的形式來發動。

孝子跪棺究竟能不能起作用,很快就見分曉。

我認真看戲。

果然,送葬隊伍又停下來了,紙人瘋狂掙紮,要轉身繼續完成送亡人上山。

很顯然,林吉吉的“攔車馬”不會讓他們得逞。

兩股神秘的力量僵持住了。

送葬隊忽前忽後,忽左忽右,在原地掙紮轉圈。

不過冇有僵持多久,砰的一聲,紙人直接裂開了。

被它們抬著的棺材砸在地上,頓時四分五裂。

新生殭屍一跳而起,竟朝我衝來。

我真是嗶了狗了。

不過也理解它的想法。

四麵八方都是匠人,都是身懷絕藝的惹不起的人,唯有我這邊,是個軟柿子。

殭屍也曉得挑軟柿子捏。

我心頭火氣,驅動黃頭馬燈擋在麵前,握緊煙桿。

我現在也是見多識廣的人了,哪那麼容易被當成軟柿子捏?

對陰人無往不利的黃銅馬燈,這次卻失利了。

新生殭屍根本鳥都不鳥,就衝破馬燈的光圈,衝到我的麵前,惡狠狠朝我胸口插來。

我揮舞煙桿砸去,如打中敗革,對殭屍不痛不癢。反而差點一甩,差點掀下坎去。

宋青宜喊道:“小嚴,你退回來。不要跟它拚。”

我也知道不要跟他拚,但這傢夥盯著我不放,我有什麼辦法?

簡直像個跟屁蟲。

就在這個時候,我身後傳來一個陌生而熟悉的聲音,他說:“把煙桿給我,這玩意兒不是這麼用的。”

我心頭一震,鼻子一酸,差點流下淚來。

爺爺從我身後走到前麵,我謹記著爺爺的囑咐,冇有回頭。

爺爺仍舊是上次見麵時候的打扮,冇有任何變化。

他穿著中山裝,裹著頭巾,和生前一模一樣。

“爺爺……”

我終究冇抑製住眼淚,哭了出來。

爺爺從我手裡拿過煙桿,說:“男子漢大丈夫,哭哭啼啼像什麼話。你看好了,這根菸杆是這麼用的。”

我看見他左手捏了個奇怪的手勢,握著煙桿用力一抹,然後對準新生殭屍頭上就是一下。

“梆!”

我聽到了打更人敲擊梆子的聲音。

殭屍明顯被打蒙了,它的頭往下捱了好幾厘米。

然後,他呆在原地,胸脯一鼓一鼓,嘴巴開合不定,像是要嘔吐一樣。

它伸手捂嘴,拚命忍住,終究冇有忍住嘔吐的感覺,一顆烏漆嘛黑的珠子從他嘴裡吐了出來,像顆雞蛋飛向黑暗中。

失去了珠子的殭屍頓時委頓,站在那裡冇精打采,不在做任何動作,像是被按了暫停鍵。

隱在暗處的神庭眾人現出身影,袁傳樹與袁玲他們朝珠子追去。

林吉吉和宋青宜也冇閒著,也追了過去。

我問:“那是個什麼東西?”

爺爺說:“那是這傢夥一身能力與氣運的集合體,電視和小說裡都叫他殭屍珠。”

“有什麼用呢?他們搶來乾嘛?”

爺爺說:“殭屍珠是殭屍氣運與能力的集合體,所謂的能力對他們冇啥用,氣運卻是好東西。”

我哦了一聲,所謂的氣運,就是運氣吧。

運氣好,一切壞事情都要繞道走。

一具屍體能變成殭屍,冇有極大的運氣,怎麼可能成功呢?

失去了殭屍珠的殭屍,不就是一具普通的屍體嗎?

神庭與活死人界搞這個殭屍,就是為了所謂的殭屍珠吧。

果然,失去了殭屍珠的殭屍,阮老師他們一點興趣都冇有了。

阮老師抽出一把泥瓦刀,蹲在地上敲敲打打,一會兒功夫就砌了一座小小的墳墓。

正在追逐搶奪殭屍珠的林吉吉他們被憑空出現的一座墳墓攔住了去路,林吉吉喊:“原來你還是一個泥瓦匠。你們神庭不是標榜要送走一切邪異嗎?這玩意兒你們也搶?”

墳墓瞬間變小,裹挾著那枚殭屍珠飛到阮老師手上。

爺爺就在旁邊看著,既冇出手也冇出聲。

阮老師斜眼看著爺爺,說:“張安能,你不在屍骨山待著,跑出來不怕遭雷劈嗎?”

爺爺哼了一聲,說:“阮老七,珠子能不能給我?你知道我很需要。”

阮老七嗬嗬一笑,說:“不是你很需要,是你的寶貝孫子很需要吧?”

他這話搞得我很懵逼,我要那玩意兒乾啥?

爺爺揚了揚手裡的煙桿,說:“嘴上最好有個把門的,彆給自己惹禍。”

阮老七當真就住嘴不再說了。

他說:“這玩意兒我拿走了,你冇有意見吧?”

爺爺想了一會兒,說:“行,你拿走吧!回去給袁定奎帶個話,上一代的恩怨上一代了,再搞小動作,彆怪我張安能不講任何情分了。”

阮老七嗬嗬笑道:“你還有情分嗎?二十年前,你做下那樣傷天害理的事情,從那時候你就跟神域冇半點情分了!神域和你,不死不休。我要走了,你攔不攔我?”

爺爺什麼話也冇說,彷彿默認了阮老七的話。

阮老七一揮手,帶領袁傳樹袁玲他們走進迷霧,消失不見。

我一臉懵逼。

爺爺不是活死人嗎?他跟所謂的神域又有什麼瓜葛?

聽阮老七的話,二十年前,爺爺做了什麼對不起神域的事情,到底怎麼回事?

袁師喜也說爺爺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他到底做了什麼?

我有許多疑問,不知道從發什麼地方問起。

爺爺說:“小嚴,你什麼也不要想,什麼也彆問。好好過你的日子。我給你說的話,你還記得嗎?”

我自然是記得的。

不要離開電站。

三蛇吞月莫回頭。

見圓退避三舍。

可是,電站現在關門,我無限期待崗,不離開電站很不現實。

三蛇吞月莫回頭,這件事情已經在妖界應驗了。

那第三句,見圓退避三舍又是什麼意思?

圓是什麼?

為什麼要見他退避三舍?

爺爺冇有給我解釋,用他的話說,說破就不靈了。

他告訴我,電站還會重開的,到時候回去就是了。不要離開電站,一定不要徹底的離開。

不知道為什麼,冥冥中我有種感覺,電站會是這一切迷霧解開的最終之地。

一切的開端,都是源於魚洞子電站。

最終結局,也會是那座電站。

“小嚴,我不能在外麵久待,馬上就要回去了。你一定要記住爺爺的話,不要想太多,好好過自己的日子。”

我默默流淚,問:“爺爺,你上回說等下次見麵,會告訴我一切的。你告訴我,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所經曆的這些事情,到底是幻夢還是真實發生的?”

爺爺說:“你就當成一場夢。人生本來就是一場夢,不是嗎?活死人界在人界活動的太頻繁,已經引起下麵那些傢夥的注意了。以後,活死人界出現的會非常少,你自己要保護好自己。”

我還想問引起誰的注意,爺爺已經帶著失去殭屍珠的新生殭屍走進活死人界。

留給我更多的疑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