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四 新生殭屍篇 第06章 新生殭屍【求推薦求收藏】

那種感覺越來越明顯。

老邢和神庭那群人越來越緊張。

我看他們的架勢,隻怕老墳裡麵的東西一出土,戰鬥就會徹底打響。

我經曆過那麼多次詭局,不知道他們之間的戰鬥是以什麼形式進行的。

是像普通人一樣互毆,還是臨戰佈置局陣,以詭局對詭局。

出於這種好奇心,我對即將到來的大戰,竟然有點期待。

村長他們也帶著一波人在邊上看熱鬨,估計是想看看即將出土的祖先長什麼樣!

三撥人都在等!

我遊離一邊,觀察局勢。

不用講,出土的隻能是殭屍。

神庭是要給殭屍送葬。

活死人界呢?

要把殭屍接入活死人界吧!

從情感上說,我是偏向活死人界這邊的,但是對於即將從老墳裡麵出來的殭屍我就說不定了!

畢竟我還冇有徹底擯棄以前的世界觀!

電影裡麵殭屍害人的形象深入腦海。

我悄悄問宋青宜:“你見過我爺爺冇有?”

宋青宜白了我一眼:“你真把我當活死人啦?你爺爺去世那麼多年,我從哪兒看到?”

我反問:“你跟老邢一起,從活死人界出來,不是活死人是什麼?”

宋青宜無語:“誰跟你講從活死人界出來就是活死人了?”

我問:“那是怎麼回事?”

宋青宜說:“八數陰錢叩陰府那天,彭老頭用的手段你又不是冇見識過,走陰陽的嘛!”

我想起那天晚上走在活死人界土地上的那雙布鞋,難道他們昨晚從活死人界出來的方式,也是走陰陽的一種形式?

我腦袋硬是一團漿糊!

我對這個神奇的世界,缺乏的知識還是太多了。

我又想到林吉吉可能是老衣匠的身份,走陰陽是他們的專利!

冇等多久,就看見老墳動了一下,像是雞蛋殼被破開了一點,從裡麵探出一個東西,有點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意思。

老邢喊了一聲:“小嚴,準備馬燈。”

我手忙腳亂拍低火焰,黃銅馬燈出現在我麵前。

低火焰視野下,我看見竹林裡有不少的白色影子的飄蕩。

在活死人、神庭對峙的這塊地方,形成了一個真空地接,冇有任何一隻魂到這裡來。

它們知道厲害,趨利避害。

老邢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隻奠字燈籠,他往地上一插,一排燈籠就出現了,形成一個燈籠夾峙的小道,一直連通向遠方。

那是通往活死人界的。

鋼鐵一樣的枯枝倒插,到處都是殘垣斷壁與殘刀斷劍。

似乎那裡是一處戰場。

影影綽綽,有人從遠處奔來。

我聽到有人哼了一聲。

“這就忍不住了?”

一座黑黢黢的石橋出現在殘破戰場上,一頭通向黑漆漆的迷霧當中。

遠處奔來的人與騎士,竟然控製不住自己的腳步,齊刷刷朝橋上衝去。

“姓阮的,不賴嘛,接魂橋擺的像模像樣的。”老邢說了一聲。

就看到橋頭出現一個紙人,手上提著一盞油燈,活死人與騎士被油燈一照,瞬間清明,從橋上退下來,繞過石橋,朝我們這邊奔來。

隻跑了幾步,他們就停了下來,似乎非常疑惑的樣子。

明明離我們隻有四五米遠,他們卻像是冇有看見我們。

宋青宜搖著鈴鐺,為他們指引方向,卻什麼用也冇有。

“什麼情況?”

我一頭霧水。

林吉吉雙手各執一隻布鞋,對準自己腦袋狠狠就是一下,左顧右盼,忽然指著一處草叢喊了一聲:“邢師,引魂燈。”

他們身後一個活死人衝上去,手中鏽跡斑斑的鐵槍搗向那盞燈火搖曳蠶豆般的油燈。

“不要過去!”

老邢喊了一聲,已經來不及了。

鐵槍接觸油燈,頓時像烈火烹油,順勢燃燒過來。

鐵槍立即變成了一根火炬,蔓延極快。

活死人嚇了一跳,“不是引魂燈——”

他隻喊完這一句,引火上身,哼都冇哼一聲,就燒成了灰。

我嚇了一跳。

一盞燈的威力這麼大嗎?

這盞燈對活死人有這麼大的傷害?

老邢擋住躍躍欲試的幾個活死人,朝黑暗中冷冷說道。

“這就是你們神庭的做派?這麼傷天害理的東西也搞出來,不怕有違天和,遭報應?”

黑暗中想響起阮老師的聲音,飄飄忽忽,不知具體位置。

“跟幾具屍體有什麼道義好講?你們就不該存在這個世上,為了消滅你們,彆說區區一盞燃魂燈,就是佈下燒滅整個施南的化魂場,也在所不惜。”

“所以說我討厭你們神庭這群口是心非道貌岸然的傢夥呢,嘴上說著為了人間清淨,實際做的卻是害人命傷天害理的事情。咱們存在了多少年月,真以為你們神庭幾爺子就能撼動得了?”

“哼,人有人世間,魂有魂歸處,屍體就該入土為安。打破這個萬古平衡,纔是有違天道,有違天和。我們力量薄弱,處理一個是一個。”

老邢在身邊幾個紙人身上各拍了一下,紙人四散而去。

到了某個地方,身上燃氣熊熊烈火,化成五個綠色的火炬。

“那就來吧,我們試試斤兩。”

就在這個時候,老墳堆終於徹底破開,一個渾身長滿綠毛的生物衝墳堆裡爬了出來。

活死人界跟神庭猶如兒戲一樣的戰鬥停了下來。

我看見眼前景色一下子收縮,彷彿幻燈片全部停止,然後全都衝向了老墳堆裡爬出來的那個生物。

那個生物跟電影裡的殭屍一點不像,冇有清朝官服,冇有雙手平舉,膝蓋不彎,一跳一跳。

他形容枯槁,衣衫襤褸,渾身長滿綠毛。

像一個久臥病床,瘦的皮包骨頭的老人家。

一隊花花綠綠紙人抬著棺材的送葬隊伍,以極快的隊伍衝向殭屍。

吹吹打打,夾雜著悠悠長長的哭聲。

淒淒慘慘,充滿悲涼的氣氛。

如果半夜一個人遇到這樣的送葬隊伍,非得頭皮發麻不可。

但現場有這麼多人在這裡,我根本感覺不到絲毫害怕的感覺。

反而像是看戲一樣。

邢師他們會用什麼手段去應對呢?

一直等到殭屍被他們裝進了棺材,瘋狂掙紮也無濟於事。

邢師他們也冇有使出什麼有效的手段搶奪殭屍。

就這樣了?

活死人的戰鬥方式就這樣?

就挺失望的。

裝上殭屍的送葬隊伍,卻冇有立即送葬上山。

他們抬著棺材,站在那裡,挪動腳步卻挪不開了。

像是有什麼東西困住了他們。

然而,一座木橋直接出現在他們腳下,送葬隊根本不用動作,木橋自己動作,他們就在橋上移動,朝橋那邊而去。

我:“……這樣也行?”

宋青宜鈴鐺搖的叮鈴鈴直響,林吉吉焦急說道:“這是奈何橋,過了橋,就追不回來了。”

奈何橋?

我有點無語,有點敷衍潦草啊。

我也不是一次聽說他們匠人最終形勢,往往一個不起眼的東西代表著深刻的含義,稍不留神就入了局。

阮老師:“姓邢的,你的裱糊能力的確纏人,竟然能大麵積佈置裱糊場地,但活死人始終是活死人,神庭終究還是勝一籌。”

老邢雙拳緊握,心有餘而力不足,看著我的青銅馬燈,始終冇有下一步的動作。

我問:“現在怎麼辦?”

“現在就看你的了。”老邢意有所指的說。

“我?我能做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