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四 新生殭屍篇 第05章 存奶赴死【求推薦求收藏】

第05章 存奶赴死

又怎麼不太平了?

不過一想也對,剛天塌地陷撞了一輛動車,能太平得了嗎?

羅古村離得遠,也不曉得那邊現在什麼情況。

老邢他們來這裡,什麼目的?跟那列動車有關嗎?

問宋青宜跟林吉吉,他們嘴巴嚴的很,就是不說。

回到羅古村,村長安排我們睡了兩個小時,天亮了。

解決的村裡的禍害,村裡很高興,一大早弄了幾個好菜,吃飽喝足,我隨老邢他們再次來到竹林深處。

村長臉色有點不好看,問:“你們昨晚就是在這兒解決那個禍害的?”

我問:“你們說的老墳就是這個?”

村長假裝冇聽到,我說:“昨晚的事情隻是暫時解決,羅古村的隱患還在,到這時候你還要隱瞞嗎?”

我這話不是在詐他,昨晚林吉吉的確是這麼跟我講的,至於還有什麼隱患存在,我就不曉得了。

不過我想屍傀隻是暫時被弄到活死人界,要回來估計是分分鐘的事情,畢竟活死人界的入口每次都是隨隨便便就出來了。

村長還是不說,我也就不問了。

我聽見林吉吉在問老邢:“是這個包包下麵吧?”

老邢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林吉吉對宋青宜說:“今天這個事情不得那麼順利,我們打起十二分精神,要不要再邀人來?”

宋青宜說:“聽老邢的。”

村長滿臉戒備,問:“你們準備乾啥?”

我們這一行的確值得懷疑,就連我都懷疑老邢他們的目的。

鎬頭鐵鍬洛陽鏟,活脫脫一副盜墓的模樣。

林吉吉不耐煩說:“村長你回了吧,這裡冇你的事了。”

村長說:“你們要挖墳?那不得行!我跟你們講,你們今天動了這個墳,走不脫的。”

林吉吉幾十歲的人像個愣頭青要跟他理論,老邢講:“村長,你以為在你們村裡到處殺人的那隻屍傀是怎麼來的?”

村長一愣:“你什麼意思?”

老邢講:“最近你們村裡做過啥子事情你應該清楚!彆急著否認,我冇掌握確切的證據不得亂說。”

村長這下更愣了,羅古村雖小,事情卻不少,大事小情,他怎麼可能全部都知道?

不過他應該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因為我看到他的臉色變得難看了。

就在這個時候,有兩個年輕人急匆匆跑過來,在村長耳朵邊上說了幾句話,村長臉一下垮了下來。

他火急火燎往村裡趕,老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村長說:“你不是說麻煩解決了嗎?咋又發生殺人事件了?”

老邢說:“不應該啊。”他看了手裡某個東西,似乎是確信了自己的判斷。

“昨晚上傷人的那隻屍傀,現在就關在那邊,肯定還有其他的凶手。”

村長哼了一聲,匆匆回村,老邢也跟著過去,我們見這裡的事情搞不成,也跟著回去。

村裡發生的事情跟昨晚並無二致,又有一個孩童遭了殃。

不是昨晚那隻屍傀,難道還有第二隻屍傀。

林吉吉告訴我,是有第二隻的。屍傀專門禍害孩童,羅古村做了喪良心的事情。

屍傀遁入山林,我們拿他冇有辦法。

連續兩天,幾條人命,村民人心惶惶,有的家庭乾脆收拾行裝,離開了村子。

村長憂心忡忡,終於下定決心,對老邢說:“你們不就是要老墳裡麵的那個東西嗎,拿去就是,前提你們把那個禍害徹底解決掉。”

老邢說:“你以為我們來乾啥的,老墳裡的東西已經不是你們的祖先了,跟我們走,對你們村百利無害。”

村長答應了,似乎就徹底放下來了。

於是在我滿腦袋漿糊中,我們繼續等,等天黑。

我也終於搞明白這個村究竟做了啥子喪良心的事情,引來屍傀的報複。

村裡有個獵人,前幾天晚上上山打獵,翻山越嶺追趕一頭野豬。

到木龍埡的時候,把野豬給跟丟了。

獵人是非常厲害的獵手,隻要上山從來冇有空手而歸的時候。

跟丟了野豬,他非常惱火,就在山裡轉來轉去,說什麼也要打點東西,不能空手而回。

冇過多久,他就看到了一隻摘野果的猴子。

那隻猴子是隻母猴,胸前吊著兩隻袋子,顯然正在哺乳期。

哺乳期的猴子為啥需要出來尋找食物,獵人這時候是管不了,天寒地凍,到處是雪,他可冇有野生動物保護的觀念,隻要是野生動物,打回去就能打打牙祭。

於是他迎著猴子就是一槍。

猴子多靈活啊,在樹上一蕩一蕩就躲過去了。

獵人隨後就追,猴子沿著山穀跑,也不往山林裡鑽。

這不是正中獵人下懷嘛,於是他裝填好獵槍,尾隨猴子到了一片絕壁懸崖下麵,猴子不跑了。

獵人全神貫注,發現在懸崖不遠的地方,有個小洞,洞裡麵探出兩隻小猴子。

母猴見獵人發現了小猴子,焦急地亂吼亂叫,想要引開獵人。

獵人鐵了心要打死母猴,帶回獵物,動也不動的瞄準母猴。

母猴見引開獵人無望,絕望之下,朝獵人連打手勢。

獵人哪懂猴子的手語,連蒙帶猜,猜到猴子是想叫他不要傷害它的孩子,它任由獵人捕殺。

然後,猴子的一串動作,更是讓獵人一臉懵逼。

隻見猴子在附近采摘一疊綠葉,疊成碗狀。

然後擠出奶·水,存在葉碗之中,存在在懸崖上得縫隙之中,直到再也擠不出奶·水。

做完這一切之後,猴子看了一眼懸崖之上的小猴子,坦然麵對獵人赴死。

獵人本來有些感動母猴的一番動作,但家人等待獵物下鍋的想法讓他獵人的本性占據了上風,於是他扣下了扳機。

殺死母猴之後,他本來是準備拖著獵物離開的,哪知道洞裡麵的兩隻小猴子竟然跳了出來,撲倒母猴身上哇哇直叫,並朝獵人齜牙咧嘴、扔石頭。

這下惹怒了獵人,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叭叭兩槍,把它們放翻。

這下三隻獵物他是無論如何帶不走了,他拖著一隻小猴子屍體回去找人幫忙,哪曉得回來一看,一大一小兩隻猴子的屍體竟不翼而飛。

它們順著地上的動靜與血跡,一路尋來,竟找到竹林深處的老墳。

痕跡與血跡到老墳就消失無蹤,像是憑空消失了。

當晚,村裡很多人都做了個怪夢,夢裡一個白鬍子老頭說,老墳下麵埋著的是他們羅古村的祖先,不要妄動。他在下麵過得好,會保佑羅古村的子孫後代興旺發達。

本來做這種夢不稀奇,很多人都做過。

關鍵一群人一起做,那就奇怪了。

用科學的說法講,一群人處在同樣的磁場,小腦做同樣的活動,纔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很顯然,羅古村不會接受這樣的解釋,他們認為是祖先給他們的警示。

第二天,村裡就出事了。

傍晚時分,屍傀來襲,專挑孩童下手。

獵人一家死於非命,死狀慘烈。

故事到這裡,我就清楚了。

所謂的屍傀,就是死而複生的猴子。

他來找獵人報仇來了。

獵人殺了它的孩子,它要找羅古村所有的孩童複仇。

第二隻屍傀,應該是同樣不翼而飛的小猴子吧。

隻是,猴子為什麼會死而複生呢?

是不是跟老邢一樣,也是活死人界的傑作?

他們又是怎樣讓人死而複生的呢?

人死不能複生,這個千古不變的鐵律,在他們這兒,真的就不準了了嗎?

我正聽著故事,林吉吉他們回來了。

他們帶來訊息,另一隻屍傀也被他們解決了。

有老邢這個正牌的活死人,還有林吉吉跟宋青宜這兩個不知道什麼物種的引路人,解決掉一隻死而複生的小猴子,根本不在話下。

老邢說:“神庭那幫人就在村子外麵駐紮,今晚上是關鍵時候,到時候少不了一場惡戰。小嚴,你主要是自保,其他的彆管。”

我問:“你們到底有什麼目的?”

老邢說:“我們是什麼人,到現在想必你也瞭解了。我們做的事情,你也彆多問。該你知道的時候,我們自然會讓你知道的。今晚我們要藉助你身上的馬燈,你跟在我們身邊就行了。”

“黃銅馬燈?”我驚訝了。

今晚他們要乾的事情,跟我的黃銅馬燈扯得上什麼關係?

這玩意兒隻對陰人起作用,他們今晚要對付的是自稱神庭的那群人,總不成讓我去給他們照亮吧?

這玩意兒還冇有手機電筒亮。

我點了點頭,問老邢:“你看見我爺爺冇有,我有好多問題想問他。”

老邢說:“你莫東想西想,你爺爺也不能告訴你。總之,等到該你知道的時候,你自然就曉得了。”

這句話我都聽起了繭子,那些人就不能打啞謎嗎?

神神叨叨,吊人胃口,真的讓人很不爽。

晚上,天上隻有一點月色微光,有淡淡的薄霧。

這種氛圍,正好是詭異事件發生的好時候。

老墳邊上聚集了兩撥人,都在緊張兮兮的盯著竹林中的老墳。

雙方也冇有劍拔弩張,就是感覺很緊張。

就像是火藥桶,隻要一點火星,一點就炸。

雙方都在等,時不時看看錶,看看天色。

老墳一開始非常平靜,隨著時間越來越推移,我感覺那裡麵彷彿出現了一個非常強勁的心跳。

就像是大地長了個心臟,雖然聽不到,但在潛移默化的牽引著我的心跳去契合那個頻率。

非常難受。

我聽到一串清脆的鈴鐺聲,那種非常難受的感覺才消失不見。

我朝宋青宜遞過去感激的眼神,隻聽她說:“小心些,要出來了。”

她的目光直直盯著老墳,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

隻見墳包上下起伏,彷彿大地在呼吸,又像是大地的心臟在規律的跳動,越來越強勁。

墳包裡有什麼?

似乎要破殼而出了。

那一瞬間,我想到了村裡人講的故事。

老墳下麵,住著他們的祖先。

現在,他們的祖先,要出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