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四 新生殭屍篇 第04章 跟我走吧【求收藏推薦】

我心裡一愣,這小姑孃的話是什麼意思?

他,指的是誰?

我,杜俊,還是屍傀?

屍傀!

臥槽,我才反應過來,墳堆中間還有個猴子一樣的傢夥。

他蜷縮在黑暗當中,兩隻眼睛放著綠油油的光,非常瘮人!

藉著那夥人手裡的亮光,我看見它長得像猴子,身無片縷,覆蓋著一層黑色的毛。臉上紅通通的,像被燙掉了皮一樣。

這就是屍傀?我之前看到的是它,不是杜俊?

我看了杜俊一眼,問他:“你說他是屍傀?屍傀是什麼東西?”

杜俊說:“屍傀?什麼屍傀?”

臥槽,這傢夥是狗嗎?說過的話轉身就不認了?

小姑娘插嘴說:“屍傀啊,就是被控製的屍體,跟扯線傀儡一樣一樣的。”

我說:“那不就是殭屍?”

“呸,就它也想成殭屍?一具傀儡而已,為他的主子服務,傷天害理的事情做多了,最終要遭天譴的。”

我說:“要真有天譴,世上那麼多壞人惡人,怎麼冇遭天譴?”

小姑娘白了我一眼:“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全報!正義可能會遲到,絕對不會缺席。”

我切了一聲:“遲到的正義還是正義嗎?壞人逍遙法外過幾十年逍遙日子,就算最後報應了到了,那也是對好人極大的侮辱,這樣的正義還不如不要。”

小姑娘頓時就不知道怎麼接了,罵我:“你是斑馬腦袋嗎,頭頭是道,你個杠精兒。”她一激動,重慶話脫口而出。

我心中一動,這夥看起來像異世界來的傢夥,竟然是重慶人?

這個瓜有點勁爆啊!

小姑娘旁邊那個俊美的年輕人說道:“彆東拉西扯的,咱們辦正事要緊。”

小姑娘哦了一聲,取出一個鈴鐺,對準屍傀用力一搖。

屍傀如臨大敵,轉身要跑,剛動身就在鈴鐺聲中吧唧一聲摔倒在地。

它頓時急了,嘰嘰嘰嘰叫個不停,忽然它換了個聲音,彷如嬰兒啼哭,在夜空中非常淒厲,讓人頭皮發麻。

中年人嘿了一聲:“死畜生會的還不少。傳樹,你也動手,趕緊把這傢夥送走,彆耽誤正事。”

俊美青年上前一步,正要動手,小姑娘喊:“袁傳樹,你莫插手,我一個人搞得定。”

俊美青年袁傳樹摸鼻子一笑,當真就袖手旁觀了。

小姑娘摩拳擦掌,乾勁十足,提起鈴鐺就朝屍傀走過去。

看她手提鈴鐺,凝神對敵的樣子,我忽然想到了宋青宜。

再看其他人,哪兒哪兒都不對勁。尤其是那個袁傳樹,手上提著一把樣式古怪的蔑刀,我忽然想到,這夥人是引路人,也就是匠人。

有了這個思路,一切都豁然開朗了。

看他們這個架勢,是要把屍傀給消滅掉的,屍傀難道也是活死人一類的東西?

小姑娘這邊氣勢洶洶,屍傀也不會坐以待斃,嘰嘰嘰尖叫聲中,忽然抓起一塊碗口大小的石頭,朝小姑娘丟去。

這下距離既短,速度又快,小姑娘是無論如何躲避不開的,她喊了一聲:“袁傳樹。”

隻見袁傳樹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扯出來一個紙人,朝小姑娘丟去。

紙人在空中翻了個空翻,靈活落地,如一陣風擋在小姑娘麵前,竟視石塊如無物,將其擊飛。

要不是它臉上畫著醜陋的紅妝,醜陋的讓人心驚,就從它這幾首,真的是瀟灑到極點。

我確實被驚到了。

這些傢夥是引路人倒冇有出乎我的意料,紙人竟然能擋石頭,你敢信?

我跟引路人的紙人打交道也不是一次兩次,從來冇發現紙人這麼能剛啊。

紙人像個大力士,一拳頭打飛石塊後,衝上去跟屍傀互毆,屍傀那麼大個塊頭,被紙人揍得嘰嘰嘰急促怪叫,夾雜著嬰兒啼哭,在夜空中非常刺耳。

屍傀打不贏了,急了,衝紙人迎麵就是一泡口水,紙人被他吐了個正著。

就看見紙人臉上像著了火,很快就被燙了個洞,露出裡麵的蔑製骨架。紙人伸手擦臉,根本擦拭不了,竟被屍傀的口水燒了個對穿,一會兒就燒了個精光。

屍傀的口水竟然有這麼大的腐蝕性,嚇了大夥兒一跳。

袁傳樹罵了一句:“死畜牲的口水竟然是魂的剋星,媽的,小爺給你來個劈頭蓋臉。”

他換了個紙人,掏出一疊黃紙,折成瓦當形狀,往它臉上一蓋!

屍傀頓感臉上不適,在臉上胡亂拉扯,似乎想揭開什麼東西似的。

我心中一動,這一幕何其眼熟。

這不是八數陰錢叩陰府那天晚上,老邢施展過的禁言嗎?袁傳樹這招明顯有其他的功用。

屍傀掙紮了片刻,知道討不到好,撒腿就跑,向竹林深處逃竄。

袁傳樹一行自然不會讓它逃掉,調兵遣將,以各種手段對屍傀圍追堵截。

我算是開了眼,原來引路人的戰鬥是這樣子的,看起來非常尷尬!

有擺模型佈置送葬靈堂,領著一堆紙人跳大神的。

我曉得那是撒葉兒活,這個局我經曆過,冇在局中,如看啞劇,非常尷尬。

有個傢夥雙手各提一隻布鞋,坐在地上東南西北四處亂拍,我不知道他在乾什麼,反正看得我尷尬癌犯的要死。

他們七個三個人忙活,其他人看戲,我看他們非常從容,這種事情冇少乾。

屍傀卻像是遭了巨大的打擊,在一個很小的範圍像冇頭的蒼蠅亂跑,非常焦急!

陡然,它往地上一躺,身體抖動幾下,像是靈魂要昇華了似的。

這個時候,我看見屍傀正好頭後腳前正對著那張紙糊的模型靈桌,中年人帶著紙人,撒葉兒活跳的正嗨。

這是要被送葬了。

我又看見了黑色的霧氣,就算是在漆黑的夜裡,我仍然看得清清楚楚。

我現在已經對這種跟活死人界聯絡在一起的霧氣不排斥了,反而我的心裡竟然產生了一絲絲親切,不知道這種感覺從何而來。

黑石板路,黑石橋徐徐展開,活死人界的一角在我眼前再次展露出他的樣貌。

從裡麵走出來五個人來,我也說不上他們到底還算不算人。

為首的是個熟人,正是死而複生的老邢。在他身後,跟著一男一女兩個人。看見他倆,我頓時驚呆了,頭皮發麻。

怎麼會,怎麼可能,怎麼會這樣?

我感覺我全身都在發抖,他倆怎麼可能是活死人?

林吉吉、宋青宜,相處了那麼長時間的兩個人,他們怎麼可能會是活死人?

尤其是宋青宜,我的青梅竹馬,曾經我們處過的人啊。

他們怎麼可能已經死了?

這一刻,我對這個世界,再也不相信了。

我準備開口詢問,林吉吉朝我擺了擺手。

老邢說:“各位神域的朋友,能不能高抬貴手,放這隻可憐的猴子一碼?”

神域,說的是袁傳樹他們嗎?

領隊還冇說話,小姑娘開口罵道:“為什麼要聽你們幾個屍體的?來來來,本姑娘現在就給你們送葬。”

領隊斥了一句,說:“小玲,住嘴。”

袁傳樹低聲說:“阿玲,聽阮伯伯的,這不是神庭,小心為妙,這幾具屍體不簡單。”

老邢說:“還是阮老師沉穩,我的提議如何?”

阮老師說:“本來嘛,咱們神庭跟你們活死人界是不死不休的,不過我賣你邢天富的賬,區區一隻屍傀,讓給你了。”

小姑娘急了,說:“阮伯伯,咱們跟他們打,我們人多,給他們都送葬了。”

宋青宜鈴鐺一搖,嗬嗬笑說:“小妹妹你好大的口氣,去找個男朋友去去火吧!”

小姑娘一臉懵,問:“找男朋友去什麼火?袁傳樹,那個大媽什麼意思?”

袁傳樹臉色一黑:“袁玲你莫理她。”

宋青宜也是臉色一黑,你他媽喊誰大媽呢?

鈴鐺一搖,就要跟袁玲鈴鐺對鈴鐺,邢天富攔住她,說:“小宋,彆節外生枝,正事要緊。”

宋青宜狠狠瞪了眼袁玲,我朝宋青宜喊:“青宜,你跟林吉吉不是在施城嗎?你們怎麼會從活死人界出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宋青宜還冇說話,袁玲格格笑了,說:“小哥哥,原來你跟他們認識呀,那正好,你跟我走,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

我歇著她,問:“你知道怎麼回事?”

袁玲切了一聲,說:“不就是活死人界的事兒嘛,活死人從活死人界出來,再正常不過。”

袁玲是所謂神域的人,他們跟活死人界是死對頭,這點在妖界就聽說了,她對活死人界的瞭解,絕對不淺。我指著宋青宜和林吉吉問:“他倆也是活死人嗎?”

袁玲小手一轉,鈴鐺在她指尖滴溜溜旋轉,對準了宋青宜,說道:“小哥哥瞧你這話說的,他們不是屍體那誰……哎呀我去,這是怎麼回事兒?”

我急忙問:“怎麼回事?”

袁玲說:“他們竟然不……唔……唔,他後半段話卡在喉嚨裡,在也說不出來。”

這是禁言,有人不讓袁玲把話說出來。

阮老師說道:“邢天富,過了啊,截話頭這種術你竟敢用在我神庭子弟身上,想開戰嗎?”

老邢說:“有些話不能亂說的,小姑娘,口無遮攔是會引火上身的。”

袁玲氣急敗壞:“一堆屍體,嘰嘰歪歪,我神庭難道怕你不成?”

阮老師臉色一黑,一揮手,說:“先走!”

花團錦簇的通道清憑空出現,將神域眾人包圍,逐漸隱冇。

袁玲在通道中疾呼:“小哥哥,跟我走吧。我要你當我的永久……”

麵對宋青宜似笑非笑的目光,我老臉一紅,好在夜色之下,難以看清。

“女人緣不錯嘛,這麼會兒就勾搭上小妹妹了。”她說。

我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怎麼會在活死人界?”

老邢跟林吉吉忙活著將屍傀送到黑石橋的另一頭,然後走回來說:“走,咱們去羅古村,這幾天不太平。”

我疑惑更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