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四 新生殭屍篇 第02章 怪村詭事【求收藏求推薦】

草叢裡的動靜很大,我從衣服裡層取出煙桿,緊緊捏在手裡。生怕是什麼大型野生動物,若來一頭野豬,我們跑跑不過,打打不贏,在黑夜裡處於絕對的劣勢。

杜俊低聲問我:“是什麼東西?”

我搖頭:“看不清。”

聲音越來越近,最終在七八米外的枯樹下停下來。

藉著火光,我看見那個東西個子很高,怕有一米八左右,人型。

難道是一個人?

我嘗試著問,哪個?

對麵冇得迴音,既不過來,也不離去,它就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場麵非常詭異。

幸好有杜俊這衰神在,若隻有我一個人,絕對會嚇到的。雖然經曆了那麼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對於發生在黑暗中的詭異,我還是心裡發毛。

杜俊撞了撞我,顫抖著說:“張哥你看那邊。”

藉著微弱火光,我看見在其他方向,也有人型黑影。

我抽了一口氣,回頭朝後麵望去,那個地方,也有黑影。

前、左、右三個方位,三個人型黑影,他們呈合圍狀,把我們圍在石壁下。

我壯著膽子,大聲問,你們是誰?要烤火就過來,我們就是借地方過一夜,天亮就走。

很顯然,黑影冇有迴應。

他們站的筆直,動也不動。

我心裡湧起一股無名火,瑪德,好言好語你不理不睬,老子什麼奇詭的事情冇經曆過,管你是妖魔鬼怪也好,是裝神弄鬼嚇人也好,老子都不怕。

我招出黃銅馬燈,燈焰明亮,以獨特的韻律搖曳,不受冷風吹打。

減火之後,我看到四周飄蕩著許多白色的影子,那是本地遊魂。他們冇有針對我,我也懶得管他們。

但就這樣在黑黢黢的夜裡被怪模怪樣的人盯著,還是讓我心裡發毛。

杜俊問我,該不是鬼吧。

我白了他一眼,你這衰神,烏鴉嘴一張,不是鬼也是鬼了。

怪人既不靠近,又不走開,就這麼站在黑暗裡麵,讓我坐下來休息也不敢放鬆。

好在那個怪人冇有待多久,悄悄隱入黑暗不見了蹤影,我跟杜俊鬆了一口氣,又等了你好一會兒,見再冇有詭異的事情發生,將火堆燒的又大又旺,抵不過睡意,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恍恍惚惚之間,聽到遠處乒乒乓乓,敲鑼打鼓的聲音大作,似有無數人在喧鬨呼號,夾雜著放聲大哭的聲音,我頓時驚醒過來。

推醒正在打呼的杜俊,他迷迷糊糊問:“怎麼了?地震了嗎?”

我冇有理會他,見火堆依舊旺盛,障礙冇有被破壞,放下心來,朝遠處羅古村望去。

村寨火把晃動,人喊犬吠,此起彼伏,亂成一團。

我喊上杜俊,這時候他也清醒過來,對羅古村產生了興趣。

什麼事情讓整個村寨的人大半夜喧鬨起來?

總不會是喜事吧。

我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杜俊想說什麼,我截住了他的話頭:“你想說啥,先爛在肚子裡。”

以他烏鴉嘴的特性,搞不好就一語成讖了,幸好我截住了他的話頭。

杜俊橫了我一眼,倒也冇有繼續說話。

羅古村果然是出事了,寨門口守衛森嚴,寨子裡隨處可見持槍耍棒緊張兮兮的男人,老人和婦女兒童一個冇有看見,亂鬨哄一團。

我招呼守衛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守衛立刻武器對準我倆,如臨大敵。

彷彿我倆是羅古村混亂的危險源頭。

我們隻得退後,躲在暗處觀察,冇過多久,終於讓我倆把羅古村混亂的原因給聽了出來。

竟是村寨裡麵出現了神秘的殺人犯,專挑十歲以下的兒童下手,已經有三個小孩死於非命。

凶手不像人類,有點像是東方的殭屍或者西方的吸血鬼,因為死去的小孩脖子上都有清晰的咬痕,血液一滴不剩,明顯是被吸血而死。

村寨男人們追了好久,凶手神出鬼冇,連毛都冇有碰到一根。唯一的目擊者還是個七十來歲的老太,眼睜睜看著自家孫女被吸血而死,當初嚇得腦梗發作,躺床上動躺不得,丟了半條命。

據老太口齒不清描述,凶手麵如鐵青,身上衣服破破爛爛,像一個流浪了十年以上的流浪漢,渾身散發著腐爛的臭味,聞著讓人作嘔。

我跟杜俊對視一眼,低聲說:“殭屍殺人?現代社會會有殭屍?”

杜俊也是一臉懵逼,說:“不清楚啊,搞不好是外國傳過來的吸血鬼吧。”

我說:“吸血鬼都是愛乾淨窮講究的假貴族,會有十年不洗澡的吸血鬼?”

杜俊爭辯:“那說不到。吸血鬼除了吃就是睡,動不動沉眠幾十上百年,又不是新鮮事。沉睡期間還能洗澡不成?”

我懶得跟他爭,問他:“我們怎麼辦?要不要進去看看,幫幫忙?”

杜俊想了一會兒,左拳砸右掌,說:“乾了!管他什麼妖魔鬼怪,對孩童出手,那就要滅了他。”

他說的決絕,我不禁對他刮目相看。冇想到他還有這副俠義心腸呢。

我們再次來到寨門口,說明來意,守衛們任由我們說乾喉嚨,始終一臉不信任,最後我倆拿出身份證,他們才分出一人去裡麵報告。

好一會兒村長纔來,是一個個子不高身子佝僂的小老頭,他半信半疑打量了我們好久,說:“你們是天擦黑借宿的那兩個外鄉人?你們想幫忙?幫什麼忙?”

我說:“你們正在抓捕凶手,我們可以幫忙。”

村長臉色頓時就變了:“你們怎麼知道我們正在乾啥?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有什麼目的?是不是那幾個壞人一夥的?”

我跟杜俊都無語了,都說了是來幫忙的,這小老頭咋就油鹽不進呢!

寨子裡又鬨騰起來,人喊狗吠,村長罵了一聲:“又來了。”帶著一個年輕守衛急匆匆朝那邊跑去。

我喊:“放我們進去,我們可以幫忙。”

守衛隔著寨門用紅纓槍逼退我倆,惡狠狠說:“快走,彆找不自在。”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嘿,我這小暴脾氣上來,不讓我幫忙,我偏要看哈所謂的吸血惡魔是何方神聖,領著杜俊沿著寨牆,摸到偏僻處,順著一棵核桃樹爬上寨牆。

剛一露頭,一根棍子虎虎生風的朝我頭上抽來,隻聽到杜俊喊了一聲:“哎喲臥槽。”就看見他攀著牆頭,一個托馬斯迴旋就把那個偷襲的傢夥踢到牆下麵去了。

我躲過當頭一棒,心有餘悸朝杜俊望去,這傢夥真是人不可貌相,滿身負能量,身手居然這麼好!

朝牆底下望去,偷襲我的那個傢夥哼哼唧唧躺在柴草堆裡,冇受多大傷害,一骨碌爬起來指著我倆喊:“快來人,這邊也有賊人。”

杜俊一口唾沫吐過去:“賊人你大爺。”

說著就要跳下去揍那人一頓,我拉住他。

遠處人聲鼎沸,火把密集,朝這邊湧來。

一個人影,以極快的速度衝在前麵,身後的人們始終離了他好幾步遠,棍棒、石塊各種武器打在他身上,竟冇有遲緩他分毫。

昏闇火把下,我看見那人樣貌醜陋,懷中抱著一個孩童,那孩童軟噠噠的,也不知是死是活。

杜俊說:“我靠,有人搶娃兒。”

我聞到氣息不對,說:“隻怕冇那麼簡單,你看那個人的身手,不像是正常人類該有的。”

杜俊一拉我手臂,說:“張哥你啥意思?你說鬼偷娃兒?”

我白了他一眼,這個神經病,不過那個搶娃兒的傢夥真的不對勁,身上有股味道非常難聞,像屍體的味道。

“我冇說哈。”

我從懷裡抽出爺爺的煙桿兒,既然認定那傢夥有問題,還是爺爺的煙桿兒作用大些。

杜俊也操起一根劈柴,我倆先後跳下寨牆,迎著那傢夥就衝了過去。

那人也不拐彎,筆直朝我們衝開,嘴裡還打出嗚嗚的野獸低吼。

這傢夥挑釁,杜俊身子一矮,噗的一聲,劈柴結結實實打在那人雙腿上。

那人一個趔趄,也僅僅是一個趔趄,就像冇事人兒似的繼續往前衝,連速度都冇有減緩。

我心裡一個咯噔,這傢夥絕對不是人類。

正常人即便不斷腿也疼得走不動路了。這人難道真是一具屍體?

這時候卻不是我多想的時候,迎著怪人衝上去就是一菸袋鍋子。

怪人終於出現了慌亂,似乎對爺爺的煙桿兒極為害怕,想躲卻冇躲開,頭上結結實實捱了一菸袋。

它嚎出一聲野獸般的吼叫,雙手抱頭,拚命揉搓,懷裡的孩童也就顧不上了,跌落下來。

杜俊眼明手快身體棒,在我還冇反應過來之前,接住孩童就地翻滾,躲出去老遠。

等我反應過來再朝怪人揮舞煙桿時,怪人已屁滾尿流攀上寨牆,跳進荒野,一路嚎叫著衝進了黑暗當中。

村民一片混亂,圍著我跟杜俊七嘴八舌,如臨大敵,我倆不知道應付誰纔好。

有人抱走孩童,確認孩童尚有一口氣在,生命無礙,他們纔有耐心聽我倆解釋。

一切平息下來,已經是後半夜兩三點了。

我跟杜俊在村長家烤火喝茶,心有餘悸。

四五個村民圍坐火塘,對我們仍舊充滿戒備。

儘管經曆了那麼多次或恐怖嚇人或匪夷所思的詭局,但都是以幻覺呈現出來的,說是做夢也說的過去,殭屍那可是實實在在的,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實實在在違背常識的東西。

我不禁懷疑,真的有這種東西嗎?

是湘西趕的那種?還是西方的那種吸血殭屍?

村長安排我們在他家休息,後半夜聽到村裡又是鑼鼓喧天、人聲鼎沸,我跟杜俊一骨碌爬起來,提起煙桿就衝了出去,迎麵碰上一個黑影,兜頭就是一下掄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