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四 新生殭屍篇 第01章 黴運纏身的怨婦男【求推薦收藏】

施城到利川不遠,坐動車兩個小時左右就到了。連續多天身累心累,一上車我就睡著了。迷迷糊糊中,聽到旁邊有人喋喋不休的聊天,聲音還很大,要多討厭有多討厭。

我閉著眼睛,努力把自己放空,但那個人的聲音簡直像魔音灌耳,擋都擋不住。

最讓我鬱悶的是,聊天內容,從頭到尾充滿了怨氣。

跟怨婦差不多。

我聽了一會兒,總結了下,那真是三歲冇爹,五歲冇娘。

上小學全身長膿瘡。

中學好不容易喜歡一個女同學,被人半路截胡,親眼目睹香豔事件,幼小的心靈徹底被摧毀。

高中處了個女朋友,全心全意對待,結果被人戴了綠帽子。

好不容易上了個大學,老師不喜歡,同學排擠,連本該給他的獎學金,也被人搶走了。

大學畢業找了個工作,臟活累活全他做,各種好事冇他份。

晃晃悠悠快到三十歲,仍舊孤家寡人一個,除了一套房子,其他什麼都冇混到手。前前後後相親六七個女朋友,冇一個超過一年的。

用他的話說,他的人生徹頭徹尾就是個悲劇。

那個人看見我醒了,非常自來熟的找我說話,我不願意理他,有一搭冇一搭的跟他聊著。

他自我介紹說叫杜俊。話裡話外總覺得自己是大富大貴的命,奈何上天捉弄,讓他徹頭徹尾變成了失敗者。

我冇好氣說:“看來你要發大財,走大運了。”

他說:“那是肯定的。好事多磨,人不可能一輩子倒黴。前半輩子把這一生的黴運走完了,接下來肯定好運連連。”

我說:“那祝你大富大貴,鵬程似錦。”

說起來,杜俊也是利川人。我問起利川袁家,他皺眉想了好一會兒,說:“利川袁家?利川雖然是縣級市,城市還是挺大的,袁家是大家族嗎?冇聽說過。”

現在這個社會,家族已經不怎麼興旺。就算有大家大族,也是矇頭發大財,低調傳承,很少有聞名全國的世家。

我心中忐忑,冒冒然去利川找袁媛,真能找到嗎?

問了幾個相熟的同學,他們都冇有袁媛的聯絡電話。感覺畢業後,袁媛徹底從大家的視線消失了。同學群裡,他的頭像始終是灰色的,從來冇冒過一個泡。朋友圈乾淨的像水洗過,冇有任何訊息。

杜俊問我:“你去利川有事?”

我說:“嗯,找個朋友。”

杜俊哦了一聲,說:“以後到利川了找我,我就在西城邊上。”

應他要求,我們相互留了聯絡方式,我打定主意,這種渾身冒黑水的傢夥,絕不招惹。

這種衰神,沾了倒黴。

列車緩緩停下來,廣播裡播音員的聲音說:“列車現在是臨時停車,請大家待在車廂不要隨意走動,以免發生例外。”

車廂裡鬧鬨哄的,有相互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有一臉懵逼從睡夢中醒來,看了一眼又一臉懵逼睡過去的。

窗外天氣陰沉,跟天要黑了一樣。

現在的交通手段越來越發達,也越來越安全。動車中途臨時停靠的,少之又少,我從來冇遇到過。

我有種不好的預感,難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有人在圍著列車員七嘴八舌的問,列車員也是一臉懵,不曉得情況。

杜俊說:“怕不是前麵塌方,地陷什麼了吧。”

我白了他一眼,心說你可閉嘴吧,就你這衰神,搞不好烏鴉嘴一點就靈。

這傢夥衰神附體,嘴巴跟開了光似的,過了個把小時,廣播通報,前麵發生地陷,短期內無法恢複,列車決定返回。

杜俊笑嗬嗬說:“我就說嘛,前麵肯定出事了。”

我橫他一眼。

你還好意思講。閉嘴吧,烏鴉嘴。

乘客鬧鬨哄的,有回不了家唉聲歎氣的,有鬨著退票找說法的,有給家人打電話說情況報平安的,像菜市場。

我倒是無所謂,本就心血來潮,去不了利川也冇什麼損失。

或許這就是命運,上天註定我去不了利川。

我有種心血來潮的感覺,總覺得火急火燎,難以靜下心來。

走了一程,廣播又響起來。我一個激靈,渾身跟過電似的,我現在對廣播過敏。

前方山體垮塌,很長一段鐵軌被砸斷,回也回不去。

這下,本就一肚子氣的乘客,徹底炸毛。

有人說:“怎麼天災儘毀鐵路,莫不是這輛火車被詛咒了。”

對受過教育的人來講,他這話純粹是迷信,不值一哂。但架不住事件離奇,火車被阻荒山野嶺,進不得退不得,對自然偉力和未知的恐懼,讓乘客們鬨騰起來。他們無論如何不願再坐車了,必須立刻、馬上下車。

列車員齊出,怎麼勸阻也冇用

也不知道哪個把車門打開了,乘客彙成人潮,擁成一團衝出列車,朝遠處跑去。

我被人群擁擠著,身不由己被推出了車門。

行李還在貨架上,這時候也冇辦法了。

人真多,稍不留神,就被擠倒在地。外麵地形複雜,不是雜草就是亂石崗,冇辦法,隻得隨大流,朝遠處山上跑去。

剛跑到山上,就聽到身後轟隆隆巨響,跟天塌地陷似的。回頭一看,正好看到大地塌陷,列車陷入地坑的一幕。

那場景,真跟世界末日一樣。亂石紛飛,塵土漫天,長長的車廂被重力拖入地底,兩端翹起。

金屬結構發出嘎吱嘎吱的巨響,令人牙酸。

人們驚恐尖叫、哭喊的聲音反而被那催命的聲音掩蓋住了。僥倖跑出來的人們,像螞蟻,往山頂開闊處跑,誰也不敢絲毫停留。

我跑的雙腿發軟,但冇有減緩速度,我看見山體在垮塌,大麵積的山石泥土滾滾而下。

山崩地裂。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地震嗎?

旁邊忽然有個人拉了我一把,我摔了一跤,跌進草叢,沿著斜坡咕嚕嚕朝山下滾去。

我罵了一句:“臥槽。”

接著聽到轟的一聲,有巨石墜地,砸在地上的聲音。正好砸在我剛纔站的地方,把我嚇出一身冷汗。

山下是一片開闊地,我滾了好一陣,摔得渾身青紫,痛的跟散架似的才停下來。

有人喊了一聲:“快跑。”

我愣了下,撒丫子跟著跑,回頭一看,好幾塊幾噸重的石頭從山上滾下來,像炮彈。

當我跟著那人停下來的時候,已經跑到空地中間,距離山腳很遠了。

山那邊的騷亂已經平息,逃脫的人們東一團西一簇,有的躲在山上平地,有的跟我們一樣逃到山穀。

旁邊有人氣喘籲籲,說:“瑪德,世界末日嗦,真特麼背時。”

我這才發現,這傢夥竟然是杜俊這個衰神,就是這傢夥危急關頭拉了我一把。

我道了謝,說:“不應該啊,這地方不是地質斷裂帶,不應該發生這麼大的地震呀。”

杜俊說:“狗屁,大峽穀就是地質斷層形成的,以前冇發生那是運氣好。能量積累到一定程度,厚積薄發,現在一股腦爆發出來了。”

我看了看手機,冇得信號,已經是下午五點了。

這地方荒涼原始,看不到人煙,不曉得東南西北。

杜俊邊走邊說:“先離開這兒再說。”

我看其他人也是這麼打算,提議跟倖存的大部隊一起,杜俊說:“你跟我走,保證帶你走出去。”

我問他:“不在這兒等救援嗎?”

他斜了我一眼,說:“誰知道救援什麼時候來,搞不好還會有地震垮山,在這兒等死嗎?”

他講的很有道理,我找不到理由反駁他。

跟著他走,出了山穀,上了一條鄉村大路。大部隊在岔路口跟我們走上不同的方向,我問杜俊,這是往什麼地方去的?

杜俊說:“不曉得。反正我覺得該朝另外那條路走。”

他指的是大部隊走的方向。

我問:“既然你覺得該朝那個方向走,我們為什麼要往這個方向走?”

杜俊說:“這是經驗。以我三十年的人生經驗看,隻要跟我的直覺相反,那就是大吉。如果跟著直覺走,鐵定倒大黴。”

我頓時無語,這是覺醒了什麼了不得的屬性嗎?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死馬當活馬醫,權當散步鍛鍊身體了。

很快,我們就到了一個竹林掩映,風景宜人的地方。

竹林深處有犬吠,有炊煙寥寥。

我鬆了口氣,杜俊這傢夥的直覺真準。

有山村可以借宿,總比露宿山野要好。

然而,讓我失算了。都說山裡人家樸實好客,這個叫做羅古村的村子,就冇得一點這種品質。

我們剛表達出想借宿找點飯菜的想法,就被村民很粗暴的趕出了村子,像驅趕瘟神。

這是個寨子,很小,聚集在一起,用寨牆圍在半山坡上。

一家這樣也就算了,家家戶戶看見我們,都非常厭惡,連讓我們在寨牆裡麵停留都不準,這讓我們非常不理解。

冇辦法,我們隻得找了個岩石遮蓋的石壁,生了個火,將就一晚。

山村荒僻,連手機信號也冇有,居然還有如此落後的地方。

我說:“杜俊,一定是你身上的黴運起了作用。”

杜俊說:“你放屁。”

他從身上摸出幾個紅薯,埋在火裡烤。我們被羅古村趕出來,在附近農田裡偷挖的。

他說:“羅古村有點古怪。現代社會,不應該會有如此封閉的村子存在。”

我才懶得管他古不古怪,我隻想睡一覺,天一亮離開這個鬼地方。

月黑風高,對麵半山坡羅古村燈火點點,點的竟然是油燈。

除此之外,天地間就隻剩下我們麵前這一堆小小篝火的光亮。

黑暗中有動靜,像動物踩踏枯草樹枝,從樹叢中走出來。

我一下子緊張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