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三 三道死關篇 第12章 一場夢而已【求收藏求】

看著眼前景物,我罵了一句:“我靠,我不是在做夢吧。”

那個聲音氣呼呼說:“曉得自己在做夢,還不趕緊醒?”

我問:“你們怎麼在這裡?這是哪兒?”

林吉吉說:“你還冇睡醒嗦?你龜兒發夢天也要有個限度,要的不?”

我問:“你啥子意思?”

林吉吉說:“說好一起劃船,你龜兒一上船就睡覺,跟死豬似的,你龜兒讓我老人家跟小宋一個女同誌劃船,你害不害臊?羞不羞恥?”

我被他罵的狗血淋頭,一臉迷糊,說:“慢點慢點,我不是剛從妖界出來嗎?啥時候跟你們約好劃船了?我吃多了撐的,大冬天跟你們一起在河上吹風?”

宋青宜氣呼呼說:“你還好意思講,我說不來,你死皮賴臉讓我們陪你一起遊清江,租了個小船你又不劃,你最近是不是耍嗨了,不曉得自個兒姓啥了?”

我更迷糊了,不理她滿肚子的氣,問:“你們把話講清楚,我什麼時候找你們一起遊清江了?”

宋青宜伸手來摸我額頭,我躲過她手,她說:“完了完了,老林,這傢夥又犯迷糊了。”

林吉吉說:“估計是幾個月前中局太多,留下的後遺症。”

宋青宜點頭,深表讚同。

我是一腦袋漿糊,問了半天,才弄懂我現在的處境。

按照他們的說法,幾天前我在家耍的無聊,給他們兩個打電話,約好一起去施城耍,放鬆下心情。之後我們就在施城各旅遊景點耍了幾天,玩也玩夠了,吃也吃嗨了,準備打道回府。

不曉得我哪根筋不對了,硬鬨到要坐船遊清江。他們兩個想著坐畫舫沿清江到長江,然後坐汽車回家也行。反正是耍,也算順路,無非多花點時間而已,於是就同意了。

然而我無論如何要鬨著自己劃船,兩人當時就想把我扔下,自己回家去的。

但最後,他們卻還是同意了,因為他們看我狀態不對。強扭著我去坐大船,在船開的最後關頭,我一個人跑掉了。

他倆發現我的時候,船已經開出去老遠。

冇辦法,他們隻得讓畫舫靠岸,下來找我,白花了三個人的船票錢。

他們找到我的時候,我已經租了一艘小船,正準備起航。

聽到這裡,我汗一個。

我竟然會做這麼離譜的事情,這不像我的作風啊。

我明明是在妖界陪塗林塗禹他們過三大死關,怎麼會像白癡一樣大冬天死活鬨著劃船遊清江?

我身上有好幾樣可以證明的東西,老鴰就可以作證。

然而我從懷裡冇有掏出那隻死鳥來,老鴰不翼而飛。

從斬屍林出來,在登天廣場醒來的時候,我明明確認過的,它怎麼會不見了呢?上紙船之後,我都摸過確認過,什麼情況?

掏出手機,我翻找袁媛留下的那條簡訊。然而裡麵除了一條發給宋青宜的簡訊之外,什麼也冇有。

那條簡訊騷得不行。

“青宜,我在施城等你。我帶你遊土司城、爬大峽穀玻璃棧道,我帶你去有騰龍洞,有我的地方,一定要有你,要不然,我的旅行,不完美,不快樂。”

媽蛋,這麼騷,這麼不要臉的簡訊,我發的出來?

然而事實就是如此,簡訊清晰,躺在信箱裡麵,做不得假。

我迷茫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到底哪個纔是真實?哪個纔是幻境?

我又翻找手機支付記錄,冇有袁媛,隻有宋青宜。

影像記錄也是如此,所有我跟袁媛留下的合影,自拍的,相互拍的,彆人幫我們拍的,本應該袁媛的位置,卻全都變成了宋青宜。

我額頭冷汗直流,這真比經曆詭局還讓我心慌。

試想一下,你跟一個女孩子在一起經曆了很多很多,到最後卻發現一切都是幻覺,實際上是跟另外一個女孩子發生的,你會不會覺得荒誕與難以接受?

難道,我徹頭徹尾把宋青宜當成了袁媛?

對於一個男人而言,情感上或許有可能會如此。但現實中,怎麼會完全把一個人當成另一個人?

對於他倆的說法,我有很多懷疑。

我問了一些細節上的問題,宋青宜回答的一清二楚。就連那一晚我們在民宿的細節,宋青宜都能臉紅紅說的大致不差,這讓我更鬱悶,更懷疑自己。

我他麼真的要變神經病了。

宋青宜他們講述的故事,後麵就非常簡單了。

他們不放心狀態不對的我,陪我大冬天順清江漂流吹冷風,鼻涕泡都凍出來了。

最讓他們生氣的是,我一上船,就歪在船頭,昏昏沉沉的睡。邊睡還邊說夢話,什麼兩河口、獨木橋,什麼大陽山,什麼陽關道、洪爐、斬屍林……

聽得他們一愣一愣。

他們兩個哈唄兒,硬是頂著冷風,聽了我在睡夢中編排的一幕幕玄奇連續劇。

後來過激流險灘,我終於被顛簸醒了,差點翻下船掉水裡淹死。

聽完,我久久不能回神。

不能接受啊,我真的不能接受。

那一幕幕,多麼真實,怎麼可能是我做的一場夢?

塗林、塗禹、言多必、山欣、天仙子、油樟子……

還有許許多多我叫不出名字,卻有血有肉,真真切切的妖精……

他們全都是我編排出來的夢境?

宋青宜說:“不然呢?你覺得真有妖界?”

我點頭,我還是覺得那是我真實經曆的事情。

我不相信他們倆,他倆都是引路人,引路人冇一個好東西。

我說:“活死人界都有,妖界怎麼不可能?”

宋青宜恨鐵不成鋼,說:“算了,你要相信就相信,關我屁事。搞得我要害你似的。”

林吉吉說:“待會兒我帶你去醫院檢查哈,看你精神有冇得問題。”

我也想弄明白這個問題,所以我真的跟著他們去做了檢查。

結果卻是我健康的很,精神冇任何問題。就是我小腦細胞非常活躍,這是非常容易做夢的征兆。

宋青宜說:“這下你信了吧,要相信科學。麼子妖界,麼子活死人界,你自己好好想想,可能不?”

媽蛋,不想跟她講話。

這是要否認我好不容易重建起來的世界觀,這種人該打死。我稀碎的世界觀重建起來容易嗎我。

天色已晚,我們在施城住一晚上。

天上下起了雨,我走在街上,任由細雨打在臉上,冷冰冰的,悲涼的情緒讓我非常難受。

如果真的是夢境,那我一直以來堅持的東西到底算什麼?

我在尋找些什麼?

夢境與真實,到底要怎樣去區分?

悲涼之意非常濃烈,我鼻子發酸,不受控製。眼角有淚,混在雨水裡麵,順著我的臉頰流下去。

黑暗來的非常迅猛,濃霧掩埋了城市。

街道變成石板路,黑石橋、黑水河出現在黑霧的遠處。

兩隊提著奠字燈籠的騎士從石板橋的另一麵緩緩走來,活死人界也在下雨,但他們卻冇有絲毫知覺似的,一步一步走的很緩慢,馬兒也在配合他們的節奏。

經過我身邊,他們冇有看我一眼,走進另一邊濃霧深處。

我看著他們消失的方向,呆呆出神。

最近,活死人界出現的有點頻繁。

這一次,又會有什麼詭異的事情發生?

我冇有逃避,也冇有害怕,我在等。

至於等什麼,連我自己都不清楚。

活死人界這一片區域,似乎要將施城徹底占據,一直維持著,冇有退去。

等了很久,那兩隊騎士返回,他們依舊走的很慢。

在他們後麵,活死人麵無表情的抬著十具黑漆漆的棺木,緩緩走來,跟走正步似的。

他們走的莊嚴,走的肅穆。

我的情緒,也隨著氣氛,變得嚴肅。

悲傷的情緒讓我無法保持沉默,我問,他們是救我的那些騎士嗎?

黑衣騎士冇有回答我,他們甚至冇有看我一眼。

他們走上黑石橋,消失在橋那邊的黑霧當中。

直到此時,活死人界才緩緩退去,把施城的本來麵目還給她。

三蛇吞月、天棺送葬,我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我知道,我能從那個該死的驚天大局之中逃脫,那些黑衣騎士出了很大力氣。

還有那個蒼老的聲音,那個斥退所謂神域的老人,他們是我的恩人。

宋青宜講這一切都是我做的一場夢。

但我覺得,就算是夢,他們也是我的恩人。

活死人再死一次這種事情非常詭異,但我現在不覺得。

一直以來,都是引路人在害我。

被我視為毒蛇惡蠍的活死人,他們卻一次又一次救我。

加上爺爺也是活死人中的一員,我對活死人界的認知,悄然改觀。

我給我媽打了個電話,她的話確認了宋青宜所說是真實的。

我的確送唐明皇去過唐家坪,也的確在老鴰廟出過車禍,但我並冇有在老鴰廟久呆,而是去了同學田從文家,然後就約齊宋青宜跟林吉吉,去施城遊玩放鬆心情了。

掛了電話,舉目四望,城市的燈火是那麼絢爛,美的虛幻,讓我覺得陌生。

這樣的景色,到底是真,還是假?

靜默了好久,我的心情堅定起來。

第二天一早,我踏上列車,前往陌生的城市。

那個我老早就想去,卻一直不敢去的城市。

我要去尋找答案,證明這一切絕對是真實發生過的。

我給袁媛打了個電話,然而撥出去的電話冇有接通,那個號碼是空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