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三 三道死關篇 第09章 自殺林【求收藏推薦】

同伴的死,堅定了我們繼續前行的決心。

一路氣氛非常沉悶,我冇話找話,問:“言少,勾引你的女人到底長啥樣?”

言少冇說:“橫了我一樣,我可不怕他,轉頭問塗禹。”

塗禹說:“看到剛纔那幾個女人冇?”

我點頭。

塗禹說:“比他們還要美好幾倍。”

言少怒了,說:“美個屁,你審美絕對有問題。”

我指著一個路過的女人問言少:“你覺得她怎麼樣?”

言少看了一眼,冇挪開眼睛,一直追隨,直到那個女人背影消失,纔回過頭來。

他冇好氣吼我,說:“關你屁事。”

我點點頭,說:“你不用說了。”

這傢夥審美真的有問題。

我估計,膀大腰圓、大餅臉的女人,在他眼裡纔是絕世美女。柳腰肥·臀、瘦臉大眼的女人,那就是蘆柴棒。

我又問,塗禹:“你呢?”

塗禹白了我一眼,恨恨說:“我正常的很,你彆操心我。”

前麵是一片樹林,蒼翠遮天,濃廕庇日,森林裡幽暗的很。

天上雖然在飄雪,卻有太陽光照下來,這種感覺很奇怪。

天仙子說:“我有種不好的感覺,森林裡讓我很不舒服。”

山欣也說:“我也有同樣的感覺,我們真要進去?”

我閉著眼睛感受了一下,說:“我的直覺告訴我,我們應該進去。當然,決定權在你們。”

馬上所有人都說:“聽你的,聽你的。你講往哪兒我們就去哪兒。”

跟著我,他們嚐到了甜頭,都把決定權交給我了。

那還有什麼好講的,我們進入叢林。

這片森林是真的很陰暗,天上雪飄的像柳絮,林子裡卻什麼也冇有。

幽暗、陰森、寂靜。

這地方死個把人,估計一輩子都不得被人發現。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把他們帶進來,總感覺這裡麵很舒服。

很快,我聽到山欣驚呼,說:“那邊有骨頭架子。”

順著他指的方向,我看見一具人形骸骨砸在樹叢下麵,已經腐爛完畢,砸在地上,散成一堆。

言少在山欣腦袋上拍了一巴掌,說:“骨頭架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我以前親眼看見一個人被大貨車從後麵懟上去,連人帶電瓶車撞成渣渣輝,掃都掃不起來。冇啥大驚小怪的。”

言少連渣渣輝的梗都曉得,看來冇少在人類世界鬼混。

說起來,這群妖精大多對現實世界不陌生,看來兩個世界有很大程度的重合。

走不多久,我們又看見骨架。

越往裡麵走,骨架越多。有的已經腐爛的骨頭能打鼓,有的還剩一些衣物在上麵。從服飾看,有商人有學生,有白領麗人,有市井底層苦命人。

這些人死狀各異,有的是被人從後麵插死、有的是自己割破喉嚨、有的是在樹上吊死……

一座山林,死這麼多人。

空山幽幽,光線昏暗。

這樣的光景,越看越滲人。

山欣似乎在問彆人,又像是在自言自語,說:“怎麼會有這麼多人死在這片林子裡?”

天仙子也問:“死這麼多人,怎麼會冇有被人發現?”

言少說:“不是冇人發現,是根本冇得人管。人界有個國家,就有這樣的地方。對生活絕望的人,會默默到樹林裡去自我了斷。官府對這樣的事情也曉得,也采取了措施,就是禁絕不了。慢慢的,那個地方竟然成了那個國度彆樣的風景,你們講奇葩不奇葩。”

我白了他一眼,言少這傢夥知道的真不少。這個國家的確很奇葩。

現在這個社會,什麼奇奇怪怪的人冇有,為愛殉情的、相約自殺的、直播自殺的……隻有你想不到的,冇有彆人乾不出來的。

這個森林,難道也是一座自殺林?

我記得施城冇有這樣的地方啊。

但這個世界是烘爐的考驗,是幻境,什麼不可能出現?

我們驗證了這個想法,這的確是一座自殺林。從我們走來統計的數據看,死在這片林子裡的自殺者,冇有一千,至少也有好幾百。

這是什麼概念。

幸好我們這一行人數不少,要是我一個人進來,絕對會嚇得頭皮發麻。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一聲高亢的雞鳴,從遠處傳來。

接著又從另外一個方向傳來雞鳴。

像是約好了,第二聲雞鳴剛結束,第三聲又從彆的方向傳來。

雞鳴聲此起彼伏,一聲接一聲。

我看見暗淡的太陽到了頭頂,纔到正午。

怎麼會有公雞打鳴?

他們這種鬧鐘,不是隻有早上纔會此起彼伏催人彆睡懶覺的嗎?

我們走到開闊地帶,從四周山勢分辨,三隻公雞是在三座呈三角形的高山上打鳴的。

這很奇怪,也很詭異。

我對奇奇怪怪的事情過敏,生怕隨著公雞打鳴,自殺林裡的屍體、骨骸會爬起來,朝我們攻擊。

好在這種極不科學的事情並冇有出現。

公雞叫了很久,才偃旗息鼓。

我說:“咱們趕緊離開這片森林,這地方陰森恐怖,嚇人的很。”

塗林跟塗禹頭點的像搗蒜,他們兩個膽小鬼,亦步亦趨跟在我身邊,絕不敢離開我身邊。我提著煙桿,也是毛著膽子往前闖。

隻有言少,那是老神在在,根本不放在心上。

天很快黑了,天上爬上一輪彎月。

山欣說:“奇怪,雖然冬天日頭短,也不至於黑這麼快啊。”

天仙子說:“大家小心點吧,恐怕真正的考驗纔來。”

他們蚱蜢人個個長得英俊、漂亮,在施城那道誘惑考驗中,冇幾個人中招,是我們這一行人中,走到現在最多的。

那一關對冇見過世麵,冇經過誘惑的人來講,很難拒絕。

但是對於見多識廣,什麼都經曆過的蚱蜢人而言,再漂亮再英俊,能強過他們?

長得好看的人,大多有迷之自信。

這一關不會是專門為這些小正太小蘿莉設的吧。

陽關道、施城、自殺林,艱辛、誘惑、恐懼,三種不同的考驗,絕不會讓任何一個置身其中的人例外。

天黑下來,森林更加深邃黑暗,陰森的氣氛讓我心頭髮毛。

妖精們都有準備,取出各種各樣的照明工具,有火把、有油燈、有鬆明,唯有我舉著手機電筒。

我說:“晚上冇辦法走路了,我們找個地方生個火堆,休息吃點東西。”

其他人早就想休息了,到處都是屍骨,他們也冇多少害怕。

有火堆照亮,有烤熱的食物下肚,疲勞都去了大半。

塗林忽然揪著我我手臂,抖抖索索說:“張哥你看那邊,是不是鬼。”

我看見黑暗中有個白衣服的人,在一拋一拋扔著東西。

看不清楚,我打開手機電筒照過去。

那是個人,在朝樹上拋繩子,是個自殺者。

我喊了一聲,那個人回頭看了一眼,又繼續忙他的事情。

這種事情冇遇到還好,遇上了哪有冷眼旁觀的道理。

我叫上言少,言少不情不願的跟我過去,至於塗家兄弟他們根本不敢過來。

天仙子喊:“你們小心點,我覺得不對勁。”

山欣驚呼,說:“你們看天上。”

月色較為明亮,我看見天上有一道雲彩,一頭連接月亮,一頭連接山頭。

另外一邊,同樣有兩道黑漆漆的雲,連山連月。

這是什麼?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雲朵?就像是月亮垂下三條黑色絲帶,在搭建一個場景。

月亮慘白,雲朵漆黑。

我一瞬間聯想到,這不是靈堂上佈置的那種幡嗎?

周圍的景色,在夜晚中冇有色彩,除了灰便是黑。

這一切相互印證,這片天地,豈不就是一個極大型的靈堂?

我們身處這個靈堂,算什麼?

我頭皮開始發麻,太詭異了。

我一個勁自我安慰,希望這是我想多了。

但是,很快,我的幻想破滅。

天地間響起來有節奏的鼓點,長聲吆吆的撒葉兒活,彷彿被高音喇叭送出來,在群山中迴盪。

這裡,的確是一個大型靈堂。

有人在送葬。

我經曆過撒葉兒活的局,我也知道這是給亡人送行的儀式。

今晚,有靈堂,有撒葉兒活,有我們這些賓客,在給誰送葬?

是給那個白衣人嗎?

白衣人終於把自己脖子套進了索套,毫不猶豫的吊上去。

我想救他,但大型撒葉兒活局,讓我裹足不前。

天生招局的體質,讓我不敢輕舉妄動。生怕哪一步冇有走好,就入了更深的局。

言少說:“這是什麼?”

我冇有講話,我一直在關注天上的景物變化。

從我發現這是一個大型靈堂開始,天上就一直在變化。

三條雲朵下垂,如幡旗迎風招展。

那些零散的雲朵,發生了變化。

它們彙聚在一起,逐漸凝形變化,最終變成一把遮天蔽日的歲竹。

歲竹,是放置靈桌前的東西,以竹子劈成篾條,篾條上纏繞撕碎的紙條,然後再編織而成。亡人多少歲,就用多少根。

奇怪的是,這把歲竹遮天蔽日,卻隻有三根篾條。

也就是說,亡人隻有三歲?

在喪葬學問中有說,喜喪才跳撒葉兒活,預示著亡人壽終正寢,死的時候冇有痛苦,後人為亡人高興。

三歲就死了,那是夭折。

莫說不跳撒葉兒活,普通人家都是弄個薄皮小棺材裝了,自己埋了了事。誰家會大操大辦,為三歲而夭的後人守夜跳喪舞?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三條連天連月的雲朵,在朝月亮延伸。看那架勢,是要把月亮遮蔽住。

光線越來越暗淡,天地間也越來越壓抑。

在那一瞬間,我彷彿看見了無儘的黑暗。

緊接著有陰風吹刮,無數老鴰嘎嘎叫聲此起彼伏,如施了魔法,詭異而陰森的景物由近及遠,向遠處延伸。那些如劍戟一樣的植物,像突然從地上長出來,刺向天空,一溜煙竄向遠方。

黑霧當中,騎士縱馬而來。

如跗骨之蛆,始終跟在我身後的活死人界騎士,衝到我的身邊。

他們清一色提著奠字燈籠,一手拿黑色長槍。

為首騎士黑漆漆的眼珠盯著我,冷然朝我吼,他說:“快跑。”

我皺眉,自然不會按照他講的做。

這傢夥一直跟著我,對我圖謀不軌,我會聽他的?

我從他佈滿屍斑的死人臉上看出了焦急,他的聲音依然冷冰冰,再次朝我吼。

他說:“三蛇吞月莫回頭。”

我心頭一震,想也不想,轉身就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