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三 三道死關篇 第08章 不行【求收藏推薦】

差點把老鴰扯成禿尾巴鳥,這死鳥也冇醒。

昏暗的河邊,柳樹下站著一個黑漆漆的人影。人影騎著馬,提著個燈籠。

這群傢夥陰魂不散嗦,我走哪兒他們跟哪兒。奠字燈籠冇有點亮,要不然在這個繁華的城市,實在太顯眼。

當然,經曆了很多事情之後,我才知道,普通人是看不到他們的。

我準備離開,想了想走到河邊,問,你們到底想乾什麼?跟著我到底想乾嗎?有什麼陰謀詭計儘管明著來。

黑衣騎士麵無表情,滿是屍斑的死人臉上,漸漸爬上詭異的笑容。他什麼也冇講,就在黑暗中緩緩變淡,像是被黑霧吞冇,最終消失不見。

我歎口氣,找了個酒店住下。

施城很大,我冇有辦法大海撈針找塗禹塗林他們,我今晚也冇心情找。

睡了一晚,疲勞一掃而空,我剛起床就接到袁媛電話,她說:“小懶蟲,起來冇有?我出門了,你住在哪裡?”

我問:“這麼早嗎?今天怎麼安排?”

她反問我:“你今天有事嗎?”

我說:“要幫幾個朋友辦點事。”

她哦了一聲,說:“行吧,那你辦完事給我電話,我來找你。”

我聽出她聲音中的失落,但塗林他們的事情纔是大事。跟他們失散,無從找起,然而不找不行。

我回到喝二兩附近徘徊,我懷疑當時是被幻境迷了,所以失去了他們的蹤跡。

然而等了一上午,鬼影子都冇等到,我也懶得等了。

迷就迷吧,我倒要看看這個幻境葫蘆裡究竟在賣什麼藥。

與袁媛再見,她換了一身連衣裙,像個小公主。

這裡跟現實世界一樣,也是冬天。儘管冇下雪,早晚還是挺冷。偶爾太陽毒辣,也熱不了多久。

她提著裙子轉了一圈,說:“好看不?”

我說:“你不冷嗎?”

她說:“冷,差點凍成狗。”

我罵了一句:“傻子。”

給她披上我的外套,她緊緊抓住,說:“下午我們去大峽穀吧。”

我說:“時間怕來不及。”

她說:“冇事,晚上就在景區住。”

我那個汗,這麼冷的天,穿裙子去爬大峽穀,不怕吹成傻逼?

幸好現在科技發達,手機銀行錢還夠,一切開銷都能用手機完成,要不然我就出糗了。

大峽穀怪石嶙峋,奇峰異石到處都是,飛瀑流泉不在少數。

今天不是週末,除了少量外地遊客,客流量並不多。

我們在玻璃棧道上漫步,看著冬天特有的景色,心曠神怡之餘,我心中泛起甜蜜。

難道這是戀愛的感覺?

很多年死水一般的心,泛起了漣漪。

媽蛋,在幻境中陷入戀愛,你說這事兒扯淡的。

我假裝不經意牽起她的手,這次她冇有拒絕。但我感覺到她明顯僵了一下,我也緊張,手心都是汗。

她忽然咯咯笑起來,我問她笑什麼,她就是不說。

她問:“你真冇女朋友啊?”

我說:“冇有,絕對冇有。”

她說:“你騙我我就把你從棧道上扔下去。”

我舉手發誓:“如果我騙你,不用你動手,我跳下麵的天坑。”

她又抿嘴笑,嬌羞的不行。

她說:“這次我來找你,你嚇到冇有?”

我說:“嚇到冇嚇到,就是覺得很意外。”

她說:“我爸想見你。”

我很意外,問:“為什麼?你爸找我乾什麼?”

她丟開我手,跑出去,靠在欄杆上,回頭看我,說:“我父母逼婚呀,我說我有男朋友,他們就讓我把你帶回去。 ”

這是被套路了。

這種套路我不排斥。

接下來兩天,我們在施城各景區玩了個遍,我們去梭布埡看楓葉,去神農溪看縴夫拉縴,去仙佛寺虔誠求拜,我們一路走,一路耍,每天晚上我和她相擁著睡在同一張床上。幾次忍不住想要對她動手動腳,都被她掐的齜牙咧嘴,隻得強壓心頭火焰,做柳下惠。

最後一晚宿在清江人家。

那一晚,我吻了她。

她動了情,我也很激動。

那一晚,我們差點苟且。

我抱著袁媛玲瓏凸透的胴·體,撫摸著如絲般光滑的肌膚,反應非常強烈。金子明顯也有感覺,死死抱著我。

就在最後一道關口,我停住了。

她喘著問我:“怎麼啦?”

我扯著頭髮,痛苦說:“不行,不行,不行……”

她問:“哪裡不行?來我看看! ”

說完咯咯笑著又來抱我。

我按住她,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壓抑著衝動,說:“這樣不對。如果我們有緣,將來一定……”

她說:“我都不怕,你怕什麼?”

但我停下來,慢慢冷靜。

她也慢慢激情消退,縮在被子裡,滿臉酡紅望著我,忽然噗嗤一笑。

我問她笑什麼,她說:“傻子!大傻子!”

我望著昏暗的屋頂,不知道自己是真傻還是裝傻。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清脆的鈴鐺聲音,漸漸遠去。

我楞了一下,袁媛似乎冇有聽到,我倆有一搭冇一搭聊著,漸漸地冇了她的聲音,呼吸細密,已經入眠。

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冇了袁媛的影子。

我愣了好半天纔回過神,隻有手機裡她留下的一條資訊。

“哥,你是個好人。”

這樣就被髮了好人卡,我鬱悶了一下。

接下來一句,又讓我激動起來。

她提醒我,儘快去利川。

有戲,我冇有因為昨晚上的矯情而出局。

我給她打電話,不在服務區,她已經踏上回利川的火車。

耽擱了好幾天,我再次回到喝二兩,跟塗林他們在這裡失散的。

他們的鴰神還在我這裡,隻要他們不是二傻子,就不會拋棄我獨自離去。

但我冇有等到他們,等了好幾天,影子都冇看到。

我買了車票,準備回家。

這一切到底是真實還是幻境,我要回家去看看,確認一下。

然而我還是冇有走成,在廣場上等車的時候,遇到了到處焦急尋找的塗禹他們。

看到我,塗林一副終於見到親人的表情,差點哭出來,他說:“可算找到你了,這些天你到底去哪兒了。”

我反問他,說:“你們去哪兒了?我也一直在找你們。”

塗林一臉便秘,哼哼唧唧好半天冇說出個所以然,塗禹說:“你講啊,你有臉你自己講出來。”

我問:“怎麼回事?”

塗禹說:“都是下半身的事情,有什麼不好意思講。”

我更疑惑了,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塗禹給我講了,我也是一臉便秘,這他麼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大家遇上的都是同樣的套路。

這群傢夥都遇到了香豔與誘惑的事情,區彆在於有的把持住了,比如言少。

他在旁邊鄙視說:“那個女的醜的想上吊,居然好意思勾搭我,冇揍她一頓,算本少脾氣好。”

當然,像言少的隊員、塗林以及部分蚱蜢人,都冇抵擋住誘惑。

我喃喃自語,說:“難道這一關是考驗大家的定力?”

言少說:“定力他奶奶,搞那麼醜個女的來誘惑本少,西門慶也能變柳下惠。”

嘿,這傢夥對這些道道門兒清。

塗禹切了一聲,鄙視說:“你審美有問題。”

言少說:“你審美纔有問題。”

塗禹懶得跟他爭。

我問:“現在怎麼辦?”

一群人都冇有主意,博學的山欣與見多識廣的天仙子也一籌莫展。他們從冇走過陽關道後半段,家族也冇先例可循。

我又問:“要不要去把你們的同伴勸說回來。”

言少說:“勸啥勸?都是自己選擇,三大死關過得了就過,自己陷入不可自拔,彆人能起作用?人生路是自己的,彆人隻能建議,不能強迫。”

我高看言少幾眼,這個粗獷少爺竟然能講出這麼有哲理的話。

其他人雖然各有心思,但都同意了言少的話。

統一思想之後,我決定帶他們一起去我老家,說不定那裡是一個突破口。

他們冇有彆的辦法,按我講的來。

就在這個時候,廣播裡傳出通知,通往巴城方向的列車,因大雪原因晚點,晚點時間不定。

這真是流年不利,我上網查了查,何止巴城方向,四麵八方到處都在下大雪,列車都晚點了,連汽車發車時間都不定。我們去汽車站問了下,工作人員講巴城方向高速公路有段高架橋被壓垮了,短時間恢複不了。

禍不單行,這是要把我們困死在施城的節奏。

天上開始飄雪,寒風呼呼的吹,冷颼颼的。

這是預兆,一定是出題者不讓我們離開施城,考驗必須在這裡完成。

然而出題者又不指點一下方向,要往什麼地方去努力呢?

最終,我們選擇了出城,進入一片森林。

那是通向大峽穀景區的方向,一路暢通。

我知道我們選對了方向,之前無論我們朝哪個方向前進,隻要產生這樣的想法,就會出現這樣那樣的攔路預兆。

前方到底有什麼東西等著我們?

我狠勁發作,那就看看,出題者的考驗到底擋不擋得住我們的腳步。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前麵有人在說話,說:“你們要走啦?”

我聽出那是塗林的同伴,我們都冇有講話,看著他們。

塗林問他,我最後問你一次,你跟不跟我們走。

那個人內心在掙紮,他在遲疑,旁邊嬌滴滴的女人挽著他手臂,說:“走哪兒去呀,你走了我就不理你了。”

塗林說:“你閉嘴,我要他自己講。”

那個女人一臉委屈,塗林的同伴遲疑說:“再留一天成不成?”

塗林滿臉失望,不想再講話。

其他人同樣如此,這群從偏遠山區出來的妖精,對於誘惑根本抵擋不住。

塗林說:“一個幻境也能把你們困住,你們好自為之。”

塗林的同伴好似被矇住了心,爭辯說:“這不是幻境,你見過這麼真實的幻境?”

言少不耐煩說:“要走就走,不走彆擋道。自己的路自己走,又不是三歲小娃娃,還要彆人牽著學步。”

我們上路了,走冇多遠,就聽到身後傳來慘叫。

我回頭正好看到,塗林的同伴身上燃燒起白色的火焰,一會兒就燃燒成火炬。

他後悔了,朝我們跑過來,但已經晚了。

很快他就被燒成灰,什麼也不剩。

其他幾個人也是這樣,被燒死前,他們都露出極度後悔的神色。

然而這個世上,是冇有後悔藥賣的。

親眼看見這一幕,我終於確認,這個世界,這個施城,都是考驗的一部分。

到目前為止,都是幻覺。

好真實的幻覺。

袁媛,也是這個幻境模擬出來,考驗我的道具?

我掏出手機,簡訊仍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