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三 三道死關篇 第07章 意想不到的相逢【求收藏推薦】

我啊啊啊怪叫著衝向爐門,塗禹他們速度也不慢。

他們不跟上不行,鴰神都跑了,他們能不跑?冇有鴰神保佑,他們必死無疑。

當然,有鴰神保佑,他們也必死無疑。

但是,架不住這群狂信徒,對老鴰深信不疑啊。

他們的速度不是蓋的,很快就追上我,把我圍在中間。老鴰也不加快速度,隻要拖著我朝前走就行。

我懷疑這頭死鳥在發泄昨晚積累的怨氣,活死人界給它的委屈,它要報應在我身上。

我們這一堆人排著隊去焚燒爐裡麵自我毀滅。冇有辦法,我掙脫不掉老鴰。其他人為過三大死關而來,不得不去,到了這裡,冇有退縮的道理。

洪爐溫度真的很高,離著好遠,我就受不了。毛髮乾枯捲曲,燒出焦臭味。衣物也開始捲曲發黑,一點火星出現,立即有人被點燃。

有人燒成火炬,哀嚎掉下虹橋;有人烤成人乾,僵死在中途。

大家都在苦苦支撐。

我一咬牙,自我安慰地吼了一聲,說:“死就死了,衝。”

我抓住老鴰鋼鐵似的爪子,衝進了爐門。

我身上也開始著火,堪比鍊鋼爐的爐溫,我們就這樣闖進去,瞬間就全部著火。

有人慘叫有人痛哭,也有人冷靜無比,就算被燒成飛灰也冇任何反應。

我不行,我眼淚鼻涕一把,但我知道躲不過,閉著眼往前衝,朝爐子深處衝去。

很快我就發現不對勁,高爐溫度何等恐怖,我們凡胎**,照理說一進來就被燒氣化,怎麼能深入這麼遠?

洪爐深處,火苗充滿,我們圍成圈,被火苗煆燒。我忍受渾身劇痛,閉眼等死。

老鴰比我更慫,一進爐子就縮成一團,變得隻有麻雀大小,縮在我懷裡死也不出來。

燒了一會兒,身上忽然變得清涼,彷彿有微風吹拂,非常舒服。

我睜開眼睛,驚訝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火苗竟然不見了。不僅火苗不見,所有景物都變了,跟換了個世界似的。

其他人也發現了這點,驚疑打量。

塗禹驚呼,說:“這是哪裡?”

有妖精說:“我冇有被燒死,這是什麼地方?”

群妖驚歎連連,死裡逃生,大夥兒又跳又叫,非常激動。

天仙子說:“你們看自己的衣服,不像是被火燒過。難道洪爐大火是一場幻境?這裡是幻境中的世界? ”

她這種猜測比較靠譜,要不然冇法解釋我們為啥冇被那麼大的火燒死。

劫後餘生,大家都很興奮,感覺離成功又近了一步。

山欣說:“你們先彆高興太早,洪爐作為陽關道後半段考驗,絕不會那麼簡單。”

他講的有理,言多必卻毫不在意,說:“隻要不被火燒,有啥考驗小爺都不怕。”

山欣嗬嗬一笑,不再說話。

我們開始打量這個幻境世界,我心裡有種怪異的感覺。

對我而言,妖精世界就是幻覺一樣的世界了,竟然還出現幻境中的幻境?

這個世界跟我待得現實世界很像,青山綠水,暖陽花香,鳥聲啁啾,空穀幽幽。

山穀外麵,有個城市,高樓大廈林立,隔了這老遠,都能看出那是一個繁華的大城市。

正在這個時候,手機鈴聲響了,嚇了我一跳。

其他人都朝我看過來。

我都忘記我還有手機了,幻境也有信號?

給我打電話的人讓我非常意外,是袁媛。

袁媛是我初中同學,高中時分隔兩地,因為異地我們反而變得更加親密,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青春期時,感情懵懂,我喜歡上彆人,冷落了她,也就造成她跟我漸漸疏遠。

後來上了大學,我們倆想撿起這段感情的時候,已經時過境遷,物是人非,失去了當初的那種感覺。

好幾年冇聯絡,她怎麼給我打電話?

我瞬間想到,難道是這一關的考驗?

袁媛說:“我來施城啦,聽說老同學你在這座城市,出來聚一聚?”

我啊了一聲,問:“施城?你在施城嗎?你等一下,我一會兒給你打過來。”

我掛了電話,激動地撥打我媽號碼,等了一會兒,隻等來一句對方不在服務區。

我家在施城,雖然在農村,手機、不可能冇信號,這裡絕不是施城。

我給袁媛回過去,問:“你在哪兒?我來找你。”

她幽怨說:“我還以為你不認老同學呢。我在喝二兩,你來找我嘛。”

掛了電話,我對塗禹他們說:“我要去那座城市看看,你們去嗎?”

他們自然冇有不同意的,天仙子說:“你不是我們妖界的人,對不對?”

我搖頭。

天仙子說:“你手上的電話我認得,那是人界的東西。”

人界,說的是現實世界吧。

山欣他們恍然大悟,言少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拍的我半身痠麻,說:“我就說嘛,老鴰山啥時候出這麼英雄的人物了。原來是人界的客人,等我過了三道死關,我跟你去人界看看。”

去現實世界?

這傢夥是劍齒虎,會不會被關起來展覽?

眾人七嘴八舌聊起來,有聊現實世界的繁華與科技神奇的,有聊人類性格多變相處起來很難的。

我從他們的話中瞭解到,這些妖精大多去過人類世界。

我真想問一句,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引路人、活死人、妖精,現實世界還隱藏著哪些神奇與玄幻?

聊著聊著,他們又把話題拉回到幻境,這纔是眼下當務之急的事情。

但他們都不知道這個考驗到底是什麼,怎麼樣才能通過。博學的山欣與見多識廣的天仙子,他們都說不出個所以然,棒槌似的言多必跟鄉巴佬塗林塗禹,更指望不上。

那座城的確是施城,至於是不是現實世界的那座施城,我無從得知。

城市那麼真實,人們是那麼忙碌,看不出一點破綻。

到了喝二兩,塗禹他們在遠處等我,我給袁媛打電話,確認地點之後,一個人過去與她相見。

好多年冇見,袁媛落落大方,成大姑娘了。個子依舊不高,臉蛋還是嬰兒肥,但無論是外表衣飾,還是談吐氣質,無不顯示這是一個成熟而美麗的女性。

袁媛抿嘴笑,說:“我來出差,想起你在這裡,就給你打了個電話,冇驚擾到嫂子吧?”

讀書的時候,她一直叫我叔,不知道為什麼,我明明就比她大一歲。後來,我們感情升溫,我就由叔降格為哥,一直到我們冇聯絡為止。

舊話重提,引起我很多思緒。

我笑了一下,說:“哪兒來的嫂子,至今單身呢。”

袁媛說:“你眼界太高,挑花眼了吧。”

我說:“忙於工作,連女人都很少見,去哪兒挑哦,你呢?”

袁媛說:“我大學畢業,回家給我爸幫忙呢,也是忙,冇時間。”

我說:“不小啦,再挑成老姑娘了。”

袁媛哈哈笑,說:“你不也是嘛,真的成大叔了。”

她指著旁邊的喝二兩,說:“要不要整二兩?”

喝二兩這個地名,就得益於這座古老的酒樓,據說已經有七八十年曆史,建國前就開了,一直到現在,生意不好也不壞,也不知道老闆怎麼維持下來的。

我說:“大白天整二兩,是不是有點不講究。”

雖然與袁媛重逢讓我開心,但我還記著考驗的事情,耽誤了塗林塗禹他們的事情,那就不好了。

然而,我冇看見塗林他們,一眨眼功夫,他們就不見了蹤影。

奇怪,跑哪兒去了?

袁媛問:“怎麼啦?”

我想,難道我中局了,再一次陷入新的幻境?

我朝四周看了看,周圍什麼都冇變,小攤小販叫賣的聲音冇有變化,響徹街道的流行歌曲冇有中斷,太陽還是那麼毒辣,不像是鬼蜮伎倆發動的樣子。

我搖了搖頭,說:“咱們去喝二兩。”

袁媛說:“老早就想跟你喝一回了,一直冇有機會。這次試試你的酒量。”

我說:“當初你跟我在一起,機會豈不是很多?”

袁媛白了我一眼,說:“你都不主動,好意思說我呢。”

我們非常自然的並排而行,又非常寶器的大白天在酒樓喝了個微醺。

站在街口,冷風吹來,酒意上頭,袁媛一揮手,說:“走,你帶我去逛土司城。”

天已經開始昏暗,城市華燈初上,不夜城開始展現她另一麵的活力。

我們兩個像多年的情侶,在夢幻般的土司城穿街走巷。我們去了好多地方,拍了好多照片,吃了很多東西,留下很多歡笑。

夜深,我們吃也吃夠,逛也逛累,我很自然的去牽她小手。

就算這是一場幻境,我也要圓滿我這輩子的遺憾。

袁媛輕輕一躲,咯咯笑著跑開,轉了個圈回過頭來,說:“這些年不找女朋友,你練成鐵砂掌了呀?”

我問:“什麼意思。”

她俏皮一笑,說:“看來你習慣用左手,力氣很大哦?”

這小妞,竟然會講葷段子了。

這一鬨,我被她拒絕的尷尬,也就冇了。

我打算送她回去,被她拒絕,她說:“我在這個城市還要呆幾天,明天我給你打電話。”

她蹦蹦跳跳地走了,目送她離開,我開始迷茫。

這到底是幻境,還是現實世界發生的?

這一晚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但我根本分不清。

哪個纔是真,哪個纔是假?

這個世界,又有誰真的能夠分清?

我掏出死睡的老鴰,這傢夥抖抖羽毛,醒不來。

或許,隻有它才能知道真相。

我開始扯它鳥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