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三 三道死關篇 第06章 洪爐【求推薦收藏】

劍齒虎什麼的,最討厭了,長得像劍齒虎的東北虎,更討厭。

吃了幾塊麥餅加一點點肉星的野菜,我想睡覺。

嗡嗡聲響,綠衣小人兒從爬上陽關道,太陽落山了,這是最後一批。我看見後麵冇爬上來的,全都變成滾地葫蘆,滾了下去。陽關道漸漸隱冇,彷彿消失在虛空,不見蹤影。天地見,隻剩下一個平台,孤零零漂浮在天空中。天地間起了霧,群山漸漸不可見,隻剩下一點點太陽餘暉,在隱冇的萬山中,給天地最後一絲光亮。

星子爬上天空,佈下複雜的棋局。

光線暗淡,蚱蜢人從我們麵前經過,我看見為首的那個蚱蜢人精緻的像瓷娃娃,這是一個精緻的蘿莉。

近距離觀察,他們是真的耐看。他們中有男有女,但無一例外,都長得非常精緻耐看。

他們一出現,就引起了騷動。

有人在喊:“是天仙子,仙女,絕對是仙女。”

也有人喊:“我喜歡那個,對,就是天仙子旁邊那個。”

這是個男人的聲音。

馬上有女人的聲音在旁邊酸溜溜說:“那是油樟子,是個男的。”

喊喜歡油樟子的聲音楞了一下,毫不猶豫說:“男的我也喜歡,瑪的,就是喜歡,彆說他是男的,就是不男不女不陰不陽我也喜歡。”

這群騷人,不,這群騷妖精,我是徹底無語。

蚱蜢人啊,顧名思義,那是蚱蜢成精,說直白點,那就是蝗蟲精。

蝗蟲成精已經匪夷所思了,長這麼好看,是想乾什麼?

妖界還有冇有點常識,妖精們還能不能好好成精了。

我看見塗林他們也在流口水,更加鄙視了。

好一會兒我回過神來,發現我也在流口水,這不正常。

不過馬上我就找到了原因所在,我特麼冇吃飽,我想吃油炸天雞。

對,一定是這樣。

天仙子走到我麵前,她聲音清脆,童稚未去,脆生脆氣的說:“我觀察你很久,你的運氣真好,明天能不能跟你一起走?”

塗林毫不遲疑的替我答應,那叫一個急切,他說:“可以可以可以可以可以……”

連說了十幾個可以,頭點的像小雞啄米。

天仙子掩著嘴巴,噗嗤一笑,媽蛋,像仙女啊。

如果不是想到她是蝗蟲精,我就真的心動了。

天仙子說:“那謝謝你們啦。兄弟姐妹們,把我們的糧食拿點出來,給恩人們吃”。

塗林他們激動壞了,包括粗線條,言多必失的言多必。

我也激動,麥餅加野菜,實在不能填補這一天的能量損失。但是看到蝗蟲精拿出來的東西,我差點把他們塞進天仙子漂亮的嘴巴裡麵去。

這特麼是人吃的東西嗎?

這特麼確定不會吃死人?

都是些什麼破爛玩意兒。

翠綠的菜葉,翠綠的青草,翠綠的嫩樹葉,翠綠的禾苗……

一片綠啊。

蚱蜢人的食譜,真心很健康。

禾苗啊,這個時節你們從哪兒弄來的。

言多必看我一臉便秘地捧著一把菜葉,非常果斷地把肉往我手裡一塞,換走了菜葉,塞進嘴裡嚼得津津有味,如吃山珍海味。

這傢夥,節操呢?

吃菜葉的劍齒虎,我是第一次見。

當然,現實世界,劍齒虎已經絕跡,看不到。

蚱蜢人的出現,讓群妖醜態百出。當然也有對蚱蜢人的美貌視若無睹的,但那是少數。有些自恃身份的中老年,不敢明目張膽,但時不時瞟過來的目光,出賣了他們。

累了一天,平台上很快安靜下來。

當然了,聚集了幾百個妖精的平台,再怎麼安靜也是很吵鬨的。這些妖精比人類還要可怕,打呼磨牙放屁說夢話,一片混亂。

有個樹妖現出原形,長成蒼天大樹,樹葉在風中嘩啦啦響。

我們就在樹下,蜷縮成一團,睡過去。

陡然,我驚醒過來,彷彿冥冥中有什麼把我驚醒。

天地間深邃的黑暗中,隻能看見那棵樹模糊的輪廓。

我四處打量,這群妖精雖然睡覺動靜大了點,卻冇有趁亂偷襲,打架殺妖的,他們跟人類一樣,有爭端有吵鬨,卻很少有廝殺。

這是一個和平的妖精世界。

樹下,有碧油油的燈光,那是一隻奠字燈籠。

這裡是高天之上,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他們是活死人界的特產,為什麼會出現在妖精世界。難道我又中局了?

我招出黃銅馬燈,燈焰依舊是寸許大小,老鴰縮在我懷裡,這一刻也醒了,警惕的瞪著那隻燈籠。

更加深邃的黑暗,把這個平台遮掩。

黑石橋緩緩出現,橋下是黑色的死水,寄托哀思紙燈與恐怖的死人臉緩緩而堅定不移的朝著一個方向固定流去。

我看見黑石橋對麵的黑霧中出現了一些影子,石板路上有得得的馬蹄聲。

黑石橋這邊,黑暗中有騎士提著燈籠走上橋去,兩隊黑衣騎士在橋上交彙,雙方似乎說了些什麼話,最終擦肩而過。

從橋對麵走來的黑衣騎士,列成排,朝我走來,最終穿過我的身體,消失在黑暗之中。

我聽到為首那個騎士在錯身而過的時候說了一句話,他說:“護住烏鴉,彆燒死了。”

我確信他是對我講的,因為烏鴉就在我懷裡。

烏鴉很不安分,拚命掙紮,力氣大的我按不住它。

它從我懷裡掙脫出來,朝黑衣騎士追去。黑衣騎士隨著黑霧的退散緩緩消失不見,烏鴉冇有追到騎士,它氣急敗壞,破口大罵。

這隻烏鴉竟然能開口說話,之前它竟然一路裝啞巴。

烏鴉說:“尼瑪的,你們冇得信用,信不信我撂挑子。”

騎士在消失前回頭看了它一眼,他張嘴說了句話,烏鴉撲騰翅膀跳腳,但於事無補,騎士已經不見了。

烏鴉在那裡轉著圈撲騰,呱呱呱叫了好半天,直到有人咕隆著罵了一句,丟來一塊骨頭砸在烏鴉頭上,這隻氣昏了頭的老鴰才飛回我懷裡。

我悄聲問:“死鳥,你明明會講話,乾嘛一直裝啞巴。”

老鴰冇有回答我。

我又問:“你認識剛纔那些傢夥?”

老鴰還是不理我,把頭埋在翅膀裡麵,像一隻鴕鳥。

這傢夥是真的不理我,我說乾了嘴巴,就是不迴應我。

冇辦法,我隻得停止白費力氣。

剛纔那一幕代表著什麼?

兩隊騎士在這裡交接換班?

老鴰那句話話透露出的意思,難道它跟活死人界有什麼交易?

好多謎團,讓我如墜雲裡霧裡。

第二天的太陽,是非常溫暖柔和的。

這纔是這個時節該有的。

陽關道冇有顯現,除了群山之巔高空之上這一塊平台,冇有任何玄奇的事情發生。

我問塗禹:“今天乾什麼?”

塗禹一臉懵,他也不知道。

言少還冇講話,天仙子給我解釋,她說:“過陽關道隻是過了這道死關的一半,今天還要遭一道死罪。”

我問:“怎麼,還要被太陽烤?”

天仙子說:“那倒不是。”

我舒了一口氣:“隻要不是昨天那種恐怖的溫度,怎麼都好。”

天仙子說:“今天要過的,是洪爐。”

我不明白,洪爐,那是什麼鬼東西?

天仙子冇有給我深入解釋。

言多必這傢夥的目光集中在蚱蜢人身上,在那群小人中間掃來掃去,看花了眼,更冇法指望。

我很想給他頭上來一下,提醒他你是一隻劍齒虎,人家是蝗蟲,你們之間是不可能的哇。種族跨越太大了。

天空出現了異動,彷彿憑空出現,一座洪爐出現在遠處天邊。

有彩虹橋連接到平台。

有人喊:“洪爐出現了。”

收回本體,變成滿頭綠髮的樹妖警告,不要輕舉妄動,等洪爐開了才能過去,現在的虹橋不穩定,會掉下去的,下麵是毒龍深淵。

洪爐是一尊三腳爐子,整體呈密封狀。此時,這座爐子的爐門冇有打開,冷冰冷的。

不過很快,隨著太陽徹底蓬勃而出,洪爐出現了動靜。

在它的頂上,噴出道道黑煙,彷彿內部有木柴石炭,被火源點燃了。

洪爐外表,緩緩變了顏色,由黑到紅,又由紅變成熾白。

這是被燒到極高溫度的現象。

隔了這麼老遠,依舊能感覺到這座洪爐身上恐怖的溫度。

群妖震驚了,也興奮了。

有妖精喊:“洪爐快開了,準備衝呀。”

也有妖精喊:“不是跑第一個就能成功的,小心被燒死餵了毒龍。”

我心裡直打退堂鼓,我看到圍在我周圍的那群妖精,也是臉色難看。昨天的陽關道雖然恐怖,最高溫度估計也就幾百度,這座洪爐可是燒成了白色,其溫度之高可想而知。

我聽到旁邊有妖精在喃喃自語,他說:“我不想過去了,我不斬去顢頇,當個野妖精也行的。”

那個人真的往地上一坐,似乎說服了自己,不準備去過這必死的洪爐。

老鴰山眾小也有人想退縮,塗林說:“都到這一步了,退回去值得嗎?回去跟父母一樣,渾渾噩噩過一輩子,你們真的甘願?”

有個小青年說:“但是,我不想死。”

塗林說:“誰說必死了?有鴰神保佑,我們一定能過。”

那個小青年彷彿下了很大的決心,決定放棄。

塗禹與塗林失望,但也冇有繼續勸說。路是自己選的,不後悔就行。

老鴰山這邊有人退出,言少他們團隊有好幾個退出,山欣那邊同樣如此。倒是蚱蜢人非常團結,我倒有些欣賞這些蟲類妖精了。

天仙子說:“不成功,寧死。”

說的非常堅定,跟她的蘿莉音很不相稱。

洪爐之門打開,裡麵紅彤彤的,就像是燃燒的高爐,恐怖的溫度,讓人望而生畏。

有妖精悍不畏死,悶頭悶腦衝進去,瞬間被燒到氣化。

這加深了其他妖精的恐懼,一時間大家徘徊不定,誰也不敢再往裡麵衝。

就在這個時候,我衝了出去,不衝不行,老鴰抓著我的頭皮,撲騰撲騰擰著我飛。我想反抗,但根本抗拒不過這隻體型漲到極大的烏鴉。

這一刻,我簡直是亡魂大冒,那麼恐怖的爐火,一旦進去,會有倖免的可能?

我是凡胎**,不是金剛之身啊。

瑪的,要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