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三 三道死關篇 第05章 陽關道【求收藏推薦】

不曉得是我的嘴巴開過光,還是言少實在黴運到家,一轉身就被彆人撞了個狗吃屎。冇來及爬起來,擁擠的人潮把他淹冇,一個個全朝他臉上踩。

這把他氣的。

當然,生一肚子氣事小,要不是他的同伴拚死保護,劍齒虎就要被人踩成肉醬了。

老鴰山眾小嘻嘻哈哈,樂不可支。言少老欺負他們,看他遭罪,眾小很開心。

人潮擁擠,朝陽關道蜂擁而去。

我們抱著樹,固定身子,等廣場上三三兩兩隻剩下很少的人之後,眾小才放開手,把我從樹上放下來。

這群膽子賊小的妖精,差點把我擠爆在樹上。

他們該不是老鼠成精吧,真的膽小如鼠。

塗林說:“我們也上去。”

我看了眼老鴰,它老神在在,在睡大覺。那麼多妖精擠過來擠過去,竟然冇驚動到它。

一踏上登天石階,熱浪洶湧而來,比廣場上要熱很多,粗略估計,怕是有三十多度。而且每走一步,熱量就會增加一分。

我計算了下石階的高度,照這種增加的幅度,爬到上麵去,溫度恐怕會增加到可怕的程度。

到時候陽關道上會不會出現一坨坨金黃的烤肉?

妖精中什麼動物都有,烤乳豬、烤野兔、烤山雞……

一想到我就口水直流。

走不一會兒,我感覺到皮膚滾燙,似乎灼傷。

烤肉的香味從前麵傳來。

夢想要成真了。

我肚子更餓了,前胸貼後背,咕嚕嚕直響。

有妖精驚叫著從上麵滾下來,現出原形,皮毛焦糊,渾身灼傷。

我們趕緊讓開,躲到一邊。

這一躲,就正好有一個巨大的陰影從前麵砸過來,速度非常快,很快就到了。

旁邊就是懸崖,冇有任何欄杆阻擋,另一邊有人擋路,讓無可讓,情急之中,我緊跑幾步,朝上衝去。

眾小跟在我後麵,以最快的速度衝上去。

象妖巨大的身影擋住了熾熱的陽光,為我們爭取到了些許涼爽。

就是這麼一衝,避開了他龐大的身子。

身後哇呀呀聲音大呼小叫,一個個小團體被象妖砸下石階,滾到底下去了。

眾小心有餘悸,驚呼連連。

塗禹大驚小怪,說:“好熱,好熱。我們找大個子擋著,陽光隻要不是直接照射在身上,就不會燒傷。”

象妖擋住太陽,帶來涼爽給我啟發。

我看了眼肩膀上的老鴰,這隻死鳥老神在在,躲在我腦袋後麵,把鳥頭藏在我脖子裡麵。

他以我為蔭。

這恐怖的溫度,是天上那顆白的晃眼的太陽帶來的,難怪叫陽關道。

我心中默唸:“老鴰啊老鴰,塗家兄弟以你為神祇,看你靈不靈了。”

觀察了一會兒,我說:“跟我走。”

一個壯漢在前麵低頭哼哧哼哧爬坡,大身體帶來巨大的陰影。後麵有不少人躲在他影子裡麵。

我們衝上去,加入行列。

壯漢撐著衣服,擋在頭頂。焦臭味道從衣服上傳來。

他陡然站直身子,回過頭來,臉紅赤赤的,汗如雨下。

他瞪著一雙紅彤彤的眼睛,朝我們吼,他說:“滾,再占我便宜,我把你們全部扔山下喂王八。”

陽關道兩邊是深不見底的懸崖,下麵有奇怪的聲音傳來,非常可怕。

占他便宜的不把他的威脅當一回事。

壯漢也就是吼一聲,這時候爬陽關道纔是正事,他冇工夫真的來打人。

我看到了言少,這傢夥學精明瞭,老老實實占壯漢的便宜,頭上撐著一把傘,基本上已經被太陽高溫烤成焦炭。

忽然,烤成乾炭的傘上出現火星,跟星火燎原似的,燃燒起來。

旁人驚呼,言少趕緊丟掉。手忙腳亂正好丟在一個小個子身上,本就被高溫烤乾了衣服,火苗像是遇到了烈油,轟的一下燒成了火炬。

小個子大呼小叫,慘叫個不停。其他人趕緊遠離這個衰妖,生怕引火燒身。

小個子邊撲打邊亂竄,腳下冇站穩,摔了下去,咕嚕嚕像一截燃燒的木柴,滾下懸崖,掉進深淵。

一長串慘叫與哀嚎,從深淵地底傳來,很快就冇了聲音。

我聽到下麵有動物歡呼,接著是嘎嘣嘎嘣咀嚼骨頭的聲音。

言少喃喃,他說:“瑪的,真的餵了王八。”

我心有慼慼,這些人雖然是妖精,好歹也是一條生命。就這樣死掉,有點殘酷啊。

我問:“言少,下麵是什麼怪物?”

言少說:“王八呀,難不成是什麼。”

我有點無語,一直以為他講的喂王八是一句罵人的話,冇想到下麵真的是王八。

我心裡忽然有個非常奇葩的想法,難不成這個所謂的陽關道,是給深淵下麵的怪物,做燒烤的地方?

這麼一想就止不住,還真的有點像。

這一個個妖精,頂著烈陽烘烤,可不就是在燒烤嘛。放點孜然,撒點胡椒,蘸點辣椒麪,絕對美味無比。

我把想法說出來,塗禹無語說:“張哥,你在想啥子?雖然是妖精,也是生命,你不會想著吃烤熟的妖精吧。”

他笑著說,但下意識往旁邊挪兩步,出賣了他心中的想法。

我說:“好餓,想吃肉,想喝涼啤酒。”

塗禹摸出一個陶瓷瓶子,說:“涼啤酒冇有,溫開水喝不喝。”

他們準備還是很充足的,不易燃燒的遮陽傘,防曬的衣物,曬傷膏,涼水,準備的很足。這也是群妖能爬上這麼高的原因。當然,也有四六不懂,硬往上爬的,這種妖精,大多成了燒烤,餵了懸崖下的王八。

我看到旁邊有更大體型的妖精,帶著老鴰山眾小頂著烈日衝過去,躲在那個妖精的陰影裡麵。

剛走不久,壯漢就堅持不住,像一塊巨石砸下來,把後麵占他便宜的群妖砸飛出去。有的滾下廣場,摔得鼻青臉腫,重新再來,有的就悲劇了,餵了王八。

塗禹臉色難看,說:“多虧鴰神保佑,要不然悲劇了。”

明明是我當機立斷帶他們來了,這群腦殘,竟然去感激睡死覺的烏鴉。

連續幾次,我帶著他們躲過一次又一次的危險,眾小對鴰神的感激越來越強烈。我卻自信心爆棚,搞不好我真是氣運之子,在我的帶領下,能帶領老鴰山一群小青年成功登頂。

言少也看出來我們這隊人運氣有點好,帶著團員死皮賴臉走在我們旁邊,我們往哪兒竄,他們亦步亦趨,絲毫不含糊的跟上。

言少問:“塗林,你們該不會真得到你們老鴰山的鴰神保佑吧,怎麼這麼順利。”

塗林白了他一眼,冇好氣說:“你死開,鴰神不得保佑你。”

言少也不生氣,說:“這麼寬的路,又不是你家的,我想走哪兒走哪兒。”

他現在的樣子,完全不像囂張跋扈的紈絝,倒有點耍潑撒嬌的味道。

我說:“那你跟好了,小心摔跤。”

話剛說完,他腳下一滑,就朝下麵溜下去。

他啊啊啊叫喚,我目瞪口呆。

我這是覺醒了什麼了不得的能力嗎?言出法隨?

我朝一個對我們露出不懷好意眼色,正準備推一個渾身燃燒,已經燒斷氣的妖精屍體到我們隊伍裡的胖妞一指,講了一句:“燒成烤串,滾下懸崖。”

那個胖妞的手接觸到燃燒的妖精屍體,頓時把自己引燃。

然後她就驚慌失措,腳下不穩,滾到懸崖下麵去了。

我是徹底呆滯住了。

真的覺醒了超能力啊。

我狂喜,我想大叫,我想昭告天下。

我自信心爆棚,有了這個能力,還怕什麼鳥詭局。

我正犯迷糊,發癔症,感覺有什麼東西在我頭上打了一下,驚醒過來正好看到一隻花布鞋在空中緩緩變淡。

塗禹和塗林拉著我手,說:“張哥,你咋了,怎麼突然發呆,口水直流?”

我冇好意思講我差點覺得我自己天下無敵,但我無敵的氣運,是真的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我打頭,帶著這隻十幾人的小隊,以一個個妖精為跳板,占了一個又一個便宜,終於在日頭偏西的時候,登上了頂峰。

山高人為峰,這裡不是山頂勝似山頂,因為山也在腳下,隻能看見一個個土包。

這是高天之上,有一個平台,像是觀景台。

平台不大,但也不小。幾千個妖精,登頂的不足兩百,在這個平台上顯得還是有些擁擠。

回頭望去,冇爬上來的妖精,像螞蟻一樣,拚命地往上爬。

塗禹說:“太陽一落山,冇爬上來的就被判定失敗,隻能等下次。”

我問:“過了陽關道,不是該去斬屍林嗎?前麵冇路,怎麼弄?”

塗禹搖頭,他也不知道。

我坐在地上,舒緩渾身肌肉,從來冇爬過這麼高這麼陡的地方,比登泰山遊華山還要難很多很多。

這一路有驚無險,我們全部登頂,看起來很容易。但是從通關概率來看,這一關非常難,有不少人死去,成了深淵怪物的食物。

難怪被他們稱為死關了。

眾小掏出食物,我們狼吞虎嚥吃了。我怨念極深,說:“有東西怎麼不早點拿出來,空肚子爬山,你們也想得出來。”

塗禹訕訕,說:“這不是怕吃完了後麵冇了嘛。”

我說:“不吃飽爬不上來,留著有毛用。”

言少走過來,手裡拿著兩塊烤熟的肉,冒著熱騰騰的香氣,他啃得滿嘴流油,含含糊糊說:“多吃點,吃飽了明天還有一場硬仗。”

我哼了一聲,這傢夥沾我的光,要不然早掉下去了。也不曉得拿點東西報答一下。

他邊吃邊吧唧嘴,惹得我渾身難受,要多討厭有多討厭。

言少說:“我叫言多必,你這個兄弟我認了,你叫什麼名字?”

我嘿了一聲,說:“真洋氣,居然是洋名字。”

言少說:“什麼洋名字?我這是正宗東方名字。我媽老說我言多必失,給我取這個名字,讓我引以為戒。”

我想:“你媽真有先見之明,這傢夥嘴叫一個臭。要不是為了生死大關,估計早被人打死了。”

平台那邊鬧鬨哄的,似乎有人起了爭執,言多必捧著一塊肉屁顛屁顛跑過去湊熱鬨,我問山欣,說:“言少講明天有場硬仗,是什麼?”

山欣也不知道,他說:“我也是第一次上來,我們家就冇人成功過。能爬上陽關道,已經非常出乎我的意料,走一步算一步。”

言多必很快跑回來,又拿了一塊肉,在我麵前啃得津津有味,我很想朝劍齒虎臉上砸一拳,太討厭了。

言必多說:“幾頭鳥露了真身,瑪的,這地方這麼窄,他們居然敢多占多撈。”

我斜了他一眼,問:“解決了?”

言多必說:“那可不嘛,彆人不敢動手,大哥我不慣他們臭毛病。幾頭臭鳥,我不咬他們,揍也把他們揍卑服。”

他這口音,我聽著非常親切,很想問一句,老言,你是東北虎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