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三 三道死關篇 第03章 毀三觀【求收藏推薦】

人在危急之中,總會爆發意想不到的潛能。這副缺乏鍛鍊的身體,在這個關口,發揮出讓我非常吃驚的力量。

我死死抱住獨木橋,雙腿緊緊勾住,像一隻樹袋熊。

下麵是波浪滾滾散發刺鼻臭味的奇怪河水,如果掉下去,我不確定會不會被馬上腐蝕融化掉。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翻上來,騎在獨木橋上,雙手摳的緊緊地,努力平複自己差點嚇死的心情。

旁邊不遠處,跟憑空出現一樣,一座同樣的獨木橋從岸邊延伸出來,直插遙遠對岸。

近距離觀察“隻身過獨木橋”局陣形成過程,非常震撼。那樣子就像是孫悟空的金箍棒,瞬間就長長長粗,橫跨大河兩岸,形成一座可容人通過的獨木橋來。

獨木橋搭好,緊跟著有人從橋頭出現,就跟憑空出現的一樣。

夜色還是比較昏暗,看不出麵相,隻能勉強辨認出那是一個人。

那人一踏上獨木橋,立刻四腳著地,身子一弓,就縱跳出去。

速度快到讓人咂舌。

我好一陣無語,之前我小心翼翼走了好久,竟然比不過對方四腳著地,一縱一跳。

難道這纔是正經的過橋模式?

當然這種方式我是學不來的,我爬起來,依舊搖搖晃晃,雙手伸開平衡身體,一步一步朝對岸挪。

那人很快就到了對岸,喔喔喔怪叫,接著又有一人四腳著地,以極快的速度過河。

轉眼之間,過了四個人,而我才走到橋中間。

相當打擊人。

四人過後,又有一人上橋。

這個人過橋的形式更是讓人無語。

他整個身子貼在橋上,雙手雙腳在橋上扒拉,像一條長腳的泥鰍,在橋上以滑行的方式前進。

跟在他們後麵的兩個人,都用這種方式過橋。

那座橋上過了三撥人,都以非人的方式過去。

遠處又出現一座獨木橋,這一次過橋的,是滾動的,整個人團成團,像一個皮球朝前滾。

這些人,難道就冇有一個用正常走路的方式過嗎?

好不容易,我終於過了橋,等了很久的塗禹問我:“張哥,鴰神呢”?

我說:“跑回去了,估計給塗林他們幫忙去了吧。”

塗禹也冇多說,吼了一嗓子,老鴰山的幾個小青年逐次過來。

他們過橋的方式也很獨特,用的是蛙跳。

我問:“他們在乾嘛?為啥不正常走過來?”

塗禹笑了一下,說:“這樣速度快。”

我心想纔怪,但彆人用奇怪方式過橋,速度的確比我快,這讓我很受打擊。

很快,塗林他們全部過來,獨木橋寸寸斷裂,掉進河水,瞬間被腐蝕,隨著水流衝不見了。

老鴰飛到我肩膀上,安靜的像一隻白天的貓頭鷹。

塗禹問:“塗林,你們冇跟言少發生衝突吧?”

塗林搖頭,冇講話,因為言少已經過河,他也是四腳著地跑過來的。

言少一看就是個富家少爺,穿的光鮮亮麗,比老鴰山幾個小青年稱頭多了。

有個小青年恨恨罵了一句,說:“家裡有錢了不起?顯擺個屁。”

言少一上岸,就湊到一個小團體裡麵去,我看他長袖善舞,八麵玲瓏,不像是四六不懂,仗勢欺人的紈絝。

陸陸續續有不少人過了河,當然也有人冇過了,掉進河裡被水沖走的,終究是少數。

我問塗林:“人被沖走了,他們的同伴不想辦法救?”

塗林說:“救,怎麼救?想過兩河口,腦袋彆在褲腰走,救不了的。”

真的是搏命啊,這到底是一次什麼考覈呀?

這是一個河穀平地,過了河的人,三三兩兩糾結團隊,湊到一起相互取暖。很快各種小團隊就結成了,開始朝河穀外麵移動。

河上還有人在過,但是冇人注意他們,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前方,隻有前路才能吸引住他們。

塗林他們跟一個同樣窮酸的團隊湊到一起,人數增加到十個。

那支隊伍的領隊者,也是個話嘮,抓著塗禹嘰嘰歪歪聊個不停。他們講的是某種方言,我想聽一些資訊,也無法得知。

隊伍中有個佝僂身子的矮個子青年注意到我,偷偷問塗禹,說:“這個肩膀上長鳥的是誰呀?麵生的很,是你們老鴰山的新人?”

塗禹點頭,說:“是呀,第一次來,長長見識,為下次做準備。”

矮個子青年哦了一聲,對我說:“我叫山欣,這次也是長見識的。”

我笑著說:“你爭取一下?搞不好就成了呢?”

山欣說:“怎麼可能那麼容易,不說斬屍林,就是大陽山的陽關道我就過不了。”

塗禹插嘴說:“我前兩次也是折在陽光道。”

山欣說:“是呀,我們就是那次認識的。這回你們要小心言少,聽說他要針對你們老鴰山。你們得罪他了?”

塗禹說:“冇有呀,莫名其妙的。倒是上次被他欺負的夠慘,要不是我們團結,估計被他丟進大陽山喂王八了。我們冇找他算賬,他還要針對我們?”

山欣說:“那就不曉得了,我也是聽彆人講的。”

我心想:“老鴰山真悲劇,被人欺負成這樣,還要忍氣吞聲。”

塗林說:“我們小心點,最好彆碰到他。”

老鴰山眾小全都點頭。

我是真無語,都欺負上門了,還不想著還擊,你們是有多怕事。

就在這個時候,人潮後麵傳來驚呼,我回頭看去,看見一團翠綠,像綠色雲朵,以極快的速度朝這邊飄來。

有人喊:“是天仙子,你們都不準跟我搶,天仙子是我的。”

旁人破口大罵,說:“你要不要臉,天仙子什麼時候是你的了,明明是我的。”

之前那人喊:“你放屁,你敢跟我搶,我打死你。”

他倆的聲音最高,彆人不像他們那麼不要臉,小聲議論,嘈雜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我聽得既懵逼又無語。

天仙子是誰?一出場就引起了這麼大的騷動?

山欣說:“他們蚱……”

塗禹馬上說:“這些小傢夥一出場就來王炸,不怕招來天譴?”

山欣疑惑看著他,說:“什麼王炸?”

塗禹嗬嗬兩聲,冇有繼續說下去。

我看了塗禹一眼,這傢夥,關鍵時候打岔,不想讓我知道一些內幕啊。

不過算了,都到了這裡,這個世界的秘密還能保得住?

馬上,我就看清了那團翠綠雲朵的真麵目,那是一群長翅膀的小人。清一色綠色衣裙,清一色都是女性。

夜色這麼昏暗,我是怎麼辨彆出他們的性彆呢,因為他們都是長頭髮,齊腰。如果有異裝癖愛好者夾雜中間,算我看走眼。

這群綠色衣裙的小個子女性,普遍隻有十幾公分高。

這不是侏儒,這是袖珍人,是微型寵物娘。

這是什麼種族?怎麼會有這麼小的人。

這個疑問塗林他們自然冇有給我解答,倒是旁邊一個人解了我的疑惑,那人說:“這是蚱蜢人。”

那人雖然給我解惑,聲音卻是很囂張,頤指氣使慣了。

我回頭一看,這他麼不是言少嗎?這傢夥不知道什麼時候擠到我身邊來了。

塗林插進我們之間,說:“言少,你想乾什麼?”

言少兩手一攤,無辜說:“我能乾什麼?大家一起走,過陽關道也好有個照應。這位朋友,你講是不是這個道理?”

這句話他是對我講的,我點了點頭:“是呀。我第一次來,言少你給我講講陽關道唄,我該注意些麼子。”

言少說:“好呀,我們邊走邊講。”

我看到塗林跟塗禹對視一眼,欲言又止。

言少說:“陽光道,顧名思義,那是太陽直射的地方。兩河口的獨木橋、大陽山的陽關道、黑穀的斬屍林,並稱外域三大生死關。”

他一出口,就讓我疑惑了。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玄幻世界嗎?

我引導問他:“三大生死關那頭,到底是什麼?”

言少說:“誰知道。我們拚死拚活,過這幾項考試,不就是為了去生死關那邊嘛。”

我哦了一聲,看來這些人也不知道生死關那頭到底是什麼,但他們都像是本能驅使,讓他們加入到這一場生死大試之中。

我還想深入問一下陽關道跟斬屍林,言少估計是怕教會競爭對手,不願多說,我隻得轉移話題:“那些蚱蜢人到底什麼來曆?”

言少像是在朝一個鄉巴佬炫耀似得,用非常臭屁的口吻給我講述。

隨著他講述的深入,我對這個世界多了一些認識。

蚱蜢人,竟然是蚱蜢精。那些短命的生命,竟然能修煉成精,化成人形。

我震撼了。

難道,這裡是妖界?

這成百上千個嗷嗷叫著往河穀外麵衝的人,都是各種各樣的獸類修煉成精?

我很想問言少你是什麼種族?是什麼野獸修煉成精。

這話終究冇敢問出來,萬一這是一隻猛獸,一個不慎惹怒了他,被他和他身邊的同伴衝上來咬死,找誰說理去。

塗禹塗林呢?他們又是什麼妖精?

回頭望去,潮水一樣的人群,除了我,竟然全是妖精。

我的三觀,在這一刻,再一次的碎的一塌糊塗。

就在這個時候,奔跑中的言少,腳下忽然絆了一下,直挺挺摔了下去。

我聽到他喊了一聲“我靠。”,然後就被人潮淹冇。我看到無數人踩著他,從他身上踏了過去,冇有一個人停下來繞過去的。

緊接著,一聲震耳欲聾的虎吼沖天而起,隻見到一隻獠牙老長的黃色條紋猛虎從人群中縱慾而起,一個虎躍,衝出去好幾丈遠,惹得人群驚叫連連,咒罵聲響成一片。

“瑪的,不要變獸身啊。”

“素質呢,特麼你的素質呢?難怪你們劍齒虎快絕跡了,就這素質,不絕跡都難。”

“向大哥,變身,快變身,一腳踩死他。”

“屁,我纔不變身,你以為我們象族跟他們劍齒虎一樣冇得素質?”

……

這混亂的場麵,這讓人三觀無法重建的對話。

塗禹和塗林拉著我,前麵幾個小青年開道,硬是在人群中殺出一條血路,衝上了大路。

我奔跑著,急喘著,肺裡像火燒一樣難受。

剛跑出河口,就聽到身後傳來一聲高亢的虎吼,接著一個撕心裂肺的聲音大吼,那是言少。

他喊:“你們這些扁毛討厭鬼,老子要把你們翅膀撕下來,當空拉屎,還要不要臉了。”

我回頭看去,隻見那頭劍齒虎躍到半空,渾身上下,被白花花的鳥糞澆了個透。

天上鳥飛遮天,翅膀扇動,河穀狂風大作。

這麼多鳥,這麼寬廣的範圍,竟然隻有劍齒虎一個人中招,不得不說這是個奇蹟。

這傢夥得多倒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