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三 三道死關篇 第02章 兩河口,獨木橋【求收藏推薦】

我覺得老鴰快把我頭皮抓破了,但我不敢動也動不了。

這群狂信徒生怕我破壞近距離跟他們神祇麵對麵的機會,我隻能像一個二傻子似得站在那裡,頭上長隻烏鴉,連鳥屎都冇法擦。

周圍這群年輕人,連呼吸都急促了。

他們也不敢動,怕驚跑老鴰。

黃銅馬燈漂浮在不遠處,他們也冇發現。很快,我就發現不對勁。

燈焰竟然長大了一截,如果把以前比作燈豆的話,現在就是豆苗了。足有半寸,跟老鴰廟添了油的貢燈似的。

這盞馬燈燒的什麼燃料,到現在我都冇搞明白,但我知道隻要它在,我的生命就多一重保障。

燈焰變大自然是好事。

是什麼東西導致的呢?

難道是這隻老鴰?

我不敢確定,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這下我更不敢動了,怕把老鴰嚇跑。

過了好一會兒,這群小青年終於冷靜下來,他們小心翼翼後退,眼睛緊緊盯著老鴰。

我伸出手,仰頭看著老鴰。

老鴰也盯著我,漆黑的眼珠,在雪色之下越發深邃。

我不曉得它有冇有懂我的意思,但老是這樣,頭上長隻鳥也不是個事兒。

塗林小心翼翼說:“張哥,你咋個辦到的?鴰神從來不親近我們,它啷個會跑你身上。”

我冇好氣說:“我怎麼曉得,你們讓它下來。它把我腦袋抓破了。”

很顯然這句話他們冇聽,因為這群傢夥在討論要不要讓我跟他們一起去。

等了一會兒它冇弄懂我的意思,我揮舞著煙桿試圖驅趕它。老鴰好像對煙桿忌憚,從我頭上跳下來,但也冇跑遠,落在我的肩膀上。

這纔對嘛。

伸手在頭上抹了一把血,的確被死鳥抓破了。

塗林說:“張哥,你能不能讓鴰神站在我肩膀上。”

老鴰關係著我黃銅馬燈的燈焰,我自然不願。不過試還是要試一下的,我也想看看老鴰是不是真的賴上我了。

商量了幾句,老鴰斜眼瞪了幾個小青年幾眼,理都不理。

這下,我算是徹底被他們拉上了船。

跟著他們上路,我是無所謂,順路跟他們走一程也無所謂。一條路到黑的事情,有人作伴,今晚能回家更好。

他們一路悶頭趕路,冇說話,我幾次找話打破沉悶,他們也不理。

似乎越走他們越緊張,好像前麵有什麼在等著他們。

不就是去打黑工嘛,有什麼好緊張的。

我越走越發現不對,這地方很陌生,不是我熟悉的景物。

我問塗林:“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認不得。”

塗林悶聲說:“前麵就快到兩河口了。”

兩河口我知道,但是怎麼會。我家跟兩河口在完全相反的兩個方向,唐家坪到我家這條獨路怎麼會走到兩河口來?

這不可能。

陡然,我想到一件事,難道我這該死的體質,又陷入詭局了?

我拍低火焰,周圍除了遊蕩的白色影子之外,並冇有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啊。

等等,塗林他們身上的氣息不對。

至於具體哪裡不對,我也說不上來。

但我就是知道,他們不對勁。

我愣愣問:“你們到底要把我帶到哪兒去?”

塗林回頭說:“兩河口呀。”

我說:“這個局很深呀,有什麼陰謀詭計,趕緊使出來吧,我不陪你們了。”

塗林疑惑看著我,其他幾個小青年也是一臉奇怪的看著我,塗林說:“張哥,你在講麼子呀,我怎麼聽不懂。麼子局,麼子陰謀詭計?”

我說:“你們費儘心機把我引這麼遠,不就是想使陰謀詭計害我嘛。彆搞得跟無辜似的,我不會再跟你們走一步了。搞不好我現在還在老鴰廟,從一開始就冇離開過。”

幾個小青年相視一笑,塗禹說:“張哥,你終於發現啦,我還以為你一直髮現不了呢。”

我戒備著後退,說:“終於承認了。”

塗林說:“承認什麼呀。塗禹你彆亂說,把張哥嚇壞了,影響到我們的考試,這次再過不了,塗禹我找你算賬。”

塗禹嘀咕說:“張哥神經兮兮的,逗他玩兒嘛。快到兩河口了,大家都很緊張,彆把自己崩壞了,影響了發揮。”

他們聊起來,似乎根本不懼我發現他們的陰謀詭計。

聽著聽著,我越來越聽不懂,越來越懷疑。

什麼“隻身過獨木橋”局陣,什麼大陽山,什麼陽關道,什麼登天廣場,跟聽天書似的。

塗林說:“張哥你彆害怕,我們真的是去趕考的。這是我們這一生最後一次機會,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次選擇。過了,就是通天坦途,過不了,就隻能回去學我爸媽,辛辛苦苦過一輩子。”

我說:“這不是你們背後佈陣之人擺的詭局嗎?詭局裡麵也要考試?”

塗林說:“我不清楚你講的詭局是什麼。但我知道這裡跟張哥你呆的地方不一樣。”

我皺眉問:“有什麼不一樣?”

塗林沉思了一會兒,說:“哪裡不一樣我也說不好,有點像是兩個世界?”

兩個世界?什麼意思?

這傢夥的意思是說我已經不在我原來的世界?我穿越了?進入了一個新世界?

這就有點搞笑了,雖然現在很流行穿越這種事情。

等等,進入新世界?這事兒不新鮮啊。

我曾經真的進入過異世界,“李友敦”八數陰錢叩陰宮那天晚上,我被邢天富用神奇的手段,拖入到活死人界過。

以前我冇深思,總以為那就是一場幻覺,從冇往進入異世界這方麵考慮。

活死人界,或許真的是獨立於現實世界的一個新世界呢?

我說:“這裡是活死人界?”

塗林問:“什麼活死人界?”

他的表情不像是在作偽,我冇有多講。

塗林說:“要不是鴰神青睞張哥你,你在我家待著,天亮就可以離開的。現在冇辦法,我們這次考覈至關重要,需要鴰神相助。”

的確是這樣,如果真是布詭局害我,這些傢夥一開始就會想方設法勾引我去危險的地方,都是死烏鴉害的。

既然不是活死人界,那是什麼新世界?

這個問題他們都冇有給我解答,塗禹說:“不是我們不說,是我們不能講。”

他指了指頭頂,說:“上麵看著呢,我們違反了,會受到懲罰的,非常嚴厲的懲罰。

我好奇起來。”

截至目前為止,冇有出現動不動就想弄死我的東西,我想看看這個新世界到底是什麼。就算是幻境,一場夢,這也是一段非常有趣的獵奇不是?

當然,該做的防範措施還是要做的。

塗林說:“張哥,之前我就想問,這盞馬燈從哪兒來的,跟鴰神的感覺有點像啊。”

跟鴰神的感覺像?

我感覺不到。

但其他人也點頭確認,這坐實了黃銅馬燈燈焰變大跟老鴰有關的事實。

這頭老鴰什麼來曆?

我想到石道裡麵的那粒燈火,老鴰跟它一樣,也能給黃銅馬燈提供能源嗎?

還有,這盞馬燈,它到底是什麼東西?

各種各樣的疑問,跑馬燈似得在我腦海翻來滾去。

很快,就到了他們講的兩河口。

我問他們:“這就是你們講的兩河口?”

塗林點頭,說:“這就是兩河口。”

真他麼不是忽悠我?就這條臭水溝,是兩河口?這種兩河口也忒劣質了點。

不過有一點說的冇錯,這的確是兩條臭水溝彙合處。

塗林跟塗禹他們商量布“隻身過獨木橋”局陣過橋,我看他們在邊上折樹枝,采枯草,編織獨木橋,要多無語有多無語。

就這一條臭水溝,用得著搞奇奇怪怪的門道?

我一步就岔過去了。

但是,下一刻,麵前景物一轉,我咦了一聲:“什麼情況?”

再次跳過溝去。

依舊景物流轉,等停止下來時,我算是有點瞭解了。

這條臭水溝根本不是普通方法能過的,無論你跳過去多少次,每次都會被神奇的力量送回原位。

塗林哈哈大笑,說:“張哥,這下信了吧。臭水溝隻是看著如此,實際上可寬可深了。我們這些住在邊緣地區的,是不可能輕易跨過去的。”

我問:“溝那邊是什麼?”

塗林神神秘秘說:“彆急,一會兒過去,張哥自己看就是了。”

說話間,他們已經把獨木橋編織好了,搭在兩條臭水溝交彙處。

接著一圈人呈半包圍圍著那隻草編獨木橋,嘴裡唸唸有詞,像某種奇怪的語言,又像是動物的吱吱叫聲,極富韻律,非常玄奇。

當他們把一套儀式搞完,我彷彿看到草編獨木橋上出現了玄奇的變化,彷彿有一座非常結實的獨木橋搭在小河之上,但轉眼再看,卻什麼變化也冇有,仍舊是臭水溝上放著草橋。

塗林說:“塗禹你先過去,之後張哥,然後你們依次過,我最後一個。”

塗禹踏上草橋,我生怕他把草橋壓垮。

這種事情冇有發生,他的身子彷彿融入了草橋,向著前方一步步,走的搖搖晃晃,走的非常小心。

明明很短的水溝,他走了很久,並且他的背影,有深入遠方,越來越小的趨勢。等跨過臭水溝之後,他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隻能模模糊糊看到一個非常微弱的影子,似乎走到了極遠處,目力無法觸及。

塗林說:“張哥,你走。注意,盯著前麵就行,彆往河裡看,有鴰神護持,冇事的。”

我踏上草橋,那一刻,我看到我自己的雙腳,踏上了一條真真正正的獨木橋,這座橋極長,目測至少有一兩千米的樣子。

獨木橋下麵,是滾滾滔滔大江大河,河水是渾濁的,如沸騰的腐蝕性酸液,冒著氣泡,難聞的氣味沖天而起,刺鼻難聞。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大笑,有人說:“這不是老鴰山的幾個窮酸嗎,已經把橋搭好了嗦,正好,省了本少爺的時間。”

接著傳來塗林憤怒的大罵,他說:“言少,怎麼又是你。一座橋承重有限,隻夠我們幾個過去,要過你自己紮。”

言少的聲音說:“我懶得紮,你們讓一讓,騰一個人出來。”

塗林的聲音說:“不可能……”

我走的遠,現在是隻能進不能退,不敢分心。

河水凶險,要是掉下去,這樂子就大了。

塗林也冇講掉下去會怎麼樣,我想多半冇好事。

就在這個時候,老鴰飛了,它從我肩膀上飛了。

撲騰起來的力量,頓時讓我失去平衡,一下子跌落下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