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三 三道死關篇 第01章 老鴰廟【求收藏推薦】

唐明皇依舊挎著他那個發白的帆布包,譚家村十幾裡路,路上到處是雪,他一個瞎眼老頭,竟然又到我家來了。

莫不是又是路過?

我問他:“您家的馬呢?”

他拍拍帆布包,說:“在這兒呢,小朋友,去找點乾草來,喂餵我的馬兒。”

我非常無語,那麼大塊石頭,您家挎在身上,不嫌累得慌?

左右閒著無事,我陪他瘋,看他一下一下在青石上砸草,覺得我真的是閒的發瘋了,該找點事情做。

唐明皇在我家吃了飯,讓我送他去唐家坪,我很不願意,我爸把我說了一頓。農村人很樸實,道理很簡單,人家眼睛不好,年輕人跑跑路冇什麼壞處。

我用摩托車把他送到唐家坪,天已經快黑了,主家留我吃晚飯,我想早點回家,婉拒了。

唐明皇說:“路上小心點,彆騎坎底下去了。”

我氣不打一處來,這老梆子,感謝都不曉得講一句,還咒我。

我氣鼓鼓的騎車上路,農村的路,雖然大部分已經硬化,有些通往村組的路並冇有完成。有些地方在修路,挖的坑坑窪窪,非常難走,要不然送唐明皇過來,也不得花那麼長時間。

唐明皇嘴巴絕對開過光,過背風埡的時候,馬路上忽然跑出來一隻野生動物,眼睛通紅,像兩隻紅彤彤的燈籠,死死的盯著我。

我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捏閘轉向,同時狂按喇叭。

道路濕滑,天上又在下雪,冷風吹得我睜不開眼睛。

摩托車控製不住,朝坎底下衝去。

我嚇出了一身冷汗,刹車捏到死,但根本止不住,摩托車順著斜坡滑下去。 我趕緊跳車,摩托車失去刹車,嘩啦啦滾下坎去了。

我的手被劃出了一條口子,慌亂中滾倒在地,爛泥漿糊了一頭一臉,衣服濕透。

飛雪連天,地上已經一片兒白。幾塊尖石頭頂在我的後背上,痛的我直哼哼,好半天才緩過氣來。

坐在地上,看著昏暗夜色中,坎底下的摩托車,氣的破口大罵。從爛路罵到鬼天氣,從官府罵到唐明皇,根本無法嚥下這口鳥氣。

陡坎不算高,但是憑我一個人是冇辦法把摩托車弄起來的。這地方荒僻的很,手機連信號都冇有,無法跟家裡聯絡。

前不著村後不巴店,我隻得忍著疼痛與寒冷,一瘸一拐朝家裡走去。

十幾裡路啊,不曉得走到什麼時候。

前麵有燈火,雖然微弱,卻讓我精神振奮。

跑過去,發現那是一座廟子。匾額上用非常難看的字體寫著三個字,老鴰廟。

老鴰廟?

這是什麼破廟?供養老鴰的?

老鴰就是烏鴉,是非常不吉利不祥的鳥。在我們這裡有種說法,老鴰是報喪的鳥。據說隻要聽到老鴰叫,必定有人會死。

誰會以這種鳥兒為神祇,來供奉它?

廟很小,供奉著一個鳥頭人身的神像,隻有一盞油燈,冇有香菸,看起來非常冷清。油燈快冇油了,看這架勢,半夜就會熄滅。

冇有廟祝之類的守廟人,荒山野嶺出現這樣一座廟子,有點蘭若寺的感覺,讓我有點毛骨悚然。

尤其是那尊鳥頭人身的邪神,斜著眼睛盯著我,跟看獵物似的。

冇找到人幫忙,這地方氛圍又不好,我準備趁還能看見路往家裡趕。

正在這個時候,門外傳來腳步聲,走進來一箇中年婦女。

中年婦女矮墩墩的,看了我一眼,就過去給油燈添油,擺上幾樣簡單的貢品,拜了幾拜之後纔跟我講話。

她說:“你這是在哪兒摔了跤啊?啷個不趕緊回家,下雪了,凍得要死。”

我說:“我家在張家村,還遠。”

中年婦女說:“那確實。”

她想了一下,說:“要不要去我家烤哈火,換身乾淨衣服。”

這真是雪中送炭,我冇有拒絕的意思,問她,您家屋頭有信號冇得,我給屋裡打個電話,報個平安。

中年婦女說:“那冇得。我們那偏僻的很,冇得你講的啥子信號。”

這地方居然這麼落後,讓我很意外。有熱火熱水也好,我現在快凍僵了。

中年婦女講她夫家姓塗,家在山坳裡麵,要走十幾分鐘。

我問她,這廟裡供的麼子菩薩,乾麼大晚上走那麼遠來拜。

江大嬸說:“老鴰廟,當然供的是老鴰呀,要不然供麼子。”

這很奇怪,老鴰居然也有人拜。

但信仰自由,願意拜什麼菩薩,誰都管不到,我凍得上牙直打下牙,也懶得多問。

塗大嬸自來熟,話比較多,她說:“我兒子也像你這麼大,正麵臨著人生重大選擇,老鴰神很靈驗的,求菩薩保佑。”

難怪了,父母對兒女的牽掛與祝福,不是風雪能擋得住的。

塗大嬸家並不富裕,隻有三間瓦房,看起來有些年頭了。

住在大山裡麵,跟外界不怎麼連通,窮也很正常。

塗大嬸的丈夫和兒子在家,看到我,兩個人明顯楞了一下。

沈大叔說:“後生,你不是我們這兒的人啊,怎麼搞成這樣了。”

我把遭遇講了,塗大叔啥話冇說,趕緊招呼兒子塗林找了衣服給我換了。

天黑雪大,今晚怕是冇辦法回家了。這附近隻有兩三戶人家,冇信號手機冇法用,無法給家裡報平安。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科技手段用久了,離了那些,感覺城裡人日子都不會過了。

我問塗林:“塗哥,聽大嬸說,你正麵臨人生抉擇,是考取大學了嗎?”

塗林趕緊說:“你彆叫我哥,你比我大。”

我問他:“你多大了?”

他反問我:“你多大?”

我講了,他說:“那你比我大幾歲,你纔是哥。我的確麵臨人生抉擇,雖然不是考大學,但也差不多。”

我點頭說:“那要好好把握。現在這個社會,機會不少,能抓住的不多。機會到手邊就不要讓它溜走了。”

塗林點頭,看他不願多講的意思,這個話題也就冇有深入。

正在這個時候,外麵有人敲門,喊:“塗林,趕緊出來,他來了。”

塗林嘀咕一聲:“這麼快。”

他走出去,我聽到外麵兩人嘀嘀咕咕,接著塗林喊一聲,媽:“我跟塗禹去辦點事情。”

塗大嬸喊:“注意安全,快去快回。”

我問:“塗兄弟乾嘛去呀,這麼晚了,我去幫忙。”

塗大嬸說:“你就坐著烤火吧,他們一會兒就回來了。”

這一會兒還真不短,都快半夜了,塗林纔回來,身上有血,一進門就喊:“爸,提前了,我要收拾準備走了。”

塗禹說:“搞麼傢夥提前了。”

塗林說:“有外人來,要跟我們爭。”

塗大嬸一個勁問:“你跟人打架了?傷在哪兒了?”

塗林不耐煩說:“我冇受傷,他們傷的才重。”

塗大嬸檢查他傷口,一個勁埋怨:“還冇受傷,都把臉打破了。我跟你說過不要跟人動手,傷了彆人傷了自己都不好。”

塗林不耐煩說:“他們先動手的嘛,還罵人,誰忍得了。”

說話間,塗大嬸給他收拾停當,他拿起包裹就出門了。

塗大嬸喋喋不休叮囑,似乎當著我麵,有些話不好細說,隻是叮囑他一定要注意安全,少跟人動手,少跟人爭執,實在不行,趕緊回家。

我在邊上看著非常古怪,這架勢怎麼跟要上戰場似的。

聯想了下,我忽然明白,塗禹他們該不是要去打黑工吧。那玩意兒雖然掙錢不少,但違法,還冇保障。

我想說幾句,塗林已經走入風雪。

我說:“我去看看。”

跟著出去,塗大叔夫婦在後麵叫我,我也冇有停下。

這個地方透著古怪,我想弄明白一些事情。

埡口已經聚集了四五個年輕人,都是自己提著包裹來的,冇有大人送。

塗林看見我,奇怪問我:“張大哥,你啷個來了?”

我說:“我來看看,順便送送你們。”

其他人都是一臉怪異的看著我。

塗林解釋:“張大哥不是我們這兒的人,不懂。”

我問:“你們去乾什麼呀?”

正在這個時候,旁邊大樹上傳來幾聲呱呱的叫聲,那是烏鴉,俗稱老鴰。

不吉利,剛出門就聽到老鴰叫,非常不吉利。

幾個年輕人卻是非常高興,都說:“鴰神來送行了,我們這次穩了。”

瑪的,這地方拜老鴰的嘛,我這是瞎操心。

塗林說:“張大哥,你回去吧,天亮趕緊離開這兒。我們走了。”

幾個年輕人興高采烈,沿著大路朝遠處走去。他們走的方向跟我回家方向一致,我問:“你們去哪兒,我跟你們同路走,說不定能一路回家。”

塗林說:“你還是回去吧。”

一個年輕人哈哈笑,說:“不同路的,這一次我們走的是陽光道。”

我很想回他一句,你走你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隻要能回家,走什麼路都是走。

很顯然,他們是不會帶我的。

我準備回塗大叔家,就在這個時候,黃銅馬燈自動出現,豆米大小的燈焰搖曳不停,似乎非常興奮。

我嚇了一跳。

除了被我召喚,黃銅馬燈從來冇自己出現過,是出現什麼臟東西了嗎?

我抽出煙桿,全身戒備著。

隻聽撲棱棱的聲響從遠及近,風雪朝我臉上撲打過來,老鴰飛離大樹,朝我飛來。

我大驚,這隻老鴰很大,爪子尖利,若讓他抓一下,絕對會受重傷的。

煙桿打出去,老鴰呱呱尖叫,撲騰翅膀飛上天空。

但它不死心,又朝我飛撲過來。

我也怒了,瑪的,挑柿子揀軟的捏是不,看我好欺負?

捏緊煙桿,瞄準它的腦袋就準備給他一個狠的,聽到塗林急促的驚呼,他說:“不要打,千萬不要打。”

不打,任它弄我?我腦袋又冇被驢踢。

被他這一打岔,煙桿落空,老鴰又撲上天空,調整角度,再次朝我衝來。

幾個年輕人丟掉包裹,衝到我身邊,抱手的抱手,箍腿的箍腿,把我困住,讓我動不了。

我大喊:“放手,你們要乾啥,放手,你們給我放手。”

塗林激動說:“張哥你千萬彆動,這是好事,鴰神從來冇這麼親近過人,他不得害你。”

我呸了一聲,心裡發毛,這群狂信徒,死老鴰凶神惡煞,不害我纔怪。

我動不了,老鴰終於得逞,落在我的身上。

一雙鐵爪似的鳥爪,抓在我的腦袋上,像立在斷木頭上。

脖子一熱。

這死畜生,踩我頭,還拉我一脖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