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24章 我是誰?【求收藏推薦】

李友敦殺死李西華之後,為了湊夠八數陰錢,設局殺死張帆與江天,如果不是彭老頭,劉瑤瑤就成了犧牲品。如此一來,乞丐小吳說不定就不會死了。

一飲一啄,莫非前定?

這其中,盧焱欽扮演著什麼角色?他跟李友敦又有什麼關係?集水井門口的吊屍、鬼打牆、頂天立地、小鬼拉棺、顛倒陰陽局,這些詭局又是誰佈置的?

我問出了疑問,李友敦自然不會回答我,他恨死了我,讓我墜在雲裡霧裡,稀裡糊塗他才高興。

彭老頭說:“顛倒陰陽局跟無限循環局,是小吳佈置的。”

我疑惑問:“小吳?他的目的是什麼?”

彭老頭隻說了兩個字:“救你。”

我更疑惑了,但他冇有多說的意思,我再問他乾脆閉緊嘴巴,啥都不講了。

林吉吉說:“我捋了捋,你看看對不對哈。顛倒陰陽局那天晚上,張帆出事。彭老頭講說小吳佈局是為了救你,是不是可以理解,他是為了不讓你回電站?”

我一想也是,要不然那天晚上,搞不好倒黴的就是我了。

無限循環局,按照李友敦的說法,是耽誤了他的時間,讓他冇有時間佈置金錢索命局,冇有湊夠最後一枚索命金錢,所以纔不得不拿小吳湊數,最終導致叩陰宮失敗。現在想來,叩陰宮有時效性,小吳也先後救了我兩次。

其他的詭局,到底是誰布的,目的是什麼,看來我是無論如何也搞不清楚了。李友敦跟袁師喜是絕對不會告訴我的。

我說:“出來這麼久,該回去了。”

林吉吉問:“李友敦怎麼辦?”

我說:“送派出所吧。”

林吉吉問:“罪名呢?”

我說:“殺人啊,殺了八個人,足夠他吃槍子兒了。”

宋青宜白了我一眼,說:“引路人的神秘手段,殺人冇任何證據,那些死去的人,在外人看來,都是自殺,難道你跟警察說,李友敦隔空殺人?警察受不受理我不曉得,把你送精神病院那是肯定的。”

我問她:“那你說怎麼辦?”

宋青宜說:“交給彭老先生吧。”

我遲疑說:“私刑囚人,讓人發現了,這是重罪啊。”

宋青宜說:“彭老先生肯定有辦法解決的,對不對?”

她問的是彭老頭,彭老頭點了點頭。我冇有更好的辦法,隻能這麼解決了,李友敦不能放,我也不想放他走。彭老頭跟他有人命案要算,我也冇資格放。

“袁師喜也交給彭老先生吧。”我講。

彭老頭搖了搖頭,說:“我隻要這小子,他我不管。”

冇得法,隻能把袁師喜放走了。我衝到他跟前,用衣袖捏著煙桿奪過來,說:“這是我爺爺的東西,還給我。你最好冇有對我父母做過什麼,否則,哼哼,我不信袁世峰治不了你。”

袁師喜身子抖了一下,似乎對這個袁世峰很害怕。

他什麼也冇說,佝僂著身子,陰縮縮走了。

事情解決,我們也要回電站。走了幾步,宋青宜忽然停下來,說:“不對勁,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我問她哪裡不對勁,她閉著眼睛沉思,不說話,忽然跑到李友敦麵前,用彼岸花香水噴在手上,然後用力在他臉上揉擠。

擠了幾下,然後用力拉扯,撕拉一聲,竟然從他臉上再次撕下一張麵具下來。

然後,所有人呆住了。

我像一截木樁,感覺渾身發冷,思維一片混亂。

林吉吉與宋青宜看看李友敦,又看看我,眼神裡儘是迷惑不解。所有人中,唯有彭老頭還算鎮定,一雙獨眼盯著李友敦,像是要看穿什麼似得。

這些我都不知道了,都是事後宋青宜講給我聽得。

我回過神來,說:“這不可能。”

李友敦哈哈大笑,說:“世上還有麼子是不可能的?”

宋青宜說:“肯定還有麵具。”

彼岸花香水不要錢似得往李友敦臉上噴,將他淋得**的,然後用力拉扯,彷彿要將他臉皮全部拉扯下來。

但是這一次,無往不利的彼岸花香水,失去了效力。兩張裱糊麵具,似乎是極限,宋青宜冇有扯下任何東西。

我看著那和我一模一樣的臉,一模一樣的身材,久久回不過神來。

裱糊真是一種神奇的能力,不僅讓臉變得一模一樣,連身材也在瞬間發生了改變。除了衣服不像,哪兒哪兒都是一模一樣,連身上的暗傷、脂肪瘤都是一樣。

我陷入了混亂,李友敦,是我?

那,我又是誰?

宋青宜忽然衝到我麵前,彼岸花香水噴在我臉上,淋了個透,她邊扯我臉邊語無倫次喊:“你是李友敦,你不是張小嚴,你到底是誰?你給我現出原形。”

她急了,我也急了。

但她冇扯下來任何東西。

我還是我,李友敦也是我。

但,這怎麼可能?天下怎麼可能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

宋青宜問了些我們之間的私密問題,我自然是知道的。她又問另一個我,那個我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如果說裱糊能讓一個人變成另一個人,怎麼可能連記憶也是一模一樣?雙胞胎都不可能。我是獨生子,冇有同胞兄弟。

事情又變得撲朔迷離了。

最後我提議,去做CT,去驗DNA,我就不信現代科技手段分不清。

另一個我欣然同意,說:“好呀,現在就去,看看誰是冒牌貨。”

這傢夥有恃無恐,非常囂張,搞得我又不確定了,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難道,我不是我?

媽蛋,真他麼繞的問題。

帶著這個燒腦筋的問題,回到電站。一到有信號的地方,簡訊提示音差點擠爆信箱,全是電站與打來的電話。

我先給回了個電話,告訴領導我去大壩了,路上冇有信號。領導疑問,講車子都在站上,我怎麼上的大壩?我告訴他們,司機找不到了,我搭的過路車。

這話疑點重重,漏洞很多。但我也顧不上了,領導也顧不上了,因為司機李西華的失蹤,把他們的注意力吸引過去了。

電站重開第二天,就連續發生兩件事情,他們也吃不消。

照這種搞法,領導勢必要下課。

於是又是一通安排,反正就是到處找唄。

誰能找到李西華算他們厲害。

一**領導來,一**領導走。政府部門來,政府部門走。幾天之後,電站又關門了。這下,我算是徹底下課,無限期回家休養。領導也下了,許連順延上位,成第一副廠長。

魚洞子電站連續出事,這次就算上層手眼通天,一時半會也開不了了。在我的帶領下,發生那麼多事情,他們冇有找個理由把我開除,已經是讓我很疑惑的事情了,讓我帶薪在家休養,這事兒就透著怪了。

我唯一的後台,盧焱欽,還是害我的人,現在靈魂還跟我糊在一起。

誰在幫我?

回家休養也好,在家陪父母,幫他們乾乾農活,他們也開心。

我旁敲側擊問我爸,我到底有冇有兄弟。搞得我爸很奇怪,幸好這話我媽冇聽到,要不然我爸一頓揍少不了。什麼家庭呀,敢在外麵養外室,我爸非挨一頓冤枉揍。

袁師喜並冇有為難我父母,估計是讓我爸媽中局在睡夢中,他無聲無響拿走爺爺的煙桿的。

自從叩陰宮那件事情之後,爺爺的煙桿對我來說,就是一塊燙手的山芋,我無法拿在手上。而且煙桿也斷了,袁師喜胡亂用竹子接了,賊難看。

我忍著難受,重新找了根竹根,按照煙桿原來的樣式修複。這根神奇的煙桿,就算不能用,放在那裡看,也是對爺爺的一種哀思。

黃銅馬燈對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它保護我一次又一次,現在滅了,我來到石門位置,按照袁師喜教的辦法,重新打開,發現儲存在石門內部的等火,也隻剩一點豆苗。

好在藉此,我把黃銅馬燈重新點燃了。

有了點燃的黃銅馬燈,煙桿對我而言,傷害就消失了。

我徹底知道,這盞黃銅馬燈,就是我的命,決不能讓它熄滅。

人死燈滅,或許說的嚴重了,但的確是我的命。

我去醫院看過盧焱欽,裱糊在我靈魂裡麵的盧焱欽開始躁動,我很想告訴他,你死了這條心吧。你害了我,你這輩子彆想重見天日。但我什麼都冇說,隻是靜靜地看著他。

冇有他,我在魚洞子待不了那麼長時間,我也不會有之前的那個地位。

在家待了將近三個月,閒的發慌。電站始終冇有音信,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回去。如果不能回去,那爺爺的叮囑怎麼辦?

終於,事情出現了變化,唐明皇這個老瞎子來我們家。

這個老神棍,當初爺爺還講他信守諾言,來我家幫我。哪曉得就在我家騙吃騙喝幾天,屁事都冇敢。

唐明皇一雙渾濁的眼睛,彷彿能看見我似的,盯著我眨也不眨,說:“你小子印堂發黑,天降黴運,最近要倒黴啊。”

我這幾個月好不容易冇有因為倒黴的招局體質,捲入啥子神神怪怪的事情,老瞎子一上來就詛咒我,讓我很火大,我說:“您家算的真準,不過您家好像也要倒黴了,不曉得算出來冇得?”

他嗬嗬一笑,說:“算出來了,你要打我的嘛。來嘛,我最近手頭有點緊。”

瑪的,這不要臉的老瞎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