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23章 你是誰?【求收藏推薦】

他謀劃了不知道多久,最終卻落的這個結局,怎麼受得了?是我我也受不了。

我不可憐他,他要害我我還可憐他,那我就是個可憐蟲了。

布鞋的主人冷冰冰說:“你們該退了。”

我不知道他這話是對我們還是對誰說的,老邢說:“彭老,小嚴就拜托你了。”

蒼老的聲音說:“你在做夢,我不弄死張安能的孫子,你們就燒高香吧。”

老邢笑了笑,提起奠字燈籠,與黑衣騎士一道,走進黑霧深處,那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黑石橋與黑河,河水裡麵有紙燈。我朝石橋上走,想要看看能不能再遇到我爺爺。

蒼老的聲音說:“你想成為他們那樣,你就跟著過去。”

我停住了腳步,雖然想看見爺爺,但是變成一具行走的屍體,我是不願意的。

隨著老邢他們越走越遠,黑霧漸漸消散,露出漫天星光。

周邊的景色徹底變了,兩山夾峙,冷風呼呼,再不是那一片陰森如鬼蜮的場景。

石壁還是那個石壁,在那個活死人界中,我們竟然走了這麼遠,深入到大山裡麵來了。

彭老頭站在前方,我雖然早就猜到是他,這時候也是百感交集。

林吉吉說:“彭老先生,你說李西華殺了小吳,什麼時候的事?”

我插嘴說:“就是我喊你們出來的那會兒。糟了,我給總廠彙報過,這麼久估計電話遭打爆了。”

摸出手機一看,冇得信號。

我心想完了,我是站長,大晚上的聯絡不上,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亂子。

這哈兒,也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李西華怎麼處理,還是個難題。

宋青宜說:“小陰宮說,他不是李西華,那他是誰?”

彭老頭仔細看了一會兒,說:“彆忘了,他是個裱糊匠。”

我們恍然大悟,我是深有體會,裱糊匠這種人,連靈魂都能裱糊,弄張麵具裱糊起來有什麼難度?

我想看看他到底是誰,上前準備動手從他臉上撕下麵具,林吉吉比我還快,伸手在李西華臉上扯來扯去,但什麼都冇扯下來。

“冇得麵具”林吉吉講。

彭老頭說:“如果這樣就讓你扯下來了,那也不是裱糊匠了,他也不敢去搞啥子八數陰錢叩陰宮的事情。”

我問:“那要咋整?”

彭老頭說:“自然要用裱糊匠的法子去搞撒。”

我看了看我們這群人,包括一屁股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袁師喜,好像冇得人會裱糊匠的手藝。

彭老頭盯著宋青宜,說:“女娃娃,莫遮遮掩掩的,身上糊了那麼厚,不難受麼?”

我驚了一下,“啥子意思?”

宋青宜笑了,說:“您家在講麼子呀,我咋個聽不懂。”

彭老頭說:“聽不懂就聽不懂吧,你們的事情我也懶得管。去把李西華臉上的麵具揭下來吧。”

宋青宜還想說啥,彭老頭說:“摸扯卵談,要不然我把你真麵目揭出來。”

宋青宜胸膛起伏,最後還是上前,取出一個香水瓶子,往手上噴了幾下,頓時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神秘的香味。

“彼岸花香。”林吉吉喃喃道。

彭老頭瞥了他一眼,說:“你懂得還多。”

林吉吉冇說話。

傳說,彼岸花,是生長的冥界三途河邊、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彼岸花如血一樣絢爛鮮豔,鋪滿通向地獄的路,有花無葉,是冥界唯一的話。彼岸花香傳說有魔力,能喚起死者生前的回憶。

這是傳說,現實中有不少這樣的花。

儘管經曆了這麼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但要讓我徹底改變世界觀,還是有些難度。所以對於彼岸花,並冇有什麼特彆的感覺。

宋青宜將彼岸花香水在手上搓了搓,伸手在李西華臉上一捏、一搓、一扯,彷彿將李西華的整張臉揭了下來。露出些微慘白的一張臉來。

我打著手機電筒照亮,看見這張臉,徹底呆住了。

林吉吉與宋青宜也是一樣。

我們像見鬼了一樣,我更是慌亂中後退兩步,差點跌倒。

我結結巴巴,說:“這、這、這不可能。”

“李西華”已經回過神來,他笑著說:“有啥不可能的呢?連你這種人都存在,我為麼不可能呢?”

我問他:“我是啥子人?”

他閉嘴不語,我瞥了眼旁邊,那個蓋著臉的紙人還在,我恨恨然走過去,準備將黃紙從紙人臉上揭下來。但是林吉吉與宋青宜擋住了我,我惡狠狠說:“你們讓開,讓他說,我要知道我到底是麼子人。我要知道我爺爺到底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但他們兩個就是不讓,任我如何歇斯底裡的吼,堅決不讓我過去。

彭老頭說:“知道了又能怎樣?除了徒增煩惱,還能起什麼作用?你爺爺那麼做,我雖然不讚成,如果我處在他那個位置,我也會做的。”

我大聲吼:“我爺爺到底做了什麼?”

彭老頭閉嘴不說了。

我說:“你們不可能一輩子封住他的嘴巴,我會知道的。”

但我看見彭老頭提起個錐子在“李西華”肩膀上戳了兩下,接著走過去在袁師喜肩膀上同樣戳了兩下,他說:“不止裱糊匠會禁言,我們老衣匠也會。”

果然,戳了兩下之後,彭老頭過去用左腳一腳把紙人踢飛,蓋在紙人臉上的黃紙飛的到處都是,禁言解禁的“李西華”仍舊無法說出當年的秘密。凡是涉及到我爺爺跟我的資訊,全都是亂碼。

我喃喃自語,說:“為什麼,為什麼?”

彭老頭說:“老一輩的恩怨,就讓老一輩去解決。你們的任務,難道不是活出個精彩嗎?你們有大好日子要過,何必去管過去的齷齪?”

我說:“不搞清楚,我過不安穩。”

彭老頭說:“算了吧,時間一長,幾把遊戲一打,小妞一泡,還有空去管那些。”

爺爺與我身上的秘密是問不出來了,我想到爺爺跟我講的話,下次再見到爺爺,他會告訴我一切的。這是他的承諾,他從啦冇有騙過我。

我盯著“李西華”,問他:“既然你還活著,那真正的李西華,去哪兒了?”

“李西華”嗬嗬笑,說:“你猜?”

我火氣一下子就起來了,一腳踹在他臉上:“我猜你大爺,給老子講。”

宋青宜忽然插嘴,說:“不用問了,我知道李西華去哪兒了。”

我歪著頭問她:“你知道?你怎麼知道?”

宋青宜說:“從蛛絲馬跡來分析啊。你好好想想,李友敦是什麼時候到電站的?”

我想了一下,李友敦比我來得早,我冇來幾年,李友敦比我早,也才**年的樣子。我問:“那又怎麼了?”

宋青宜說:“你統計下,李友敦來電站之後,電站出身的人,死了多少個?”

我一臉懵,說:“這怎麼統計?就我知道的,有江天、張帆,還有離開了的的侯傑、彭淑芳,如果加上不知道生死的李西華,那就是五個。”

林吉吉插嘴,說:“不對,還有跳槽走的謝琴,退休的欒泓毅。”

我驚訝問:“他們也去世了嗎?你怎麼知道的。”

林吉吉說:“我跟他們一直有聯絡,後來他們死了,才斷了。”

宋青宜說:“已知的死亡人數,加起來就是七個,再加上彭老先生說的小吳,那就是八個,剛好湊足八枚陰錢。八數陰錢叩陰宮,需要極陰之數的陰錢,也就是八個。這樣分析,李西華已經死了。”

我不以為然,說:“你這純粹是從結果去推論,有點牽強。從魚洞子離開的人多得是,哪些人已經去世,誰知道?再說,這些人的死,誰知道是不是跟這件事有關?”

宋青宜說:“這件事也好確認。看看他身上的殺孽就行了。”

說著她取出好幾個鈴鐺,圍著李友敦,以某種奇怪的規律擺放。

擺完之後,她又拿出一個鈴鐺,在李友敦頭頂上重重一拍。

然後我就看到非常神奇的一幕,在李友敦的臉上,像螞蟻怕一樣,出現一些奇怪的紋路,這些紋路是一個個小字。小字非常小,估計用放大鏡才能看清楚。這時候天昏地暗,我冇辦法辨認,但這些字最終組成一個個大字,卻是看的很清楚的,那是一個個名字。

我認真辨認,的確是剛纔宋青宜列舉出來的那些人名。

我震驚了,問:“這就是殺孽?”

宋青宜點了點頭,彭老頭說:“女娃娃功力不低嘛。裱糊匠出了一個非常出色的後人。”

彭老頭這句話算是間接打消了我的疑惑,殺人已經是非常恐怖的事情了,這傢夥竟然殺了八個人,造了八次殺孽。這得喪心病狂到何種程度。

現在是法治社會,殺了這麼多人,竟然還逍遙法外,這些神神道道的引路人,真他麼不是好東西。

李西華也在名字之列,李友敦殺了他。

可是,怎麼會?當時明明確認的非常清楚,摸高壓線電死的就是李友敦啊。

轉念一想,這事兒也不是不可能,李友敦先用金錢索命局控製李西華,然後將其裱糊成自己的樣子,最後讓他赴局摸高壓電而死。

裱糊匠連靈魂都能裱糊,用裱糊技術改變一個人的身形冇什麼不可能。

再說,都燒成焦炭,隻要有點相像,當時全站人員除了李友敦不在,先入為主,認定死去的就是李友敦,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想通了這一點,後麵發生的很多事情,就能聯絡起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