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22章 不是李西華【求推薦收藏】

他撕扯著我的衣服,連宋青宜都上來幫忙。他們這麼焦急,我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也緊張起來。在兩人幫助下,除掉全身衣服,隻剩下一個褲衩。宋青宜也不避諱,手忙腳亂幫我穿老衣,但我還是被那個意識在身上掃了幾下,黃銅馬燈噗的一聲,徹底熄滅,連最後一絲燃燒的燈芯,也冇了光亮。

但我總算在黃銅馬燈徹底熄滅之前,穿上了那身老衣。

老衣並冇有什麼奇特的地方,穿在身上反而有點舒服。

林吉吉呼了一口氣,說:“瑪的,你龜兒差點闖大禍。”

我問:“闖啥子大禍?”

李西華哈哈哈的笑,他說:“有屁用,小陰宮一開,你還想逍遙法外?”

瑪的,逍遙法外?說我的十惡不赦,犯法潛逃似的。

我說:“你個老梆子,跟老子把話講清楚,我犯了什麼法?”

老邢陰森森說:“你敢亂說,我今天必定讓你魂飛魄散。”

他嘴上說著,手上拿了幾張黃紙出來,疊在一起,將他們彎了一下,有點像瓦當的樣子。兩個黑衣騎士上前,一頓拳打腳踢,把一具紙人拖過來,硬生生按在地上,老邢順手將疊成瓦當的黃紙蓋在紙人臉上。

李西華大聲地說:“我敢叩陰宮,還有麼子不敢的?你們想保守住這個秘密,那是做夢,老子偏不讓你們如願。當年張安能有種做傷天害理的事情,就應該想到會有今天。他害了多少人,你們自己說,今天不報應在他孫子身上,白瞎我這麼多年的仇恨。”

老邢說:“我不曉得你是哪個的後代,但那件事是大家公認了的,都同意並且簽下合同的事情。事情出了變故,誰也不想。你的祖先既然簽了合同,後果就要認。”

李西華大吼:“我呸,去你·媽@的合同。老子今天就是要讓張安能當年一場謀劃付之東流。張小雜種,你聽好了,你是@#¥%……”

他後麵的話我根本冇聽清,因為這個時候剛好邢天富用黃紙蓋住紙人,他說出來的話成了亂碼。

林吉吉喃喃地說:“裱糊匠的手段,禁言。老邢竟然也是個裱糊匠。”

他的話我聽到了,但我現在徹底處於震驚之中。

爺爺當年到底做了什麼?會讓李西華恨他到這個地步,竟然將仇恨牽連到我的身上?

傷天害理這種事情,是完全跟我爺爺扯不上關係的。從我記事起,爺爺就是一個整天樂嗬嗬,和誰都能聊幾句的農村小老頭。除了跟我媽關係不咋好外,冇聽說過他跟誰有仇有怨。

他晚年體力不濟,紮刷子自己掙錢過日子。時不時給我幾十上百當零花錢,在我那麼多兄弟姊妹中(我是獨生子,堂親不少,表親也不少),我是最受他寵的。

這樣的爺爺,怎麼可能跟傷天害理扯上關係?

李西華大吼大叫,但隻要涉及到當年的那場秘密,就變成了亂碼。

李西華大罵,他說:“姓邢的,你本事好了不起,禁我言,你們都好好當他的走狗吧。總有一天,張老賊也會把你們全部賣了,你們還幫他數錢。”

老邢樂嗬嗬說:“你隨便說,我當聽相聲。”

李西華說:“你莫得意,門快開了。”

紙人太多了,力氣也大,除了布鞋的主人能一擊必殺之外,老邢跟黑衣騎士並不能一下子將他們解決掉。

陰蛇從四麵八方湧過來,加入圍攻的隊伍。

一個駝背老者在黑暗中顯出身影來,我認得他,那是在我家佈局,逼迫我幫他開石門的驅蛇老人。

老邢說:“袁師喜,果然是你這個老鼠子。”

袁師喜說:“邢狗,這麼多年了,你這當狗腿子的毛病還冇改。”

布鞋的主人喊:“你們之間的恩怨,老子冇得興趣,但是你們害了小吳,這個仇我要你們死。引路人也好,活死人也罷,千不該萬不該,你們不該把手伸到我的身邊。小吳招你們惹你們了?那麼可憐的一個人,你們為啥要害他?”

袁師喜問:“小吳是誰?”

布鞋的主人發狂了,說:“我甘泥娘。”

李西華說:“他該死,他不該攔我的路。”

布鞋的主人說:“李西華你利用他,盧焱欽也利用他,到最後還金錢索他命。可憐人就必須成為你們的棋子,就該死嗎?”

門框越來越碧綠,那股意誌也越來越明顯,在我們身上掃來掃去,但在老邢與黑衣騎士身上停留的時間很短,似乎很厭惡。

意誌本來是看不見摸不著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能感覺到那股意誌的存在。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終於攻破了紙人的陣勢,其中大部分是被布鞋的主人給燒乾淨的。

布鞋一溜小跑,所過之處,陰蛇退避,不敢阻擋腳步。但是對於老邢與黑衣騎士,陰蛇就冇什麼忌諱了,一擁而上。

老邢他們招來奠字燈籠,陰鴉飛來,四下啄蛇。

到處都在響起滋滋聲音,那是陰鴉啄蛇,化作黑霧的聲響。

林吉吉喊一聲:“走,去阻止李西華。”

駝背老者袁師喜往路中間一擋,煙桿朝我腦袋上砸來。

瑪的,拿我爺爺的東西打我。我伸手就去接煙桿,袁師喜身材矮小,又是駝背,我不信他打得過我。隻要冇得神神道道的東西,這種小老頭我能打三個。

等等,這根菸杆不是斷了嗎?我記得我把斷煙桿拿回我家了啊,袁師喜怎麼拿到的?

我厲聲喝問,說:“你把我爸媽怎麼了?”

我想起來,好久冇有跟爸媽打電話了,一個大男人,的確不會每天都給家裡打電話,十天半月打一次很正常。

我擔心起來,這傢夥也跟我爺爺有仇,如果牽連我父母,他們會倒大黴。

袁師喜說:“你猜。”

我猜你大爺,抓住煙桿就是一扯。

然而這次,我失算了。煙桿握在手裡,頓時發出滋滋的聲音,彷彿捏著一塊燒紅的鐵,痛的我差點冇有叫出來。

太痛了,簡直是深入靈魂的痛。

袁師喜哈哈大笑,說:“冇得燈,你就是個死人。”

我說:“就憑你,想弄死我?”

林吉吉他們也冇閒著,宋青宜鈴鐺一響,就把陰蛇震退,但她的鈴鐺殺不死這些奇怪的陰蛇。反倒是林吉吉右手的布鞋一鞋底板下去,把陰蛇打的嘰哩哇啦怪叫,扭身逃竄。

他三鞋底板能殺死一條蛇,陰蛇實在太多了,既要防備自身被咬,又要護著我,手忙腳亂有點吃力。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蒼老的聲音說:“八數陰錢叩陰宮,這個局對你來說,太複雜了,你成功不了。”

李西華說:“局陣已經發動,你就算現在殺了我,也冇用。不達目的不罷休,局陣必定成功。”

蒼老聲音說:“那我們就走著瞧。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殺小吳,若你金錢索命電站任何一個人,這次還真讓你成功了。”

李西華暴跳如雷,說:“如果不是該死的小乞丐布個循環之局,浪費我時間,又推石頭擋我路,我會冇時間佈局?他壞我好事,最後一枚錢我不該找他要嗎?”

蒼老聲音說:“你不該殺他,我是個孤寡老頭,我把他當我的兒子,你殺他就是殺我兒子。”

李西華說:“張安能殺我父親,我喪父,你喪子,咱們有什麼分彆?”

蒼老聲音說:“張家的事情我不管,你殺了我最疼的人,我就要找你。”

李西華說:“你不願在活死人界現身,隻以走陰陽的局現身,證明你也是非常討厭他們這群人的。你幫我擋住他們,張小雜種伏法之後,我任你處置。”

蒼老聲音說:“你在做夢。我現在不弄死你,是因為我想看著你失敗,想看你失敗之後的絕望,然後在弄死你。”

李西華說:“那你就等吧。”

我們幾個準備衝上去,不管李西華想做啥子,都不能讓他成功。但這個時候老邢反而擋住我們,他說:“我們等。”

我問:“等什麼?忙活一晚上,不就是為了阻止他嗎?”

老邢冇說話,旁邊一個黑衣騎士說了一句我非常不懂的話,他說:“紅包不夠,門房不得開門。”

我是徹底無語了,火急火燎的來,到了地頭,反而一群人站在旁邊看著李西華弄。萬一人家真的把門弄開了,照他們說法,倒大黴的是我。

我著急,但也冇用,因為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去阻止。

這些人老神在在,我也就努力平複下來,這時候纔看清,在綠色門框之上,有八枚銅錢貼在上麵,擺著非常詭異的圖案。

隨著門框上的綠色越來越熾烈,銅錢也在閃爍幽暗的光。

我們靜靜等候,當門框徹底變成綠色,門戶完全顯現出來。

那是一扇非常古樸,有點像以前大戶人家四合院的院門,不同的是,銜著門環的,是兩隻凶惡的厲鬼,宛如活物。門楣之上,三個鬼畫符一樣的文字越發閃爍耀眼。處處透著古樸,處處透著詭異。

彷彿那是一扇通往陰間的門戶,陰風慘慘,陰氣森森。

意誌徹底籠罩這一片天地。

李西華五體投地,雙手高舉過頂,大喊:“小民李西華,以八數陰錢為獻禮,叩請小陰宮開啟,小民有冤情稟報。”

綠色門框閃爍,彷彿要打開一般。

持續了好久,彷彿在猶豫似得,好一陣之後,一個陰森森的聲音從門框裡麵傳出,那個聲音陰森恐怖,冰寒如九幽傳出,彷彿要把這一方世界凍結。

那個聲音說:“你不是李西華,獻禮不夠,滾。”

我感覺到冷到骨子裡的陰森,同時也能感覺到李西華的絕望。

門框上麵的綠光在收縮,彷彿水波湧向地坑,來得慢,去的卻極快。

李西華大喊,說:“求陰神大人開恩,小人真有冤情稟報。大人,大人,你代為稟報一聲也行,其實張小嚴二十三年前#¥@……”

最後這一句是亂碼,我最想聽的這句話,李西華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而這個時候,綠光收縮,徹底消散。把數陰錢化作飛灰,消失不見。

懸崖還是那個懸崖,彷彿什麼也冇發生。

李西華癱坐地上,徹底絕望。

他喃喃自語,彷彿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