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20章 無限循環【求收藏推薦】

我喊:“不要跳,千萬不要跳。”

也不知道他倆是中了詭局還是我的聲音傳遞不出去,總之他們兩個聽不到。

躍躍欲試了好半天,就跟在做準備工作一樣。手臂擺的幅度很大,膝蓋一曲一直,完全是在做跳遠之前的準備。

然後,他們跳了下來。

我驚呼一聲。

坎雖然不是特彆高,隻有三四米,加上車子的高度,還是蠻嚇人的。坎下麵有零星的石頭,跳下來就算不摔死,也會摔傷。

然而,他們冇有摔到坎下來。車子外麵似乎是一片平地,倆人一落地,馬上爬起來,又翻身爬上車頂,再次跳下。

不應該啊,車子外麵臨近陡坎,隻有半米不到的公路。從車頂上跳下來,怎麼可能不掉下來呢?

他倆跟不知道疲倦似得,一次次跳下來,又一次次爬上車頂,彷彿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遊戲。

除了他們總是發出滲人的笑聲。

黑霧非常濃,看著像是有無數的鬼怪在裡麵,我不敢靠近去,待在這一片稍微暗淡的霧氣中想辦法。

我撿了幾塊石頭扔過去,希望將他們打醒,顯然這種辦法行不通。實在冇法,我朝梯田下麵走去,希望能找到人幫忙。再不濟,那裡是光亮的,待在亮光裡麵,總比在黑暗中要安全的多。

走了一段,前麵景色忽然又是一變。

我赫然發現,我仍舊坐在車子裡麵,哪裡有什麼濃霧,更彆說什麼梯田了。

我回頭看了眼李西華,李西華問:“怎麼了?”

我說:“冇得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我剛纔做夢了?

就在這個時候,林吉吉忽然喊:“停車。”

我問:“停車搞麼子?”

他說:“喊你停你就停。”

我聽他聲音不對,李西華已經把車停下來了。回過頭來,問:“搞麼子。”

車裡是很黑暗的,基本上看不到人。我也回頭看著林吉吉,問他:“咋了?”

我心裡忽然發毛,這種感覺好熟悉,這不是死神來了的固定套路嗎?主角做夢夢到死神索命,然後就真的發生了。

我機械似的轉頭,林吉吉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黑霧從四麵八方籠罩過來,將車子籠罩,車內燈突然自動亮了起來,然後我看到林吉吉直勾勾盯著前麵黑霧當中,眼睛鼓得像是要掉下來,兩行血淚順著眼窩流下來。

我啊的一聲大叫,李西華說:“他冇得事。”

我感覺心臟都要漏半拍了,因為我知道接下來回發生什麼。

果不其然,李西華湊過來,一雙枯手朝我臉上摸,邊摸邊說:“莫怕,有麼子好怕的嘛。”

他的手冰冷冇有溫度,像死人的手。而他的臉腫脹、發白,血水順著臉頰,滴答滴答直流。

我拉開車門,腳下一滑,朝坎下跌去。手忙腳亂抓住一把乾草穩住身子,手機掉在地上,自動點亮,我的頭像在手機螢幕上裂著嘴巴發出女人笑聲。

之前是夢,夢裡的情景成真了。

我抓起手機,縱身一跳,果不其然,下方兩三米距離就是實地。

然後我爬起來,顧不上身後撓車門的聲音,順著梯田,朝亮光處跑。

然而跑了一陣,情形又是一變,我再次回到車裡。

濃霧起……

林吉吉喊停車……

我徹底懵掉了。

夢中夢?盜夢空間?

這個過程持續了不知道多久,我累的再也跑不動的時候,當李西華再次摸上我臉的時候,我決定不跑了。

既然跑到天光之下,就會回到原點,再次重複這些事情,那我不去找天光,看你怎麼循環?

然而我低估了這個局,雖然這個循環終止了,但它又擷取了一個點,以那個點為迴環點,再次重複。

不管了,就算林吉吉與李西華要把我弄死,我也不管了,反正我就待在車裡麵,看著你們演。看你們最終能循環成什麼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聽到滴滴滴的聲音,似乎是車子的喇叭聲,前方黑暗突然退了,一道強光照射過來。

那是一輛挖掘機,轟隆隆的聲音打破山間黑暗。

有人拍我肩膀,喊:“老張,醒醒醒醒,路通了。”

我回頭一看,林吉吉好好地,冇任何異常。

我問:“咋了?”

林吉吉冇好氣罵我:“你龜兒回家是不是操勞過度,叫你龜兒少打點手槍,就是不聽,這纔多會兒,你睡得跟死豬一樣。”

睡覺?

剛纔那一場,是我的夢嗎?

挖掘機過去,有車過來。

李西華罵罵咧咧:“搞他麼半天,揹他麼批時。”

我問:“到底發生了麼子?”

李西華狠歎長氣,似乎憋得一肚子的火。

林吉吉說:“前頭垮了一塊大石頭,剛搞通。你龜兒倒好,一上車就睡覺,喊都喊不醒。”

這事兒透著詭異,難道真是夢,不是啥子詭局?

李西華憋著火,一腳油門下去,在山路上跑的跟開高速似得。

我喊:“慢點慢點,小心點開。”

李西華根本不聽,幾乎冇花多少時間就回了電站。

一回電站,李西華就把自己鎖進房間,晚飯也不吃了。

也不知道他哪兒來那麼大火氣。

林吉吉神神秘秘跟我說:“之前垮方的時候,超大霧氣,有點不尋常。”

我楞了一下,問:“啥子霧氣?”

林吉吉說:“黑色的霧氣。”

果然,那不是夢。那時候我真的是中局了,明明我們三個都在車裡麵,為麼子就我中局,他倆一點事都麼得?

晚上,我心裡有事,始終睡不著,聽到外麵有輕微的聲音,有人從我房門外經過,就像是有人踮起腳尖走路。忽然碰到欄杆,響了一下,接著腳步聲消失。過了好一會兒,輕微的腳步聲才重新響起。

我心中警覺,刻意傾聽,才注意到。

我打開窗戶,看見一個人影朝大門口走去,速度極快,時不時朝後看。

那是李西華。

看他架勢,準備出廠區。

廠區外麵什麼也冇有,除了山就是水,大晚上的,他去哪兒?

李西華有鬼。

我推門出去,悄悄跟上去。

他一路很警惕很小心,我遠遠跟著。

就在這個時候,手機忽然響了。我嚇了一跳,趕緊伸進口袋將手機按了。

李西華似乎也聽到了,回頭看了一眼,加快腳步,幾乎是飛奔,沿著公路跑到一條山溝,朝山溝裡麵跑去。

我停下來,大晚上的,誰給我打電話,這時候已經十二點了。

是大壩值班員鄭先銀,我很毛躁的接聽,鄭先銀的聲音很惶急。

大壩出事了,不是設備也不是我們的人員出事,有人死在壩區門口,一根草繩吊死在鐵門上。

我一個頭兩個大,這他麼到底是怎麼回事。

冇辦法,我先給領導打個電話報了警,準備出車去大壩,才發現司機冇了。

思前想後,我決定先跟著李西華,看看他到底搞什麼鬼,然後再去大壩。為了安全起見,我決定叫上林吉吉跟宋青宜。

走到山溝溝口,前麵有手電筒照顧來,一個人走過來,說:“跟到我走,彆走散了。”

我後退一步,頭皮發麻,那是邢天富。

這個死而複生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宋青宜手上扣著鈴鐺,林吉吉從懷裡掏出一雙布鞋,一手拿一隻戒備著。林吉吉說:“你們到底想搞麼子?”

邢天富說:“莫囉嗦,冇得時間了。”

我問:“麼子冇得時間了。你們搞來搞去,到底想要從我這裡得到麼子?”

邢天富見我們冇得跟他走的意思,也有點急了。不曉得從什麼地方摸出一副癟癟的燈籠,撐起來,自動亮起慘碧的燈光。

那是奠字燈籠。

黑暗更黑了,身後響起得得的馬蹄聲響,不用回頭看,我也曉得那是從黑石橋下來的純黑色黑衣騎士。

他們一個個身穿老衣,臉色慘白,長滿屍斑,手裡提著奠字燈籠,列成兩隊,足有十個。

黑衣騎士一出現,更加陰森了。

邢天富說:“跟到我走,彆往兩邊看,也彆想著跑,我不得害你。”

這幅架勢完全看不出來不想害我的意思,這是在威脅我們。

宋青宜掐了個奇怪的手勢,就要開始搖鈴鐺,邢天富說:“小宋,莫輕舉妄動,響匠雖然對我們有點威脅,但是冇那麼大的作用。老林你也是,陰陽鞋用多了,小心把自己剩不多的那點壽命用完了。”

我捏了個滅火手勢,在肩膀上一拍,黃銅馬燈出現,邢天富倒退幾步,說:“小嚴,記不得你爺爺講的話了?”

我愣了一下,說:“我爺爺?你認識他?”

邢天富不回答,說:“三蛇吞月莫回頭。”

我徹底呆住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