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04章 莫回頭,跟到燈走

詭秘筆記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04章 莫回頭,跟到燈走

作者:玉千琢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8 12:41:05

我不是一個膽子大的人,這時候我是怕到了極點。

試想一下,荒郊野地,孤零零一座電站,前不著村後不巴店,所有人都以詭異的姿勢跪拜某個方向,怎麼叫也叫不醒,外麵還有兩個眼睛通紅的人,身體僵硬拖著腳朝廠區大門口走。就好像這個世上,隻有你一個人是清醒的,那種恐懼,那種無助,是多麼讓人窒息。

我拿出手機,給站長打電話,卻打不通。於是給家裡打,希望能聽到人說話的聲音,電話響了很久才接通。

電話那邊說:“小嚴啊,你是不是遇到臟東西了。”

我楞了一下,心說你怎麼知道。聽對麵聲音蒼老,很有些陌生,一時半會冇聽出來是誰。

我問:“是爸爸嗎?”

電話那邊說:“你爸爸媽媽在睡覺,噓,我們聲音小點,彆吵著他們睡覺。”

我問:“你是哪個?”

那邊說:“小嚴啊,你連我的聲音也聽不出來了,我是你爺爺啊。”

我嚇出了一聲冷汗,手機掉到地上,雙手雙腳都在發抖,背上冷汗把睡衣浸濕了,也冇有發覺。

爺爺去世已經八年,怎麼可能接電話?一定是有人在惡作劇。對,一定是這樣。仔細聽得話,電話那邊的聲音,和爺爺的聲音有些不同。具體哪裡不同,我也說不上來。畢竟已經八年,爺爺的聲音,我也快要忘光了。

但大晚上的,一個自稱爺爺的人接我屋頭電話,還是讓我嚇的不輕,尤其是今天這麼一個詭異的晚上。

我撿起手機迅速掛掉,跑回宿舍,把門窗鎖緊,電視聲音開到最大,才稍微好點。但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怎麼也平靜不下來。

電話裡這時候傳出聲音:“小嚴啊,你搞啥子呢,怎麼那麼吵。”

我一個哆嗦,手機丟了出去。我明明掛了電話啊,怎麼還有聲音。過了一會兒,壯著膽子,點亮手機螢幕,一眼就看出,手機在桌麵位置,並冇接通電話。

聲音並冇停止:“小嚴,你說話撒。你莫嚇我啊。”

我幾乎快要哭了:“你莫嚇我,你到底是哪個?”

那個聲音說:“你是不是給臟東西黑糊塗了,我是你爺爺啊。”

我大吼一聲:“你不是,我爺爺八年前就過身(方言,去世)了,你到底是哪個。”

那邊沉默了下,說:“小嚴,你莫怕,我真是你爺爺,我讓你看。”

電燈噗噗閃了兩下,熄了。我嚇了一跳,暗罵該死,難道廠房出事了。我壯著膽子,朝窗子外麵看,外麵黑咕隆咚,路燈也滅了。

廠房絕對出事了。

在電站上班的人都知道,廠用電是有幾種備用方案的,哪怕其中一路電源出問題,在備自投作用下,也會切換備用電源,繼續供電,生活區照明會瞬間恢複。

這會兒所有照明都熄滅,隻有一種可能,整個係統出問題了,所有電源都消失了。

按照規程,這種情況是要啟動預案,負責人馬上趕到中控室帶人處理,黑啟動機組恢複廠用電的。

但外麵那種情況,打死我也不願意出門。我用內線電話聯絡中控室,冇人接聽。接著聯絡集控,也冇有接通。

這時候,手機叮的一聲,自動接通視頻。綠油油的光線中,我看見了一副模糊的畫麵。

整個畫麵都被一張臉占完了,其實說是臉,也不確切。因為那張臉上,蓋著一張草紙。我認得出來,那是老人(我們那把人死稱之為老人、過身)後,入殮的時候,在死者臉上蓋的。

為什麼我敢這麼確認呢,因為爺爺去世的時候,我親眼見過。畫麵鏡頭在逐漸拉遠,然後看到了全景。背景是黑漆漆一片,好像是深邃的黑暗,臉上蓋著黃紙的人,雙手垂在身體兩邊,身上穿著黑色的壽衣。

在那個人邊上,放著一根長長的物事,我仔細辨認,那是一杆銅鍋銅嘴的長煙桿。

我馬上就認出來,這個穿著壽衣的人,就是爺爺。爺爺的煙桿,我小時候不曉得玩過多少回,熟的不能再熟。

爺爺已經過身八年了,為啥子能視頻?我已經完全不知道怎麼去思考了。

電話裡那個聲音說:“小嚴,你彆怕,爺爺不得害你。你聽爺爺的,打開房門,走出去。”

我心想,外麵黑燈瞎火的,全站的人都像行屍走肉跪拜著,我走出房間,那是去找死。

那聲音似乎聽到了我的心聲,說:“小嚴,你已經被鬼迷住眼睛老,看起來在房間,其實不是。再多走幾步,就掉河裡去了。”

我哪裡肯信,我連為啥子爺爺死了八年,看起來一點都冇腐爛,而且死人還會視頻這件詭異的事情都冇搞懂,哪裡會信他的話。

這個時候,聽到有人在撓窗子的聲音,這種聲音讓我很難受。問了一聲:“哪個?”

冇人回答,我順手從桌子裡麵拿出匕首,壯著膽子走到視窗,揭開窗簾,隔著玻璃看到一雙綠油油的眼睛。看不清那個人的臉相,光是那雙綠油油的眼睛,就讓我幾乎奔潰。

那個人盯著我,忽然咧嘴詭異地笑了下,嘴角裂開的幅度完全超出正常人能做到的極限,然後他雙手按在玻璃上,又開始抓撓。

大家可以想象下,夜深人靜,一個人咧著嘴對你詭笑,綠油油的眼睛直勾勾盯著你,雙手指甲一下一下撓玻璃,製造刺耳的噪聲,那種氣氛是會讓人窒息的。

前有行屍走肉,後有死人和你視頻,不知道你們遇到這種情況,是一種什麼樣感覺。反正我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電話裡傳出聲音:“小嚴,莫猶豫了,再不走就走不成老。

我準備回頭看手機,那聲音說:“莫回頭,千萬莫回頭。”

我想起爺爺講過的,莫回頭,一回頭氣勢就弱了,臟東西會吹滅你身上的火焰。

撓窗子的聲音越來越響,越來越嘈雜。聽得出來,人數增加了。看那架勢,遲早要把窗戶玻璃撓破。令人費解的是,一拳就能打破的玻璃,那些詭異的人,為啥不破窗而入,反而不厭其煩的用指甲撓。

人到了極度恐懼的時候,很容易受人蠱惑,手機裡麵的聲音,就像一根救命的稻草,哪怕是毒藥,這時候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我拿起手機,打開房門,走廊上,應急照明燈晦明晦暗,隻見密密麻麻二十幾個動作僵硬,形如殭屍的同事,拖著腿往他房間門口走來。

他們的眼睛無一例外,都是綠油油的,直勾勾盯著我,那種感覺冇法形容,就好像盯著——獵物。對,就是狩獵者盯著獵物的感覺。

手機裡爺爺的聲音說:“頂天立地,搞拐噠(方言,事情大條的意思),趕緊跑,有多快跑多快。”

我問:“頂天立地,啥子意思?”

爺爺的聲音說:“這群沾了臟東西的傢夥,之前是不是跪在地上,手舉在空中,像托著麼子的樣子?”

我點頭,考慮到爺爺見不到我點頭的樣子,嗯了一聲。

爺爺的聲音說:“那就對了,舉首三尺有神明,低頭見鬼鬼不同。手朝天舉著,那就是頂天,雙腿跪地,那就是立地了。”

我頓時被雷得裡焦外嫩,要是語文老師知道我這麼解釋頂天立地這個成語,會不會一巴掌把我抽死過去?

爺爺的聲音繼續說:“他們之所以用那麼個詭異的姿勢跪到起,是因為在他們麵前,各有一隻小鬼托著他們的手。小鬼是馴養的,它們冇得實體,就要用啷個方式,來完成他們的儀式。”

我邊往樓下跑邊問:“儀式,啥子儀式?搞麼子用的?為啥子找我。”

爺爺的聲音說:“那是在拜他們這一脈的祖師,儀式搞完噠,就要找一個活人,給設這個局的傢夥寄身,這哈兒(這會兒)你是唯一一個活著的人,不找你找哪個?”

我倒吸了一口氣,問:“你是講他們都是死人?”

爺爺的聲音說:“不能講是死人,當然也說不上是活人老。他們三魂七魄受損,你明天看哈,是不是個個都像霜打的茄子,冇精打采。”

我心說折騰一晚上,鐵打的人也冇得精神。

爺爺好像聽得到了我心裡的話:“你彆不信,你有冇得那種經曆,明明睡得很好,卻偏偏點精神都冇得?我忙點頭,好多時候都有這種感覺。爺爺的聲音說:“那就是魂魄受損的表現。不過一個正常的人,魂魄稍微受損點,有**溫養,早晚會複原。這就是為麼子,好好休息一陣子,就又精神煥發了原因了。”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種解釋,難道不是修養恢複細胞活力?反正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我這會兒也冇心思去多想。

我已經跑出了大門,外麵黑咕隆咚,伸手不見五指,不知道該往哪兒跑纔對。聽到身後窸窸窣窣,頂天立地的那些同事,已經從樓上跟下來了,追了過來。

爺爺的聲音說:“你用拇指捏著小指,其他三個指頭翹起,跟到起左手拍右肩,右手拍左肩,從上往下拍,記住,隻能拍一下。”

我不知道這麼做的意義何在,但還是照做了。在雙肩用那種奇怪的手勢各拍了一下,問:“然後呢?”

爺爺的聲音說:“你看前頭。”

我朝前一看,隻見黑暗中,一盞手提燈憑空出現在麵前,燈火如豆,就那麼懸浮在空中。那盞懸空的油燈,和以前用的馬燈一模一樣,不過材質是黃銅的。它無憑無依,懸在空中,給人的視覺衝擊還是挺大的。

這幾天我經過連番驚嚇,已經快麻木了。身後一群被小鬼纏著的同事在追,憑空出現的馬燈,已經不能讓我多麼害怕了。

但馬燈周圍影影綽綽的鬼影子,著實給我嚇得不淺。

爺爺的聲音說:“跟到燈走,千萬莫回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