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18章 腳長瘡,頭流膿

電站周圍幾乎冇有人煙,除了上遊建設期間項目部所在的地方有一戶人家外,找不到第二戶人家。在電站上班,就是守著荒野,過孤孤單單的日子。

若不是為了那一點微博的收入,誰願意長時間守在這個地方?

但我現在多了個留下來的理由,爺爺不會害我,這點我深信不疑。

電站平時難得來一隻貓,一下子來這麼多貓,很不尋常。我懷疑是野貓,數了一下,至少有二三十隻,它們不是蹲在房頂上,就在趴在圍牆上睡覺,有的在操場上走來走去,有一種很不安的感覺。

動物異常行動,不是大災就是大難。我把這個情況反映上去,電廠那邊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讓我們注意各方麵資訊,若有地質災害發生,立刻按照預案規定響應和處置。

我看那些貓冇有其他行動,讓同事回去休息。

同事們哪睡得著,在外麵看貓。他們都害怕,倒是林吉吉跟宋青宜老神在在,冇什麼反應。我曉得他們兩個是引路人,身上有藝,找他們問計。宋青宜轉身就回屋了,把門鎖上。

林吉吉嗬嗬笑,說:“你龜兒腦洞真大,幾隻貓也能聯想到啥子詭局。你這麼搞,我怕你活不過三十歲,想太多腦細胞死得快。”

我對他無語了,說:“我是站長,不想多點不行,十幾口子的命捏在我手裡呢。”

他嚴肅說:“你龜兒就是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各人有各人的命,你能管得過來?把工作做好,把該做到位的事情做好,至於結果如何,你控製不到。莫活的太累,小心你的高血壓。”

他不講還好,一講我都覺得腦袋開始炸疼。

天色漸漸變暗,變得麻麻亮了。野貓冇有離開,仍然守在外麵。不僅如此,鳥雀也變多了。什麼燕子、麻雀、山楂,一群群的,連烏鴉都來了一大群。

這很不尋常,莫不是有什麼東西吸引了他們?但是這些動物除了聚集在電站生活區附近,冇有彆的動靜。

它們好像在等著什麼。

電站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這哈有任何異常我都會往那方麵去聯想。我不敢休息,待在寢室裡,透過窗戶關注著外麵。希望從動物的動靜看出啥子,很顯然這是徒勞的。

重回電站的第一天晚上,我就在提心吊膽和擔驚受怕中度過的。既怕再次陷入詭局,又怕發生大災大難。

這個地方兩山夾一溝,儘管現在不是汛期,自然災害這種事情,怎麼說得清楚。以前曾經發生過垮山,成噸的石頭從幾十米的懸崖上掉下來,在生活區操場上砸出一個大坑。

林吉吉說的情況我不是不知道,但作為第一責任人,怎麼可能不多想?所謂站長,說是一個官,其實是背鍋俠。上麵事情往下壓,下麵事情往我這裡捅,兩方麵的壓力,都讓我一個人扛,難啊。

以前有盧焱欽扛著,我在邊上為他分擔一些還不覺得,現在輪到自己,才發現當帶頭人有多難。

好在一直到天亮,也冇有出現啥子狀況。迷迷糊糊睡了一兩個小時,天一亮就被嘰嘰喳喳的動物叫聲驚醒了,往窗外一看,嚇了我一跳。

這是動物在開會嗎?

黑壓壓密密麻麻,將整個操場都鋪滿了。到處是鳥糞、羽毛。

林吉吉跟文牧他們早起來了,站在門口,小聲議論著什麼。

我大聲說:“老林,你想個辦法呀,這麼多鳥雀不是個事呀。”

林吉吉冇好氣說:“我有個錘子的辦法。”

文牧說:“庫房裡麵還有一盤鞭炮,要不放一哈,把他們嚇(he)走。”

我一想也是個辦法,同意了。文牧跑到庫房搬過來,劈劈啪啪放起來。鳥雀撲棱棱飛上天,卻冇飛走,就在天上盤旋。黑壓壓一片,遮天蔽日,連太陽也擋到了。

我說:“老林,你真不曉得啥子狀況?這明顯不是正常的生物現象啊。”

林吉吉說:“你龜兒啥子意思嘛?硬是覺得是詭局?”

我點頭,說:“肯定的。如果不是詭局,我名字倒起來寫。”

宋青宜的聲音說:“那我以後喊你嚴小張咯。”

我問她:“你也覺得不是詭局?”

她白了我一眼,說:“你能不能不這麼大嘴巴,不鬨的滿城皆知你不痛快嗦”。

同事們陸陸續續出來,的確不是談這些的時候,我拍了照片,發在管理群裡麵。不大一會兒群裡就鬨開了鍋。

大家紛紛建言獻策,各抒己見發表看法,有講磁場變化,導致動物聚集的;有講地質變化、災難即將來臨,動物異動的……

各種各樣的意見,五花八門。我翻了一會兒,覺得他們都在扯卵談,退了出來。過了一會兒群裡冇動靜了,進去一看發現被群主群體禁言。估計廠領導覺得散播恐慌訊息,會引發社會恐慌,緊急發了條通知,任何人不準傳播謠言,不信謠不造謠。

廠領導打來電話,讓我不要在群裡發了,有事直接聯絡他。我問他咋個處理,他也說不出所以然來,籠統一句讓我們注意防範地質災害,做好隱患分析與預控。

儘管發生怪異的事情,隻要山冇垮,地冇塌,工作還得做。安排好工作之後,我跟林吉吉去大壩了。恢複發電,總要去大壩再仔細檢查一下,雖然昨天開機發電之前,做過全麵的檢查,但畢竟停了好幾天,我需要再好好檢查一番,做到心中有數。

魚洞子電站並不大,所以管理並冇有多規範,比如大壩值班的這三個人,都是請的當地人。這樣做有幾個好處,萬一與當地有糾紛有衝突,他們可以在中間起到調節作用。再一個為當地提供幾個工作崗位,也是跟當地搞好關係的體現。

一圈下來,大問題冇查出來,小問題卻是一大堆,隻能慢慢處理了。天將擦黑的時候,我們正要準備回電站,大門口一個小乞丐堵住了門。

我問大壩值班員鄭先銀,說:“哪兒來的乞丐呀,怎麼跑咱們大壩區域了。”

鄭先銀說:“那是小江村的人,名字叫阿奴,瘋瘋癲癲一輩子了,吃百家飯長大的。平時都是在村子裡到處亂逛,今天不曉得咋的,跑我們大壩來了。等會兒我給他一碗冷飯,把他打發回去。”

聽他這麼說,我也就不多說啥子。隻要不進庫區,不發生啥子意外,就不是啥子問題。乞丐阿奴的確淒慘,衣服破破爛爛,頭髮邋裡邋遢,至少有好幾年冇有洗過澡了,一股難聞的氣味隔了老遠都能聞到。

阿奴的光腳上,長滿了瘌痢瘡,有的地方在往外流血水。頭上兩個大包,朝外一直流膿。

真的是頭上流膿腳下長瘡。

他臟兮兮的臉上,露著傻笑,朝著我們嗬嗬嗬傻笑個不停。

時間越來越晚,冇時間耽擱,我們加快速度朝電站趕路。

天上飄來烏雲,山間起霧了。

我說:“變天了,怕是要下大雨。”

林吉吉說:“怕不是下大雨這麼簡單。”

我問:“咋了?”

林吉吉指著前麵說:“你看霧的顏色,是黑色的。”

的確,大霧瀰漫,能見度十米都不到。就算變天,也不至於變得這麼快吧。而且這個霧的顏色,很不正常。

像墨汁,如深邃的黑暗。

我忽然心中一凜,這個霧的顏色,跟活死人出現時的黑石橋上的黑霧何其之像。

除了一點,黑霧當中,冇的白森森跟泡發脹似的手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