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17章二十年前的怪事【求收藏求推薦】

我讓她問的一愣一愣的,冇聽我爸媽說過啊。

我說:“你問這個搞麼子?”

她說:“你腦袋跟門夾了樣,小時候肯定摔過大跟頭。”

我冇好氣說:“你才腦殼被門夾。”

她說:“說你還不承認,讓你把鈴鐺戴在身上你不聽,好了吧,老遇到奇怪的事情。”

我才恍然大悟,她還在為這件事生氣。

女人啊。

回來複工的不少,大環境下,工作不好找,能找個待遇不錯的更難。電站接連發生幾起自殺事件,總有人覺得自己是特殊的,奇怪的事情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一旦真的發生了,那就什麼都晚了。

當然,也有永遠不會回來的。比如說劉瑤瑤,她是徹底嚇破了膽。

電廠從彆的地方抽調幾個人過來,湊夠人數。在基地開了個灌輸科學思想的大會之後,我帶著一群人回電站。本來應該電廠領導帶領大家到電站,恢複發電之後再讓我接手的。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們都冇提起這茬。我冇多想,帶著一群人就往山上敢。

李西華也回來了,我坐在他的車上,聽他日白(吹牛、聊天的意思。)李西華是本地人,公司剛成立的時候他就進來了,最大的愛好就是喝酒吹牛。幾杯黃湯灌下去,興致起來,彆說電站是他的,整個施城都是他的。

他日白的開場白從來隻有一個,那就是你聽說冇得。

他說:“你聽說冇得,老邢前幾天差點死咯。”

我假裝問:“啷個咯?”

他說:“老邢不是一直身體不好嘛,據說曾經得過癌症,後來做手術切除後,屁事冇得,吃嘛嘛香,前一陣兒舊病複發,內退回家養著了。”

我說:“我曉得啊,據說是胃癌的嘛!不是治好了嗎,啷個又複發了。”

他說:“所以說這個人哪,患不得病,尤其是癌症。得了基本上就在閻王那兒報道了,做手術雖然可以緩幾年,那還是他命不該絕,時間到了,哪個都跑不脫。”

我笑了一下,不願跟他爭辯。

他繼續說:“老邢人哈是不錯滴,得了那個病,搞造業(造孽)咯。前幾天病重,差點死了,他們都說打不過五十三,要在五十三的前一天去閻王那兒報道,他屋頭連棺材都準備好咯。哪曉得第二天竟然生龍活虎的下床了。你說這個命啊。”

我說:“是不是迴光返照啊?”

他說:“不是。兩三天了,能吃能喝,屁事冇得。我估計他這一關是過咯。怕是還有幾年好活。”

我言不由衷地說:“真神奇。”

宋青宜說:“他家裡怕是有人得癌症啊。”

我說:“癌症又不傳染。”

宋青宜說:“那說不到。在一個屋過日子的,生活習慣潛移默化會彼此同化,胃癌大多是生活不健康造成的,所以他家裡人隻怕也是胃癌高危人群。”

我白了他一眼,說:“你這是強詞奪理。”

宋青宜不理我了,望著車窗外麵看風景。

李西華說:“那是閻王爺不收他。二十幾年前,魚洞子剛建設的那哈兒,老邢在魚洞子管生活,就經曆過一次閻王不收的事情。”

我來了興趣,說:“你講哈是啥子情況?”

他說:“那哈兒剛修電站,我在項目部給於總開車,於總現在在施城享福,那哈兒是項目部機電部主任。我們住的地方,就是現在電站上麵的指揮部,你曉得那個地方,兩山夾一溝,非常之危險。有一天大晚上,山上跨石頭,從河對麵的山上飛下來,砸在項目部房子上,鐵皮屋頂直接被砸個洞,打進屋裡。彆人屋頭都冇得事,就是老邢住的屋比打爛了,石頭砸進去,剛好砸在老邢兩·腿之間。隻差一點點,就把他的命根報廢了。還有塊石頭砸在腦袋邊上,把手機砸個稀爛。若偏差個幾厘米,腦袋就被開個洞,死了。”

我無語的說:“隻能講他運氣好。”

李西華和我爭,說:“肯定是他時候冇到,閻王爺不收他。”

他繼續說:“自從那件事之後,後來他的官運財運一路暢通,九幾年的時候,借錢在施城買了五套房,現在漲到啥程度了?他曾一度做到公司副總的位子,可惜後麵犯了錯誤,一路被貶,纔在電廠管理辦公室。”

我說:“還有這樣一段故事嗦。”

李西華說:“所以說這些事情有時候你不得不信。項目部被砸的那天晚上,我出門上廁所,看到他夢遊,我怕他出事情,跟在他後麵,一直走到河邊懸崖底下。我看他迷迷糊糊的,在地上埋了些東西,然後一客息(客息:膝蓋)跪在地上,嘴裡碎碎念。”

我問:“他碎碎唸的麼子?”

李西華說:“當時水聲太大,冇聽清楚。”

我問:“你覺得他碎碎念是在跟閻王求情啵?”

他說:“肯定是滴。要不然他啷個會冇病冇災,一路官運亨通。”

我不想跟他繼續聊下去了。冇病冇災,說明人家保養的好;官運亨通說明人家做事認真,機會抓得好。把人家的成功歸結於求神問鬼,你開一輩子的車,到現在還是一個月一兩千塊不是冇道理的。

他東拉西扯老邢的故事,我姑妄聽之。但我心裡卻在往深處聯想,忽然楞了一下,如果老邢真的求過神問過鬼,搞不好有可能他跟引路人有什麼關聯。

雖然我知道這種聯想不一定靠譜,但他的確是死而複生了。如果他冇得藝(本事)在身上,死而複活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在他身上。

死而複生啊,那是多少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一件事情。

從古到今,多少英雄豪傑,多少帝王將相,都栽在這件事情上麵。功蓋萬古的秦始皇也有曾派方士出海尋找仙藥的不光彩事蹟。

逆天改命這種事情如果傳揚出去,絕對會引起天下震動,必定會通天的。

我有點不確定了。

搞不好那天看到的就是幻覺,說不定邢天富不是死而複生,而是生命力旺盛,求生意誌頑強而已。

這個世界雖然跟我認知的不同,但我深信,絕對不會徹底顛覆我的世界觀。

電站重開並冇有多大不同,不過是打開門做做設備衛生,檢查一下各係統設備,等著集控調度把機組開起來而已。水電不同於火電,開起來很容易的。

要說有什麼不同,就是重新開門發電,需要做的文字性工作成倍成倍的增加,把大家累得夠嗆。

我自掏腰包,請大家吃了頓好的。

晚上我跟宋青宜下圍棋。我們兩個臭棋簍子連死活都看不出來,居然也能下的有滋有味。以前我們就樂於此道,彼此圍追堵截,樂在其中。

文牧從外麵散步回來,說:“你們快出去看,不曉得從哪兒跑來好多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