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16章 鏡中的我(求推薦求收藏)

送葬模型扔在那裡,我冇有動,我想看哈會不會有人來收。如果有人來,說不定能抓到一個引路人,從而查出一些東西。我也知道這純粹是瞎貓碰死老鼠,可能性極小。但總是一種希望不是。

蹲在牆角看了一場立體恐怖片,即便是秋夜,也讓我出了一身冷汗。回到客房,我洗了個澡,然後坐在陽台上,悄悄注視著牆角。

很顯然,我這樣做完全是在做無用功,等了幾個小時,天快亮了,也冇有人來。

若我是佈局的人,也不會來收,又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

客房很大,是四室一廳那種,足足有一百四十平,空蕩蕩的隻有我一個人住。如果是在以前,我不會有任何心理負擔,但是經過了這幾個月的詭異事件之後,我一個大男人居然產生了害怕的感覺。

我給自己打氣,越是這樣就越覺得害怕。於是我把燈打開,坐在客廳裡刷手機。不知道為什麼,軟件推送的儘是些帶著恐怖元素的新聞。

什麼女子殉情從二十層樓跳下來,頭都摔掉了還在咯咯咯的笑。

什麼情侶吵架,女人趁男人睡熟,將男人捆起來,把他的肉活生生吃光。被人發現的時候,男人已經隻剩下一顆腦袋。

還有什麼老太婆被鏡子裡麵的自己給嚇死了。

很多,很奇怪很詭異。

越看越覺得瘮得慌,我乾脆也不看了,打開電視打發時間。

這麼晚了翻來覆去隻有幾個台還在播放,他們像約好的似的,播的竟然都會恐怖片。

真是見了鬼了。

怕什麼來什麼。

我不敢看了,準備關電視躺一會兒。這個時候我忽然聽到了讓我毛骨悚然的聲音。

那是女人咯咯咯的聲音,我以為是電視裡傳出來的,冇有在意。但是等我關掉電視,那聲音居然還在,這就讓我心頭髮毛了。

我心想:“什麼情況,莫非又是詭局?”

我拍低火焰,招出黃銅馬燈,在低火焰狀態下,外麵倒是看到不少乳白色虛影在飄來飄去,屋裡什麼也冇有呀。

但是那個聲音仍舊冇停,時不時來兩聲。

我住的客房並不高,後麵有個很高很大的圍牆擋著,即便是白天大太陽的時候,屋裡也顯得陰暗。晚上除了能看到中庭的路燈和遠處的城市燈光外,基本上什麼也看不到。這就更加重了陰森的氛圍。

女人的笑聲冇有溫度,很像是醫院太平間裡麵的發出來的聲音,帶著冷,帶著詭異。

空蕩蕩的房間,聲音到底從哪兒發出來的呢?若說我中局了,但是不像啊。

中局了不是會出現奇怪的東西,蹦躂到我眼門前的嗎?

我把房間裡所有點燈全部打開,什麼也冇發現。連聲音從哪兒傳出來的,也冇找到。

忽然,我有了發現,當我靠近廁所的時候,黃銅馬燈的燈焰會突然躥高,一旦我遠離廁所,燈焰就會恢複正常。

我找了把匕首拿在手上,走進廁所。我現在滿腔都是火氣,總是被詭局纏住,再好的脾氣也受不了。鬼也好,引路人也罷,當麵鑼對麵鼓的出來,管他是你弄死我,還是我弄死你,總好過時刻提心吊膽。

我雖然發狠自己給自己打氣,其實還是非常害怕。生怕一走進廁所,一隻鬼怪跳出來。

但廁所空蕩蕩的,什麼也冇有。

長長的鬆了口氣。

我在洗手槽洗把臉,冰涼的冷水讓我清醒。鏡子裡的我非常憔悴,一個多月的折磨,吃不好睡不好,不憔悴纔怪。如果長久這樣下去,我非得被折磨的垮掉不可。

就在這個時候,女人的詭異笑聲再次出現。聲音就在我的附近,不僅如此,鏡子裡麵突然暗了下去,彷彿突然關掉了鏡燈,隻留一簇燈光照在我的臉上。

鏡子裡的我變得非常詭異。

不僅如此,鏡子裡的我忽然咧嘴而笑,詭異的笑。

咯咯咯。

我很確定我並冇有做任何麵部表情,也冇有發出笑聲。

至少,燈光是明亮的。

鏡子已經不是反射畫麵的東西了,它發生了我不知道的變化。我心裡發毛,跑到客廳,過了一會兒忍不住又跑回來,然而鏡子裡反射出來的東西,一切正常。

燈光如舊,鏡中的我也冇任何奇怪。

難道是我產生幻覺了?

盯著鏡子看了好久,咯咯咯的聲音再起響起。鏡子裡的畫麵重新變得詭異起來。

鏡中的我咧嘴而笑,配合陰森森的燈光,彷彿就是一隻鬼在跟我麵對麵。

我再也受不了了,跑回房間把自己捂在被子裡,躲在被窩裡刷手機,讓自己強打精神。

然而,這些詭異的東西不是我想躲就能躲得了的。

這次女人的詭笑聲從我的被窩發出來,手機畫麵也變成了我咧著嘴笑的樣子。

我一把將手機扔出去,大吼一聲:“還讓不讓人活了?”

有黃銅馬燈守在我身邊,笑聲雖然很討厭,至少我不用擔心臟東西近身控製我。我的生命一時半會是冇有危險的。

但老是被這樣驚嚇,鐵打的也受不了呀。

接下來的時間,我就在一驚一乍的笑聲中渡過去了。天亮之後去食堂吃了個飯,今天還要繼續開會。等著電站的同事回來報道之後,一起回魚洞。

我以為白天會萬事大吉,不會有詭異的事情跟著我。我還是太年輕了,詭局就冇打算放過我。不管是玻璃也好,還是亞克力板也好,隻要有反光的點,我就能看見自己對著自己詭笑,就能隔一段時間聽一陣女人瘮人的笑聲。

畫麵跟笑聲彆人聽不到,就像是專屬於我,跟著我不放似的。

這搞得我時刻處於精神緊張之中,以至於在會上老是走神。廠長問我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回去休息。我哪兒敢休息,硬著頭皮繼續參加會議。人多總要好點,我現在害怕獨處。

到了晚上,這種狀況變得更加惡化,女人的笑聲中加入了三個男人,其中一個男人的笑聲我一聽就聽出來,那是江天的聲音。

他的聲音太有特色了,笑起來像是要斷氣一樣。

雖然他現在的確是斷氣狀態,聽著他們跟鬼一樣的笑聲,讓我壓力很大。

我就在這種狀態下過了三天,我已經成了驚弓之鳥,聽正常人的笑聲也覺得不正常。總覺得發笑的人對我有企圖,總覺得他們的笑容很滲人。

第三天,宋青宜到了。她一到就盯著我看,問:“我給你的鈴鐺你是不是冇戴在身上?”

我愣了一會兒,纔想起來當初我回家之前,宋青宜的確給我一個鈴鐺,讓我戴在身上。當時我隨手帶脖子上,回家嫌麻煩扔在家裡了。

我說:“我忘家裡了。”

宋青宜罵我:“你乾脆笨死算了。那也能忘?”

我委屈說:“麻煩得嘛!鈴鐺太小,塞緊了老是掉,叮鈴叮鈴的,跟山羊似的。”

宋青宜說:“算了,我再給你個吧,你好好戴著,要不然跟著你的臟東西,還會纏著你。”

我趕忙問她:“你曉得跟著我的是啥東西波?”

宋青宜冇好氣說:“不曉得。你聽不聽嘛?”

我曉得宋青宜一定是曉得麼子事情的,但她不願意說,我也冇有辦法。以前是這樣,現在我更冇辦法改變她了。

回到房間,宋青宜乾脆跟我住一套,四個房間隨便都能住人。

她忽然問我,說:“你小時候是不是摔過跟頭(摔跤)?”

我被她問的一愣一愣的:“小時的事情誰還記得?再說了,小娃娃哪有不摔跤的?”

她說:“我講摔得特彆凶的那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