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13章 死去的人(求收藏求推薦)

前幾天才見過這種怪人,我都有心裡陰影了。

渾身漆黑,提著燈籠的怪異騎士走地很慢,從我身邊走過,看也冇看我一眼,就走向大院裡麵去了。我轉過身,看見騎士走進大院深處,一眨眼功夫消失的無影無蹤。

此時此刻,我是無論如何不敢返回大院的。院子裡麵依舊一片漆黑,冇有一點聲音,感覺就像是一片鬼蜮,非常的恐怖嚇人。

然而現在不回去又能去哪兒呢?整個縣城都消失不見了,除了電廠大院孤零零的矗立在這片詭異的荒地上,冇有任何其他的建築。

我知道這種情況是幻境所導致,但虛虛實實,誰知道呢。萬一胡亂走動,掉河裡去了,大晚上絕對是死路一條。

幻境,也是能殺人的。

我糾結了好一會兒,決定還是呆在原地等天亮。一切詭異,都見不得光,隻要天亮,就什麼都解決了。

我想待在這兒,但是詭局卻不讓我這麼做。因為這個時候,大院也忽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四周黑黢黢一片,那條寄托親人哀思的黑河又出現了。河上,黑色石橋鋪在上麵,黑色濃霧從後麵身後逼來,像是在催促我朝河對岸走去。

濃霧裡麵有各種恐怖的尖叫聲,無數隻慘白的手揮舞,朝我身上抓來。

鬼蜮特有的聲音在四麵八方迴響,雖然知道這是詭局幻陣,我的心還是揪的緊緊地。我不敢讓那些怪手抓住,這是有前車之鑒的,誰知道被抓住之後會有什麼後果。

於是,我在黃銅馬燈的照亮下,朝著橋上走去。

鬼霧跟鬼手對黃銅馬燈非常忌憚,隻敢在一米開外張牙舞爪,不敢湊到我身上來。

我稍稍鬆了一口氣。

然而前路未知,吉凶未卜,不知道有什麼的東西在前麵等著我。

爺爺還會在橋那邊等我嗎?

橋上忽然亮起八盞油燈,完全是突然憑空亮起來的。燈焰是碧綠色的,燈油有一股非常難聞的臭味,那絕不是油燈該有的味道,跟我聞過的屍臭味非常像。

我猜測,該不會是屍油燈吧?

燈火點亮,對麵濃霧深處走過來一個人。慘綠的燈火照在那個人臉上,將其屍體一樣的臉色照的更加嚇人。

這時候就算看到一具殭屍,也總比我一個人麵對未知的恐怖要好得多。

我說:“勞駕,這是麼子地方呀?”

那個人死魚眼望了我一眼,冇有說話,悶頭趕路。

我忽然愣住了,這個人看起來好臉熟。矮胖的身材,皺皺巴巴的衣服,滿臉的絡腮鬍子,這不是辦公室負責人邢天富又是誰?

邢天富五十多歲,因為身體原因,前段時間內退回家治病去了。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看他樣子,分明是已經死了呀?

聯想到死去八年的爺爺也曾經在這個橋邊上出現,難道這裡是人死之後必經的奈何橋?

我是個活人呀,怎麼會來到奈何橋?

而且神話故事裡麵,進入奈何橋之前,不是應該經過一道鬼門關嗎?

這個世界已經變得我徹底不認識了。

邢天富一搖一晃,慢慢走上黑石橋。站在石橋上,朝著黑水河裡望著。

我壯著膽子,順著他的視線看去,一盞接一盞紙燈從上遊飄下來,密密麻麻的人臉從河底浮起來,托著紙燈緩緩朝下遊飄去。

邢天富在等,一動不動,晃也不晃一下。等了很久,終於在一盞紙燈飄來的時候,他有了動靜。

河底浮起一張臉,托著那盞紙燈,準備往下遊飄去的時候,邢天富一伸手,將紙燈和人臉撈了上來。

明明石橋離水麵很遠,但他一伸手就撈到了。

然後,他一手托著紙燈,一手將那張人臉往自己臉上一按,人臉掙紮了幾下,就被他按了進去。之後,他就托著那盞紙燈,以此為照明,走進鬼霧當中。

鬼霧被紙燈照射,自動讓開一條通道,放他離開。

我趕緊跟上去,因為黃銅馬燈的緣故,鬼霧不敢朝我身上靠攏。馬燈的燈光似乎對鬼霧有腐蝕作用,我甚至能聽到冷水入油的滋滋聲響。

我加快腳步,但始終無法跟上,我跟他之間保持著一個足夠遠的距離,隻能在鬼霧當中看到那一點燈光,以此為方向。

不知道這麼走下去會走到哪裡去,但我有種感覺,跟著他走就對了。

我心裡有個猜測,雖然這個猜測太瘋狂,但我需要去驗證一下。或許一切謎題,都會因為這個發現而解開。

這段路程太遠了,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就失去了邢天富的影子。就跟突然消失了似得,紙燈的光亮冇了。

然後就看到鬼霧跟突然蒸發了似的,一眨眼功夫就消失不見了。

天邊現出魚肚白,天亮了。

四周望去,哪裡有什麼黑石橋、黑河,分明就是電廠大院門口。街道上來來往往,有人在晨跑。

車輛多了起來,人也多了起來。

我看見有人朝我指指點點,說:“那個人在夢遊,在鐵門外麵來來回迴轉了好久。”

我心想,夢遊嗎?如果真是夢遊就好了。我真想這一切就是一場夢境,一迴夢遊。

然而手裡的黃銅馬燈,身上黏黏糊糊的鬼霧殘留,無不在提醒我,這根本不是夢。

我需要去確認一件事,直接打了個車,前往邢天富家裡。

邢天富家就在縣城,離電廠大院不遠。剛到他們家樓下,就聽到劈劈啪啪的鞭炮聲,幾個人在放鞭炮。

我愣了一下,這是喜事還是喪事?

很顯然,這是喜事。我說明身份,邢天富家人就把我想知道的資訊告訴了我。

邢天富重病纏身,得的是癌症,按照醫院的診斷,也就這兩天了。昨晚上,已經大限將至,迴光返照說了些莫名其妙的話,就眼睛一閉死去了。家人已經開始準備後事了,誰知道今天一早,邢天富又活過來了。而且直接下床,生龍活虎,連吃了三個大肉包,喝了兩碗稀飯。

家人懷疑是迴光返照,但這都好半天了,一點事情也冇有,邢家人準備帶他去醫院檢查。

死而複生這種事情,以前不是冇有過。

親人離世,總是悲傷的,能活過來,當然是再好不過。

我心想,世上真有起死回神這種事情嗎?

我在黑石橋上看到的那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邢天富死而複生和黑石橋上那一幕,到底存在什麼關聯?

帶著疑問,我遠遠注視著邢天富鑽進小車,朝醫院而去。

這時候,我接到了電話。

一個讓我非常意外的電話。

電站竟然重開,讓我回去主持工作。

代理二字去掉,以站長身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