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15章 不要攪局(求收藏求推薦)

賓客、堂屋、撒葉兒活突然消失不見,我一時半會兒冇有反應過來。詭局果然是以幻覺的形式,來迷惑人的感官。雖然經曆了那麼多次詭局,但我還是冇有搞懂其中的原理。不過這也很正常,從無神論到有神論,我總想著用科學的知識去解釋這些神神道道,這完全是徒勞的。

黑霧籠罩著,四周的景物變得更加詭異。怪異的植物占據了地形,刺向天空,有幾隻烏鴉落在樹上,呱呱的叫喚。

死寂的夜晚、神秘的黑霧跟石橋、停在橋頭的靈柩、烏鴉的叫聲,這些元素組合在一起,完全能拍一部恐怖片了。

邢天富的兒子跪在地上,臉埋在泥土裡麵,動也不動。

我站在石板路上,不知道劇情接下來會往什麼地方走。就這麼等著,等了好一會兒,棺木忽然動了一下,好像裡麵躺著的屍體覺得不舒服,翻了個身。

忽然,黑霧當中走出來一隊身子僵硬的人影,這些人影動作機械,彷彿在往前挪動。

接著棺木下麵的引路燈照明,我看清了那些人影的樣子。

那東西熟的不能再熟,即便這次我不是詭局的針對的主角,看見他們也心裡發毛。

那是紙人,至少十幾具紙人。臉上用紅色顏料畫著五官,塗著腮紅,他們在咧著嘴笑,要多詭異有多詭異。

他們一蹦一跳的走到棺木邊上,兩兩成雙,托在棺木下麵,冇看見他們怎麼用力,就把棺木抬了起來。

紙人竟然把沉重的棺木抬起來了,你敢相信嗎?反正我是深深的懷疑我的眼睛。紙人是篾紮紙糊的,棺木是實木的呀,這完全是違背科學規律的。

不過紙人能跑能跳,能黑人(嚇人),早就不是科學可以解釋的通的,他們抬棺木也不是不能接受。

孝子迷迷糊糊站起來,抱著靈牌在前麵走,其他的紙人或扶棺,或抱引路燈,或吹吹打打,朝著遠處走去。

自始至終,他們都冇有看我一樣,完全把握忽略掉了。

被忽略自然是最好的,我能看戲又不用承受詭局的後果,有啥子不好的呢?但是為麼子我會被引進他們自導自演的詭局中來呢?

唯一能解釋的,就是我那招局的體質。

他們剛走幾步路,黑石橋上就傳來得得的馬蹄聲音,果然純黑色騎士提著奠字燈籠走了過來,擋住了抬棺的隊伍。

黑色騎士既不說話,也冇彆的動作,就是騎馬擋在前麵。

紙人換了幾個方向,黑色騎士都擋住去路,這意思很明顯,是不讓他們把棺材抬走。

黑暗中傳出來一個憤怒的聲音,說:“走開,莫擋到路。”

黑衣騎士說:“是你們越界了,莫攪局。”

黑暗中的聲音說:“塵歸塵土歸土,你們搞了那麼多年,傷天害理的事情做多了,要遭報應的。”

黑衣騎士說:“遭不遭報應另說,今天不能讓你們攪了局。”

黑暗中的聲音說:“你一個怕是冇那個能耐,今兒這個事情,不能讓你們得逞。”

黑衣騎士說:“你們要比人數是啵?”

黑霧排開,得得得聲音想起來,黑石橋上出現七八個同樣的騎士。清一色的黑衣黑馬,臉上慘白,長滿屍斑,明顯不是活人。他們全都用生鏽的鐵槍挑著一盞奠字燈籠。

齊刷刷的走來,排開在黑衣騎士身後。

黑暗中冇了聲音。

我估計他們也被這個陣仗驚到了。紙人人數是不少,但是戰力明顯跟騎士不是同一個級彆。我估計黑暗中的人會認慫,果不其然,紙人把棺木放下之後,蹦蹦跳跳走進黑暗,不見了蹤影。

騎士退回黑石橋,隻留下一個騎士,鐵槍在棺木上拍了三下。被銅釘釘死的棺蓋突然飛起來,一個人從棺材裡麵坐了起來。

那個人長長的喘了口氣,說:“憋死我了,差點以為死掉了。”

我想,你這架勢,跟死了有什麼區彆?

邢天富五十多歲,這時候臉上已經出現屍斑了。按道理說,他應該早就死掉了,但事實是,他活得好好的,我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我知道這其中有我不知道驚天秘密在裡麵。

或許這個秘密,會讓全世界產生震動。

黑衣騎士說:“搞快點回家去吧。”

邢天富點了點頭,說:“曉得了。他啷個辦?”

邢天富指的是我,我心裡緊張起來。我莫名其妙捲入他們的詭局,窺破了他們的秘密,不會被殺人滅口吧。

這個秘密值得他們這麼做。

黑衣騎士說:“不要去動他,你知道後果的。”

黑衣騎士看著我,說:“大晚上該睡瞌睡就睡瞌睡,少在外頭走夜路。你這個體質,搞不好哪天就真走這條路了。”

我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能不能告訴我?”

黑衣騎士搖頭,說:“該你曉得的你終究會曉得的,不該你曉得的,隻會給你帶來麻煩。”

我說:“我不怕麻煩,老是被矇在鼓裏,還不如讓我死的明明白白。”

黑衣騎士笑了一下,我心裡咯噔了一下。你們見過死人笑嗎?他笑的樣子就是死人在笑,很難看很滲人,加上鬼蜮一樣的燈光照在他臉上,讓我頭皮發麻。

“小心點,莫死了”。

他講完這句話,就騎馬走進濃霧當中,消失不見了。

邢天富又躺回棺材裡麵,棺蓋重新蓋上。

眼前的畫麵緩緩消散,很快就在我眼門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燈光重新充滿視野,緩和一陣我才發現,這兒哪是什麼電廠後門,分明就在大院裡麵。我現在正蹲在牆角,對著一顆小樹撅著屁股。

小樹下麵,有一堆燃燒殆儘的草紙灰,那股味道很熟悉,正是給死人燒紙的味道。角落裡麵,有一個非常小型的模型,是篾紮紙糊,模型描述的正是停喪跳撒葉兒活的情景。

那個詭局就是因為這麼模型發動的吧。彭老頭說,他們這一行最重形式,模型就是場景,在配合其他的神神道道,局陣就發動了。

莫名其妙的詭局,莫名其妙的幻境。

我仔細迴響詭局中的一切,在腦海中推演。

撒葉兒活分明是給人送葬時候跳的的喪舞,也就是說,那個詭局是給人邢天富送葬的。邢天富剛死而複生,就被人送葬,這是怎麼回事?聯想到詭局中黑衣騎士跟黑暗中的人說的話,我把前前後後串聯在一切,大致可以推演出一些真相出來。

邢天富不知道什麼原因死而複生,從黑石橋對麵回來。然後有人不想他死而複生,立了這個局,以送葬局給他送葬。

如果不是黑衣騎士他們及時出現,估計邢天富的複活就會被破壞掉。黑衣騎士他們是來確保邢天富複活成功的。

昨天晚上的油燈佈局,難道就是接引邢天富複活?

我忽然做了這樣一個聯想。而且我對於這個聯想的真實性,越來越肯定。

油燈複活局,接引邢天富複活。

然後另一撥人不想邢天富複活,以送葬局送他去該去的地方。

這樣解釋完全解釋的通。

隻有一個疑問,邢天富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複活。

人死不能複生,這個鐵律是可以打破的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