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14章 撒葉兒活(求收藏求推薦)

停業整改是非常麻煩的事情,調查、研究、通知、整改、驗收,一套流程下來,等重新開工的時候,不知道什麼時候去了。有的企業頂不住壓力,搞不好會因此破產都有可能。畢竟業務停下來,人吃馬嚼,銀行貸款是停不下來的。

當然,如果你上麵有人,一切都好辦事的多。

我呆的這個企業是一個小企業,跟那些背景很深的企業不一樣,我以為至少要半年一年纔有可能重新開業呢,冇想到這才幾天時間,問題就解決了。

這讓我對這個企業的能量有了新的認識。

最讓我覺得奇怪的是,我不僅冇有被連帶責任連累,反而升職加薪,把代理兩個字去掉了這讓我一整天都處於雲裡霧裡之中。

開了一整天的會,無非是宣貫上級部門意見、政府意見,商討如何確保生產安全、人身安全,純粹是老生常談,炒以前的剩飯。但是這些形式上的工作還必須做,不做就有問題。

我能感覺到各部門負責人對我雖然客客氣氣,但總有一種疏離的感覺。這也正常,經曆了那麼多,電站甚至死了三個人,他們認為我身上沾染了詛咒完全能理解的。

但是許連對我也客客氣氣我就不大理解了。這人是關係戶,短短時間從一個普通職工爬到副職這麼高的位子,算是坐火箭了。按我的理解,因為關係爬上來的,一定會收斂鋒芒,與人為善,做事不行,收買人心總會吧。

但他偏不,他一旦登上高位,整一個小人得誌的嘴臉。能力不大,官架子賊大,連一把手都經常被他在會上懟。除了走他那條線,極力巴結他的人之外,冇幾個人喜歡他。

因為派係不同,所以我也在他經常針對的行列。盧焱欽成了植物人,我的靠山算是倒了,我知道我以後的日子有點難過。但現在大環境不好,待遇過得去的工作不好找,所以我隻有硬著頭皮堅持下去。

許連一客氣,搞得我很不習慣了。

昨晚大半夜冇睡,今天又是一天的會,吃過晚飯我就睡了。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外麵仍舊是黑黢黢一片,我看了下時間,十一點多。

整個大院黑黢黢的,路燈也熄了,不僅如此,縣城也是漆黑一片,冇有絲毫燈光,冇有車輛經過的聲音。

就跟是一座鬼城一樣。

縣城雖然不大,幾萬人還是有的。十一點多還冇到入眠的時候,對於有些人而言,夜生活剛剛開始,為麼子會全城陷入黑暗了呢?

我試了下電燈,無法打開,看來是停電的。即便停電,也不至於冇人活動吧。現在雖然是秋天,縣城因為海拔低,又是盆地,還是比較悶熱的。往常這個時候,在河邊歇涼,在大院裡日白(吹牛、聊天)的人不少。

忽然,我聽到電廠大院後麵,傳來嘹亮的嗩呐聲,夾雜著敲鑼打鼓的聲音,似乎有人家在辦事情。

不大一會兒,有鞭炮聲音響起,煙花衝上天空,在漆黑的縣城裡麵,尤為顯眼。

我想,這誰呀,大晚上的辦什麼事情?

雖然是小縣城,這方麵管的還是挺嚴的,過年都不準放鞭炮,這麼明目張膽的放鞭放煙花,這是找抽的節奏啊。

大院裡見不到人,我心裡有些發毛。因為我們這個工作性質,集控室二十四小時無間斷有人值班的,我刻意看了下集控那層樓,也是黑黢黢的,冇有半點光亮。

這就非常詭異了,難道又中了局?我所看見的是某種幻覺?

為了搞清楚到底怎麼回事,我給幾個相熟的同事打電話,然而全城停電,信號也冇有了。冇得辦法,我隻好往集控樓上跑去。

集控空蕩蕩的,冇有人,連電腦也關了。

不尋常,非常不尋常。

要知道所謂集控,就是集中控製。魚洞電站出問題關門,還有其他幾個電站需要控製呀。不是出現特彆重大的災害,比如地震、比如火災,集控不可能離人。

他們都去哪兒了呢?

站在門口,看著後門外麵燈火通明的那一家,我心裡生出怪異的感覺。

難道所有人都去吃酒(吃酒:捧場,湊熱鬨的意思)去了?

這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幾乎等於零,我知道我那該死的招局體質,一定是又陷入某種詭局了。

經曆了那麼多事情,我的神經已經變得很堅韌。

我決定去那家看看,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局,這次又會讓我經曆什麼樣詭異的事情。

然而這次,並冇有如我所想。

那一家在辦喪事,大晚上的辦喪事很正常。

按我們這裡的習俗,人死之後,會請風水先生算入土時間,時間合適,第二天入土都有可能。如果時間不湊巧,在家停喪停七八天的都有可能。以前有一家,大夏天在家停了七天,屍體都腐爛發臭,屍水都流棺材外麵了,主家不得不往棺材裡麵放冰塊,延緩屍體的腐爛程度,纔算把停喪期捱過去。

之後家裡那個味道,過了好久才消散。

人死停喪,主家大辦特辦,無非就是為了圖個熱鬨,顯示後人孝順,給亡人以哀榮。

賓客滿座,都坐在堂屋外麵的空地上,冇有任何喧嘩的聲音。

我在滿院壩的賓客中,發現很多熟麵孔。好多都是我的同事,許連、廠長、集控上班的同事,都在那裡。他們一個個木呆著臉,冇有絲毫表情,全都望著堂屋裡麵。

堂屋裡麵傳出熟悉的聲音,那是跳喪者唱著撒葉兒活的歌聲。撒葉兒活,又叫跳喪舞,是我們這裡特殊的喪葬儀式。現在這個社會,農村還有保留,城裡我是一次也冇見到過的。

堂屋裡停著靈柩,跳喪舞者一人掌鼓領唱,兩人或四人、六人等捉對在靈柩前麵跳著特殊的舞蹈,邊跳邊唱,和掌鼓的人歌聲相和。

這是一種喜喪儀式,本意是說亡者壽終正寢,是一種福氣,後人為先人高興。

然而現在,冇有任何高興的意思。

上百名賓客全都木愣愣的,一動不動,暗淡的燈光照耀下,泛著讓我心頭髮毛的綠光。整個縣城黑洞洞的,好像隻有這群殭屍一樣的人,在這裡參加詭異的喪事。

堂屋裡高亢的跳喪舞也冇得辦法沖淡這種恐怖的氣氛。

忽然,我看見一個人抱著一盤鞭炮,機械似的拖著腿,走到門外點燃,鞭炮劈劈啪啪響著,卻冇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那個人放完鞭炮之後,走到靈柩前麵,跪在地上,燒了一疊散紙,咚咚咚連磕三個響頭。

那是孝子。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孝子好眼熟。然後我看見靈柩前麵的靈牌上,那張黑白色的遺照非常眼熟。

那不是邢天富嗎?

他不是死而複生,活過來了嗎?

這個詭局的主角,怎麼可能是他?

賓客當中,我忽然看見一個人對我笑了一下,那人的笑容非常詭異,整張嘴裂開,彷彿嘴角扯到了耳朵跟上。

燈光忽然變成了慘碧色,黑色的濃霧像憑空升起一樣,從四麵八方湧過來。

黑霧當中,慘白色的手在揮舞,跟觸手怪的觸鬚似的。

神秘的黑色石橋,再次在濃霧當中緩緩出現。

忽然幻覺跟潮水似的消失了,我發現這是一個荒地,除了孤零零的靈柩以及跪在地上的孝子之外,哪有什麼賓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