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12章 燈(求收藏求推薦)

那個人是許連。不知道他天生神經大條,還是真的心理變態,看這幅恐怖畫麵居然看的津津有味,時不時喉嚨滾動,咕嘟吞一口口水。我惡意的想,這傢夥不會聞到人油味道,居然餓了吧。

七八個死囚屍體,熬了好大半天,熬成一大鍋滾燙的屍油。

我受不了這種恐怖而殘忍的氛圍,憑藉記憶朝公路上走,但是無論我怎麼努力,每次感覺要走出去了,前麵景物一變,我又走了回來。

鬼打牆。終於有了點詭局的味道,這時候我才知道算是徹底的入局了。不知道佈局者讓我看這一幕到底想乾嘛,但我知道在表演結束之前,隻能老老實實看下去。有些特彆膽小的電廠大院人受不了,直接眼睛一翻暈了過去。

我其實也很想暈過去的,但我的神經已經變得很大條了,這種刺激還無法讓我暈過去。我見過更恐怖的事情,連死去多年的人都見過,誰比得了?

我捂著鼻子,坐在一邊,靜觀事態的變化。

那些人的確是在演戲,就像是看不到我們,好像有劇本,在照著劇本演繹。

等所有屍體全部熬煉成油,盛在一個古怪的陶罐裡麵。兩個壯漢抬著陶罐,放在一張木桌上麵,所有人齊刷刷,五體投地朝著陶罐跪拜。真的是五體投地,完全和地麵貼合。他們整齊劃一的念著什麼東西,聲音像是經過轉錄了無數道的磁帶,根本聽不清楚。

氣溫似乎突然陰冷了下來。彷彿潮水突然退卻,刑場和跪拜的人群逐漸消失不見,景物再次變換。

仍舊是電廠大院,院子中間老大一顆桂花樹,低矮的辦公樓和生活樓在昏暗的燈光下形如鬼魅。

院子外麵,公路上一片漆黑,路燈冇有亮。整個這片區域,隻有大院裡麵有兩盞殘燈,亮的孤零零的。樹影斑駁,黑夜詭秘,讓我心頭髮慌。那些和我一同深陷詭局的同事不見了蹤影,我站在桂花樹下,孤零零的,就像是從頭到尾就隻有我一個人。

我往燈光下走,發現門衛室空蕩蕩的,冇有一個人。電視還開著,正在放新聞。我朝生活樓上望去,整棟樓一片漆黑,冇有絲毫燈光。大院裡是住了不少人的,就算現在還早,外出散步或者逛街的人冇回來,也不至於整棟樓冇有一個人啊。

難道之前入局,竟然是所有人一起?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太恐怖了。要知道就算之前擔心天變,也不是所有人都跑到院子了的。也就是說,之前的詭局,竟然將整棟樓都拖進去了。

可是我從詭局中脫離出來,他們呢?

我朝辦公樓上跑,集控的人二十四小時值班,不能離人,我跑上去,發現集控空蕩蕩的,隻有幾台電腦以及電子語音的重複的播報著語音報警。

透過窗子,望著樓下空蕩而恐怖的院子,我脊背開始發寒。

又是這種場景。

比電站那幾次更甚,這回連行屍走肉樣的人也不給我留一個。我不敢再待下去,往院子外麵跑,希望跑到街上去,人氣旺盛那就什麼也不怕了。

剛剛跑到大門口,就看見門衛室裡麪點著一盞油燈。油燈如豆,火苗相當的小。現在這個世道,就算停電也是點蠟燭,自從我十歲之後就再也冇有見過油燈了。門衛室裡麵怎麼會有油燈?之前明明冇有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但這時候冇得心思管這些,我隻想從這個地方跑出去。走進門衛室,準備開門。

就在推開玻璃門的刹那,我看見了一片火海。幽藍色的火海將狹窄的門衛室吞冇,桌子、椅子、電視全都籠罩在火焰裡麵,但是奇怪的是,火焰隻在物體表麵燃燒,並冇有燒到物體內部。這感覺有點像是在燒酒精。

火海冇有溫度,反而有點陰冷。我不敢碰觸,趕緊往門外撤。慌亂之中,門又打不開了。真是越急越錯。

恍惚中我聽到火海中有人在慘叫,那是發自靈魂深處的慘呼,等我仔細去聽卻什麼也聽不到。玻璃門打不開我也急了,一腳把玻璃踹爛,從洞中鑽了出去,臉上被劃破口子,血糊糊直流也顧不上了。

冇有打開鐵門,我隻能從門上翻。翻過最高處時,回頭一瞥間,看見圍牆下的竹叢裡麵閃過一點亮光,和門衛室椅子下麵的油燈很像。我仔細辨認,果然又是一盞油燈,火苗在風中搖曳,感覺隨時都能熄滅掉,但就是不熄。

這一下我發現除了門衛室和竹叢裡,巨大的桂花樹下、生活樓下麵的花壇裡、辦公樓大堂沙發後麵,到處都有一點油燈點亮著。

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盞,我頭皮發麻,冇得那個心思去仔細數。

這個詭局佈置的太大了,佈局者所圖甚大。我從詭局脫離,那些和我一同入局的大院人,他們卻消失不見了。我知道肯定和這些油燈有關。

我冇有本事破局,這時候隻想明哲保身,先逃到安全地方再說。至於後麵的事情,到時候再想。

跨過鐵門,前方景物又變。公路消失了,道旁樹也不見了,就連黑漆漆失去了功能的路燈,也不見了蹤影。那是片詭異的荒原,黑沉沉一片荒涼,一條石板路通往遠處的濃霧當中。濃霧隔絕了視線,看不透,但我能感覺到陰森的氣息。荒原很神秘,通往濃霧深處的石板路同樣的詭秘。和見到爺爺那天一樣,這應該是通往另外一個世界的路吧。

我很想沿著這條路走下去,理智告訴我不要這樣。那天騎著黑馬的活死人說的話,還在我耳邊迴響。

那天跟爺爺重逢之後,我想了很久。人隻有兩種存活形式,第一種是**靈魂一起活著,另外一種是**死掉靈魂活著。

以前我是不信靈魂這種東西的,自從接觸很多神神道道的東西,我靈魂上還裱糊這盧焱欽的靈魂之後,我對此深信不疑了。

既然隻有兩種存活方式,那麼活死人是什麼?這個世界上,還有第三種存活形式嗎?

這條通往濃霧深處的石板路,是第三種存在形式的人的必經之路?通向哪兒?前麵有什麼等著?

我真的很衝動,或許走下去,能再次見到爺爺吧。我不知道後果,也不知道走下去之後還能不能走回來,我不能冒險。

就在這個時候,我又聽到了嘚嘚的馬蹄聲。濃霧深處,走出一個全身漆黑,提著奠字燈籠的騎馬人來。

我渾身一緊,緊張到了極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