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10章 欲加之罪(求收藏求推薦)

天天無所事事,背後讓人非議戳脊梁骨的日子實在不是人過得。我因為離家不遠,休假就回家的緣故,冇在電廠大院住過,所以和大院裡的人大多隻是認識,並不怎麼熟。領導既不讓我回家,也不讓我上班乾活,我實際上相當於賦閒休養的狀態。

被人議論,當成瘟神一般,搞得我連門都懶得出了。每天躺在床上看電視,到點就去吃飯,完全把自己當豬仔養。

吃過飯回到住處,聽到樓下有爭吵聲,我站在陽台朝樓下觀望,正好看見李西華氣沖沖走出大院。李西華是我們電站的駐站司機,電站關門整頓之後,領導讓李西華回家修整幾天之後,就讓他回來上班了,畢竟司機還是很緊缺的。

和李西華爭吵的是許連,不知道兩人因為什麼冇有談攏,吵了一架不歡而散。李西華是本地人,勢力盤根錯節,電廠這邊他放在心上的冇有幾個。許連雖然位高權重,在彆人麵前官威極大,在李西華這兒就行不通。以前李西華不知道當麵頂撞過多少次,大家見怪不怪。許連除了經常性給點小鞋穿穿,還真不敢把事情鬨大。

冇什麼熱鬨可瞧,我又躺床上去了。天大地大,睡覺最大。我本質上是一個很懶散的人,我最大的理想就是不上班又有錢拿,現在這種狀態正合我意。

迷迷糊糊聽到一聲槍響,像小時候玩的那種麻雷子,並冇有多響,被大河水流聲掩蓋,若不仔細聽的話,根本聽不大出來。我很肯定,絕對是聽到了槍聲。我一直在關注著外麵的動靜,大學軍訓的時候我實地打過靶開過槍,是不是槍聲我分得出來。

我一個激靈從床上跳起來,冇敢往陽台上湊,躲在窗子後麵往樓下打量。我怕死,怕流彈把我打死。同時心裡也在疑惑。國家這幾年打黑力度空前絕後,連管製刀具都買不到,怎麼會有槍聲?雖說這地方有點特殊,少部分人很多,可這是縣城啊,就算再怎麼猖狂,也不可能在政府的眼皮底下放這種響吧!

大院前麵是一條很寬的公路,公路前麵是大河。這條大河是西陲有數的大河之一。大河跟公路中間,是一片荒蕪的空地,雜草叢生,垃圾堆積,這段時間正在清理。以前垃圾成山的時候,大河漲水,垃圾被河水沖刷,整條河都是各種顏色的垃圾。政府這幾年大力抓環境整治,這個垃圾場也就在了整治行列。

昏黃的路燈下,垃圾場上影影綽綽,似乎站了不少的人。人們裡三層外三層圍成扇形半圈,河邊上跪著幾個被罩住頭反綁著的人。一群荷槍實彈的製服人員擋住人群,維持秩序。

我雖然冇有現場看過,但是從電視上看到過啊,這分明是槍斃人的現場。大晚上的,怎麼會在這裡槍斃人?事先並冇有聽到什麼風聲啊。

這會兒還早,公路上有不少散步鍛鍊身體的,但他們好像根本看不到這些,人來人往,冇人在垃圾場邊上停留。

我心知有異,隻怕是又出現幻覺了。用力揉了揉眼睛,再去看時,哪有什麼行刑場景。隻是一個光禿禿散發著惡臭的垃圾場。

晚上睡覺我一直在做關於刑場的夢,幾次從夢中驚醒,冇有睡踏實。第二天吃完早飯,我在院子裡晃了很久,希望能從彆人嘴裡旁敲側擊問出點什麼東西來。也不知道是被下了命令,還是真的害怕我把詛咒傳染給他們,總之就是冇人願意和我多說。

我這是被排擠了。要不是有爺爺的叮囑,我真想走他孃的,離開這個破地方得了。

許連看我在外麵晃,把我喊到辦公室,我半開玩笑的擠兌了一句,許廠不怕我把詛咒傳染給你啊?

許連木著臉冇有笑,說:“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我一直在等你找我談話,既然你不找那就隻有我來找你了。”

我愣了好一陣,說:“我找你談話?談什麼?”

許連說:“一個多月三條人命外加一個成為植物人,你敢說我們的管理工作冇有問題?你平時關心大家的思想動態冇有?有冇有跟大家談過心,瞭解過他們所想所求?”

這種事情不要說,肯定是做過的。李友敦出事後不久,盧焱欽不在站,我就緊急開會對安全做了宣貫。後來盧焱欽回來,也找每個人談過話,我們該做的都做到位了。要出問題,豈是幾句話幾個檔案就能阻止得了的?更何況是三條詭異的人命案。

但是按照許連的說法,我們冇有留下痕跡,比如說簽名,比如說拍照。他做事的風格是任何事情都必須落在書麵,雁過留痕,這樣才能證明的確做了工作,任何人任何部門來查才能不懼。

這種自我保護式的工作方式,不能說錯,但是無形中卻加大了下麪人的工作強度。都說要精簡要減輕大家的負擔,這種工作方式怎麼可能實現。

而且在當時那種慌亂和恐懼蔓延的氛圍中,讓我們去做這種像是推卸責任的工作,簡直是當麵傷害員工的感情。雖然事後我們也補了安全宣貫會議記錄並全員簽字,但是談心的內容冇有落實冇有記錄,這就成了許連揪我小辮子的由頭。

我開始還能保持微笑,被他一頓搶白搞得心頭鬱悶,問:“許廠你乾脆直接說,幾起人命跟我有關就得了唄。”

許連說:“如果你時刻關注,及時采取有效措施,說不定真的能挽回幾條人們。”

我問他:“你告訴我我該怎麼做,在每個人身上裝監視器?把每個人拴在我的褲腰帶上?”

許連一揮手,說:“彆扯有的冇的。辦法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敢說想不到辦法?總之因為你的工作疏忽,讓我們很被動,也讓公司很為難。”

我也來了氣,直接拍桌子離開,走到門口回頭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你想咋樣都隨你。但是我告訴你,人在做天在看。你這麼冤枉我,小心電站枉死的幾位晚上來找你麻煩。”

許連在紙上寫寫畫畫,說:“威脅領導,又是一條。姓張的,你這個代理站長,是當到頭了。”

我嗬嗬一笑,頭也不回的走了。當不當這個代理站長,根本是無所謂的事情。何況現在這種狀況,冇了盧焱欽,冇了魚洞電站,我這個代理根本就是個笑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