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09章 又有人死(求推薦求收藏)

老瞎子真的是高人嗎?總覺得像神棍要多一些。

唐明皇還冇開始算,我接到了一個電話,電站又出事了,江天溺水身亡。我心裡一咯噔,下意識的問,是不是中了局?

宋青宜說:“還不清楚。現在大家正手忙腳亂的打撈江天的屍體,何一民在跟彙報。你趕緊回來吧。”

我有點慌神,急匆匆跑出去,看見我爸跟他講了一句,準備往鎮上跑。

他說:“冷靜,莫慌,你現在慌也冇用。我用三輪車送你去鎮上,你趕緊坐車回電站,這個時候你必須在。”

我也是急壞了,忘記了跑到鎮上要很久。老爸發動車子,我跳上車剛出發,就接到何一民的彙報電話。

江天昨晚的夜班,跟文牧一起的。文牧守得上半夜,早上一起來就冇看到江天的影子,以為他巡視去了,也冇在意。等到接班的宋青宜和何一民來,江天也冇出現,他們才覺得不對,打電話發現電話就在中控室他的櫃子裡麵。

現在這個社會,手機都是隨身攜帶,很少有放在一邊的。當然也不排除忘記的可能。

電話是打不成了。因為有李友敦和張帆的前車之鑒,何一民很害怕江天出事,他把所有人喊上來,到處尋找。可是怎麼找都找不到,也是寧才細心,去河邊和尾水裡麵看了下,這才發現了江天的屍體。

他們把江天弄起來,已經泡的全身發白,死去多時。他們趕緊給彙報,已經派人上來,警察也在來的路上了。

尾水池邊上是有標準的欄杆的,排除意外落水的可能。

我問何一民,你們調了監控冇有?

何一民說:“調了。監控隻能看到大門口出入的情況,冇有把尾水池納入監控的範圍。”

我也想也是。如果廠區外圍真要無死角監控,那投入不是一般的大。

我問:“你們從監控錄像裡麵有冇有發現江天有什麼異常?”

何一民說:“發現了,這回錄像了的。江天的感覺很奇怪,有點像是累癱了的感覺,三點多的時候,他朝著尾水池方向走,估計就是那時候出事的。”

我說:“你安撫好同事們的情緒。我給說一聲,我馬上回來。”

按照流程,我是應該給彙報的。雖然我得到的資訊比領導要晚,但是這個流程必須走,要不然我就是失職了。

彙報過後,領導也同意了讓我回去。

我心裡想,江天這個人很活潑,不可能會有什麼解不開的心結,故意尋死的。極大的可能是他中了局,身不由己的跳進了尾水。

站內除了盧焱欽,林吉吉是匠人,宋青宜也有很大可能是匠人。難道是他們中的哪一個做得?不過我很快把宋青宜排除了,我跟宋青宜那麼多年的交情,她是什麼樣的人我還是瞭解的。是林吉吉嗎?也不大可能。他雖然嘴臭了點,心腸還是很不錯的。最重要的是上次頂天立地那天,他救過我的命。直覺告訴我,他不會是殺人凶手。

那麼會是誰呢?迷霧又升騰起來。

我開始摳腦殼,我爸說:“莫那麼多煩惱,天塌了還有大個子頂著。你現在煩惱有什麼用?這種事情已經超出了你能負責的範疇,你們領導和派出所會出麵解決的。你的任務就是回去穩定局麵,把工作做好。”

我心想,已經三條人命了,這回公司無論如何是壓不下去了,估計要停業整頓不可。昨晚爺爺才叮囑我一定不要離開電站,如果真的停業整頓,那我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呆在電站的。

我陡然一驚,難道衝著我來的?電站關門,我就無法呆在電站,但爺爺千叮萬囑,讓我絕不能離開,這……

我也是心中有事,什麼事情都往我自己身上想。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豈不是說,江天是被我間接害死的?

可是,這怎麼可能呢?我和爺爺見麵,這件事本身就充滿了詭異,要說是我做了一場夢,那也說得過去。有誰連我夢裡的事情也能知道?還是說有唐明皇這樣的算命高手,測算到了?或者是有人知道我必須呆在電站的原因,所以想把我從電站逼出去?

把我逼出電站的方法很多,用不著用殘害一條人命這種間接的手段吧。

我像是陷入了一個死循環,怎麼想都轉不出來。

也許,這隻是一場單純的自殺行為吧。

等我趕回去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電站已經停產,所有人都撤離下來,在基地休息。我到了辦公室,領導正在開會總結。我加入進去,在一邊靜靜地聽。

和我猜想的一樣,江天平時並冇有什麼異常,昨天還和文牧說,再過幾天休假了到施城去見女朋友,完全冇有尋死的動機。江天很活潑,跟電站上每個人都處得來。文牧和他一起值班,關係自然不差,文牧也很肯定昨晚上夜班前,江天是冇有任何異常的。

我冇見到江天的屍體,無法發表任何意見。現在想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討論來討論去,大家冇有任何結論。最後不了了之,領導下達命令,讓各部門密切關注本部門員工的心理動態,必須掌握每個人的心理狀況,有任何異常都必須彙報。

電站暫時是回不去了,按照公司領導的決議,準備將電站所有員工放回去,讓大家好好休整,至於後續怎麼解決,等公司開了會再做決定。

我問領導我怎麼辦?是留下來還是回去待命。

領導讓我先在這邊呆著,過幾天再說。我去看了下電站同事,他們的心情都很不好,聚在一起無聊看電視,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

一個多月失去三天生命,而且還是長時間相處,有了感情的同事,任誰都不會好過。更讓人壓抑的是,個個都是死的不明不白,他們都在傳,難道電站受到了詛咒?

人心浮動,我安慰了幾句,有幾個當即表態,這次無論如何都要走的,再不回來了。

我冇有什麼話說,換做是我,我也會走。和工作相比,自己的命最重要。誰也說不準,還會不會有下一次。若真有下一次,會不會落在自己頭上?

恐懼,是會蔓延的。

第二天,一群人就走光了。我問領導我該乾什麼?領導讓我在這先修整,彆的什麼都不用做。我無所事事,在大院裡逛來逛去,所過之處,人們都投來異樣的目光。我想走過去,他們馬上一鬨而散,彷彿我身上帶著瘟疫一樣。

整個大院都在傳,魚洞電站的員工,都被詛咒了。和我們接觸,他們也會被詛咒傳染。

這種謠言雖然隻在私底下傳播,但是很有市場。死了三個人的電站,也難怪他們會這麼想。隻是受過無神論教育的高材生,也會輕易相信詛咒這種無稽之談嗎?

可是,詭局不就是會傳染的詛咒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