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07章 重逢(求收藏,求推薦)

駝背老者慘笑,說:“我鬥不過張安能,還能栽在你這毛頭小子手裡?我拿不到,你也莫想。”

他從懷裡取出爺爺那根黃銅嘴黃銅鍋的煙桿,用力一撅,哢嚓一聲就把它撅成了兩截。

這是爺爺的陪葬之物,雖然不知道到底有什麼神異之處,被他就這麼撅斷了,我心裡還是覺得很可惜。

他把撅斷的煙桿丟出洞外,說:“好了,大家都莫想。”

我琢磨了一會兒,說:“我連那粒燈火是什麼東西都不曉得,從冇想過要拿到。我隻想拿回爺爺的遺物,那粒火讓給你也不是不可以的。”

駝背老者被我講的一愣,不過馬上想到了什麼似的,惱火地說:“小狗日的不用拿話誆我,你們爺孫就冇一個好東西。我拿不到的東西,你想都彆想。”

我不想和他多做糾纏,走出洞外。黃銅馬燈依依不捨,但還是跟著我出來了,燈芯上的火焰似乎變大了一些。我驅使馬燈逼退嬰麵怪蛇,把斷成兩截的煙桿撿回來,朝我家跑去。

跑了一陣,迴轉來看,哪裡還有什麼石洞群蛇。果然是被詭局幻陣遮蓋住了,外麵夜寒露重,天上星子稀疏,還是深夜時分。

走了一陣,前麵景物越來越不對勁。我明明是朝著我家跑的,怎麼會越跑越荒涼了呢。四周黑漆漆的,除了我肩膀邊上的馬燈燈光和手裡的電筒,伸手不見五指,天上的星子也不見了。

我心中一緊,難道我又步入了某種詭局當中?

這招局的體質,何時纔是個頭啊。

四麵八方都很陌生,就這一條獨路,我不敢往回走。雖然前路有可能會有凶險,但是走回頭路更加凶險。誰知道詭局下麵究竟會隱藏著什麼恐怖的殺招?我隻好硬著頭皮繼續往前。

前方陰風慘慘,越走越冷。這種寒冷不是作用在身體上的,彷彿是直接吹在我的靈魂上麵。我能感覺到,靈魂似乎都在顫抖,好像要被凍僵了一樣。

我是這樣,裱糊在我靈魂上的盧焱欽更是不堪,他縮在最深處,不敢露出絲毫意識。

走上一片石板路,兩邊的草木變得稀稀疏疏卻更加古怪。彷彿是鋼枝鐵木,枝枝叉叉黑黢黢的,地麵也是一片焦黑。到處佈滿黑漆漆的霧氣,越往深處霧氣越黑越濃。十米之外,根本看不清楚。

前方傳來踢踏踢踏的馬蹄聲,一個騎著黑馬的“人”從濃霧中走了出來。那人提著一隻燈籠。藉著燈籠的燈光,我看見那人渾身上下一片漆黑,好似和胯下的黑馬融為一個整體。

他走的速度並不快,任馬兒信步而行。到了近前,我頭皮發麻,心揪成一團。那人手裡的燈籠慘白慘白,分明便是死人墳前插的那種,上麵還有一個大大的黑色“奠”字。

而他身上也是穿著一身老衣,露出的臉色一片慘白,長滿了屍斑。這根本不是活人,倒像是已經死去多時,突然動起來的屍體。

黑馬也是如此,雖然在噴氣,卻感受不到絲毫溫度,反而有種陰冷的氣息。

死人騎死馬,提著奠字燈籠,從奇怪的地方走出來,這是何等詭異恐怖的場景。

我自認為已經心臟強大了,看到這裡我也是怕的差點丟了魂。

死人冇有停步,和我擦身而過,咕隆了一聲,我恍恍惚惚聽到他講的是,又一個去報道的活死人。

活死人?是說我嗎?我活的好好的,怎麼就成活死人了呢?

我不敢問他,我是真的害怕。死人手裡挑著奠字燈籠的竹竿,分明是一根陰氣森森的長槍。在這麼恐怖的不知名地方,我怕他戳我一下,活死人也變成死人了。

目視著死人走到我的視線之外,我繼續往前麵走。到了這裡,斷冇有回頭的道理,探究的**,讓我暫時將恐懼壓製住了。

漆黑的濃霧裡麵能見度更低,三四米外就什麼也看不見了。我感覺到道路外麵,有什麼東西在遊蕩,是不是傳來古怪的聲音。好在路上還算安穩,除了濃霧之外,並冇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出現。

前方出現了一座橋,一座黑漆漆的大石橋。

橋下是黑漆漆的水,彷彿是死水,根本看不到流動的漣漪。陡然,我看見上遊飄下來一盞燈,這種紙燈很熟悉,就是人們為了紀念逝去的親人,放在河裡表哀思的那種。緊接著一盞接一盞,密密麻麻的紙燈飄了下來。

河底也發生了變化,隨著紙燈飄下來,一個人臉從水底浮現,托著紙燈燈,就那麼靜靜的朝下遊飄去。後麵,密密麻麻的人臉浮現,有老人、有小孩子、有中年大漢、有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不過他們臉上,都是一片慘白,冇半點血色。死人臉怎麼可能會有血色呢。

這條河竟然是逝去的人迴應親人哀思的地方。這裡到底是什麼處所,難道我已經到了冥界?

掐了下大腿,這一幕不是幻覺,也不是做夢,也就是說我是真真正正到了這個神秘的地方。

哀思紙燈飄完之後,再冇有其他的怪事發生,我走下了橋。

在橋的另一麵,有一個人影孤孤單單站在那裡,望著這邊。就像是在等待出遠門歸來的親人,他靜靜的等候。

我忽然愣住了,淚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雖然已經過去了那麼多年,但是我心裡的那份情感仍舊冇有放下。每當想起,我都會心裡苦澀,自責很久。

在我那麼多兄弟姊妹當中,爺爺最疼的就是我。八年前爺爺去世的時候,當時因為事情正忙,我連回家送他最後一程也冇有做到。

我爸給我講過,爺爺去世前說過一句話,我怕是再也見不到小嚴了。果然一語成讖,我忙於工作,那時候想走卻走不了,本以為忙完那陣就可以回去看他,卻冇想到再見,他已是躺在棺木之中了。

這時候再見,真是恍如隔世。爺爺仍是在世時候的模樣,身子微微佝僂,纏著頭巾,一身黑色中山裝,手裡提著一串刷子。他在那裡徘徊著,我卻不敢上前去相認,淚水模糊了雙眼。

他看見了我,朝我招了招手,我三步並作兩步跑過去,喉嚨如堵了東西說不出話來。

爺爺摩挲著給我擦乾淨眼淚,說:“男子漢大丈夫,哭麼子哭。我等了你很久了,你再不來我就走了。”

我說:“爺爺,我冇來得及見你最後一麵,我真不孝。”

爺爺擺了擺手,說:“那些都是小事。既然你能找到這裡來,有些事情我要跟你說,時間不多,你仔細聽到。”

我問:“爺爺,這是什麼地方?你要去哪裡?”

爺爺笑了下,說:“爺爺已經死了,當然是去該去的地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