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05章 不是詭局(求收藏求推薦)

那個聲音是從前方人影身上傳出來的,結合著他行走的路線,我脊背發寒。難道那個人竟然是一條蛇。可是蛇怎麼會變成人的影子?難道神仙妖怪的傳說,都是真的?

我也知道,我現在被詭局迷住了眼睛,看到的並不一定是真的。搞不好前麵走的就是一條蛇,看在我眼裡就成了人影。這種解釋才合理,如果真的跑出來個化形的妖怪,根本不需要弄這些神神道道,直接提著我我根本反抗不了。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我爸我媽是不是我的幻覺?如果是幻覺,那也就是說從一早開始,我就入了詭局。如果是這樣的話,至少說明我媽他們是安全的,這樣就算我入了局,也心裡稍微好受一些。

但事情到底如何,我根本無法分析。這些神神道道總是虛虛實實,亦幻亦真,搞得我總是分不清現實和幻覺。該死的匠人,殺千刀的守夜人,難怪外婆會托夢讓我小心守夜人了。

如果有那麼一天,我一定要讓那些總是在背後搞鬼的人,嚐嚐我的怒火。

但現在我很糾結,我一方麵希望我爸媽他們冇有牽扯進來,現在還在屋裡安穩的睡大覺,另一方麵又害怕我媽出事。我的心時而提起時而揪緊,跟著那個人影走了多遠,我也冇有概念。當那個人影在一片土坡上停下來的時候,我藉著燈光的照亮,發現這裡竟然很熟悉。

這裡是我家的一塊地,離我家有點遠。前些年退耕還林的時候,我家在這裡栽了不少的核桃樹,但是疏於管理,草長得比樹苗還要高。現在是陽曆十月份,天氣很涼,夜露比較重。我身上幾乎被全部打濕了,冷的讓我直打哆嗦。

那個人影站在一塊石壁下麵,朝著我咕咕咕的怪笑。

既然已經猜到那是條蛇,我自然也有應對,早在來的路上就找了根木棍拿在手上,隻要那條蛇向我發起攻擊,我也會不客氣,直接把它七寸給打斷。但這條蛇大費周章的把我引到這裡來,應該不可能是要咬我那麼簡單。

我朝黑暗裡麵喊了一聲,說:“你把我引到這裡來,有什麼招式就使出來。讓一條蛇跟我麵對麵,冇什麼意思”。

黑暗中傳來兩聲桀桀怪笑,有個人說:“張安能的孫子,果然還是有兩把刷子的。能看出我的蛇仆算你有本事。”

那個人影忽然癱了下去,像是一灘爛泥突然失去了中間支撐的木棍,就那樣融成了一堆。然後從那一灘裡麵,鑽出來一條渾身黑漆漆的蛇,它長著一顆嬰兒頭顱,碗口粗細。正是天黑的時候,驅使毒蛇攻擊我的那些嬰麵怪蛇中的一條。

嬰麵怪蛇咕咕咕的笑著,臉上還非常人性化的露出詭異的笑容。我現在冇功夫關注他,黑暗中一個全身漆黑,佝僂著身子拄著柺杖的老者走了出來。

夜色黑暗,又隔得較遠,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臉相。我想驅使黃銅馬燈靠近點,駝背老者說:“莫動,你聽哈你周圍。”

我凝神細聽,四周傳來密密麻麻的窸窣聲,而且腥氣撲鼻,嘶嘶聲不絕於耳。那分明是成百上千條毒蛇圍在我的四周。我直起雞皮疙瘩,渾身像過電流一樣打了個激靈。

我很怕蛇,怕得要死。就算是死掉的蛇我都不敢碰,有多遠躲多遠。現在可是成百上千條活生生的毒蛇啊。我現在可冇有爺爺的煙桿兒保護,那麼多條蛇一擁而上,我會瞬間被咬死的。

我不敢輕舉妄動,問,您家想搞麼子。我和您家無冤無仇,您家犯不著這麼害我吧。

駝背老者呼哧咳嗽一聲,往地上吐了一口濃痰,說:“你和老子是冇得仇,你那個死鬼爺爺害的老子人不人鬼不鬼,活的像臭水溝的老鼠,老子今天就是要找你的麻煩。”

我楞了一下,這傢夥跟爺爺有仇?我印象中,爺爺總是一副笑嗬嗬的樣子,平時紮紮刷子聽聽收音機,除了跟我媽關係不咋好,冇聽說過他和誰結仇結怨啊。

看這駝背老者怨氣沖天的樣子,爺爺是把他往死裡得罪了啊。我說:“您家和我爺爺有仇,您家去找他的麻煩啊,找我乾啥子。”

我心裡卻在想,爺爺已經去世八年,你有本事就去地下找他。活著他能把你欺負的怨氣沖天,在底下你也不是他對手。

當然這話不能說出口,要不然把他惹毛了,估計我今天就要到下麵找我爺爺去報道。

駝背老者說:“屁話少說,老子現在讓你乾麼子你就乾麼子。多一句嘴,你屁股上就要掛一條蛇,你自己掂量掂量。”

屁股上掛毒蛇?這老梆子也想的出來。他讓我乾的事情肯定不是什麼好事,形勢比人強,一群蛇圍著,我就算想輕舉妄動也不敢。我順著他的意思,走到那塊石壁下麵,然後捏了個奇怪的手勢。

我說:“您家到底想乾啥子,先給晚輩交個底。我就算是死,也該做個明白鬼吧。”

駝背老者桀桀怪笑,說:“明白鬼?老子今天偏偏要讓你做個糊塗鬼。就不告訴你。”

我這麼講其實是想拖延時間,尋找機會一舉製住這個老梆子。他讓我做一係列詭異的動作,鬼知道會有什麼詭異的事情發生。我不想就這麼輕易的聽他擺佈。

老傢夥佝的像五六歲的小孩,以我的身體素質,應付他還是冇什麼問題的。但是這個老梆子狡猾的很,跟我始終保持著一個很安全的距離,而且那條嬰麵怪蛇擋在我們中間,綠油油的眼睛盯著我,笑的相當詭異。我找不到半點破綻。

冇辦法,我隻好磨磨蹭蹭拖延時間。他教的那些手勢動作相當複雜,要熟練的做出來,很不容易,而且還要配合著繞口的發音。那種發言非常古怪,像是舌頭打結,把發出來的聲音吞進喉嚨裡去,每個音都讓我吃儘了苦頭。

駝背老者不耐煩說:“你再磨蹭,信不信老子現在就讓你屁股上掛一條蛇?”

我說:“您家教的太深奧了,我需要時間消化。不好好練習,搞錯了可不怪我。”

駝背老者說:“你快點,天快亮了。”

我心想天亮了纔好。天色更加黑暗,我知道已經到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了,隻要再拖延下時間,等天亮那就不怕了。

他們神神道道搞鬼的人,還是很怕天光的。見不得光的東西,隻能躲在黑暗裡,見了天光就不怎麼靈了。

駝背老者好似聽到了我的心聲,他在一邊陰惻惻的說:“你不要跟老子想著拖延時間。老子這個不是什麼詭局、靈異,這是堂堂正正的事情。就算天亮太陽高照,老子照樣能讓你就範。”

不是詭局?我忽然一愣,也就是說,我媽真的不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