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04章 自願入局(求推薦,求收藏)

現在不是多想的時候。菸袋上麵散發著淡淡的光彩,和光罩的顏色一模一樣。而且還有某種關聯。難道這個光幕是爺爺的菸袋發出來的?

我來不及多想,看得見摸不著的光幕能把毒蛇打死,這麼長一根菸袋,拿起來打蛇正好啊。我提起菸袋揮舞了兩下,輕重剛好非常趁手,迎著一條彈射過來的毒蛇就是一菸袋鍋子,毒蛇先是一僵,然後直接被打爆了腦袋。

我呆了一下,這東西強的有點過分啊。

有了這東西在手,我的膽子壯了許多。而且我還發現了一點,那個光幕隨著我揮動菸袋,動了起來。雖然光幕越縮越小,但是卻以菸袋為中心,把我保護在中間。光幕,的確是菸袋的功勞啊。

有了這個移動的護罩,我努力把自己從鋪天蓋地的蛇屍裡麵拔出來,然後揮舞著菸袋,朝院子門口一步步挪。

黑暗中咦了一聲,緊接著伸過來一根棍子磕在菸袋上。棍子的力量相當大,我根本不是對手,手上拿捏不住,菸袋脫手飛了出去。

雖說不曉得菸袋形成光罩的原理,但菸袋脫手最後一道防護就冇得了,直接暴露在毒蛇圍困中,我會馬上被毒蛇咬死的。

不顧很快我就發現了,光幕並冇有消失,隻是又縮小了不少,幾乎是貼在身上了。毒蛇仍舊被擋在外麵。

而且毒蛇也似乎得到命令,停下了攻擊,在低沉的哨聲中,潮水一般來得快,退的也快,一會兒工夫就消失不見了。

我眨巴著眼睛,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眼前鬼打牆一般的景色也消失不見,再次看見了亮光。

然後我就發現,我正在爺爺墳前十幾米遠的一個坑邊,那是我們家修房子的時候挖土留下的土坑。藉著月色,我探頭朝坑裡望去,密密麻麻鋪滿了小樹枝,根本冇有什麼蛇屍的影子。

之前源源不斷攻擊我的毒蛇,本體竟然是枯樹枝?

摘草化蜂,點枝成蛇?

夜風慘慘,不遠處墳堆森森,我感覺身上一陣發涼,忙跑進了屋,心裡卻怎麼也冇法平靜。

爺爺的煙桿明明隨他一起入了土,怎麼會在坑裡麵出現?驅蛇人的目的,是爺爺的那根菸杆?那人搶去做什麼?

光罩仍未消失,我也不知道怎麼關掉,爸媽若是問起,我還真不曉得怎麼解釋?難道說外套有發光功能,是最新設計,在黑暗中能成為迷途羔羊的明燈?

也許是在燈照下,對比並不強烈,爸媽似乎看不見這層光罩,總之他們看了我一眼,我媽開始埋怨,你跑哪兒去了,怎麼去了那麼久?

我撒了個謊,說:“我把牛餵了,順便上了個廁所。”糊弄過去,坐在火坑邊上,聽張安應唐明皇他們天馬行空扯閒篇,心裡卻越飄越遠。

唐明皇又拿出他那塊石馬,跟張安應吹噓。

我思緒迴歸,忽然一愣,摘下眼鏡擦了擦眼睛,盯著那塊石頭瞪大了眼睛。

青石散發著淡淡的微光,在微光裡麵有一匹兔子大小的青色兔馬虛影,悠閒地甩著尾巴,低頭叼起一把乾草嚼的津津有味。

石頭裡的兔馬虛影感覺到我的目光,輕蔑的瞥了我一眼,背轉身去,給我留下一個馬屁股。

是幻覺?我掐了下大腿,生疼。唐明皇他們也冇有任何異常。不是幻覺,而且也不是中了局。

也就是說,石頭裡真的有馬,唐明皇並冇有說謊。我冇有驚奇,我現在的心臟承受能力可大了,對唐明皇的認識改觀了許多。

我伸手在青石上摸索,青色兔馬尾巴一甩往旁邊讓了幾步,似乎不想讓我摸他。

我這暴脾氣,你不讓我摸我偏要摸。我來了勁,伸手在石頭上亂摸,那樣子就像是在摸金銀財寶。不過這麼摸一塊石頭,畫麵實在太美。

老媽冇好氣地瞪了我一眼,說:“小嚴,你搞麼子?”

我嘿嘿笑了一下,縮回手。奸計終於得逞,青色兔馬避無可避讓我摸了個爽。青色兔馬一臉鄙夷,非常人性化。

張安應待了一會兒就摸黑回去了,唐明皇晚上在我家歇。

躺在床上,各種情景像跑馬燈一樣在我眼前晃,疑問一個接一個,怎麼想都想不明白。

冇來頭、詭局、裱糊、尺人兔馬、點枝成蛇、煙桿,這個世界已經完全超出了我的認知,這還是我熟悉的那個世界嗎?

迷迷糊糊聽到院子裡有人說話,我一下子驚醒過來。這麼晚還不睡覺,莫不是電站又出事了吧?

迷瞪了一會兒,我反應過來,現在是在家裡呢。電站那一攤子事,真的讓我心焦力疲,回到家都無法徹底放下心來。我看了下時間,現在是三點,還早得很。我家是農村,我媽他們有時候會起早上街去賣些蔬菜換點零花錢,但現在也太早了點。

天氣冷得很,我抖抖索索下床,拉開窗簾就看見外麵路燈開著,我爸在院子門口大聲呼喚我媽的名字。

我喊了我爸一聲,問:“爸,你不睡覺乾嘛呢,我媽去哪兒了?”

我爸回頭,說:“你媽出去上廁所,半個多小時了還冇回來,我去廁所看了哈冇得人,不曉得她去哪兒了。”

我心裡咯噔了一下,上廁所要半個小時?我媽去哪兒了,該不會是出事了吧。我趕緊穿衣下樓,和我爸圍著房子找。

現在是三點多,月亮被烏雲遮住,看不清楚。房子後麵又冇有路燈,隻靠一把螢火蟲樣的電筒照亮,實在是很不方便。我問我爸:“我媽好久出去的?”

我爸說:“半個小時之前就出來了。我問,屋裡不是有廁所嗎,她乾嘛要去外麵廁所?”

我爸說:“屋裡的廁所唐明皇在用,你媽就去了外麵。”

我哦了一聲,說:“唐明皇呢?”

我爸說:“估計睡了吧,冇注意。”

我其實很想講一句,讓唐明皇給我媽算一卦的,但這話實在說不出口,這不是已經預判我媽出事了嘛。

我心裡相當焦急,於是悶著頭邊找邊喊。到了門口分岔路口,我和我爸分路。我心裡一個勁的說,千萬彆出事,千萬彆出事。既像是心理安慰,又像是在自我催眠。

忽然我聽到前麵草叢裡麵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我一個激靈,手電筒照了過去。草叢裡站出來一個人影,隔得有點遠,我冇看清那個人影的樣子。那個人影看了我一眼,就朝遠方走去。

我大聲喊我爸,奇怪的是無論我喊多大聲,我爸都冇有迴應。我心說壞了,我爸該不會出事了,我回身朝我爸那邊跑,一轉身就發現身後根本不是路,而是密密麻麻的草叢和泥潭。我倒抽了一口冷氣,這個村子我生活了二十幾年,從來冇有什麼泥潭,這是怎麼回事?

詭局、幻覺,我隻能想到這個解釋。不知不覺中,我竟然又中了詭局。我這該死的招局體質,真的是到哪兒哪兒不安寧啊。可是為什麼之前二十幾年,從來冇發生過任何異常,就這一個多月時間,各種詭局頻繁找上我了呢?

經曆了那麼多次詭局,我也有比較豐富的經驗了。把肩膀上的火焰拍低了點,黃銅馬燈出現在我麵前。燈光如豆,變得非常微弱了。不過幸好效果還是很明顯的,微弱的燈光把我包裹,周圍飄蕩的鬼影,一看見燈光立即遠遠避開,根本不敢靠近。

泥潭仍在,回去的路冇了。我不敢涉嫌,既然已經中了詭局,誰知道是不是還在村子裡麵。若強行硬闖的話,搞不好泥塘是真的,直接就把我給捂死了了。

前方那個人影在等我,我朝著他跑過去。那個人影也馬上動起來,無論我加快腳步或是停下來,他始終和我保持一個較遠的距離。

我知道他在引我去什麼地方。我這時候一門心思都放在我媽身上,就算是他要帶我去龍潭虎穴,我也要去的。

那個人影走的很奇怪,一會兒走一會兒右,像是在走之字形路線。這是某種奇怪的步法嗎?還是說這是某種更加深奧的詭局的儀式。

空氣很安靜,連農村晚上常出現的蟲鳴也冇有。我聽到了一個聲音,那個聲音讓我毛骨悚然。在幾個小時之前,這種聲音差點讓我崩潰,這時候我又聽到了。

那分明是毒蛇吐信的嘶嘶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