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03章 爺爺的煙桿兒

我喊唐明皇喚出兔馬開開眼界,他打個哈哈把青石收了起來。我更加肯定這老頭是個神棍加騙子了。

正講著話,聽到門外傳來哞哞的牛吼聲,我爸衝出院子,我也跟著衝了出去。

一頭大水牛在院子門口亂跳亂蹦,巨大的牛角甩來甩去,像隻二哈在撒歡。我爸趁勢抓住牛繩,我們兩個人合力才把它拴在蘋果樹上。

我嘖嘖兩聲,說:“這牛發瘋了啊。”

我爸還冇講話,一個個子矮小的男人氣喘籲籲跑過來,弓著腰按著膝蓋,呼呼直喘。好一陣才緩和過來,走到將將安靜下來的大水牛邊上,惡狠狠給了它幾腳,破口大罵,你這死翻瘟的畜生,發的什麼瘋,老子這條命差點交代在你手裡。

我這才發現他胸口衣服上全都是泥巴,甚至撕了好幾個口子,臉上、手上受了不少的傷,我爸問:“安應,總傢夥?(咋的啦,發生了什麼事的意思。)”

男人說:“我咋個曉得,好好地剛過十八步,這頭畜生就發瘋,差點冇把我拖死。”

這男人叫做張安應,和我家是角(guo)戶(以前家庭不富裕的時候,往往會幾戶人家共同買一頭牛,按照出錢比例,分成幾份。比如分成四份,你出兩份的錢,那你就占兩角。),因為是共同出錢買的,所以餵養也是輪流著來。

看這架勢,我也猜得到,到我們家喂牛了,張安應今晚是把牛送過來。

水牛的性格向來是比較溫順的,而且這頭牛又不是牯子(公牛),怎麼會突然發起瘋來呢?

我爸把張安應請到屋裡,給他治傷,我則圍著大水牛打轉。水牛悠閒的反芻,並冇有任何異常。

唐明皇用它乾涸的雙眼深深的看了大水牛幾眼,也走進屋了。

我把水牛關進牛圈,我給它搬了兩捆梗子(玉米杆),剛要出牛圈,就聽到嘶嘶嘶的聲音,大水牛一下子豎起了耳朵,凝神貫注的盯著窗子外麵。

這聲音太熟悉了,下午的時候我還聽到過。

我們家旁邊就是竹林,後麵是一大片山林,要說有蛇,那是再正常不過了。但我從來冇見過如此明目張膽的蛇,也從來冇聽到過這麼響亮的蛇信嘶嘶聲。

我三兩步跑出牛圈,把門關好,拔腿往屋裡跑。

我很怕蛇,這種黑漆漆的晚上,一不小心踩到蛇身上,被咬一口,那簡直比竇娥還冤。

跑了幾步,我就發現不對了。

我們家的院牆並不高,火坑屋的亮光,完全能照到院子外麵來。

但現在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我伸手扶牆,準備摸進院子裡去。然而空蕩蕩的,什麼也冇有。

額頭上的汗一下子就流出來了。

我知道,我這招局的體質,又遇到詭異的事情了。按道理說,屋裡還有好幾個人,人氣那是相當的旺的,臟東西怎麼敢過來?

然而,事實就是這樣子的。

我努力適應黑暗,四處打量想要尋找參照物。熟悉的一切都消失不見了,到處都是一片漆黑,像是濃墨潑出來的。

我經曆過好多次詭異的事情,神經已經有些粗大了。我敢肯定,還在我們院子外頭,所以心理上,並冇有多麼害怕。

嘶嘶的聲音越來越響,我雖然看不到,但曉得蛇越來越近。

我心裡著了急,詭局冇有把我嚇破膽,毒蛇那是會咬死人的啊。憑藉記憶,往左側深一腳淺一腳的小跑,摔得鼻青臉腫也顧不得了。

那個方向,是我們屋院門的位置,我知道詭局肯定不會讓我這麼順利脫困,這時候也隻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果然,腳下一空,咕嚕嚕滾進坑裡麵去了。

我被摔得七葷八素,暈頭轉向,等回過神來,就聽到嘶嘶嘶的聲音大作,就從頭頂上傳來。

腥臭氣息撲麵而來。

黑暗中,綠油油的眼睛居高臨下的瞪著我。

不是一雙兩雙,而是十來雙,呈合圍狀,像極了黑暗中圍捕獵物的怪獸。

而被獵捕的對象,就是我。

我頭皮發麻,渾身開始起雞皮疙瘩。從蛇吐信子的聲音聽來,數量不會少,少說也有成百上千。

毒蛇好像是受到約束,全都冇有輕舉妄動。

約束它們的,應該就是那些眼睛冒著綠光的怪物蛇了。

也是情急生智,我忽然想到爺爺教給我的,用滅火手勢在雙肩飛快的拍了一下,黃銅馬燈出現在頭頂上。

燈芯如豆,在玻璃罩子裡麵搖曳生輝。

我有種錯覺,燈焰和前幾次相比,要小了許多。

現在冇心思關注這些,黃銅馬燈一出現,燈光擴散開去,隻聽到一陣撕心裂肺的尖叫,像嬰兒的哭泣,就跟人突然受到驚嚇和傷害,驚恐尖叫一樣。

眼冒綠光的怪物飛速後退,退到燈光之外。其他的毒蛇馬上蠕動糾纏,擋在它們前麵。

就是這一瞬間功夫,我看清了那些怪蛇的真麵目。那是一個個長著嬰兒頭顱,碗口粗細的嬰麵怪蛇。

嬰麵怪蛇怕我的黃銅馬燈。

馬燈燈光把我護在中間,我朝著嬰麵怪蛇走去。但是馬上,我就又退回到坑裡麵了。嬰麵怪蛇怕燈光,普通的毒蛇可不怕。

這就尷尬了。

不知道為麼子,那些毒蛇並冇有撲過來。隻是圍在坑沿上,嘶嘶吐信朝我示威。

既然你們不攻過來,我還怕你們吐舌頭?我抓起土塊就砸,毒蛇密密麻麻也不怕冇準頭。啪的一聲,砸在一條毒蛇頭上,把它打的飛出去半米遠。

這下算是徹底把它激怒了,它衝過來,身子弓起,脖子向兩邊張開,就像突然張開了一對翅膀。同時尾巴亂搖,嘩啦啦的聲音絡繹不絕。

這竟然是一條響尾蛇。這裡,怎麼會有響尾蛇呢?這完全違背地理常識啊。

有了這條響尾蛇帶頭,其他的毒蛇全都怒了,竟然有一小半是響尾蛇,徹底展開攻擊姿態。

當然,也就是做做樣子,它們好像在忌憚什麼,不敢進坑。

黑暗中忽然傳來陰沉沉的笑聲,那聲音忽高忽低,忽遠忽近,飄忽不定。緊接著嬰麵怪蛇像是得到了某種命令,發出尖細的叫聲,毒蛇全都身子後仰,像是弓弦被拉開,成了滿月一樣,然後驟然釋放,如離弦之箭,朝坑裡麵彈射過來。

我目瞪口呆,嚇得完全不曉得如何應對了。心一下子沉到了穀底。完了,真是不作死就不得死。真是手賤,冇事做去挑釁乾嘛。

密密麻麻的毒蛇鋪天蓋地彈射過來,我根本冇得任何活命的機會。唯有閉上眼睛,希望死的不要太痛苦。幾秒鐘很快過去,腥風撲麵,讓我差點嘔吐。

隻聽到噗噗之聲不絕於耳,我睜開眼睛,就看到了極其燦爛的一幕。毒蛇密密麻麻,全都砸在一個白色的光幕上麵,然後失去行動能力,變成一條死蛇,沿著蛇屍穿過光幕,掉了進來。就好像那白色光幕,有種神奇的力量,毒蛇一穿過它,瞬間就被殺死了。

冰冷滑膩的蛇屍,落在我身上,嚇得我啊的一聲大叫。一把扯住尾巴,將它扔出去老遠。那條蛇的確是死了。

越來越多的死蛇屍體掉進來,我根本來不及丟掉,不大一會兒,我就被蛇屍埋在了下麵。我本來就怕蛇,雖然是死蛇,但被蛇屍埋,再神經大條,也受不了這種刺激。

我不敢動,不敢離開光幕籠罩的範圍,隻得學鴕鳥自我安慰。希望這是一場幻覺,等幻覺解除,什麼也冇發生。我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很疼。這特麼根本不是幻覺。

不過總算鬆了一口氣,至少暫時不會成為毒蛇的食物了。

不知道這個光幕能支撐多久。

這光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毒蛇一撞上去,就死掉了呢?

毒蛇每發動一次攻擊,光幕就暗淡一分。如果毒蛇的數量源源不絕,還是免不了成為食物。光幕越來越淡,幾乎成為一層白色的薄膜。

我心中焦急,卻無計可施。

忽然我感覺到有什麼東西頂了下我的屁股,嚇了一跳。難道有毒蛇從地下攻過來了?雖然被蛇屍埋著,好歹還活著。要是真有毒蛇從地下攻過來,以我這種狀態,根本就是等死。

我努力挪動身子,地下那東西越來越高,頂開蛇屍,露出了真麵目。這東西我太熟悉了,小時候經常拿著玩。那是一根黃銅打造的菸嘴。黃銅菸嘴露出蛇屍堆,就停止不動了。

我小心翼翼的伸手過去,抓住菸嘴用力一扯,一杆兩尺來長的長煙桿兒被他提了出來。黃銅菸嘴、黃銅煙鍋、金竹做的煙桿兒。這東西怎麼和我爺爺生前用的那杆那麼像呢?

抱著萬一的想法,將煙鍋湊到馬燈前麵,仔細尋找。忽然,我全身一震,整個人僵在了那裡。

黃銅煙鍋上,刻著三個小字。

張安能。我爺爺的名字。

這根菸杆兒,就是爺爺生前用的那杆。爺爺過身的時候,和他一起入殮,放在棺材裡麵,埋葬了的。

爺爺的煙桿兒,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