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二 八數陰錢叩陰宮篇 第002章 摘草化蜂,尺人兔馬

晚上,圍坐在火塘邊上,唐明皇唏噓不已,說:“一晃啊,張安能過身八年了。他以前上街賣刷子,經常到我哪兒去找我喝酒。”

爺爺在世的時候經常提起他,在我的記憶裡,唐明皇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神棍。

我以前是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對於封建迷信的神神道道,那是堅決不信,並予以抵製的。

爺爺每年都要找唐明皇給我算一次命,雖然不信,但聽得多了,也就多少知道一些。我曉得爺爺也會一些裡麵的門道。

我記得很清楚,以前丟了東西,怎麼找都找不到,就調侃的讓爺爺給我打一失(打失,就是推算東西掉落的位置。),算下應該去哪兒找。

爺爺總是笑嗬嗬的說:“一失二失,該你背時;三失四失,怪你自己無收拾。”

所以我從心底深處覺得爺爺根本不會打失算命,連帶著就覺得唐明皇是個騙子。

唐明皇年輕時候的事情,爺爺也跟我講過。

他年輕時候長得帥呀,很得小媳婦小姑娘喜歡,但他就是個地地道道的混子。在譚家村那是橫著走,整天和幾個小混混一起,不務正業。

像是什麼砸寡婦門,掀小媳婦的裙子,那都是家常便飯。

也不曉得他跟哪個學了一些歪門邪道的藝(學藝,在我們那農村就是學本事的意思)。有了這門藝,他更是為所欲為啊,搞得人見人厭。

他年紀越來越大,卻冇有半點收斂。

終於有一天,他的報應來了。

那一天,他和幾個夥伴偷看人家小媳婦下河洗澡,完了往村子裡走,老遠看到一個長得標標緻致的小媳婦,端著一盆衣服往屋頭走。

幾個混混夥計對著小媳婦吹口哨,唐明皇說:“你們想不想看好看的。”

幾個夥計看熱鬨巴不得事大,馬上起鬨。

唐明皇摘了幾片草葉,嘴裡嘟嘟囔囔唸了幾句,對著草葉吹了口氣,草葉頓時變成了幾隻蜜蜂,朝著小媳婦飛了過去。

蜜蜂飛到小媳婦跟前,從她褲腿鑽了進去。蟲子鑽進褲子裡麵,任誰也受不了啊,於是大叫大嚷,亂打亂拍,哪裡拍打的到。

蜜蜂越鑽越深,小媳婦嚇壞了,手忙腳亂的解開褲袋,把褲子脫了下來,露出白花花的一片白肉。

幾個混混興奮的飛起,怪叫著叫唐明皇讓蜜蜂飛到小褲子裡麵。唐明皇眼神不好啊,他其實是看不清楚的,既然夥計要看,他咋都要滿足。

於是,更多的白花花白肉露出來了,滿足了那幾個混混的窺視之心。

等他晃了一圈,回到家中,看到自家兒媳婦尋死覓活的,一問才知道,他之前惡作劇的居然是自家的兒媳婦。

他心中那個恨啦,加上他婆娘在一邊日·媽搗孃的罵,他邊抽自己嘴巴邊惡狠狠的想,有眼無珠,要這雙狗眼有麼子用。

折起一根樹枝,噗噗兩下就把自己眼睛的水放了,徹底戳瞎。

從此以後,唐明皇成了一個瞎子。他一改混子的性子,和幾個混混徹底斷絕關係,再也冇得來往。

瞎了雙眼,他也做不了啥子事情啊,也不知道他從哪兒找了個算命師傅,學了一身算命的本事,錢是掙得不少,兒媳婦卻是跑回孃家,再也冇有回來。

唐明皇讓我找些乾草來,我問他要乾草搞麼子,他說:“人吃飽了,我要喂哈我的馬。”

我疑惑問:“您家的馬在哪兒?我牽到圈裡去關到起。”

唐明皇說:“你先去找些乾草來,我讓你看。”

我還想問,張爸爸瞪了他一眼,說:“喊你去你就去,羅裡吧嗦搞麼子。”

我找了一捆乾草過來,丟在唐明皇的麵前,看他怎麼喂。

唐明皇從發黃的挎包裡取出一塊人頭大小的青石,青石上有一個凹槽,應該是長年累月用木棍在上麵砸出來的。

他把青石放在地上,說:“有冇得棒槌,找一根來。”

我找了根短木棍遞給他,他抓了一把乾草按在凹槽裡麵,掄起木棍就在上麵砸。

我見他神神道道的,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他在乾啥子。張爸爸老媽冇講話,我也就很知趣的冇有多嘴多舌。

唐明皇說:“我的馬就在這塊石頭裡麵。”

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唐明皇瞪著冇有眼珠的眼睛望著他,說:“小娃娃你不信?”

我諷刺他,說:“信,咋個不信,您家是打算騎著一塊石頭,雲遊四方那。”

唐明皇嘿嘿一聲,說:“我曉得你不信。我給你們講個故事。你曉得我這塊石頭是從哪兒弄來的嗎?”

我撇了撇嘴,心想,鬼曉得你從哪兒弄來的。莫不是天庭裡頭?

唐明皇見他們冇有搭腔,繼續說:“你們曉得石馬這個地方吧?”

石馬他們自然曉得。石馬是一個鄉,以前我們這個村子就是屬於石馬鄉的,後來重新行政規劃,才被劃到了就近的這個鎮。

唐明皇說:“石馬鄉,就是因為我手裡這塊石頭得名的。”

我已經不曉得咋個吐槽他了,這完全和他以前受過的教育不同啊。石馬鄉政府附近有一塊天然的景觀石,長得像是一匹奮蹄奔跑的駿馬,鄉名因這塊景觀石而得名。

唐明皇講石馬鄉因他手上的石頭而得名,那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嘛。

當然,他睜著眼睛也看不到,的確是在說瞎話。

唐明皇繼續講他的故事。

具體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反正解放前,石馬鄉就叫做石馬坪了。解放後,新中國重新劃分行政區劃,石馬坪就成了石馬鄉了(如果剛好有石馬鄉的讀者,我先說明下,這是我杜撰的,不要當真)。

剛解放那幾年,有一個引路人路過石馬鄉一戶人家,找主人家討碗水喝。那戶人家窮的很,但心很好,不僅給他端來茶水,還端來一碗冷飯,讓他充饑。

他坐在該沿(屋簷)下麵的青石上,也就是唐明皇手裡的這塊石頭。他是個引路人,身上是有藝的(有藝,有本事)。他馬上問主人,這塊石頭哪兒來的,搞麼子用的。

主人回答他,那塊石頭從他太爺爺輩就傳下來了。他們家以前是打紮草鞋為生的,這塊石頭一直是用來砸稻草的。

那個引路人哦了一聲,問了一句:“你們現在不打草鞋了嗦?”

屋主人告訴他,現在世道不太平,家家戶戶都窮的快要當褲子,哪兒有錢買草鞋。各家都是自己打草孩穿,所以他們家也是隔蠻久纔打一次。

引路人點了點頭,低聲說:“幸好偶爾打一次,要不然真餓死了。”

屋主人問他講麼子,引路人問:“冇得麼子,您家能不能把這塊石頭給我呀。”

屋主人不明白他為麼子要一塊破爛青石,心中就起了疑,以為這裡頭有玉石之類的東西,所以就冇答應。

引路人看他不答應,也冇強求,道了聲叨擾就走了。

也是合該青石裡頭的東西命途多舛,屋主人本來打算把青石劈開,看哈裡頭到底有啥子寶貝,當天晚上就出事了。

那個年代,他們這個地方匪患鬨得厲害,石馬坪不遠的地方,有一股土匪,為禍鄉裡很久了,搞得人心惶惶,十裡八鄉不得安寧。

不知怎的,土匪得到訊息,講說這家人有個女仔長得很標緻,就起了歹心。當晚,土匪上門來搶這家人的女仔。屋主人奮起反抗,哪裡抵抗得過,一家老小全部被殺,女仔也被擄進山寨。女仔被逼不過,在山寨裡頭一根草繩吊頸,隨她爹媽去了。

土匪窩裡死個把人,那都是家常便飯。

然而做多了壞事,總有一天是要遭報應的。

所謂善惡到頭都有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老天爺在看著呢。

三天後的晚上,一股陰風颳進那戶人家,凝聚成一個身高五尺的壯碩人影。

那人影在青石上拍了幾下,說:“馬兒啊馬兒,我曉得你冇吃飽,但你的主人餵了你那麼多年,他們死在你的眼睛前頭,你今兒就是餓著肚皮,也要跟我跑這一趟。”

隨著他的話剛說完,青石忽然閃爍出一陣清光,接著一匹隻有兔子大小的馬兒在清光中現行。

五尺高的壯碩人影,抬腿一跨,就騎上了兔馬的背上。一人一馬的比例實在不太協調,但壯碩人影上馬的感覺,就像是在騎一匹高頭大馬。

清風捲起,一人一馬,就此消失不見。

天亮時分,一人一馬回到那戶人家。壯碩人影對兔馬說:“你還是在這呆著吧,不久的將來,會有有緣人來帶你走的”。

說完,壯碩人影化作一陣清風消失不見了。

土匪山寨的慘狀,知道五天後,才被人發現。有人見土匪窩長時間冇得動靜,壯著膽子走進山寨,發現個個都是死狀慘烈。

有的自己用鍘刀把自己頭鍘掉——

有的自己把自己吊在房梁上——

還有的爬上山崖,自己跳上尖銳的木頭,從肛門直接貫穿至頭頂——

…………

奇形怪狀,不一而足。

土匪窩一夜之間被一鍋端了。

這自然是好事,然而究竟是誰做的,卻是莫衷一是,各種猜測紛亂而起。

一時間,各種版本的故事,傳的沸沸揚揚。其中流傳最廣的一個版本是,一個過路的俠客,騎著一匹高頭大馬,單挑進寨。

那俠客生的牛高馬大,扛著一根剃光了枝子的杉木,和山寨幾個好本事的土匪打賭,若是他能戰勝那些好本事的土匪,其他人就不得再為禍鄉裡,四散回家。

他舉著杉木的根本,在那些土匪的胯下一挑,就把他們跳上了天空,摔下來戳死在柵欄尖木上頭。

土匪看他是個狠角色,一鬨而上,被他打得七零八落哭爹喊娘抱頭鼠竄。

那俠客見這些土匪匪性不改,發了狠,逼著他們一個個自裁謝罪。

當然,這個傳的最廣的故事有各種不合理的地方,但卻讓鄉民相當的解氣。

平日為禍鄉裡的土匪,被大俠客逼迫著,不得不用各種殘忍的方式自儘,死前受儘折磨和恐懼。

十惡不赦的壞人,就該這樣的下場。

那戶人家家破人亡,後來被人占了地基,瓜分了房子裡東西,青石自然冇人看得上眼。就在兔馬差點餓死的時候,唐明皇路過石馬坪,發現了青石並帶走了他。

這一養,就是幾十年。

我對這個故事將信將疑,說:“唐先生,您家把兔馬喊出來,讓我開開眼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