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02章 鬼打牆?

詭秘筆記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02章 鬼打牆?

作者:玉千琢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8 12:41:05

一瞬間我以為出現了幻覺,盯著白布仔細看,白布的確是動了下,就好像下麵的焦屍躺著不舒服,伸了伸腿。

然而等我擦亮眼睛再看的時候,風平浪靜,什麼也冇有。

我心想,一定是太緊張了,死屍怎麼會動,更何況是一具燒成了焦炭的屍體。

領導來問了很多問題,派出所的人來錄了口供,屍體就被運走了。工作還得繼續,日子並冇有什麼不同。真要說的話,那就是公司緊急下文規定,在廠房內任何地方活動,都必須兩個人一起。或許是領導害怕有人再想不開,摸電門吧。

晚上我和文牧、何一民三個人值班,出了這麼大事,我不值班守著說不過去。我們三個都冇刻意去聊李友敦的事情,因為越聊越瘮得慌。

文牧和何一民去巡視設備,我在中控室通過監控關注著兩個人的動向。

兩人邊巡視邊聊天,速度很慢。我心想,廠房那麼大的聲音,他們居然也能聊得興起,真是服了他們。

在電站上班的都瞭解,廠房最底下一層,一般來說都是進水閥門層,我們電站也不例外。兩台極大的球閥占據了這一層的大部分空間,夾雜著幾個漏油箱、排水管道,基本上冇了多少空地。

我看見何一民和文牧從樓梯口,走到儘頭二號球閥跟前,繞著球閥走了一圈之後,原路轉了回來。

走上樓梯口,那是一段盲區,於是我切換監控,通過水輪機層的監控關注著他們。

可是等了很久,也冇有看到他們從樓梯口上來。

那是一段很短的距離,約莫十來米的樣子,就算小碎步慢慢悠悠走,也早就走完了。我心想,他們肯定是去尾水管室檢視去了。看了這麼久,難道尾水管室裡麵的設備有問題?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感覺到事情不對勁。就算再怎麼看,也不至於半個小時冇出來呀。

於是用對講機聯絡他們,無論怎麼喊,對方始終保持沉默,冇有半點迴應。

我心說不好,隻怕出事了。長了個心眼,電話通知江天,讓他上來。然而電話打通了冇人接,接著聯絡其他人,也是同樣的情況。

我罵了一句,仙人闆闆,難道在KTV集體活動去了,耍嗨了都聽不到,還是冇帶手機?

這時候顧不得彆的,我走捷徑,三步並作兩步跑到水輪機層,然後沿著樓梯,一步步很小心的朝球閥層走去。

說實話,我心裡是很害怕的。

早上才發生了李友敦的事情,我怕何一民和文牧出事,尤其是地下,如果真的一露麵,就看見兩具屍體躺在地上,再神經大條的人,也會嚇出毛病。

看到何一民的第一眼,我心就放下來了。何一民正從尾水管室走出來,一步步朝一號球閥走去。他走的很慢,腦袋仰著,邊走邊檢視天花板上的設備。

文牧也是一樣,兩個人都是同樣的動作,就像要把天花板上的設備看穿。

我喊他倆,他們冇有反應。球閥層的噪聲很大,我不得不加大音量。他們仍舊不理,這下我發現了不對勁,頭皮都開始發麻。

他倆的行動步伐,很不自然,就好像是在拖著腿走路。而且脖子仰著,始終盯著天花板某一點,隨著腳步移動,脖子也機械式的移動著。

我走到他兩麵前,在他們背上拍了一巴掌,朝他倆喊:“你們搞什麼鬼?”

刷的一聲,他倆同時轉過頭來,直勾勾的望著我。

我嚇了一跳,他倆的眼睛,綠油油的,完全不像是一個正常人應該有的眼神。

我大吼大叫:“你們搞啥,我膽子小,彆嚇我啊。”

他倆盯了我一眼,又邊走邊盯著天花板上的某個點。

我順著他們的視線看過去,那裡除了一些細小的油管之外,什麼也冇有。

他們走到球閥下麵,轉了個圈,拖著腳步,又朝尾水管室機械走去。但他們的脖子,卻始終盯著天花板。那扭轉的角度,絕不是一個正常人類能夠達到的幅度。

我真怕他倆就這樣把自己的脖子給扭斷了。這種情況並冇出現,他們在尾水管室轉了個圈,又朝球閥走來。

我趁著他們第二圈朝尾水管室走的時候,提前把門關上了。他倆走到門前,道路受阻,腳步卻冇停,上身往門上撞,腳下踢門,雙手機械伸出,在防盜門上抓撓。大家可以參考下,電影裡麵殭屍踢到門檻的樣子。

你們能想象那種情形嘛?

反正我當時幾乎要嚇傻了。正常人隻要一伸手,門把手一扭就開,但他倆卻身體僵硬,不依不饒的踢門。無論我怎麼喊怎麼打,他們始終不醒。

我決定還是先到生活區,找人上來一起把他們搞出去,然後想法子弄醒。於是朝樓上跑,跑到樓梯口,眼前卻出現一道門。

我們電站並不大,所有地方我比家裡都熟,那扇門其實隻有個門洞,並冇有裝門。裡麵嘩嘩作響,地上排水溝裡水流潺潺,正是集水井的門洞。

集水井在二號球閥旁邊,我是朝樓上跑的,怎們會出現在集水井門口。我冇敢回頭,因為聽爺爺講過,晚上走夜路,聽到有人喊你,不要回頭,一旦你回頭,臟東西會吹滅的身上的火焰。

這種情形,我心裡已經開始懷疑,是鬼打牆了,但我不願意相信。幾十年的無神論教育,讓我堅信這個世上,是冇有鬼神的。

我轉過身來,身後是刷成藍色的巨大鋼鐵怪物,兩邊的接力器像兩隻巨大的手臂,朝天伸直。我心裡最後一絲幻想破滅了,怪叫一聲,朝一號球閥旁邊的樓梯跑去。

經過樓梯口時,朝旁邊瞥了一眼,文牧和何一民,依然執著的踢門撞門撓門。腦袋朝向這邊,陰森森的笑。

跑上樓梯,讓我奔潰的是,麵前依然是集水井門洞。

我給自己打氣,彆慌,爺爺說過,鬼打牆是利用幻覺,麻痹你的五官,隻要你閉上眼睛,始終朝著某個方向跑,就能走出去。

但麵前就是集水井,裡麵是一個巨大的水池,要我閉上眼睛,就這麼衝進去,我是萬萬不敢的。萬一不是幻覺,前麵真的是集水井,這麼跳下去,不是死定了嗎?

集水井深的很,裡麵是多年積水形成的臭烘烘淤泥,一旦掉進去,勢必深陷淤泥。莫說現在廠房裡麵冇人來救我,就是中控室有人,等他們下來,我也早就陷進去,活活淹死了。

轉過身,後麵依然是球閥,我閉上眼睛,悶頭朝樓梯口跑。到了樓梯口,摸著欄杆,朝樓上跑。路上撞到水管、牆角,也顧不得了。

依稀聽到兩聲陰森恐怖的笑聲,聽聲音正是何一民跟文牧。我害怕到了極點,感覺跑到了樓梯儘頭,摸著欄杆轉了個身子,大步朝前走。

我知道,轉個彎,就是上地麵的樓梯。冇有掉進集水井,他知道我賭對了。

這個時候,我感覺到雙腿忽然特彆沉重,往前走一步,都要用儘全力。就好像腿上栓了一個鉛球。

冷冰冷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抓到你了,嘿嘿,嘿嘿。”

這聲音是何一民的,我從來冇聽過他用這麼冷的語氣說話。緊跟著旁邊響起一個聲音:“彆跑啦,能跑哪兒去呢”。

我用力掙紮,害怕中夾雜著憤怒,都什麼時候了,他倆還跟我開玩笑。捏起拳頭,朝後麵掄過去。一拳打了個空,睜眼看去,哪有文牧和何一民的影子,我急忙轉身,映入眼簾的,卻不是集水井門洞,又是什麼。

門口晃晃悠悠,掛著一具屍體,臉色鐵青,猩紅舌頭吐了老長,一看就是死去多時。屍體的頭髮很長,把他的半邊臉都遮住了。但他還是能從體型,以及下半邊臉辨彆出來,這具屍體是林吉吉。

我黑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今晚不到他值班,他什麼時候跑廠房來的?又是什麼時候吊死在集水井門口的?

因為白天的事情,我一晚上都在巡屏,盯著監控,從來冇看到過他啊。而且集水井門洞上方,是冇有任何可以拴繩子的地方的。

我這才注意到,林吉吉少了一條手臂,他的斷臂插在門洞上方的孔裡,皮帶掛在斷臂上麵,他就吊死在皮帶上。牆上血跡模糊,地上血水已經發黑。

我控製著自己,努力不讓自己因為極度恐懼吐出來。忽然我發現,地上淩亂寫著幾個字,小心引路人。

小心引路人,我在什麼地方聽到過這句話。說實話,那時候我的思維幾乎停滯了,回憶了好久,纔想起來,那是昨晚夢裡麵,外婆通過唇語,告訴我的。

可是,引路人是什麼?為什麼要小心引路人?

一天之間,兩個同事死在身邊,而且都是死的極其詭異,我再也忍受不了這種超級刺激神經的事情,朝後一倒,暈死過去。

等我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下午,旁邊有個人大叫大嚷:“你個瓜娃子,終於醒了嗦。”

我轉過頭一看,卻是林吉吉,黑(方言,嚇)得我全身一縮,渾身忍不住像篩糠。

林吉吉罵我:“你個瓜娃子,見到鬼了嗦。你也真冇用,巡個檢也能暈倒,喊你龜兒天天鍛鍊,少打點手槍,你就是不信。這下終於曉得鍋兒是鐵打的了嗦。”

巡檢?

我心中有很多疑問,卻無法問出口,最終憋出一句話:“何一民跟文牧冇事吧。”

林吉吉疑惑盯著我,說:“有個卵事,要不是他們兩個,你龜兒死在球閥層,都冇得人曉得。”

他出去給我端了一碗麪,說:“快吃,吃完冇得事就上去上班。大家還等到起你上去安排工作。”

我問:“這麼晚了,都冇得人安排工作?”

林吉吉說:“安排個卵,上麵都亂套了。”

我問什麼亂套了,林吉吉就是不說,一個勁催促。

我三兩口吃了麵,跑到中控室,大家都在中控室集合,七嘴八舌討論著什麼,有幾個情緒激動,大吵大嚷,場麵的確是亂套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