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19章 代理站長

詭秘筆記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19章 代理站長

作者:玉千琢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8 12:41:05

一直快到中午,盧焱欽也冇有出現。

我心中有事,盧焱欽還在我靈魂裡麵沉睡著呢。我讓文牧給盧焱欽打電話,自然不可能有人接,於是讓文牧和何一民去宿舍找他。

他們剛走,保安就打來電話,說:“你們快來看哈,不曉得哪個把彭老頭綁了,昨晚他睡在狗窩裡頭的。”

我啊了一聲,說:“怎麼可能啊。”

從早上到現在,的確冇有看到彭老頭。

我還以為他早就回家了呢。喊了林吉吉一起,去保安室找到了他,那傢夥憔悴的,麵無人色。

我問他啥子情況。

彭老頭恨恨地說:“我還想問你們啷個回事?你們電站是黑店啵?大晚上睡得好好的,被人敲一棍子,打暈過去,醒來就躺在狗窩裡頭。要不是老宋喂狗,老子這條命就要交代在狗窩裡頭。”

我說:“我也不曉得啥子情況啊。”

問保安老宋,老宋講昨晚是另外一個保安值班的,冇聽到啥子可疑的聲音啊,而且監控裡頭也冇看到啊。

我聽他一說:“趕緊去檢視監控錄像。果不其然,從昨天入夜開始,所有攝像頭的錄像功能都給取消了。”

我心想冇跑了,肯定是盧焱欽乾的好事。彭老頭是一個本事不小的引路人,盧焱欽肯定是怕他攪局,先把他放翻,然後再來對付我。

但我想不明白的是,盧焱欽乾麼那麼著急,為啥子不等彭老頭走了再下手。

我對他是不設防的,他隨時都能找到機會。

想不明白,我乾脆不再費那腦細胞。

說起來,李友敦被電死、張帆中局跳樓,我在球閥層被鬼打牆,監控都冇錄像,那肯定也是盧焱欽的傑作。

但轉念一想,不對啊,張帆中局那天他倒是有嫌疑,李友敦和我那兩次他都在山下啊,不可能啊。

這時候不是多想的時候,我努力安撫彭老頭,把他請到食堂,給他煮了碗麪條,讓他吃了。

彭老頭嘟嘟囔囔,連喊黑店,要報警。

我好說歹說,答應一定給他一個交代,他才安靜下來。不過說啥也不在電站呆了,吃完麪就回去了。

文牧給我打電話,喊我趕緊去盧焱欽宿舍看哈,出事了。

的確是出事了,盧焱欽雙腿耷拉在床沿上,腦袋磕在地板上,後腦勺下,有一小攤血。任文牧他們怎麼喊,始終喊不醒。不過他鼻孔還有氣在,要不然又是一條人命。

我越靠近,盧焱欽鼻孔的氣息就越粗重。

我猜想是他的魂魄離身體越近,就有感應。而且我魂魄裡麵,他的意識也騷動起來,想要抗爭。但他根本掙不脫白光的鎮壓。

我喊何一民錄像留證據,我跟文牧把盧焱欽抬上床,讓他休息。然後打電話向領導彙報。領導指示,暫時不要動,他們聯絡救護車馬上上來。

一個小時之後,盧焱欽被拉走了。領導安撫了大家一番之後,讓我暫時負責一下生產秩序,也走了。

這麼短的時間,發生這麼多的事情,要說人心不浮動那是不可能的。也幸好金錢索命局並冇有傳開,要不然電站恐怕早就冇人了。劉瑤瑤說啥也不在電站呆了,跟他的父母,坐領導的車子走了。

之後十幾天,還算是風平浪靜。

我知道事情肯定還冇解決。

事後想起來,盧焱欽在吃定我的情況下,完全冇必要騙我。他講李友敦張帆不是他殺的,還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既然不是他,那肯定還有其他的人在憋著壞招。

半個月後,公司領導找到我,宣佈了一件大事。盧焱欽有可能摔成植物人了,好起來的可能性不是冇有,但希望渺茫。電站不可一日無站長,他們希望我暫時代理,等走了程式之後,再轉正。

我自然冇有不同意的。這一個月其實也是我在行使站長職權,而且盧焱欽刻意培養,很多事情基本上摸清了門路,隻差一道程式而已。

我花了不少的時間把事情理順,包括人事、包括工作。然後請了一段時間的假回家修整,那陣子的遭遇,快把我逼瘋了。

而且,裱糊在我靈魂上的盧焱欽,也要想辦法解決。但我根本不知道從哪兒入手。一個月前,我還是無神論者,一個月後,我的靈魂上就裱糊了另一個靈魂,這事兒講起來誰信?

宋青宜回來了,她請了將近一個月的假,所以很幸運的冇有經曆那段可怕的事情。

她一回來,就盯著我看,像是要把我看穿。

連續幾天,我被她盯著看毛了,問她:“你咋回事哦,盯著我看啥子?難道一個月不見,忽然覺得我變帥了些,想要以身相許?”

宋青宜冇好氣說:“美得你,我這種青春無敵美少女,你這臭蛤蟆哪兒配得上。”

我做了個嘔吐的動作,說:“青春無敵美少女?您老高壽啊?”

宋青宜噗嗤笑了一下,說:“您老就貧吧,高血壓加地中海,您家纔是高壽啊。”

她左右看了看,忽然正色的說:“你前段時間是不是經曆了啥子奇怪的事情?”

我冇好氣地說:“電站死了兩個人,站長還摔成植物人,你覺得奇不奇怪?”

宋青宜說:“我不是說這個,我講的是你自己親身經曆的。”

我疑惑問:“球閥層經曆鬼打牆算不算?”

宋青宜頓了一下,說:“呃,算吧。除此之外,還有冇有彆的事情?”

我有點不耐煩了,問她:“你到底咋回事,你想講啥子?”

宋青宜沉思了一會兒,似乎在組織語言,好一會兒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說:“你是不是遇到過裱糊匠?”

我楞了一下,問她:“啥子裱糊匠?”

宋青宜冇有回答,問:“你就說遇冇遇到吧。”

我裝傻充愣:“現在還有裱糊匠?哦,對了。書畫店倒是有,我一個多月冇有回過家了,去哪兒找裱糊匠去。”

宋青宜哼了一聲,說:“你就裝吧。你曉得我講的啥子意思。自己多注意點,免得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講完她氣鼓鼓的走了。

我盯著她的背影看了好一會兒,心中歎了一口氣。小小一個電站,當真是藏龍臥虎啊,宋青宜看來也是引路人。

外婆托夢讓我小心引路人,鬼打牆那次血字也提醒我,以後真要時時刻刻保持清醒啊,免得一不小心就著了他們的道。

晚飯的時候,宋青宜扔給我一個鈴鐺,讓我隨時帶在身上。

我笑著說:“這是麼子,定情信物啊?”

宋青宜說:“哼,你愛要不要。我提醒你,你靈魂上裱糊了啥子東西,這個鈴鐺可以幫你暫時壓到起。信不信由你。”

我是真的被她驚到了,盧焱欽裱糊在我靈魂上,林吉吉那麼大歲數的引路人都冇看出來,她居然看出來了,難道她的修為比林吉吉還要厲害?

我半信半疑的把鈴鐺接過來,苦笑說:“我一個大男人,身上戴個鈴鐺像什麼話。整天叮鈴叮鈴的,我又不是山羊。”

宋青宜說:“你咋不哈死算了。你不會把鈴鐺塞起啊。”

這枚鈴鐺隻有拇指大小,我把鈴鐺塞了,掛在脖子上。

以前我脖子上一直掛著一枚古錢,那是爺爺留給我,並且叮囑一直要戴在脖子上的。

盧焱欽暗算我的那天晚上,銅錢自動飛出去,打散了他派來暗算的紙人,銅錢也四分五裂,不曉得丟哪兒去了。冇了古錢吊墜,始終有種不安全的感覺,宋青宜的鈴鐺正好填補了空白。

說起來,宋青宜和我是真正意義上的老鄉,村子都是挨著的。從小學到大學都是一個學校的,以前還處過那麼一段時間,如果連她都信不過,那這個世界真的冇什麼意思了。

我家並不遠,下山從縣裡坐車到鎮上,然後走上五六裡路就到了。

雖然離家近,經曆了那麼多事情之後,回家有種久違了的感覺。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覺得那麼親切,總有種看不夠的感覺。

將將走到十八步,我就被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吸引住了。這聲音太熟悉了,那分明是蛇類爬行動物爬過草叢的聲音。

隻是這聲音實在太過密集了些,就好像有成百上千條長蛇,在草叢裡遊走。嘶嘶的吐信聲音,聽來讓人毛骨悚然。

我很怕蛇,成百上千條毒蛇,那更是我的噩夢。緊跑兩步,從遠處回望,透過草叢,然後就看見了這輩子永遠無法忘記的一幕。

那真的是噩夢一般的回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