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17章 裱糊

詭秘筆記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17章 裱糊

作者:玉千琢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8 12:41:05

彭老頭的身子很輕,駝背老頭一直營養不良,我手軟腳軟的把他抱住,忍著害怕噁心,解開脖子上的腸子,把他放在乒乓球桌上。

彭老頭大聲咳嗽,大口呼吸,像是要把失去的空氣全部補回來。

我心想,看這架勢彭老頭是被吊了很久啊,居然還活著,他命真大。轉念一想他們匠人神神道道的本事防不勝防,估計和貓妖一樣,有好幾條命。

我幫他勻氣,他漸漸有了氣色,眼睛也基本上恢複正常色彩了。我問他,到底咋個回事,這回又是啥子局。

彭老頭悶悶地說:“我咋個曉得,我又不是啥子都懂。”

還以為他本事多高呢,原來也就一把刷子。

我說:“我的同事他們冇得啥子事情吧。”

彭老頭說:“應該冇得,等我回勻氣老好好看哈,隻要搞清是啥子局,總有辦法解的。”

幸好有黃銅馬燈擋著,盧焱欽和同事雖然滿臉詭異一直想過來,害怕燈光,踟躕不前。但我知道堅持不了多久,燈光在逐漸縮小,我也覺得越來越困。

我曉得一旦昏睡過去,或者燈光熄滅,中招的盧焱欽和同事,就會一擁而上,要遭,不曉得彭老頭頂不頂得住。

我估計他多半是頂不住的,要不然他也不會被吊在屋頂上,死不成活不成。

雖然很想知道為啥子死不成活不成,但我知道這會兒不是問這些的時候。

我催促彭老頭:“看出啥子名堂冇得?”

彭老頭不耐煩說:“莫催,你越催我越慢。”

我說:“我快頂不住了。”

彭老頭說:“再堅持堅持,就快了。”

正在這個時候,我聽到身後傳來一聲悶響,似乎是什麼東西從二樓掉下來,摔在地上,接著滾熱的液體澆在他的脖子上,我心中一慌,沉到了穀底,心中祈禱,千萬莫死人,千萬莫死人。

真是應了那句話,好的不靈壞的靈,我回頭一看,地上躺著一個人,四肢抽搐,口吐血沫,一顆頭顱碎的跟摔壞的西瓜。

是林吉吉。

我嚇傻了,什麼反應也冇有,直愣愣站在那。

林吉吉血紅的眼睛直勾勾盯著他,冇得半點生氣了。

還是出事了。

陰惻惻的聲音在我後麵說:“你回頭了。”

接著一隻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我想掙哪點掙得開,像是被一隻鐵箍箍住了。

大意了,天黑走夜路,千萬莫回頭,我在無意之中居然犯了這個大忌。

轉過頭來,我正好看見黃銅馬燈暴起最後一絲火花,接著消失不見。樓道上的消防應急燈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全部熄了。黑咕隆咚一片,唯有身後那個陰惻惻的聲音,在桀桀的笑。

這個聲音好熟悉啊。

我終於想起來了,是頂天立地的那個晚上,小鬼拉棺準備把我裝進棺材的那個人的聲音。

我苦笑一聲,果然是躲過初一冇躲過十五啊。那天晚上是林吉吉幾鞋底板救了我,今天可冇誰可以指望了,林吉吉就在身後地板上,死的不能再死。

陰惻惻的聲音說:“早講過莫跑,能跑哪兒去呢,你還不信。”

箍著我的是彭老頭,但我知道不是。所謂匠術,真是讓人討厭,不僅害人,連最後想看一看害人的是誰,也做不到。

我壓抑著靈魂深處的恐懼,說:“你到底是哪個,讓我死個明白,這點要求不過分吧。”

陰惻惻的聲音說:“過分。”

接著他把我的身子扳過來,我感覺得到,他湊了過來,和我麵對麵,幾乎是鼻尖碰鼻尖了。

我冇感覺到他的呼吸,即便是肺活量再好的人,也不可能這麼長時間不呼吸啊。難道是個死人?

和一個死人麵對麵,還是相當讓人膈應的。死都要死了,也無所謂了。

陰惻惻的聲音說:“張小嚴。”

我嗯了一聲,說:“你想告訴我了嗎?”

陰惻惻的聲音桀桀怪笑,說:“你又答應了。我給過你兩次機會,你自己不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了。裱糊。”

他喊出裱糊兩個字的時候,我還莫名其妙,裱糊,什麼裱糊?我懷疑自己聽錯了,他講的應該是表姑之類的吧。

接著我感覺到一陣來自靈魂深處的劇痛,這股劇痛讓我大腦像是要炸裂,我感覺意識在逐漸從身體剝離。

我知道不妙,但無能為力。就算我再怎麼打起精神,忍受痛苦,也抵抗不了那股巨大的力量,讓我朝身體外麵飄。

我怎麼可能朝我自己的身體外麵飄呢。我馬上想到了被勾魂那天晚上的感覺,這人在把我的魂魄從身體裡麵往外抽。

魂魄已經有一小半被抽出身體了,我能從上空俯視自己,這種感覺很奇妙。當然是讓人心悸的奇妙。

我看到了對麵那個人,他全身籠罩在黑漆漆的一團霧氣當中,看不清真麵目。那隻抓著我的手,冇被霧氣完全遮住,是白色的,長得相當奇怪,冇有手指,整個手掌渾然一體,長得就像是一個扁平的肉樁。冇有溫度,隻有筋骨的膈應。

我魂魄被他抽出一半,就在這個時候,胸口有個東西突然發熱,那股抽離魂魄的劇痛,忽然一下子減輕了,魂魄刺溜一下,再次鑽進身體,我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體。

陰惻惻的聲音咦了一聲,很顯然冇有想到會出現這種變故。

但是後麵還有讓他更加驚疑的事情呢,我胸口飛出一個東西,直接一下子打進了霧氣裡麵,把黑漆漆的霧氣打散,箍著我的那隻精鋼般的手掌頓時鬆了,我得脫自由,退後幾步,轉身就跑。

因為我聽到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盧焱欽他們原本一直站在稍遠的地方看好戲,這會兒也不拖著腳步學殭屍走路了,直接跑過來抓我。

我死裡逃生,怎麼可能讓他們再次抓到,三步並作兩步跑到大門口,拉開門就衝了出去,然後把門關上,死死把住門把。

透過透明玻璃朝裡麵望去,霧氣打散過後,終於露出了裡麵的東西。那分明是一隻紙人,從我胸口飛出去的那枚古銅錢直接印在紙人的額頭上。

紙人驚恐大叫:“這是啥子鬼東西,啊,不要——”

很顯然,他是遭遇到了非常可怕的事情,他想把銅錢從額頭摳下來,可是他的手掌可冇手指,拔來拔去,冇得點用處。

然後,一蓬火光憑空而起,紙人全身被點燃,很快就燒成了灰燼。

盧焱欽他們呆立片刻,氣急敗壞的衝到門口,抓住門把手用力拉。

我真是把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哪抵得過他們十好幾人一起使力,門馬上被打開了。

我轉身就跑,外麵路燈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滅了,現在就算外麵是龍潭虎穴,也顧不上,直接跑吧。

跑了幾步,又縮了回來。黑暗中影影綽綽,似有無數的人影包抄過來。到了麵前三四米,藉著中庭紙人燃燒的火光,我看清了,包抄過來的也是紙人。他們個個動作僵硬,有的臉上畫的詭異恐怖,有的畫的妖冶噁心。

紮紙人的匠人,畫工實在差到極點了。

我這時候還有心思去吐槽人家的畫工,神經已經被連番驚嚇,變得大條了許多。

前後紙人攔路,後有盧焱欽他們包抄,兩頭夾擊,這該怎麼辦?

我一退再退,腦筋轉的飛快,終於在危機中想到法子。既然紙人怕火,那就召出黃銅馬燈,一把火把你們燒的精光。

雙手各捏滅火手勢,在雙肩從上到下各拍一下。

然而,馬燈並冇有出現。

我這下傻了眼,全身上下到處摸索,找打火機,想起來打火機在寢室桌子上。大門口是源源不斷出來的同事,根本冇機會回去。

橫豎是個死,我乾脆心一橫,大吼一聲:“來吧,我死也要弄死幾個。”

盧焱欽歎了口氣:“何必呢,乖乖束手就擒,免得受皮肉之苦呢。”

我說:“廢話少說,我不曉得是哪個在背後布的局,如果我這次不死,你就洗乾淨脖子等到起,我不把你搞死,我張字倒過來寫。”

盧焱欽說:“你還想活命啦?你怕是在發夢天。”

我繼續後退,後背緊緊貼在玻璃上,這樣至少不用四麵受敵。我知道自己小胳膊小腿,麵對中局的同事和詭異的紙人,冇得半點勝算,但我不打算束手就擒。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盧焱欽詭異的笑了一下,輕輕吐出兩個字:“裱糊。”

裱糊,又是裱糊。

匠人中有裱糊匠,彭老頭也說,金錢索命局是裱糊匠的手段,他們一而再再而三的喊啥子裱糊,到底是啥子意思?

之前紙人喊裱糊之後發生的事情,讓我有了思想準備,努力守住精神,準備憑藉自身,和抽離魂魄的劇痛抗衡。

那股劇痛並冇有來,我感覺好似有一股氣流流過,接著眼前景物一花,所有的一切,徹底變了。

麵前再不是啥子中局的同事和詭異的紙人,而是一個密閉的空間,有慘淡的光,將這片空間照的更加陰森滲人。空間不大,長寬高都隻有兩米左右,狹窄逼仄,讓人好不壓抑。

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會莫名其妙到了這個地方。盧焱欽一句裱糊,就把我帶到了這裡,這裡是實際存在的,還是某個詭局所形成的的幻覺?

我動了動身子,發現被神秘的力量禁錮住了,任我如何動彈,都無法移動一點半點。

一隻紙人突兀的出現在對麵,他臉上畫著大濃妝,看起來既好笑又滲人。他似乎咧了咧嘴角,因為是紙人,看不大出來,他說:“你看,你還是跳不出我的手掌心。”

我沉默片刻,問:“你到底是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